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凝心古书》古书修缮 第十一章 归来 凝心古书全文免费阅读

《凝心古书》古书修缮 第十一章 归来 凝心古书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6-10 20:21:50来源:阅文集团

《凝心古书》古书周睿 女王 凝心古书出柜 连载

凝心古书

类型:武侠作者:万安然状态:连载中

《凝心古书》作者:万安然,武侠类型网络创作,主人翁:叶霜儿,颜先,本网络创作精彩片段试读:叶霜儿慢慢地睁开了眼,她揉了揉疼痛的脖颈,回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惊惶地看了看周围,可没想到自己居然依旧还躺在先前这房间的床上,只不过床边此时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婢女。见叶霜儿醒了过来,婢女恭敬地

《凝心古书》 免费试读

叶霜儿慢慢地睁开了眼,她揉了揉疼痛的脖颈,回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惊惶地看了看周围,可没想到自己居然依旧还躺在先前这房间的床上,只不过床边此时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婢女。见叶霜儿醒了过来,婢女恭敬地对叶霜儿道:“公子,我去打水来伺候你洗漱吧。”叶霜儿点了点头,见那婢女出了房门,她立刻下床穿好了鞋子跑出了室内,整个四合院内除了府邸大门口值守的两个家丁之外再无旁人,叶霜儿向大门走了过去,向值守的人问道:“请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公子,现在已经是未时二刻了。”其中一个家丁回答道。叶霜儿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昏迷了这么久才醒来,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她又问道:“那其他人呢?”两个家丁互相看了一眼,并未回答叶霜儿的问题,此时那之前去打水的婢女端着水走了过来,对叶霜儿道:“公子,随我去洗漱吧。”叶霜儿想到昨晚的事情越发不安起来,她此刻一会儿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做停留,至于暮将军的事情,就再想其他的法子吧。她随那婢女回到了房间内,洗漱完毕后对那女婢道:“我有些饿了,可有什么吃食?”婢女连声道:“有的有的,我这就去帮公子取来。”说完便离开了。叶霜儿将头探出房门观望了一阵,她本想趁此机会收拾好行囊逃之夭夭,可这四合院实在是没有什么能遮掩的好去处,一眼望尽,门口的家丁还与她打了个对视。叶霜儿这下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她垂头丧气地坐在了房间内的椅子上。心想,不知等那四九和暮将军的妹妹再出现时,自己能否求得他们放她出府去了。

暮燃一行人就这么声势浩大地入了城,城门边一家面馆摊上一名穿戴着斗笠的男子边吃着面边侧耳关注着,他虽然表面看不出任何异样,但实则内心却是恼怒不已,他想不出为什么这暮燃没有死,男子将银钱扔在了桌子上,压低斗笠便往北街走去了。

北街是云城中最著名的一条街,世间烦恼万千,可只要你到了这街上,你便会忘却一切烦恼。这里有天下最好的酒楼,天下最大的赌场,声名远扬的诗社,以及美女如云的雅楼……而这条街中有一个做着羽扇买卖的地方,店铺内挂着各种飞鸟羽毛做出的羽扇,这店老板虽从未露面过,可这羽扇店的生意却是整条街上最好的。只见那斗笠男子进入了这羽扇店后便穿过店内的人群通过店内的侧门进了里间去了。

这铺子的里间是一个狭小的密室,四周只有一个高在屋顶下的窗户能透进来几分光亮,密室里幽暗空旷,除了一张凳子之外再别无他物了。只见那凳子上正坐着一个人,他拿着一把上好的孔雀翎羽扇就静静地在那儿。斗笠男子见到上座之人心中一惊,冷汗淋漓,他跪在地上说道:“属下办事不力,还请主上责罚!”斗笠男子并不敢抬头。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丝血的腥气,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的左手从手腕处分离开来掉在了地上。可即便是这般锥心之痛,斗笠男子硬是强忍了下来一声不吭,他屏住呼吸,害怕自己叫出声来。只见上座之人轻笑了一声,说道:“还有点儿骨气,你办事不力,责罚是要的,可我是欣赏你的,不然当初也不会选中你。”那人走了上前,将一瓶液体滴到了斗笠男子断裂的手腕处,动作轻柔小心,像是生怕把别人弄疼了一样,接着说道:“向来,我不会给任何人犯错误的机会,但你不同,我给你一次机会。”斗笠男子不知这液体是何物,只觉得自己疼得已神志恍惚,但血倒是随着那瓶药下去后便不继续往外淌了。他汗如雨下青筋暴起,衣衫已经被先前的鲜血染的透红,凭着最后一丝残存的意斗笠男子对那人说道志道:“多……多谢主上”……

“你,真的是你!”叶霜儿看着回来的暮燃感动哭了,她日夜担心的人终于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她上前拉住暮燃的胳膊泣不成声。暮燃皱起了眉头,这公子怎么如此阴柔,居然还在他面前潸然落泪了起来,暮燃抽出手臂问到:“公子,我们认识吗?还有你为何会出现在我府上?”说完暮燃便朝着跟进来的四九看去。四九回答道:“这位叶公子是从银叶谷来的,说在路上救了将军你”……“你救了我?”暮燃看着眼前的人,心想,那日救他的人难道不是一名叫做叶霜儿的女子吗?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小公子。还未等叶霜儿开口,夕颜便走了过来,她说道:“不如我们先进屋去,坐下来慢慢聊。”说完夕颜便走向了屋内去了。大家也都未有异议,都跟着走了进去。

坐定,夕颜先开口说道:“暮将军可认识这公子?”

“我不认识他。”暮燃说得斩钉截铁。

“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可是我回谷时候路过草地发现了你,将你带回去医治的,不然你现在怎会好端端在此。”叶霜儿气呼呼地讲着。

暮燃先在室内听到叶霜儿如是说道,细听之下居然就像是当日救他之人的声音,两种声音别无二致,但奇怪的是自己明明在恍惚之间听见那叶楚和叶司念喊她小师妹呀?暮燃困惑了起来,旁边的夕颜却是心中一清二白,可夕颜却并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既然现在暮燃已经无碍,这“救命恩人”也确认了暮燃的周全,那就等于是已经可以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画上句号了。夕颜开口说道:“这就奇怪了,要不这样,你昨日说来拜访将军一是为了查找他的下落,二是为了看看他余毒是否清尽,那就劳烦公子再替将军把把脉,看一看是否的确安然无恙?”夕颜现今对叶霜儿倒是无所防备了,只因昨夜派四九前去刺探这叶霜儿的虚实,这丫头不仅不会武功,胆子也小,夕颜觉得就算她说的内容亦真亦假无可分辨,但起码没有什么危险,否则她在昨夜就会让人将她碎尸万段,更是绝对不会提议让她来给暮燃把脉的。

叶霜儿虽心中有气但也不会将人命关天的大事情落下,在谷中照顾暮燃的时候叶楚师兄有教过她如何看这夕然之毒的脉象,叶霜儿便也没有推辞,心里边骂着暮燃连救命恩人也不记得,边上前去给他把脉了。叶霜儿只觉得暮燃体内的邪气已尽散去,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好好调理就行,但另一个一直在他体内冲撞的脉象,叶霜儿却不知道是什么,但由于她自己功力尚浅便一时间毫无头绪就也没有过多在意,把完脉她回复到:“将军已清尽余毒,只要好好修养变能恢复如初。”

“那就行了,清雪你去将叶公子的行囊收拾好拿来吧。”夕颜朝着那站在一旁的女衫婢女道。清雪很快便将叶霜儿的行李拿了过来递给了叶霜儿。叶霜儿知道,这是要下逐客令了。虽然自己前面还想着一刻也不想在这将军府多呆,但现在她心中倒是开始有些不舍的情绪了。叶霜儿看着暮燃道:“算了,你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毕竟你当时中毒了,我也不求你回报什么,只是你记得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暮燃盯着叶霜儿,他还是无法把那几日日夜照顾他的“小师妹”和眼前的这女子关联起来,可这公子的声音实在是与那叶霜儿一模一样的。

叶霜儿又开口对四九说道:“我昨夜睡觉时居然有个黑衣刺客跑了进来,他想拿刀杀我,可不知为何最后只是将我打晕了,我到了未时才醒过来,你们一定要彻查一下。”四九听到叶霜儿的话内心尴尬无比,但他面上还是面无表情,说道:“这将军府不是什么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得了的,我的人手日夜轮守,如果真有这种事情,我自会查处到底,多谢公子。”夕颜听到此处满意地瞧了一眼四九。

“可能是公子你一路上太过疲惫了,我昨晚一整晚都守在门口,的的确确是公子你睡到未时才自然醒来的。”清雪向各位鞠了一躬,然后对叶霜儿说道。

“真的?你一晚都在门口?那你难道没听到什么声音吗?我记得我害怕的都喊叫了起来。”叶霜儿瞪大了眼睛看着清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声音倒是听见了,不过就只有公子你一个人的声音,喊着不要杀我什么的,可的确没有什么人,估计是梦魇作祟。”清雪笑着对叶霜儿说道。霜儿听到这里心想,难不成真的是她自己做了个梦吗?

夕颜见状,说道:“现将军已经平安归来,想必公子心愿已了,这是为你准备的谢礼,还望笑纳。”叶霜儿看着家丁拿来了一盘金子,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叶霜儿道:“不必了,好意我心领了,既然将军安然无恙,我就告辞了。”夕颜见状实在是觉得顺心意得很:“那就谢过公子了,慢走”。

暮燃看着叶霜儿远去的背影并未多说什么。暮燃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但他更加分得清轻重缓急,这恩要报,但不是现在。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武侠小说,作者(万安然)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凝心古书》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叶霜儿,颜先)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