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玩宝大师》医药巨头 第19章 老苏片 玩宝大师娘受

《玩宝大师》医药巨头 第19章 老苏片 玩宝大师娘受

时间:2020-07-30 10:59:53来源:阅文集团

《玩宝大师》美剧天堂 YD 玩宝大师GAY吧 连载

玩宝大师

类型:都市作者:青木赤火状态:连载中

本次本人展现给各位读者们青木赤火原创故事《玩宝大师》,光环人物是余耀,沈重远,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听这句,刘大头的脑子不禁又“嗡”了一声!而其他人,却又都看向了余耀。此时众人的眼神,都不知不自觉多了几分异样。怪不得沈老会带他来,原来真有两把刷子啊!“这是一幅老苏片,明末清初仿制的可能性最大,摹画

《玩宝大师》 免费试读

一听这句,刘大头的脑子不禁又“嗡”了一声!而其他人,却又都看向了余耀。

此时众人的眼神,都不知不自觉多了几分异样。

怪不得沈老会带他来,原来真有两把刷子啊!

“这是一幅老苏片,明末清初仿制的可能性最大,摹画的人熟谙董其昌的笔法笔意,但凭空架构一幅山水,他国学玄学功力不足,所谓百密一疏,还是留下了破绽。”余耀缓缓说道。

苏片,苏州片。

什么是苏州片?

从明代万历年间到清代嘉庆年间,苏州的山塘街、专诸巷、桃花坞一带,聚集着一批作画高手,专门制作假画,由此形成了历史跨度很长、产出量很大的一个书画造假中心。出来的假画,行里称之为苏州片。

苏州片的威力有多大?

华夏各地的不少博物馆里,都有苏州片;流到海外的,更是多不胜数。就连故宫博物院的旧藏里,也有苏州片。

甚至,晚清时期的海上画派,有些出身贫寒的画家,最开始,是临摹苏州片成长起来的。

不难看出,其实苏州片也是出过好东西的。再搁到现在来看,如果是古人仿古人的精品,也有一定价值。

不过,刘大头拿着这画儿,当成董其昌的真迹来吆喝,那就不行了!

余耀的两记实锤,现在算是把这幅《江岸翠峰图》给敲死了。

刘大头想翻盘说成真品,已经行不通。

不过,即便不是真品,对刘大头来说,也还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这张老苏片刘大头没认出,打眼了;另一种是,故意拿着老苏片来蒙人。

实际上,刘大头的确是打眼了,他当时收来这幅《江岸翠峰图》,也是当成真品的。他的眼力虽然还可以,但在国学玄学上的造诣还差点儿意思。

刘大头的脸色很难看。

之前附和他的人的脸色也很难看。

余耀说完之后,径直回到了桌边,端起了茶杯。说了这么多,还真是有点儿渴了。

窜货场里此时已经开了锅,议论声此起彼伏。说实话,绝大部分人根本是看不出这画的问题。其实,不要说他们了,苏州片瞒过的高手还少么?

更何况,这是一幅明末清初的苏州片,本身的绢、墨、印、裱根本没有问题。这仿造者的笔力也很高深,只是百密一疏,在构图的内核上出了问题。

刘大头是个很精明的人,此时他一言不发,默默将画轴卷了起来,重新装进了书画盒里。

“刘老板,即便是苏州片,也是古人仿古人,你何必收起来?说不定,还是有人愿意收藏的。”这时候,梁有道上前打了个圆场。

刘大头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是句客套话,虽然是件老仿,但被余耀说出“天地不交,五行相克”,谁还会出手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人愿意出手,还能卖上什么价儿?

还不如拿走,等这事儿平息了,找个机会悄悄卖到外地去。

“梁会长客气了。刘某人极少打眼,这件算是第一件吧!这幅老苏片足以乱真,而我当时算是捡漏了,也没有仔细看。”刘大头此时已经调整了状态,“这幅画,我肯定不会出手了!我要留下时时警醒自己,我也相信,不会再有这样的疏漏。同时,也谢谢小余,虽然他可能是偶然的经验,也说明古玩一行,确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真特么会说!

余耀放下茶杯,心道,刘大头不愧是个老手,这话说得漂亮。承认打眼,却又不贬低自己的水平。同时,他心里必定恨余耀恨得牙根痒痒,却又装了一把大度,还轻描淡写地把余耀的高明眼力说成“偶然的经验”。

沈重远看了一眼余耀,心说你这次算是把他得罪透了!不过,余耀也算是间接帮了他一次,要是没有余耀,沈重远是可能高价买下这幅画的。这个人情,不能不记下。

刘大头说完,有几个人应和了几句,但也都很快转移了话题。

拍卖已经结束了,众人都是心里有数,没人会在表面上纠缠这个问题。

随后,众人便三三两两围在桌边喝茶聊天。刘大头瞅个空当,悄悄走了,临走的时候,瞥了余耀几眼,如果眼神能杀人,余耀现在估计都死了好几回了。

余耀、沈重远、梁有道坐在一桌。

“小余,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多交流。”此时,梁有道对余耀已是另眼相看。余耀接过,也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随后,也有不少人穿插上前,借着和沈重远、梁有道交流,和余耀相互认识了一下。

古玩一行,眼力为王。余耀今日一战,立竿见影。

临走的时候,沈重远提出送余耀一程,余耀想了想,推说自己在附近还有点儿事儿要办,沈重远也没勉强。

余耀有自己的想法,来的时候是沈重远带进来的,那也是没办法。但是,走的时候,再跟着走,那就有点儿不好看了。

这会让人产生他依附于沈重远的感觉。即便是以前,某虽不才,却也从不愿依附于人。

余耀慢慢喝着茶,等人走得差不多了之后,才慢慢踱出二楼茶厅。这时候,忽然有个中年人从后面跟了上来,“小余先生,留步。”

余耀扭头一看,这个中年人长得挺周正,留着精致的三七分头,架着一副银边眼镜,赭色休闲西装,黑裤黑鞋,显得很是干练。

这个人一直在窜货场里,不过话不多,也没出过价儿。

“您是?”

“正式认识一下,我姓周,周青云,那件白玉扳指,是我从濮杰手里买的。”

“老周啊!”余耀脱口而出,以前没见过他,没想到窜货场他也来了!出口之后,又觉得不妥,毕竟和他不熟,叫老周有些唐突,“周先生,幸会幸会!”

“你还是叫我老周吧,亲切。”老周笑了笑,“听濮杰说起过你,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余耀也笑了笑,随后便和老周一起往楼下走去。

老周瞅着四下无人,压低声音笑道,“小余啊,刘大头撅过你一次,你这么快就还了。”

“今儿是赶巧了。”余耀应了一句,“老周,他还想拿你当枪使,你也琢磨明白了吧?”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青木赤火的评价,说《玩宝大师》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玩宝大师》的小说来。作为青木赤火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青木赤火再也没有写出和《玩宝大师》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青木赤火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