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空间重生之极品弃女 第十二章算计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反攻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空间重生之极品弃女 第十二章算计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反攻

时间:2020-07-30 18:25:27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重生末世之独宠病娇女 虐文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女体化 连载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会飞的鸽子状态:连载中

火爆创作《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由会飞的鸽子执笔的古代言情类型的新书,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佩兰,徐娇兰,情节精彩纷呈,可以看一下。小说剧情回顾:府里花园的一处隐蔽的转角,佩兰正有些焦急的等着王永生来,她悄悄的去了厨房递了信,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怕今天府里太忙,他抽不出身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心里急得像着了火一样,走来走去。“佩兰,我来的有些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 免费试读

府里花园的一处隐蔽的转角,佩兰正有些焦急的等着王永生来,她悄悄的去了厨房递了信,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怕今天府里太忙,他抽不出身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心里急得像着了火一样,走来走去。

“佩兰,我来的有些晚了。”王永生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跑快一点,让佩兰一个人在这里受冻,要是万一冻坏了,可怎么好。

“没事的,我知道你也忙。我家小姐今天想要见你,你能抽出时间吗?”佩兰知道他忙,不好说的太过强势。

王永生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你家小姐,她为什么找我?”

“你就说你能不能来吧?”佩兰也不好说太清楚。

“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他不好回绝了佩兰,想着徐娇兰应该是有事会用的上自己,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过去一趟也好。

“你注意些,别让别人看见了。”佩兰小心叮嘱他。

“你也快些回去吧,我安排好事情马上就过去。”王永生想要伸手去抱抱佩兰,可刚伸出去就自己收了回来。

佩兰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此时的徐娇兰并没有一点心急的意思,她本来就想好了两套方案,如果王永生不过来见自己,答应帮自己,她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会冒险一点。现在,她还不想在众人面前和老太太撕破脸。

屋子里冷得很,她才刚写了几个字,手就有些僵硬了。

这样的日子,她过去是怎么忍下去的。

她放下笔,两只小手互相搓着取暖。

一会儿工夫,她好像想到了些什么,再次提笔写下几个字,就将纸折了起来,很满意的样子。

想到秦嬷嬷还在正屋里守着,她把纸条放在了妆盒里,顺手把一件破旧暗蓝色的披风披在了身上。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重生前的痛彻心扉,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伤心了,她不会像前一世一样再因为母亲的离开而大病不起,不会再不顾忌自己的身子,只穿单薄的衣服傻傻的跪在母亲的棺材前面,祈求着菩萨佛祖能够惩戒坏人。

徐娇兰刚一出门,就碰到了回来的佩兰。

她仔细打量一下佩兰的神色,然后莞尔一笑,知道王永生应该是会过来的。

“小姐,他一会儿就过来。”佩兰觉得自己没有辜负小姐所托,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但又忽然低了下去,带着几分担忧的语气又开口问道:“小姐,你让他做的事情会不会害死他。”

佩兰的小动作,全都落在了徐娇兰眼里,她心里有些开心,看样子佩兰这丫头对人家也算有心,她接下来做的事情也不算错点鸳鸯谱。

“你放心,傻丫头。”

徐娇兰怕说太多会引起秦嬷嬷的注意,只是简单安慰了佩兰一下。

也正巧,秦嬷嬷刚从正屋出来。

“小姐,您先和佩兰去守着吧,老奴有些事要去前院一趟。”

不知道为什么,秦嬷嬷现在的腰比以往看起来要宽大一些。

注意到这一点,徐娇兰顿时就明白秦嬷嬷要去哪里了。今天,府里的人应该都会在正门忙着接待客人,那秦嬷嬷就可以从小门溜出去,然后可以出去把信寄出去。

这可不是件好事情,徐娇兰心里想。

“秦嬷嬷,你去吧,今天人多可别冲撞了贵人。”徐娇兰随意叮嘱了一句。

“老奴,定会谨慎些的。”

秦嬷嬷刚要走,徐娇兰就身子一晃不小心摔倒了。

看到徐娇兰倒了,秦嬷嬷想都没想就跑过来扶娇兰。

“小姐,奴婢还是不要去前院了,也没什么大事。”秦嬷嬷怕自己出去久了,会有意外。

“秦嬷嬷,我的身体不打紧的,这不是还有佩兰吗?”徐娇兰扶着秦嬷嬷的腰站起身来,就立刻把手收回到了披风里。

左右思量一下,想到小姐的未来,秦嬷嬷还是决定今天就必须把信送出去。

“那老奴就快去快回,佩兰照顾好小姐。”

一咬牙,秦嬷嬷扭头出了院子。

精彩点评

《重生妖娆:毒妇要从良》,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古代言情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佩兰,徐娇兰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会飞的鸽子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