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自述 第二章:奇迹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字母文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自述 第二章:奇迹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字母文

时间:2020-07-28 07:35:43来源:阅文集团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小儿为什么会得癲痫 健全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调教 连载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

类型:现实作者:君与君识状态:连载中

新书《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是君与君识最新写的一本现实风格的佳作,主人翁明白,母老虎,书中主线围绕:爸爸妈妈前后去了汽车站,一路上,爸爸在一旁劝说,说:也许不是,别这么早给自己母亲定罪。爸爸不劝说还好。越劝,老妈,就越是难以平静。“不是她,那还能是谁?不就是因为我又生了个女儿吗?自孩子出生后,她有给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 免费试读

爸爸妈妈前后去了汽车站,一路上,爸爸在一旁劝说,说:也许不是,别这么早给自己母亲定罪。爸爸不劝说还好。越劝,老妈,就越是难以平静。“不是她,那还能是谁?不就是因为我又生了个女儿吗?自孩子出生后,她有给过我好脸色吗?我回去坐月子,大冷的天,明明知道我还是月子,故意把窗户开个缝,直直地对着我吹。我只是回去种地,白天让她看看孩子,结果呢?孩子摔了,她一声不吭,不就是又生了个女儿吗?可也是她的亲孙女呀!”

“这不还没确定呢吗?你别这么早下结论,给我妈定罪。”爸爸说着,自己也是恼怒,口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对呀!我就是回去确认一下。你别拦着我,要么和我一起走,要么你自己回医院去。”妈妈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爸爸无奈,知道妈***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自己不陪着,那怎了得。班车上,两人坐在一起,都没有说话。爸爸也只能祈祷,最好与自己的母亲无关。

下来车,站在村口路边,一向走路慢悠悠的母亲,今天走的格外的快。爸爸看着,自己前面先往家跑了。推开自己家门,见姑姑在一旁玩耍。

“三哥?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洁病在医院吗?”姑姑说着,站起身来,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问着。

奶奶隐约听见声音,从厨房走了出来,“对呀?不是娃娃病了,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孩子好了没?出院了没?没事就早点出院,那住院费贵的。”

“妈,和我说实话,夏天的时候,孩子她妈带孩子回来种地,白天你和小妹看孩子,是不是把孩子摔了?”爸爸问着,期待着一个否定的答案。

姑姑觉得不对,放下了手中的瓜子,站在一旁听着。自己也在脑海中回想着。

“没有呀!孩子好端端的,啥时候摔了。她每天不是还给孩子喂奶么,她哪天没见孩子,我要是把孩子摔了,她回来不就能看到。咋回事么,孩子到底咋回事么?”奶奶支支吾吾说着,反而质问起老爸来。

“真的没有吗?妈你在好好想想。”老爸问着,老妈走进院来。

“妈,你告诉我,孩子摔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知道孩子现在什么状况吗?毁了,孩子不行了。两个月前摔得,耽误了两个月的时间,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脚还没有买进门槛,话音已经传来进来。老爸看着,连忙走过去拉着老妈。

“什么叫做我把人摔了,你怎么一进门就指责人呢?我什么时候把孩子摔了,我咋不晓得。”奶奶硬气说着,回头看爸爸在拦着妈妈,感觉事情不对,这两个人风风火火。奶奶拉着爸爸,到一旁,又开口问道:“孩子到底咋回事么?”

“医生说,孩子没救了,由于颅内出血,导致脑细胞死亡,导致脑瘫,羊癫疯,现在动也动不了了。”老爸无奈说着,向奶奶解释着一切。

“咋就得了羊癫疯,咋就动不了了呢?摔了一下导致的,颅内出血,啥意思?”奶奶问着根本没有听懂,爸爸话里的意思,以及严重性。

“就是孩子因为摔伤,外面没有流血,但大脑内流血了,导致孩子现在动也动不了,医生说没救了,让领回家听天由命,能活一天是一天。”老爸说着,大声吼着,一边说,一边拍着自己的额头与后脑勺,这样说的更加清晰明了,奶奶也会明白。见奶奶不在吭声,妈妈也只是在一旁抽泣。自己心里也难受,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怨气一直压着,来不及多看孩子几眼,却还要在这维系两个人的关系。说完,蹲在火炉一旁拿出一支烟抽着,屋内总算安静许多。

邻居在外听到屋内吵闹的声音,前来看看。“咋回事么?好端端的,怎么屋内又吵又闹的。”邻居问着,回头才看见一旁抽泣的老妈,“咋还哭了?发生啥事了么?”邻居关怀说着,见老妈模样更是吓了一跳,老妈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吵架从来不会输,今天咋还哭了。

“妈,你和我说实话。我不信,我照顾的时候孩子从来没有摔过,除了我照顾孩子,就是你了。你说你没有,那孩子好端端的会自己颅内出血不成?妈,你和我说实话行吗?我就想听个实话?就想知道我家孩子是怎么摔的,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老妈走到奶奶面前,不断逼问着。

“我没有,你每天给孩子喂奶,你哪天没见着孩子,如果摔了,你能看不出来?”奶奶说着,语气也不在那么坚硬。依旧面不改色,强调与她没用关系。

妈妈是个聪明人,奶奶掩饰的很好,却依旧逃不过母亲细微的观察。“妈,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次孩子受伤与你无关。”

奶奶依旧说着,语气更加强硬了。“我说了我没有,在我印象中从来没有过。”

姑姑在一旁听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妈,我记得好像是有一次。”姑姑想也没想说着,在脑海中思索了许久,貌似是有一次。

奶奶瞪大眼睛看着,让姑姑住嘴。

可姑姑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到了,老爸也站了起来。

“还说你没有,你没有,装的真好。”老妈说着,到姑姑面前追问着,“怎么回事,怎么摔的,你也在场是吧。”

“我,我也不清楚。”姑姑说着,回头看着自己母亲。“我就记得有一次我回来,孩子哭的厉害,妈说是不小心摔了。”

姑姑无心的话,拆穿了***谎言,妈妈在也忍不了了。毫无顾忌的开骂了,没有任何的长辈尊敬之说。从骂奶奶,以及老爸的兄弟们。一个也没有放过,恨不得把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

奶奶战战兢兢,受不了这样的炮轰,说出来了。就在妈妈去种地时,奶奶在家照顾我,奶奶有其它事要忙,就把我放在大盆中,让我自己与自己玩。天热,奶奶就把大盆放在房子门口。可谁知,我学走路,按翻了大盆,又从门口的三层楼梯上滚了下去。奶奶听见我的哭声,连忙前去抱我,见我身上没什么伤,只是额头有点灰,估摸着是碰了头了,但看我一点血也没有,就为我擦了身子,又放回屋内,没有在意。“我不是故意的,~洁一点都没有受伤,也没有流血,我哪知道是什么颅内出血。”

妈妈听到气疯了,恨不得上前打一架,一怒之下,摔了不少东西,街坊邻里全都过来拉架。奶奶和姑姑在家照顾我却还成了这样,受了伤还瞒着,死活不承认。

妈妈与奶奶伤了和气,最尴尬的莫过于爸爸了。一个是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一个是自己母亲,一个还是自己的老婆。或许在老爸眼里,我是妈***女儿,我受伤,妈***最大。“你够了,让你在家好好照顾孩子,你偏要回去种地,说到底也是个意外,谁能想到是颅内出血。就为了那么几颗大白菜,说的好像你没有是的,你若听我的,会这样吗?”

妈妈寒心了,“如果不是想让我们的日子好过点,谁愿意受这份苦。谁不想在家里面享清福。”每次提及,妈妈总是把所有罪过都推到奶奶与姑姑身上。但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两边都有。又或者说,只是一个意外,谁也没能想到是颅内出血。作为老二出生的我,自出生就没有受到重视,而这一病,反而将父母的心,完全落在了我身上。

妈妈每次提及我小时候,说起奶奶把我摔了,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老妈就狠的咬牙切齿,语气都变了,不想多提一个字。

爸妈带我回了厂子,在家属院住着。一天一天,我没有任何起色。姐姐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爸妈更关心我了,忽视了她,她不再是家里的宝了,我才是。姐姐心中的怨气,或许在那时就珠胎暗结。

一天厂子有人开车去首付城市A市,妈妈与爸爸商量,要不带我去看看,去大医院在看看。就这样,我又住院了,几个医生看着我,却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脑损失成这样,很多神经都受损了。为了让爸妈能听明白,医生打了个比喻“人的大脑就像一碗水,一半与另一半是平等的,一样多。而你孩子的大脑,已经是一碗端不平的水了。我们也是没办法了。”

医生拿着我的脑CT片子,一个医生看了,换给下一个,都没有办法。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看着躺在妈妈怀中的我,又看着我的片子,“要不送她去做高压氧试试。”

爸妈也抱着试一试的心里,连着做了好几天。奇迹出现了。我的手慢慢能动了,可以自己抬起来了。就这样我连着做了半个多月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总算有好转了。慢慢变回一个正常小孩。每次想起,我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老妈也会提及那个老奶奶,想来应该是退休了。自那以后,妈妈多次去医院,可再也没有见过。

精彩点评

君与君识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实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君与君识自传意味的《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