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莫离萧萧》女尊小说 第四章 问情几许 莫离萧萧GAY吧

《莫离萧萧》女尊小说 第四章 问情几许 莫离萧萧GAY吧

时间:2020-08-01 11:27:44来源:阅文集团

《莫离萧萧》灼灼为南枝 小说大结局 莫离萧萧BI 连载

莫离萧萧

类型:武侠作者:可有凤凰飞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虫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莫离萧萧》的作品,是作者可有凤凰飞创作的武侠网络故事,创作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追,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故事。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世界很奇妙却又变化无常。前一刻还在美人怀中尽享温存,风流快活,后一刻竟泪落满衣。世间的事本就这样奇妙,谁又能说得清楚。春满楼阁台之上,一大群男人竟在哭哭啼啼。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本该

《莫离萧萧》 免费试读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世界很奇妙却又变化无常。前一刻还在美人怀中尽享温存,风流快活,后一刻竟泪落满衣。世间的事本就这样奇妙,谁又能说得清楚。

春满楼阁台之上,一大群男人竟在哭哭啼啼。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本该嘲笑他们的,但从她们的表情看来,仿佛司空见惯、不值一提。

这里的女人个个美丽丰满,远胜于其他地方,春满楼灯火辉煌,映在她们的面容上更显得妩媚妖饶,没有男人看了不会心动。

阁台中央摆着一架古琴,古朴厚重,琴身上还有点点暗红色泪斑。琴看起来并不名贵,却显得独一无二。

弹琴之人身着淡青色的衣衫,温婉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飘动,传出悠扬又悲伤的琴音。她闭着眼,微微颔首,陶醉于琴曲的意境之中,繁华辉煌的世界仿佛与她无关。

宛若风姿绰约的仙子,又如雨后刚钻出淤泥盛开的荷花,那般纯净、自然,她的美并不妩媚,却无比纯粹;并不妖饶,却带着一丝凄美,如同月华下绝世独立的仙子。

她的琴音与她的人一样无比凄美,每当她的玉指挑动,就像在拔人的心弦,心中的悲伤一丝一丝被挑出。夜深酒醒后的落寞,亲人离去时的无奈,美人迟暮时的凄凉……世间令人悲哀的事太多太多,以致于只要有心之人就有悲伤,有悲伤就会落泪。

世间何可恋?问情有几许。她原来唤作“问情”。

只是到春满楼来的男人都是来寻欢作乐的,谁也不会无聊到去听那哀伤之曲,尽管问情有天人之姿,却不比其他女人对男人更有诱惑力。原来那些人每每听完问情奏曲之后,便觉得精神容光焕发,甚至功力似乎都会精进几分。问情的琴音竟似有神奇的功效,因而每天前来听她奏曲的人身数不胜数,并且花费不小,春满楼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烟花之地本不是适合她的场所,她为何会来这里卖艺求生?她原本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从小衣食无忧,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她十岁之时,家里就已给她订下了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从此她只需用学礼仪尊卑,研琴棋书画,成人之后再相夫教子,依旧可以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可是天意难测,问情的父亲过于无能而且嗜赌如命。问情还未等到她出嫁,父亲就被奸人骗走所有家财,他修为低下根本无力追回。问情一家的处境一下跌入谷底,她母亲还年轻本可改嫁去过更好的生活,但她母亲还是毅然留下来和她们相伴。

日子并不好过,问情每天看着母亲没日没夜地干活,不仅要种地还要洗别人家的衣服。而她父亲却整天躺在家中喝酒,要么就出去赌几天都不回家。问情还经常听见她父亲抱怨她母亲。

“我这一辈子,就毁在你这娘们手上!”

“你就是个霉星,要不是你,我早就赢了好几座大院了。”

母亲却一直忙着干活,根本无暇理他,她总有干不完的活。有好几次,问情的父亲没了赌本,可心里痒痒,他竟把问情抱到春满楼,想卖了她换点赌本。幸亏她母亲及时将他拦住,把问情抱了回来。

后来她父亲又到与问情订亲的那户人家寻求救济,而那户人家早已听说她们家道败落,就只给了她父亲一点银子,并说婚事取消。她父亲拿到银子又立即去赌了,她母亲根本劝不住他,她也无力劝他。

她母亲劳累过度,终于积劳成疾不久就死了。她母亲死前,将一架古琴交给问情。

“这琴名为‘湘泪琴’,传女不传男,这是琴谱,据说有天赋的人才能练成,娘亲没这个福分,你以后好自为之……”

她父亲也在不久后,因欠下太多赌债被赌场的人乱棍打死。

春满楼这时候仍处在歌舞升平的喧哗当中,而楼外大街上却是萧风瑟瑟。傍晚已至,路上行人早已快没了,只有一个人还在街上,一袭白衣胜雪,背上背着一柄用白麻布包得严严实实的长剑,手里还提着一柄剑。

如同鬼影般,转眼间这人已到了春满楼大门。

若注定要发生的事,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避免。

两个注定会遇见的人,纵使把他们放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相遇。

莫离问情,情深几许!

一个人若经历了生离死别,那么世上就很少有东西能够吸到他,这种人活下去的目的,通常只有一个。爱与恨,这是人世间能够超越生死的东西。

他一站在那儿,就仿佛与背后凄凉的夜色相融,浑身散发着孤寂的气息。他的双眼看不出有任何感情,冷峻瘦削的脸庞仿佛经历了很多事。

一个飞身,两脚一跨,春满楼几乎没人看清楚,他就已到了春满楼的顶楼。顶楼本是贵客才能到的地方,那里正有一名贵客在桌子中央用膳,招待他的是这里最好的酒菜,身边的女人全是这里的头牌。在这里没有敢忤逆他的意思,因为他正是聚义盟行义堂的堂主,光是他臂膀上的“义”字已能在这片区域横行无忌。聚义盟近几年来发展迅速,势力如日中天,但名声却一天一臭过一天。

他就在站在桌子前面,朝所有人瞥了一眼,似乎这些人都不值得他多看一眼,但他却看见了一双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眼睛。他从未看见过这样的双眼,明眸秋水这四个字仿佛就是为了这双眼而生的。

此刻顶楼上的声乐全都停了下来,问情的双眼闪着光,她的琴音没有停,仿佛在为他弹奏。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白衣人,仿佛在看一个可笑的人,一个不知死活的人。

聚义盟堂主旁边的两个手下,慢慢走过去,离他还剩一丈之时,突然抽出剑向他砍去,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冷笑,普通人对他们这一手很难反应过来,只因很难想象他们会如此狠毒,不问缘由上来就想将其砍死。

剑光一闪,没有人看见他的出剑,只看见他的剑又回到了剑鞘。那两个手下连声音都未发出便倒了下去。

精彩点评

这本是作者(可有凤凰飞)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莫离萧萧》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