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北朝奸佞》重生北齐纨绔皇帝 第十六章 颠倒黑白 北朝奸佞完整版免费阅读

《北朝奸佞》重生北齐纨绔皇帝 第十六章 颠倒黑白 北朝奸佞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0-07-30 15:15:46来源:阅文集团

《北朝奸佞》我是个天才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在线试读 北朝奸佞弱受 连载

北朝奸佞

类型:历史作者:素裳心影状态:连载中

经典创作《北朝奸佞》由素裳心影最新写的历史类型的新书,设定中的主人翁是张开,卢思道,设定震古烁今,值得一阅。精彩情节试读:张忘所在的敷教里聚集了北齐半数的高官勋贵,让卢思道一个京畿主簿直接在敷教里明抢张忘的秘方,实在有些高看了卢思道的胆子。卢思道必须有一个官面上过的去的理由将张忘的秘方搞到手,顺便致张忘于死地。几番思索下

《北朝奸佞》 免费试读

张忘所在的敷教里聚集了北齐半数的高官勋贵,让卢思道一个京畿主簿直接在敷教里明抢张忘的秘方,实在有些高看了卢思道的胆子。

卢思道必须有一个官面上过的去的理由将张忘的秘方搞到手,顺便致张忘于死地。

几番思索下,一张针对张忘的大网开始慢慢铺开。

……

张忘义无反顾的搬家之后,张开这一阵子的主责主业便成了思考怎么将自己拿两万钱追回来。

那两万钱一日要不回来,自己的妻子便一日不会让自己好过。

张开虽然是临漳县录事,但是卢思道不敢再敷教里玩硬的,他张开更不敢。

然而就在这一晚,张忘的家中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不知张录事可还想追回你那两万钱?”这人一来便当头捏住了张开的软肋。

“你是何人?”张开警惕的问道,虽然张张开做梦都想讨回自己那两万钱,顺便给张忘那小子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然而他却也不是傻子,不至于随便一个人过来说句话便相信他。

“我是京畿主簿卢老爷的管家,奉我家老爷的之令,特意来送你一场富贵,事成之后不但你被张忘那小子骗去的两万钱可以如数奉还,而且我家老爷还会另外赏你两万钱。”那来人说着便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了一张盖着京畿主簿的印信的纸张来作为证据。

以卢思道的官位,还没托大到制作好刻着自己名号的令牌别别人便买账的地步,为了让自己的管家证明自己的身份,只能让他带着印有自己印信的纸张来证明了。

京畿主簿张开虽然不认识,然而却也知道这是正五品上的高官,哪怕是他们临漳县的县令也只是从五品下(临漳、邺县、成安三县因为治所在京师,比外地的县令级别高点,其它的县令根据县的大小和人口的多寡从正六品下到正八品下不等)。

张开在临漳县的职事乃是录事,平时的上下公文处理较多,略微一看他便确定了这张纸上的印信是真的。

“快快请进!”张忘一脸谄媚的冲着来人说道,说着便将那人一路引领着来到了自己的正堂之中。

虽然来得只是一个管家,然而也是代表的京畿主簿卢思道,自己若是能够通过这个管家打上京畿主簿这条线,只要他和县令老爷搭上句话,说不定自己也能弄个有品级的比视官当当。

两人都没注意到的是,就在两人各怀鬼胎的向着屋里走去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趁着夜色翻过了不高的围墙,贴到了窗棂一侧支起了耳朵。

张开的妻子这几日怒气依然未消,见谁都没有好脸色,见张张开带了一个不认识的外人进屋,立时气不打一处来。

“张开你这老东西长能耐了,这么晚了还带些不三不四的人来自己家里,你当咱家是善堂啊!”张氏拿着一把扫帚叉着腰怒气冲冲的骂道。

“住嘴!还不快给贵客致歉。”一听妻子的怒骂,张开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一把捂住自己的妻子的嘴巴将之推到了卧室之中。

“这可是京畿主簿卢思道大人家的管家,我能不能入品级就看人家一句话了!”张忘小声冲着妻子说道。

“赶紧去给我弄些吃食。”

吩咐完了自己的妻子,张开立即回到了正堂陪笑道。

“妇道人家,不通世事,张开平日里疏于管教,让您见笑了。”

“无妨!”那来人随意挥了挥手,看了一圈张开的住所,说道:“张录事平日里过的挺清苦啊。”

“乡野人家,让贵客见笑了。”张开搓着手说道:

“在下在临漳县添为录事一职,对卢老爷早就闻名久矣,只是碍于地位低下一直不得相见,实乃平生憾事啊。”

虽然还不清楚来人的目的是什么,张开首先一通马屁便拍了过去。

“不知卢主簿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只要老朽能够做到的一定在所不辞!”张开冲着来人拍着胸脯保证到。

此时张忘的妻子张氏已经投屈膝头顶着托盘为两人送来了酪浆。

“愚妇无知,冲撞了贵客,还请见谅。”张开取过一杯酪浆恭敬地递给了来人。

“还不赶紧退下!”说完便自己取过一杯,冲着张氏厉声说道。

闻言,张氏立时跟被赦免一样快步离开了厅堂。

“我家老爷听说,张录事被族中的一个小子坑了两万钱?”那来人品了一口酪浆轻声说道。

一听这话张开顿时有些尴尬,他十分担心自己这份履历会给卢思道留下不好的印象,然而从这管家一来便说出这事来看对方对自己的这些丑事是早就知道的。

“老朽一时不察,被那小子钻了空子,实在是……实在是……”

“我家老爷听说张录事的遭遇之后,亦是极为的气愤,张氏一族孝义传家怎么能容许出一个如此奸猾之辈。

只要张录事愿意配合,我家老爷愿意为张录事讨回公道,事成之后,不但之前我说的奖赏会如数奉上,而且日后张录事要是有什么事,我家老爷说了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临漳县的李县令,与我家老爷昔年曾一同在邢邵先生门下治学,关系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一听这话,张开顿时不淡定了,这岂不是说自己入品级的事有眉目了。

“张开但凭主簿大人驱驰!”

是夜,两人一直商议到深夜卢思道的管家这才离去。

……

四天的时间转瞬既过,这一日又是张忘和铭香阁约定的交接香粉的日子。

张忘和小丫鬟一早便装好了二十盒的香粉,提前雇了一辆驴车,便出发冲着铭香阁的而去。

到了地方,张忘和小丫鬟将驴车拴好,便进了铭香阁中。

“店家,这是第二批次的香粉,你查看一下吧。”张忘将二十盒香粉摆在了柜台之上冲着殿内的堂倌说道。

那堂倌打开一一查看了一番,说道:“香粉没有问题,只不过我们却不能再收了。”

“阁下什么意思?”张望疑惑道,毕竟从张忘之前打听到的消息来看,这香粉应该极为紧俏才对,怎么会突然间说不收就不收了。

“若这香粉真如公子所言是自己师门所传,我们铭香阁自然会依然遵守约定,然而这香粉却是你偷窃族内秘方所制,我铭香阁若是继续和你交易,岂不成了共犯!”那堂倌厉声说道。

“你胡说,这配方分明就是我少爷自己的与族中名有丝毫关系!”在张忘一旁的小丫鬟辩解道。

“我张开身为张氏一族族老,难道还会冤枉一个族中小辈不成!”就在这时店铺的二楼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间传了出来。

张忘抬眼一看,就见张氏一族的族老张开一脸气愤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紧随其后的是一队差人,在差人的后面还跟着两个身着公服的官员和一个妇人。

一行人下来之后便将张忘主仆二人团团围在了店铺的中间。

因为“汉宫飞燕粉”的缘故,这一段时间以来铭香阁已经成了邺城贵妇十分关注的地方。

一见铺子里好像出了一些变故,门口立时围上了一群的看热闹的人。

见人流已经酝酿的差不多,张开定了定神回想了一下卢思道教给自己的说法,义正言辞的冲着门外的看客们说道:

“各位,吾乃孝终里张氏一族族老张开,在临漳县添为录事一职,此子乃是我族内一不良子,名唤张忘。

张忘自幼不事生产,在父母亡故之后不足两年的时间便将数辈人积攒的家业败坏干净,其所作所为诸位只要去孝终里一问,人尽皆知!

我作为族老曾经多方劝导,本以为他可以回心转意做个好人,然而没想到他竟然在听说我族内藏有“汉宫飞燕粉”的秘方之后,趁老夫不备将其盗出,而后潜逃到这敷教里之中。

直到近几日“汉宫飞燕粉”声名鹊起,老朽这才得知这孽障竟然将祖传的香粉秘方制出以牟利!”

说到这里张开的脸上硬是表现出了一股对不起祖宗十八代的表情。

“幸赖铭香阁的东家卢主簿深明大义,不但将张忘这败类与铭香阁的交接时间告知,并代为向吴县令报案,否则老朽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列祖列祖交代!”

就在这时原本在后面一个穿着公服摸样的老者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在下京畿主簿卢思道,因公务繁忙先前铺内主事被这小贼所蒙蔽,并代为销售‘汉宫飞燕粉’,直到张公找上门来才得知真像。

虽然销售‘汉宫飞燕粉’我铭香阁获利不菲,然而我卢思道堂堂正正绝对不会赚这等钱财,故而找到吴县令一道前来当众揭穿这小贼的真面目,还张公一个公道。”

直到这会张忘这才知道这店铺的竟然背后站着的人是京畿主簿卢思道。

听到两人的先后表态,店铺门口的一群看客也待遇差议论纷纷起来。

“我没想到这少年竟然如此败类,连父母留下的家业也败干净!”

“‘汉宫飞燕粉是何等的珍贵,怎么会有人以师承传给外人,这等秘方自然是留在自己族中代代相传才对。”

张忘的历史,既然张开说了所有的人都可以去孝终里打听,那恐怕做的不得假,一个连父母留下的田宅都败干净的败家子,他说的话自然可信度极低。

而且京畿主簿卢老爷就是这家铭香阁的东家,张忘供给他香粉,赚了钱自然也是他的,本应该是向着张忘说话才对。

但是卢主簿都向着那张氏族老说话了,可以见得张忘所作所为是多么的天怒人怨。

“他们胡说,少爷是好人,这秘方真不是少爷偷得!”小丫鬟此时竭力的辩解道。

“你说不是他偷的,他一个破落户怎么可能有这么珍贵的秘方!”张开冲着小丫鬟呵责道。

精彩点评

《北朝奸佞》算是近期历史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张开,卢思道)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张开,卢思道)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