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北朝奸佞》穿越北齐的小说 第四十七章 人傻钱多 北朝奸佞强强

《北朝奸佞》穿越北齐的小说 第四十七章 人傻钱多 北朝奸佞强强

时间:2020-07-30 15:03:36来源:阅文集团

《北朝奸佞》我是个天才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在线试读 北朝奸佞弱受 连载

北朝奸佞

类型:历史作者:素裳心影状态:连载中

主要人物是娄方,士卒的网文《北朝奸佞》此文是素裳心影墨下的历史文,文笔淋漓尽致情节芬芳复杂,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火爆创作,小说剧情回顾 因为宫城处于邺城的核心区域,云龙门的守卒平日里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城门两侧站成一排当仪仗队用。在云龙门当值的加上叱利骚这个主将和张忘这个副将也一共才四十余人。第二日一早,张忘便赶着一辆驴车向着云龙门赶去,

《北朝奸佞》 免费试读

因为宫城处于邺城的核心区域,云龙门的守卒平日里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城门两侧站成一排当仪仗队用。

在云龙门当值的加上叱利骚这个主将和张忘这个副将也一共才四十余人。

第二日一早,张忘便赶着一辆驴车向着云龙门赶去,还没到云龙门张忘便遇到了早已经在路上守候的娄方。

“张司马督,娄方等候多时了。”娄方冲着张忘拱手说道。

“你在这里是?”张忘开口问道。

“司马督,您走了之后我也向王司马请命来了云龙门当值。”娄方笑着冲张忘说道:“如今我亦是司马督麾下之卒,还望司马督多多照拂。”

娄方虽然是娄定远的儿子,然而自己这个奴婢所生的儿子娄定远将自己塞到了左卫府中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自己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另找靠山。

张忘虽然根本算不上靠山,然而张忘背后的斛律光可是比自己的父亲都要硬的大佛,若是能通过张忘搭上斛律光这条线……

在这一思想下,娄方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自己也本可以去某个宫殿当值的机会,选择了跟随张忘来云龙门。

娄方十分热情的充当了驴车夫的角色,赶着驴车载着张忘来到了云龙门之前。

因为知道今日有新任的城门副守将要来的缘故,不论是当值的还是不当值的人今天都到了城门这里迎接张忘,当然城门主将叱利骚例外。

叱利骚作为城门的主将,此刻正安坐在城门楼上等着张忘的拜见。

来到众人近前张忘一下车,冲着这四十多个人一挥手便来了一句:“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当然另一句现代人众所周知的回应,并没有人说出,反而是所有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张忘的方向。

被四十多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盯着,饶是张忘脸皮厚度无与伦比也是略微有些尴尬。

“诸位将士,我是新任的云龙门副守将张忘,日后就要于大家一同在这云龙门值守了。”张忘换了一个正常一点的开头说道:“张忘初来乍到,对各位都不熟悉,就从你开始挨个介绍一下自己吧。”张忘抬手一指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兵卒说道。

“俺叫浑力。”那被张忘指到的士卒略微有些紧张的冲着张忘说道。

虽然云龙门守卒多是平民出身,平日里看那些勋贵们多有不屑,认为他们是靠了祖宗的余荫而不是靠自己真刀实枪获得的高位,然而当真正面对这些勋贵时却也是有些忐忑。

因为如今当权的哪一个不是权贵。

“好名字,我喜欢!”谁知这名叫做浑力的军卒一说完,张忘那边嗷的一声仿若听到了什么天籁之音似的惊叫道。

“娄方,赏一千钱。”

张忘赶着驴车过来,自然不是为了省这几步的脚力,在驴车的车厢里装的可都是一串串的大钱。

那浑力还没明白过张忘的话来,娄方已经十分尽职的将一串大钱挂到了他的胳膊上。

云龙门不同于左卫府负责值守的其余宫殿,没有丝毫油水的他们一千大钱也得两个月才能赚出来。

此时张忘的手指已经指到了浑力身旁的另一个士卒的身上。

“我我……没有名字,因为我长得壮,大家都叫我壮牛。”这人有些紧张的回答道。

“这名字有气势啊,赏一千钱!”张忘继续气势十足的吆喝道。

……

张忘一路问下来,总能从对方的名字或者身上找到闪光点,说道最后有些词穷的张忘连“一看就能活到死”这样的赞誉都说了出来。

等张忘一个个的问完话,每个人的手上都多了一串大钱。

虽然张忘在他们眼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勋贵,然而谁会和钱过不去。

就比如现在公司里派了一个一点资历都不懂的官二代来做领导,虽然没有人敢于当面质疑,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心甘情愿。

然而这个领导是一个什么都不干涉,而且动不动就请客加工资的主的话,恐怕没有人会拒绝这么一个领导。

而张忘此来就是准备扮演这么一个人傻钱多的角色。

张忘刚分完了钱,就看到一个一脸煞气的壮汉从云龙门中走了出来。

“张司马督,刚到城门就公然贿赂城门将士,吾身为城门守将,凭此就可以令人将你拿下。”那人语调阴冷的说道。

“所有的人将钱扔下!”

能说出这样的话,张忘知道这人定然就是云龙门的主将——叱利骚。

从将士们的举动中也可以看出,叱利骚平日里应该积威颇重,随着叱利骚的话音落下,所有的将士们立即将手中的钱扔到了地下。

“敢问都督,何为贿赂?”然而张忘却是冲着叱利骚问道。

“公然给予城门守卒钱财,这还不是贿赂!”叱利骚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张忘说道。

“我没记错的的话,我的职务是云龙门的副将,作为副将关心一下下属难道就是行贿吗?”张忘反驳道。

说起来下级给上级钱财是行贿,然而若是将领给自己下属钱就那就是爱护士卒的表现了。

有些能够令士卒用命的将领甚至每一次得了赏赐自己不取都立即分给自己的属下。

“如果都督认为这是行贿我立即就将钱收回来,随你去左卫府上自首,如果这不是行贿还请都督令这些辛辛苦苦的兄弟们将这些钱收下。”张忘直视着叱利骚说道。

虽然叱利骚是他的上官,然而张忘对他却没有多少惧怕而且在张忘的眼中这个叱利骚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等到时候自己在二王的面前将他杀掉后,他的作用也就没有了。

叱利骚不过是一个军人,靠着战功坐上了这个位置,面对张忘的反驳显得有些无力招架。

而且张忘的说话的时候,明显的将自己和那些士卒们列成了一路,有种士卒利益捍卫者的意思在里面。

叱利骚重重的看了一眼张忘,微微点了一点头。

“都督已经同意你们拿钱了,还不赶紧拿上。”张忘笑着说道。

那些士卒们听完张忘的话语,先是小心的看了一眼叱利骚,见叱利骚没有反对这才欢天喜地的将那些钱币重新提溜了起来。

看到这一场景,张忘却是高看了叱利骚一眼,能够在没有一丝油水的前提下,让这些士卒如此听话,除了大家都是平民报团取暖的缘故之外,这个叱利骚的练兵之术应该也有可取之处。

精彩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北朝奸佞》是历史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历史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素裳心影)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