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放开那个江湖》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百度云 第十七章 蝶妃素可卿 放开那个江湖GAY吧

《放开那个江湖》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百度云 第十七章 蝶妃素可卿 放开那个江湖GAY吧

时间:2020-08-02 14:05:27来源:阅文集团

《放开那个江湖》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百度云 YAOI 放开那个江湖小说在线试读 连载

放开那个江湖

类型:武侠作者:糯米团子兔状态:连载中

此次给兄弟姐妹们呈上糯米团子兔笔下的武侠网络故事《放开那个江湖》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郑祖萌,何欣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郡主和何大将军到。”而安宫外,早已接到消息的小太监已经在院外恭候多时。郑祖萌和何欣一出现便向院内通报了。“这些人倒是积极得很。现在是夏天还好说,这要是冬天估计这些人也要在外面候着吧。”郑祖萌打老远就

《放开那个江湖》 免费试读

“郡主和何大将军到。”而安宫外,早已接到消息的小太监已经在院外恭候多时。郑祖萌和何欣一出现便向院内通报了。

“这些人倒是积极得很。现在是夏天还好说,这要是冬天估计这些人也要在外面候着吧。”郑祖萌打老远就看到了蝶妃院外等候的人,对于这些人的敬业精神深表赞赏。

“恭迎郡主,何大将军。”小太监恭敬非常的将郑祖萌和何欣迎进了而安宫。

“嗯,你们退下吧。郡主和我独自进去便是。”何欣开口将一众奴才清退,拉着郑祖萌的手向蝶妃的寝屋走去。

来到寝屋外待服侍的宫女向蝶妃通报后,郑祖萌和何欣被请了进去。门打开后首先让郑祖萌就感到了一种极大的反差感。这而安宫外面的一切铺张摆设,那所用之物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定非凡物。但是,将蝶妃寝屋的门一打开,放眼所及之处却没有一点皇室的气派感。

房间内除了蝶妃和侍女的两张床一块屏风一套圆桌,以及两个书柜和书以外。这里面简单的家居摆设极为的朴素,让人根本想不到这里是当朝皇贵妃的寝屋。

绕过侍女的床来到屏风后面,郑祖萌看到在屏风后的床榻之上躺着一位谪仙一般的女子。郑祖萌看着蝶妃竟一时有些出神,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对方。

“阿萌,为何这般看着娘亲呢?许是娘亲近几日身体有些抱恙,这面容倒是憔悴了些。是不是吓到阿萌了?”蝶妃半靠在床榻之上,看着郑祖萌轻声问道。

蝶妃的声音像是山涧里流淌而出的甘泉,让人听了有一种格外的清爽感。郑祖萌回了回神,连忙走到了床榻边座了上去,用自己的小手握住蝶妃白皙却有些冰凉的手,说道:“母妃,阿萌知道错了。近几日让您担忧了。”

郑祖萌将蝶妃的手握住的一瞬间,蝶妃的眼睛有一瞬间就有了神色。但是当蝶妃听到郑祖萌称她为母妃时,她眼睛中的那种神色又消失了。

对于蝶妃眼神的变化,郑祖萌因为第一次见到原主的亲人过于紧张,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把自己的头低了下去倒是没看到。可是,站在一旁时刻注意着两人的何欣,她却是将蝶妃刚刚眼神的变化看了个真切。

由于知道某些关于眼前蝶妃的事情,何欣也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现。

蝶妃听到何欣的叹息声没有任何表态,而是转过头对着何欣说道:“何将军这一路上辛苦了,阿萌多亏了您一路上的保护才得以平安回到我的身边。可卿在这里谢过何将军。”

何欣听到蝶妃自称可卿而非蝶妃,不由得心中苦笑为自家的表哥感慨。这世间除去江湖女子,怕是这民间的女子之中也只有这素可卿,对于皇帝不讨好反而相当反感。甚至是对皇室的一切都感到不适应想要反抗,就像这宫里对于其他民间女子来说是极好的向往之地,但是对于素可卿来说却犹如恐怖如斯的地狱一般。

“娘娘客气了,阿萌自幼便是臣看着长大。阿萌于我来说便是小妹一般,更何况阿萌又甚是得皇上宠爱。于情于理都应当护阿萌周全。”何欣作揖向蝶妃说道。

蝶妃看着何欣微微一笑,说道:“何将军,您这一路上旅途奔波甚是劳累。不如,今日您早先回去休息。阿萌今日就在我这里住下了。将军要是找阿萌有事不妨过几日再来宫中可好?也好让我们母女二人,好好的聊一聊聚一聚。将军您说呢?”

蝶妃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啊。何欣知道因为表哥的关系,素可卿对自己还是有所芥蒂的。不过比起自己那个性格火爆到没边的皇帝表哥,何欣觉得自己其实已经被素可卿接受了。因为何欣是被允许进到内屋的,而皇帝表哥却是连而安宫的大门都进不来。

何欣自是识趣之人。既然蝶妃和阿萌有私话要讲,想着自己还是先去天牢将那两男一女审问一番,过几日再进宫找阿萌也好。

何欣再次作揖说道:“谢过娘娘的关心。臣刚刚想起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叨唠娘娘和郡主了,过几日再进宫与阿萌相聚。臣先行告退。”

郑祖萌一听何欣要走了,也是连忙说道:“欣姐,那就几日后再见啦。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哦!”

何欣对着郑祖萌笑道:“嗯,一定。蝶妃娘娘阿萌郡主臣告退。”

蝶妃向一旁服侍宫女说道:“阿沁,送何将军。”

阿沁回道“是,娘娘。”

当阿沁带着何欣出了内屋,蝶妃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郑祖萌。郑祖萌被蝶妃看的内心有一点点的发毛,正当郑祖萌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漏了马脚被看出来是个冒牌货时。

蝶妃却将自己的手轻轻地从郑祖萌的手里抽了出来,一双白皙软若无骨的手轻捧起郑祖萌的小脸。蝶妃的手在郑祖萌脸上捏了两捏,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蝶妃的这一笑让郑祖萌觉得这应该就是世间最美的女子了,笑靥如花真的是此刻唯一可以用来形容蝶妃的词语了。

可是蝶妃突然的举动却让郑祖萌有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刚刚蝶妃的动作是下意识为之,还是原主和蝶妃平日里习以为常的互动。她只知道现在的气氛有点小尴尬,因为曾经是男子的郑祖萌,除了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般揉过脸,就再没有其他的人对她做过这个动作。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郑祖萌的眼睛就越发的红了,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着转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看着刚刚还好好的郑祖萌突然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蝶妃还以为是她刚刚对何欣说话太过于冷漠,郑祖萌往日里也没有见过她对人这样的态度。所以是被她吓到了,这才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阿萌,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娘亲刚刚的样子吓到你了?”蝶妃一边说着一边将郑祖萌抱在怀里安慰着。

郑祖萌意识到自己刚刚有所失态,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来,说道:“阿萌,没事的。就是多日没有见到母妃了,心里总是挂念的很。今日见到母妃因为阿萌而消瘦的身形,阿萌的心里很是自责。”

郑祖萌想着既然现在自己的角色是一个离家多日的孩子,那么就要把一个孩子离家在外归来后思念母亲的样子表现出来。虽然刚刚的一番话说出来,郑祖萌都觉得有点肉麻。但是郑祖萌相信凭借着她曾经话剧表演一等奖的实力,应该不会让眼前的蝶妃感到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阿萌,你忘了娘亲从你会说话时就和你说过的话了吗?娘亲当初和你说过,在这宫中你不要管他人如何称呼他们的娘亲。你要记住你只能叫为娘——娘亲。下次不许再叫错了知道吗?”蝶妃的语气虽然有些许的严厉,但是却并没有真的在生郑祖萌的气。蝶妃说完还用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郑祖萌的小巧秀气的鼻子。

“啊?为什么我只能叫娘亲为娘亲呢?”郑祖萌说出这一句话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反常举动想要补救时,她却听到蝶妃叹了口气便是良久的沉默。

郑祖萌慢慢地抬起头看向蝶妃,只见蝶妃的眼眸不似方才那般有神色。一双明眸之中就像遮上了一层细纱,所有的光彩都被这层细纱挡在了里面。

蝶妃因为郑祖萌的话再一次的回忆起了当初还在宫外的生活。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和书生情投意合有着幸福可言的素可卿,而不是现在被禁于皇宫之中变成帝王玩物的蝶妃。

只因那日天空之中响起了几声惊雷,瓢泼的大雨便哗啦啦的降了下来。在家中做着刺绣的素可卿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在集市上作画,靠卖画来积攒路费想着上王朝考取功名的穷书生。看着庭院内越下越大的雨,想着那书生也不知有没有带伞。素可卿便带了两把油纸伞想着给那穷书生送去挡挡雨,于是便偷偷地跑出了家一路顶着大雨向集市跑去。

然而,不好的事情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素可卿刚刚跑到集市,便被三个整日无所事事的流氓拦住了去处。本来这三个流氓是在巷子里躲雨的,但是其中的一个人却是注意到了在雨中奔跑的素可卿。

虽说素可卿顶着雨伞,但是由于雨下的太大。现在素可卿身上的衣服还是被雨水打湿了,湿了的衣服就那么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本就长着一副谪仙般容貌的素可卿,此时的她越发的引人犯罪。

三个流氓被素可卿吸引住了,当下脑子就不再思考,只是靠着本能纠缠起了素可卿。面对三个常年流窜于市集五大三粗的男子,素可卿很快就难以应对。

许是这上天也不忍心让素可卿一个弱女子被三个人渣欺负,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紫色外衫的男子出现了。男子先是将素可卿护在身后,紧接着便抽出腰间的佩剑直指对面三人。

三个流氓看着到手的鸭子飞了,恼羞成怒的他们即使看到对方手里明显闪着寒光锋利无比的长剑,也纷纷拿出了自己腰间的匕首想要一搏。

男子护着身后的素可卿,右手没有丝毫停顿迅捷地将剑划砍而出。一息之间三个流氓竟是当场毙命,每个流氓的喉部都有着一指长的伤口。瞬间三股鲜红色的液体从伤口处喷涌而出,新鲜的血液染红了周围的一片。

素可卿只记得自己昏迷前看到的最后的景象便是那漫天的鲜红,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身不着片缕的躺在一张柔软异常的大床上。而她的身边躺着的便是之前救她现在又轻薄于她的男人。

再后来,素可卿也知道了这个男人是王朝的皇帝,而她在几次寻死未果后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又冷静了下来。得知素可卿不再寻死且怀了身孕,郑启鸣在立她为后受到朝堂百官的阻挠后,便只好升素可卿为皇太妃住而安宫,为的是告诫素可卿既来之则安之。

素可卿从回忆中回了神,看着怀里的郑祖萌露出了慈母的微笑。想着郑祖萌的名字,素可卿就是心下冷笑“姓郑?呵,这是你郑启鸣最大的失败!”

将自己躁动的心情平复了一番,蝶妃向怀里的郑祖萌开口问道:“阿萌,你和娘亲讲讲宫外的见闻吧。娘亲都已经好多年没有走出过这皇宫了,也不知道这外面的光景如今是个怎样的不同。”

郑祖萌听了蝶妃的话颇有感触,想着自己今后恐怕也是再易出这皇宫了。这么想着郑祖萌对蝶妃便讲起了她在宫外的所见所闻,当然关于某些不美好的回忆郑祖萌直接跳过没有说,她只是将返回王朝时宫外的景色和有趣的人事讲了出来。

正当郑祖萌和蝶妃讲述那宫外的见闻时,何欣也已经来到了天牢外。进入天牢内何欣便命人将三人组分开到三个牢房分别关押起来,审讯时依次从牢房中将三个人押到刑房进行提审以防三人后期串供。

第一个被提审的是三人组中较为年长的马连良。当马连良被押进摆满刑具的刑房后,何欣却是在一边慢慢的喝着茶并没有急于开始问话。

马连良看着何欣不问他话就光坐着喝茶,他只当何欣是拿自己没有办法。既然对方不说话马连良也懒得想应付审讯的对策,就那么和何欣两个人在刑房内对坐着。

“这茶还可以。哎,这里怎么会有一个犯人,这又不上刑又不审讯的,来人把他押回去关好了。”何欣喝完最后一壶茶,抬头看着马连良故作惊讶的说道。

“是。你起来,跟我回老房去。”狱卒对着马连良大声的吼叫道。

虽然不知道面前的大将军在耍什么花招,把自己叫了过来却又什么都不问又把自己上关了回去。但是马连良却也是不怕的,早在被关押到天牢内之前,三人组便在马车上小声嘀咕着口供。

但是当时三人组认为他们是由朝廷审讯,自然是不会像江湖中那般阴毒。所以三人也没有想什么太过复杂的口供,而是三人一口咬定只是做略卖并没有做掠卖。对于郡主郑祖萌的事,三人也只说并不知情。

回到了牢房的马连良又哪里知道这一切都还只是开始,他们三人已经掉入了何欣的圈套内而不自知。

精彩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糯米团子兔)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郑祖萌,何欣)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糯米团子兔)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放开那个江湖》被很多人誉为武侠同人中最好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