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自述经历 第24章:叛逆期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紧缚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自述经历 第24章:叛逆期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紧缚

时间:2020-07-28 08:02:16来源:阅文集团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小儿为什么会得癲痫 健全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调教 连载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

类型:现实作者:君与君识状态:连载中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作者:君与君识,现实类型网络小说,光环人物:银行卡,庄子,本创作书中主要讲述:就在两年前,姐姐辞职了,在那个空档期,姐姐在开直播唱歌。她干了不到一个月,就是想试试。也是她不干的时候我才知道的。我看过,点击量还可以,姐姐还接到过北京一网红公司的邀请,请她去她们公司,培养她做一名以

《一个癫痫女孩的自述》 免费试读

就在两年前,姐姐辞职了,在那个空档期,姐姐在开直播唱歌。她干了不到一个月,就是想试试。也是她不干的时候我才知道的。我看过,点击量还可以,姐姐还接到过北京一网红公司的邀请,请她去她们公司,培养她做一名以唱歌为主的网红。毕竟姐姐不光唱歌好听,人长的也漂亮,还很会打扮自己。

姐姐接到电话,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得到她手机号的。姐姐完全不信任她们,直接就在电话了怀疑她们身份,说她们是骗子吧!姐姐给我说的时候,她说对方特别无语,让姐姐去查她们公司的信息。姐姐还是拒绝了,“万一她们是骗子咋办,北京诶,我人生地不熟的,现在骗子那么多,更何况我长的这么漂亮。”

听姐姐这么说,我笑了,我知道她是一个恋家的人,喜欢安稳的姑娘,让她一个人去千里之外,她是不敢的。那时的她,刚刚与在一起五年的男友分手,她想要的,是一个能娶她回家做老婆的男人,她更加渴望一段甜蜜稳当的婚姻。

我五年级时,姐姐正好是初三,叛逆期与学习分段期。妈妈总是与姐姐发生争吵,妈妈嘴巴厉害,姐姐又软,经常被妈妈骂哭。两人吵着吵着,就会翻旧账。姐姐说妈妈不讲理,做错事从来不认。“我小时候,大约五六岁的时候,老妈发现自己的五毛钱丢了,非说是我偷的。我说没有,妈就是不信,打我骂我。你知道她怎么打我的吗?我就跪在那,老妈用她高跟鞋跟踹我小腿,让我说实话。我怎么哭都没用,还是老爸回来,我才得救。”姐姐与我说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

我第一次听的时候,不敢相信,妈妈怎么会那么狠。不过老妈不讲理倒是事实,在她眼中,她永远都不会错。

“你知道那个钱最后在哪找到吗?就在老妈床垫底下压着,好好的一分不少。根本是她自己忘记放在哪了,就非说是我拿的。”姐姐说的时候,那委屈的小眼神,眼看就要忍不住了。“老妈找到,一句道歉都没有,还是那么理直气壮,还对我带招不理,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

姐姐这么说,完全是对的,老妈就是这样的人,特别霸道,她永远都不会错,永远都是对的,就算错了,你也不能说她半句。

我记得姐姐叛逆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姐姐好不容易攒钱买了一个MP3,喜欢到不得了,经常戴着听歌。有一次周末,姐姐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被妈妈发现来,与姐姐争吵起来,吵得很凶,姐姐一点也不懂得低头认错,说些好话。老妈用扫把打姐姐,姐姐也不懂得在长辈面前示弱,针尖对麦芒。老妈气急了,抢过姐姐的MP3,直接往地上直接往地上砸了,“我让你给我听,好好听,继续听啊。也不看看你那成绩,考不上一中,你给我哪里走哪里走,别想着我会掏钱让你上。”(家乡话)

妈妈与姐姐发生争吵时,我就在一旁看着,在自己小阳台那写作业。静看烟火,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样子,继续写我的作业。那时候的我学“聪明”了,已经不会跑去与姐姐一同挨打了。我知道老***脾气,只要一个人惹她不高兴,她能把全家挨个骂一顿,谁也跑不了。

妈妈砸了那个MP3,姐姐去捡时,已经成了两半,机芯都砸出来了。姐姐看了一眼,就没有捡了。

我看妈妈去了厨房,我就过去捡了起来,拿去给姐姐。我看到,姐姐一边哭,一边写作业。我看老妈过来,放下就跑了。老妈也就指了我一下,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就跑了。

而那个MP3,就那样坏了,再也用不了了。姐姐定是伤心透了的,攒钱买那么一个不容易,至少要两三个月,还是不吃早餐的前提。那个MP3,我把它组装好了,却还是听不了,有一段时间,一直丢在姐姐卧室的窗台上。老妈也拿着看过好几次,仔细看着,还问我,是不是彻底坏了。我说嗯,老妈又一个人在那搬弄许久,我在一旁看着,她似乎有些后悔了。可后悔没一点用,不光外壳坏了,机芯也坏了,拿去修,不如买个新的。

而那个MP3就好似那时的姐姐,不光身体被妈妈打伤,心里也被妈妈在的话语插上许多长短不一的小刺。让她自己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是捡来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

老妈与姐姐发生争吵,谁也不让谁,不过结局都是一样的,以姐姐哭着收场。

中考结束了,姐姐提前放假了,一天都不在家里待,与同学在外面玩。成绩出来了,姐姐没考上当地的好高中。姐姐那时候,B县有三个高中,一二三中。一中为主,其它两个高中,很难出大学生。

姐姐成绩不够,与她一起的那个好朋友也没有考上。姐姐没少被妈妈责骂,还翻她不好好学习听音乐的旧账。姐姐这次知道自己理亏,倒是不顶嘴,安静听着。

一中开始招学生了,没有招够,那些没考上的,根据成绩,拿钱来上。姐姐与朋友,一起去一中报名,写下自己的名字,算了算自己应该拿多少钱。姐姐一直没有与家人说,直到要交钱的时候,才告诉爸妈。爸爸没有任何意见,妈***责备声不少,嘴上说不可能给她拿,还是让爸爸陪姐姐去交钱了,一万二,就这样交上了。

我升六年级了,姐姐也成功进来一中,开始了她的军训生活。

姐姐与她那会好朋友,个头体型脸面都有些相像。她们的教官可能也有些脸盲,分不清她们两个,两个人也喜欢捉弄教官。教官问姐姐名字的时候,她就说朋友的名字;她朋友说她的名字,教官就更加傻傻分不清了。

我六年级那年,一切都很平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而与姐姐同岁,我小舅舅的儿子,我的表哥学习很差,哪个高中都没有考上,当初姥姥一心是想培养表哥的,想让表哥来B县上初中,而表哥哪个初中都没有考上,就在乡下初中念了。

中考表哥失败后,上了职高,在A市。我也不知道表哥在学校发生了什么,自己跑了,与家人失联了。连续三天后,小舅舅来我家求助,老爸让报警,都三天了。老妈说先别着,听说他拿着没有钱银行卡,老妈就出主意,給表哥卡里打了些钱进去。表哥果然取钱了,短信发到了小舅舅手机上。两人去银行调出取款单,是在距离B县很远的S市。第二天妈妈与小舅舅就去了S市,找到了那个取款机。

之后两人在附近寻找,挨家挨户,在一间餐馆找到表哥。表哥说他没钱回家,老板让他在餐厅打工,干够一个月给他工资,就这样,哄骗着未成年的表哥给他打白工。妈妈把表哥接了回来,问他为什么跑,他什么都不说。经过老妈再三劝说,才回了学校,继续他的学业。

那时候表哥也是叛逆期,与家里人说不到几句话,老往外跑,不回家,对舅妈更是不理睬,多次言语冲撞。小舅妈总在我妈面前抱怨,让我妈妈来管管表哥,她的话表哥是一句也不听。表哥也是奇怪,不听小舅***话,但听我***。一样的话,我妈说表哥听,舅妈说,他就不听。与表哥叛逆有关,但也与妈妈会说话有关。

妈妈与表哥谈的时候,会举例论证,而舅妈只告诉表哥他这样做不对,应该怎么做,道理也讲不清楚,使得表哥听都不愿意听。

大舅舅去世后,小舅舅就成了妈妈这边唯一的男丁,大姨与妈妈,对小舅舅更是照顾有加。小舅舅一直留在下乡,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小舅舅很勤快,种的庄稼也多,冬天就做瓦工,在工地上班。而我的小舅妈也比较勤快,任劳任怨,小舅舅不在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种,表哥与表姐暑假也会给家里帮忙种地。我们小时候,回庄子最喜欢在小舅舅家待。面积大,一个大炕,可以睡下好多人。

我记得我三年级时,过年,大人都喜欢打麻将。而正好三缺一,老妈又是爱玩的住,就拉着我们孩子,教我们打麻将。就这样,我,姐姐,表哥表姐就被老妈教会了。我记的很清楚,那时候的麻将还可以吃,分硬将烂将。我们孩子会了,就没大人什么事了,我们刚好四个,大人就拿扑克给我们,让我们玩,她们在后面指导。我虽然是年纪最小的,但手气最佳,还有老妈在一旁指导,赢了好多牌牌。

这件事也成为一个梗,我们时常用来倏挑老妈,我们孩子的麻将,都是老妈教的。

我还记得有一次过年,也是在小舅舅家,地上嗑了一地瓜子皮,又脏又乱,我闲的无聊,就拿扫把把屋内扫了,还没扫完,小舅妈看到,急忙忙跑了过来,不让我继续扫了。惊讶着说:“嗯?谁然你扫地的,过年不能扫地的,会把福气财气扫走的。”也是那次我才知道,原来过年不能扫地,是有讲究的。

精彩点评

君与君识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现实文,但他却是现实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现实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君与君识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银行卡,庄子)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