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渺暮云烟》渺暮云烟免费阅读 第19章 渺暮云烟㚻

《渺暮云烟》渺暮云烟免费阅读 第19章 渺暮云烟㚻

时间:2020-07-27 19:12:41来源:阅文集团

《渺暮云烟》渺暮云烟免费阅读 忠犬攻 渺暮云烟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

渺暮云烟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橘子皮JK状态:连载中

光环人物是叶锦烟,雪山的小说《渺暮云烟》此文是橘子皮JK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情节新颖,绝对是推荐阅读的火爆作品,书中主要讲述 叶锦烟一到良草堂,就直接就表明所有的稀有药材她都要了。她那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怕什么,反正又不用付钱,那还不如多拿点。“喂,听说这里最近新进了一株雪山的千年参,赶紧的给本郡主包起来。”珑玉前脚刚踏入良

《渺暮云烟》 免费试读

叶锦烟一到良草堂,就直接就表明所有的稀有药材她都要了。她那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怕什么,反正又不用付钱,那还不如多拿点。

“喂,听说这里最近新进了一株雪山的千年参,赶紧的给本郡主包起来。”珑玉前脚刚踏入良草堂,便不耐烦地喊道。

前几日母亲周游回来,得知父亲已去世的消息并无太大的惊讶,想来应该是在回来途中已经知晓。于是珑玉便告知了父亲其实是在醉仙楼遇害,而当晚也正是叶锦烟的花魁之夜。她还说她去向叶锦烟讨公道时被羞辱了云云。宣王妃又不是不知道自家女儿的性格,别人还能欺负得了她?沉默许久,宣王妃只是淡淡地让她别管了。

为了让母亲开心,珑玉一听说良草堂刚到了一株雪山千年参,便早早地赶来了。

掌柜满脸为难,“这个,郡主,那株千年参刚才已经被别人订了。”

珑玉一听,气炸了。她珑玉是谁?竟还有人敢跟她对着干!于是她直接就拿掌柜开涮,还扬言若是不卖给她便砸了这店,“这样吧,你告诉我是谁买了雪山千年参,我便饶了你,放过良草堂。”珑玉随意地抚着柜台,似乎只要她一用力,柜台马上就能化成粉末。

“珑玉郡主可是在找我?说起来,我们也是许久不见了吧?”叶锦烟淡笑,施施然从里间走出来,方才早已就听到珑玉蛮横无理的声音,真是冤家路窄。

“哦,是你啊?身上的伤好了么。”珑玉讥讽道。

“托你的福,好多了。”

“掌柜,十倍的价钱,雪山千年参我要定了。”珑玉不愿向叶锦烟讨要,但她不拿到雪山千年参实在是没有颜面,她只好从掌柜那里想办法。

谁知这掌柜也是个狠角色,沉默好一会才说道:“郡主,我们良草堂之前对你好声好气的那都是给宣王府面子,并不是给你。再者,我良草堂一直凭着守信才有的今天,今天就算郡主你说什么也没有用,除非这位姑娘肯让给你。”

“你!”珑玉上前抡起手臂就要一巴掌扇过去,而叶锦烟却是牢牢地制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珑玉,我看你也该到此为止了!”叶锦烟冷声道。

“你,你放开我!”珑玉挣扎着想要脱手,却被叶锦烟越钳越紧。

不一会儿,叶锦烟才放手,幽幽地朝珑玉背后看一眼,“你这老嬷嬷倒是挺有耐心的。”

老嬷嬷是母亲那边的人,正是怕珑玉又生出什么事端母亲才让她跟着自己的。珑玉摆脱了束缚,还想揪着叶锦烟不放,而身后的老嬷嬷小声说道,“郡主,来日方长。王妃肯定自有打算,还请郡主稍安勿躁。”

珑玉很是难得地没有继续纠缠,拂了拂衣袖,冷哼一声离去。现下母亲回来了,自己更有强大的后盾,而钟离哥哥,更不得不给母亲一个面子,而单单这一个面子,她就不信钟离哥哥会为了叶锦烟一个舞姬与她们宣王府交恶。

掌柜望着珑玉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才深深叹了口气,“唉,让姑娘见笑了。”

叶锦烟摆摆手,“没事。对了,那批药材你就运送到钟离府去吧,钱的问题,”叶锦烟从怀中掏出那块令牌,“这个是不是可以免的?”

掌柜吃惊地接过令牌,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没错,这的确是钟离府的令牌,自然也是可以免的。”

“那就行了。”叶锦烟收回令牌。

“姑娘是钟离府内府的?”掌柜忍不住问道。

“内府?什么意思?”

“咦,姑娘竟连这个都不知道?”这回掌柜又是吃惊了一回,但他并没有过多怀疑叶锦烟手上令牌的,毕竟这令牌只有钟离大人钟离澈才有,也只有他才可以把那种令牌交给他人使用。

于是掌柜开始滔滔不绝地跟叶锦烟讲述了这钟离内府。

据掌柜所说,钟离府分为内府与外府。平日里总会有人称谁谁谁是钟离府的,这里的钟离府是泛指,通常指代钟离澈掌管的所有商铺,也就称之外府,并不与钟离澈有直接关系或直接从属关系的。而内府,则是钟离澈平日里居住的府邸,可以说在内府的人基本都是他最为信任的人。

叶锦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看起来钟离澈对内府也不是特别严加防范啊。上次她还从一些丫鬟们处听来,说什么珑玉郡主先前在钟离府插了不少自己的眼线,好在也都已经被钟离澈遣走了。

“所以,方才听姑娘说要把药材送到钟离府,就是城东那家吧,我才斗胆一问。”

叶锦烟心下思忖,照理说她也算是钟离内府的舞姬?那,算是吧?不过她并没有这么回答,“是又如何?”

掌柜微愣,尴尬地挠了挠头,“也是。是我唐突了。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些事情要向钟离大人禀报。”他没有明说。

“不是有商卷吗?”

“姑娘连这个都知道?”掌柜似乎更加确信她是内府的人了。

叶锦烟汗颜,这东西她平时也在钟离澈的书房见多了好吗,怎么感觉好像能看到是件很大不了的事?

“我写过了,但是不知怎的就是没有收到回音。”

“钟离大人每日都很忙,耽搁了也不足怪。”

“是这样没错。”掌柜沉吟了一会儿,“可我总觉得那些人很可疑啊。我想着,会不会是我呈上去的商卷被人截了?”

叶锦烟眉头一皱,若真如掌柜所说,那这事情就严重了,“既是如此,那我回去便告诉钟离大人。”

她离开良草堂,又去了一趟制鼎铺,随便在那里选了一鼎看上去还不错的炼药鼎。当她准备又掏出钟离澈给的令牌时,才忽的想起,弱弱的问了句:“钟离府令牌能免账么?”

得到的答案是摇头。

“我们是小店。”

什么破规矩!

叶锦烟欲哭无泪地把自己干瘪瘪的荷包打开,把所剩无几的银子都倒在了柜台上,又从发髻上拿下一些簪子才勉强够付钱。

柜台那人一脸纳闷地盯着她,钟离府出来的人怎么这么囊中羞涩?

“咳咳,”叶锦烟尴尬地咳了几声,“那个,麻烦送到城东钟离府,谢谢。”

唉,看来再也不能受钟离澈蛊惑了,什么钟离府是你的,都是屁话啊!拿到银子才是真真正正实在的好吗!

叶锦烟又到香满楼与连启闲聊了一会儿,估摸着差不多时间了才告别。

回到钟离府的时候,药材与炼药鼎已经送了过来,正放在凉町斋。

“……”钟离澈愣愣地看着她急匆匆地席卷着桌上的饭菜,不解:“你有急事?”

“嗯嗯啊。”叶锦烟口齿不清地回答,“买了些东西要再回去检查一下。”

“买了什么?”

“废话嘛,去药铺能买什么?”一说话就噎住了,她拼命地捶着胸口。钟离澈见状连忙给她倒了杯茶水,递了过去,“吃饭也能噎着,蠢。”

叶锦烟接过,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喝完。

“你是想炼药?”

“嗯,放心好了,我又不会转而去炼毒,再说炼药又不同于炼毒。”

“药也可以变成毒。”钟离澈正色道。

“哎,别老是挑刺儿啊。药是可以成毒,那大夫也可以从救人变成害人啊,关键是看那人怎么想的。好了好了,我有分寸的。”

钟离澈默然不语。他不是很在意这些,炼药也好,炼毒也罢,他只希望她不要受到伤害,也希望她不要反伤害到自己。

“哦,还有啊,那个良草堂的掌柜说是有什么紧急大事要找你,之前有上呈过商卷,但是至今都没有你的回复,他托我来跟你说说。”叶锦烟吃饱了,便放下了碗筷。

钟离澈淡淡地“嗯”了一声。

“看来你也不是不知情啊。怎么,钓大鱼?”叶锦烟见他这样心下也便知几分。之前和他相处得多了,他的一贯做法她多少知道一点。

“是啊。”钟离澈幽幽地望着她,那眸子中像是落满了星辰,仿佛要把叶锦烟吸进自己的星辰世界,他嘴唇微抿,“我都钓了一两个月了吧,不知道这鱼呢,是太笨了还是太傻了,迟迟不肯上钩啊。”话落,还做出一个颇为无奈的样子。

叶锦烟直翻白眼,我看那鱼是真的傻了笨了才会上钩呢!

“饭也吃了,话也带到了,我先走了啊。”

钟离澈放下碗,看来,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了。而他手头上还有华州知府一案尚要解决,不能再拖了。

“影子。”

“属下在。”

“其他事你先暂放一下,先把香满楼的事处理好。”

“是。”

精彩点评

这本《渺暮云烟》有看点,但主角(叶锦烟,雪山)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橘子皮JK)的个人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