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国公府的赘婿》国公府的赘婿无弹窗 第四十二章 初见晋帝 国公府的赘婿YD

《国公府的赘婿》国公府的赘婿无弹窗 第四十二章 初见晋帝 国公府的赘婿YD

时间:2020-07-28 11:58:05来源:阅文集团

《国公府的赘婿》众里寻他国公府 LOLI控 国公府的赘婿历史风格小说 连载

国公府的赘婿

类型:历史作者:踏浪飘来状态:连载中

新书《国公府的赘婿》由踏浪飘来新出的历史类型的网文,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周怀,赵正,设定令人拍案,可以一阅。小说剧情回顾:夜晚,襄阳城外的一处驿站内。一道黑影忽然跃进院子里,走到门前,有规律的轻轻敲了敲门。“进来。”推开房门,此时,月色透过门缝,洒在了屋内的人儿身上。只见这人长着一双剑眉,右脸处有道明显的刀疤,赫然就是应

《国公府的赘婿》 免费试读

夜晚,襄阳城外的一处驿站内。一道黑影忽然跃进院子里,走到门前,有规律的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推开房门,此时,月色透过门缝,洒在了屋内的人儿身上。

只见这人长着一双剑眉,右脸处有道明显的刀疤,赫然就是应该在汴京的秦傲雪!

“郡主,军粮失窃案已经告破,而郡马这次表现出来的东西,让属下等十分惊讶。”

话毕,只见这个黑衣人将周怀所做的事情娓娓道来。若是周怀在此,定然会十分惊讶。毕竟,有些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而这个黑衣人,却就像是二十四小时呆在周怀身边一样,实在是有些可怖。

过了好一会,才见这个黑衣人一一道完。而秦傲雪,则是沉默了好一会,才淡淡道:“郡马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郡马做事十分谨慎,只有那个已经前往西北的欧阳文斌,以及荆州郡守曹友文知道郡马的虚实。”

秦傲雪默然,随之淡淡道:“欧阳文斌那边就不用问了。若是他有异动,那些护卫知道怎么办。至于曹友文这边,盯紧了,有什么消息立马通知于我。”

“是!”

领命后,见秦傲雪没有新的吩咐,黑衣人默默的退了下去,并带上了房门。

瞧了瞧桌子,秦傲雪那犀利的眸子,在黑夜中炯炯有神。

她之所以悄悄过来,一方面是因为军粮失窃案对国公府十分重要,她不得不谨慎。毕竟,若是此例一开,而又没有查出真相,以后谁都会想办法在西北军粮上面插上一脚。

另一方面,她想看看自己的那位郡马,能做到何种地步。

不是说现在的秦傲雪对周怀有多少感情。纯粹是她想看看,这个以前只是普通人,后来在国公府内剑术突飞猛进,又天天钻进藏书阁的男人,现在的深浅,到底如何。

不得不说,结果让她有些吃惊。

“周怀,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你的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

第二日,天刚刚亮。赵正就派人催促周怀赶紧离开。

看来,赵正赵大人一刻都不想在这个伤心地多待。

而在襄阳城的送行队伍中,精神萎靡不振,顶着一双黑眼圈的郡守曹友文特别醒目。

不过赵正却不疑有他。毕竟在这件事上,曹友文用人不查,后续肯定会被问责。

摇了摇头,赵正现在没有心思搭理这件事。简单的拜别荆州大小官员后,就离开了这里。而周怀则是一点不顾官场礼仪,根本没有露面,而是悠哉的躲在马车上。

看着带有卫国公府标志的马车,曹友文默然,并且握紧了衣袖中那张纸条。

这张纸条,是早上周怀身边的侍卫悄悄递给他的。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你真的想一辈子当你最讨厌的那种人?百姓何辜?为何要为某人的私欲而承受如此之痛?”

闭上了眼睛,曹友文心中的天秤,终于彻底失衡。

来荆州的路上,周怀跟赵正就没说上几句话。回荆州的路上,赵正彻底变成一个闷葫芦。

而周怀也不想招惹现在这种自闭状态的赵正。于是,不知不觉的,众人就回到了汴京。

看着街道两边,跟往日一般繁华的汴京,又回想起在襄阳以及江陵的所见所闻,周怀不由叹了口气。

也难怪这些权贵对下面百姓的疾苦视而不见。也难怪曾经有个白痴皇帝冒出为何不食肉糜的话来。天天在这样繁花似锦的地方生活,谁又能知道不远的地方会有生活如此困顿的百姓呢?

不过,当看到路边,那几家新设的珍宝阁的时候,周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这个吴万钱,还真有点本事。不枉自己在他身上费了那么多功夫。

一行人快马加鞭,来到了皇城外,并且在內侍的带领下,来到了御书房。

......

半个时辰后,御书房内,周怀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是事不关己。而赵正则是跪在地上满头汗水的承担着晋帝的怒火。

晋朝的皇帝司马旦,今年已经五十有余。在古代,尤其是在皇帝这个特殊职业中,已经算是高龄。

不过看着骂人不喘气的晋帝,周怀觉得,这老爷子最起码还能活上十几年。

“你说说你,啊,堂堂的一个刑部侍郎,竟然为一个罪犯叫屈!你还要不要干了!”

“微臣知罪,还望陛下息怒。”

赵正深深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敢说。而周怀更是秉承着不关我事的态度站在一旁,不过眼角的余光却一直不停的打量着御书房里面的人。

包括他在内,御书房总共有五人。他自己以及晋帝和赵正就不说了。还有一个陪侍在晋帝身旁的老太监以及晋朝宰相叶志成。

这个晋朝宰相跟周怀一样,也是站在那一开始什么都没说。等晋帝出完了气,叶志成才上前躬身道:“陛下,赵正虽行事糊涂,但也是起了恻隐之心,情有可原。况且,他毕竟是为陛下破了军粮失窃案,已经能给卫国公府一个交代。对了,恭顺伯也在这,陛下可以问问他的看法。”

周怀继续愣愣的站在原地,但是在心底却对这个叶志成警惕不已。

这个老混蛋,居心不良。什么要给国公府一个交代,堂堂晋帝需要对卫国公府交代什么吗?他纯粹是给卫国公府上眼药呢。而自己老老实实在这站着,招谁惹谁了?

果然,晋帝司马旦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转过脸看着周怀漠声道:“恭顺伯,你说说对军粮失窃案的看法。”

周怀继续愣愣的站在原地。

“......”

晋帝的脸色有些黑了下来,而那个老太监连忙凑到周怀面前,低声道:“恭顺伯?恭顺伯?”

“啊?”

周怀似乎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老太监。而老太监心中鄙夷,嘴上却不显。

“恭顺伯,陛下问你话呢?”

“陛下问我话?”

周怀似乎吃了一惊,随即似乎才看到晋帝那铁青的脸色,然后在几人惊愕的目光下,竟然直接趴在了地上......

精彩点评

当年踏浪飘来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踏浪飘来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国公府的赘婿》是踏浪飘来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周怀,赵正)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