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凝心古书》好听的古书名 第三章 解毒 凝心古书LOLI

《凝心古书》好听的古书名 第三章 解毒 凝心古书LOLI

时间:2021-06-10 19:56:54来源:阅文集团

《凝心古书》古书周睿 女王 凝心古书出柜 连载

凝心古书

类型:武侠作者:万安然状态:连载中

《凝心古书》由网络作家万安然所著,终于迎来了芬芳复杂的大结局,叶楚,叶霜儿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翌日一大早,叶霜儿便急匆匆地来到叶楚的房门前急切地敲着门“师兄!你起了吗?”叶霜儿便敲门边喊到。“起了起了……”突然之间门被打开了,叶霜儿不禁一个踉跄硬生生将脑门儿撞在了叶楚的胸口,两人都吃痛起来。“

《凝心古书》 免费试读

翌日一大早,叶霜儿便急匆匆地来到叶楚的房门前急切地敲着门“师兄!你起了吗?”叶霜儿便敲门边喊到。

“起了起了……”突然之间门被打开了,叶霜儿不禁一个踉跄硬生生将脑门儿撞在了叶楚的胸口,两人都吃痛起来。“我说霜儿,你到底什么事儿一大早就这么急地来找人家?”叶楚将霜儿扶稳后轻拍了拍自己的长衫,哭笑不得。

“师兄师兄……”叶霜儿急切地看着叶楚问道:“你昨天说那被我捡回来的人中的是非常人所能中之毒对吗?”

“是的。”叶楚疑惑地看着叶霜儿。“那,又如何”?

“刚才我前去客室瞧了那人,只见他的汗渍已由白变为鲜红色,更为重要的是……”

“是什么?”叶楚连忙问到。

“我看到了一块令牌,此令牌以纯金打造,镶红宝石为字,那是一个‘暮字’”。

“暮字……”叶楚恍然之间便明白了,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痛苦。

“师兄你怎么了?”叶霜儿担忧地看着叶楚,上前关问道。

“我问你,夕然之花有多难得?”叶楚转身坐到了房中的椅子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另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

“那自然是与潜海寻珠相比。”叶霜儿疑惑地看着叶楚。

“我再问你,遇到一个中此花毒的人有多难?”叶楚此刻貌似气不打一处来。

“那可比水中捞月了,只听过却未见过。”叶霜儿答道,便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的沉思了起来。

叶楚此刻也未再言,叶楚和叶霜儿两人都不禁愁眉紧锁,整个房间若不是因为门开着,院内微风徐徐吹动随处可见的枫树,使得枫叶交汇出阵阵微乐,那便是寂静如丑时的夜晚一般了。

“不必苦恼。”突然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此声音犹如清风徐来,干净沉静。

叶霜儿往门口看去,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她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大师兄”!

“霜儿。”男子步入房间内朝叶霜儿微微点了一下头,只见他身着一件绣着苍云图案的白色外裳,腰系白丝琉彩纶,腰侧佩着一个形如枫叶的银制暗器,此暗器精巧细致,轻薄如蝉翼。整体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清冷独立的感觉,活脱脱一个人间仙人。

“哟,大师兄您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您不是最不喜欢我这儿了吗?”叶楚见来人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羽扇半遮面地魅笑了起来。

“我今日来不是同你拌嘴的。”叶司念勾嘴轻笑了一下,径自坐到了另外一把椅子上,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慢慢喝了起来。

“大师兄,是有什么事吗?”叶霜儿看这气氛实在尴尬,连忙出声,省的待会儿这两人又开始继续十年如一日的争吵。叶楚从霜儿有记忆以来便一直喜欢搜集研究一些奇毒秒物,最开始以大师兄为首的好几个师兄弟都是反对的,觉得名门正派净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有失体面,。但无论怎么反对,师傅他老人家都默许了叶楚的作为,叶楚也从来没有辩解过其中的缘由。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了了之了,只剩大师兄叶司念还是一直坚持反对。两人就这么结下了梁子,一碰面就阴阳怪气地你来我往。

“我今日是因你捡回来的暮将军而来。”叶司念云淡风轻地说到。

“暮将军?那人是我大炎朝的暮将军?”叶霜儿瞪大了双眼,吃了一惊,转身看向叶楚。

“是呀,小霜儿,你说我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好似水中捞月的研究对象,却是碰也碰不得的人,你说多可惜呀!”叶司念长叹了一口气,随即靠在桌上委屈得不得了。叶霜儿见状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暮将军可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人啊,我从小就听闻他的事迹,简直和前朝的那位神将堪比,边境蛮夷来犯,多少河山是他一刀一枪拼下保护的”。叶霜儿叹到,她没想自己顺手救助的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暮将军,心中不禁又惊又急。

“这事儿务必得奏明师傅他老人家,其中根由定不简单,这暮将军是要救的,但如果救得不明就里,也不可。”叶司念并未在暮燃的身份上深究,只是抬头看了看叶楚。叶楚这次竟未有反驳之意,算是默许赞同了。

“那我们快点儿去求见师傅吧!”叶霜儿焦虑地看着两位师兄,“还有,大师兄你可是知道为何暮将军今日的汗珠会变为鲜红色?我实在是担心”霜儿上前拉住了叶司念的袖口,担忧地问道。

“不妨事。”叶楚还未等叶司念开口就接过了话茬儿,“这是身中夕然之毒的另一个表象,第二日起,体内最宝贵的元气会与血液融为一体然后通过汗液慢慢排出体外,渐渐的整个人就仿佛被抽空一般地虚弱逐渐走向死亡了。”叶楚徐徐道来就像是在说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一样。叶霜儿心中默默无奈,叶楚师兄从来如此,也只能贯由着他去了。

一行三人来到了银叶谷谷主的房间外。只见房间门口站着两个门童,他们身着标志性的枫叶红的短衫,每人手里提着一个灯笼,虽然是白天可灯笼还是依旧燃着的。叶霜儿急切地想要救返那位暮将军,便不等两位师兄快步上前对两个门童施了个同门平礼:“麻烦两位小师弟帮忙通传一下,我们有要事与师傅相商”。

“小师姐,这是师傅今早入关修炼前所写的书信一封,请和大师兄、三师兄共观。”右手边的小门童将灯笼提到了与自己额头平齐的位置,默念咒语,一只白色小蝶便从灯笼里飞了出来,叶霜儿伸出双手接过,这白色蝴蝶便幻化成了一封书信径直落在了霜儿的手中。

叶霜儿拆开信件,只见上面写到:“世间万物皆有因果,萍水相逢也属有缘之人,虽可解此毒,但缘终究淡如水”。

三人见文各有所思,叶霜儿道:“师傅的意思是毒解后便让暮将军立刻离开,这是要我们不必寻根究底”。

两位师兄不可置否,叶司念道:“师傅这么决定必有他的道理,不问便不问”。

叶楚抬了抬眉毛,对叶霜儿说:“还是先解毒吧,不然一不小心再耽误下去这毒深入骨髓就算十朵夕然也救不了咯”。

三人来到别院门口,只见叶楚手中拿着一碗水,水上浮着一朵夕然。霜儿一如既往地走在最前面。

叶司念快步上前几步,转身拦在霜儿身前道:“你就不要进去了,待我们给他解了毒再说吧”。

“为什么呀?我在旁边也能做个帮手呢。”叶霜儿眨巴着眼睛,十分讨好地看着叶司念。

“因为待会儿解毒需要赤身,将这花瓣泡过的水用内力融入患者的皮肤内,才能彻底去除所有的毒素,届时他的汗液会慢慢由红变黑,由黑变白,等到能睁眼,能说话,能下地。也就慢慢康复了。”叶楚拿着扇子轻敲了一下霜儿的后脑勺道。

“师兄!能不能不要总敲我的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叶霜儿撅起嘴巴,十分不快。但也只能目送两位师兄进去,只剩她一个人在门外静静等待。

叶楚和叶司念进了这房间之后却没有立刻开始为暮燃解毒,他们俩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的暮燃。叶司念用只有他们三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到:“暮将军,别来无恙”。床上的暮燃听到这声音之后却是无比震惊,他怎么会在这儿!

叶楚接话道:“暮将军,不必担忧什么,我们今日是来帮助你的”。

暮燃心下苦笑一声,被暗算就算了,怎的还遇见了这两个颇有渊源的人?但现下已如此,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叶楚见到暮燃的反应像很是满意,表情也轻快了不少。他转身面向叶司念:“请问大师兄,这毒是你来解还是我来”?

叶司念语气平缓又简洁:“你来吧”。

话音还没落地,叶楚就已经开始动手褪去暮燃的裳,刚刚的问话实打实也就是客气一下。

只见叶楚将浸泡过夕然的水用内力隔空化为无数细小的水珠,慢慢让它们浸透到暮燃的体内。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时辰,此过程中,暮燃的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汗水由鲜红色慢慢变成深红色,再由深红色慢慢化为了黑色,直到空气中所有的小水珠消失于无形叶楚才慢慢掌力减弱地收了手。

叶司念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叹于叶楚居然只用了半个时辰将解药注入,要知道解此毒就算是天罗榜的第七位以内力闻名的高手,当初他给皇帝治疗时也足足花去了三个时辰,并自身也折损了三成内力。他不禁眯起了双眼,若有所思地看向叶楚。

叶楚感受到了叶司念的疑惑,但他并不打算说什么,更加不打算解释什么。一向对这位大师兄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叶楚是一个性情中人,他喜欢的就是非常喜欢;讨厌的就是非常讨厌。从不勉强自己,也从不勉强他人。

叶楚起身走到床边的银盆边净了手,然后对床上的暮燃道:“刚才已经把解药注入你的体内,接下来会持续将你体内的淤毒逼出,已无性命之忧。”

暮燃此时哪里听得到旁人说什么。他只感觉体内像千虫万蚁在互相撕咬啃噬一般,奇痒无比,奇痛无比!

叶司念皱起了眉头,他问叶楚:“你是不是……”叶楚笑得狡黠:“是”。

精彩点评

《凝心古书》这本小说写了九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万安然)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万安然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