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王妃你节操掉了》王妃你节操掉了txt 第七十一章 拜师大会 王妃你节操掉了18禁

《王妃你节操掉了》王妃你节操掉了txt 第七十一章 拜师大会 王妃你节操掉了18禁

时间:2020-06-30 19:10:09来源:互联网

《王妃你节操掉了》王妃你节操掉了书包网 傲娇受 王妃你节操掉了女王 连载

王妃你节操掉了

类型:架空作者:汐清浣月状态:已完结

优质作品《王妃你节操掉了》由汐清浣月新出的架空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人公是巫婴,丹老,剧情曲折绵长,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是说圣云令在那位月落梓身上吗?圣主还有什么好考虑的?”一位不明真相的人小声问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血老也给了那变态一块令牌,当时他参赛直接交的是血老给的那一块,这不表明了这月落梓有心加入毒老

《王妃你节操掉了》 免费试读

“不是说圣云令在那位月落梓身上吗?圣主还有什么好考虑的?”一位不明真相的人小声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血老也给了那变态一块令牌,当时他参赛直接交的是血老给的那一块,这不表明了这月落梓有心加入毒老一派吗?”旁边的人给了一副你真蠢的表情。

下面窃窃私语一片,毒老望着汐月,就知道这小子有眼光,知道投靠自己这颗大树。

毒老站了起来,挥了挥手收徒仪式就开始了,简单来说就是某一些长老有心收徒,便将圣云堂禁地里面盛产的玉石请有名的工匠雕刻成玉佩,若是收了便成为了该长老的门下弟子。

不少长老两眼生根似的盯着自己的已经看好的弟子,当听见毒老此话,顾不得许多,连忙站起身来,各自从宽大的袖袍之中掏出玉佩,对于这些长老来说可以说是求才若渴!若是自己晚上那么一步,指不定被谁夺了去!

其中有一两个长老眸光在车尘宇和月落梓两人身上滞留了几秒,却也在心里面小小的叹惜了一下,如此天才却不能收入门下,着实可惜但是却也不能与毒老一派为敌!

不一会儿冷郁心,宫少寒以及其他弟子都一一接受了其他长老递过来的玉佩,虽然肯定有几个可能心里不愿接受,但是当面拒收的毕竟还是占少数。

汐月依旧跪在原地,小腿下面已经开始发麻了,其他长老都兴高采烈的收了徒弟,有几位长老甚至为了争夺弟子只差没有打起来,最终巫婴下令,争夺的弟子可以从两位长老之间选出一位,才平息了这场剑拔弩张的斗争。

其中也有不少弟子没有收到玉佩,十分泄气的垂下了头,如果在收徒仪式上没有被任何长老收为徒弟,那么你就只能留在圣云堂做着护卫了,也可以自行离去,不过也有从护卫变成圣云堂长老的弟子的,只要你肯努力,或者有过人的天赋,那都不是事儿!

而正上方的最大的几位人物却还没有丝毫动作,座于两侧的人知道重头戏还在后头。

原本莫不闻声的丹老缓缓的站起身来,从青色的袖袍之中掏出一块玉佩,在众人的眼光中从高台的玉梯上走了下来,眸光很是锐利的扫射着大殿中央的剩余弟子。

“这批弟子当中可没有几个资质高的炼丹师,这丹老也看得上?”说话的是一位七阶炼丹师,说话很是傲气,炼丹师是个香饽饽,养成这种性子倒也是理所当然。

“这次的弟子当中,暝力还不错,炼丹师的总体实力的确很低。”

跪在中间的几位炼丹师听见这话,很是恼怒,不过在瞧了一瞧人家的实力,瞬间感觉人与人之间差别咋这么大?

丹老在弟子中间,双手拢于背后,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却迟迟没有所动作,而汐月的后面正好有几位炼丹师,瞧见如此立马精神抖擞的挺直了腰板,丹老可是傲空大陆最具有威望的炼丹师,能拜他为师,说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也不为过!

汐月低垂着头,扭动了几下自己发麻的小腿,偷偷使劲揉了几下,终于有了那么几分好转,突然一块白色的玉佩出现在自己的眼敛之前顿时心里一震,不敢置信的抬眸对上了一双灰白的眸子,一瞬间没了主意,这丹老怎么也跑出来凑热闹了!

“月落梓,做我的徒弟吧。”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云淡风轻。

若真的是比赛,如果丹老要收自己为徒,自己一定求之不得,只是难道丹老不知道自己与巫婴的计划?又或者是来演一场推波助澜的好戏?!

“这月落梓又不会炼丹,这丹老收他有个屁用啊?”一个人愤愤不平的说道,总不能所有好事都被他占了吧。

“这小子就暝力是个天才,我才不相信有人能兼备炼丹师个暝师的两个术职,炼丹师最消耗的就是精神力!”

“就是,这丹老葫芦里面到卖的什么药?”

见丹老如此行动,毒老瞬间眸中蹦射出寒,有一丝气急,强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火气,疾步走了下来,一块相同的玉佩又出现在了汐月的眼前,深冷的眸光瞪了丹老一眼,随即沉声说道:“丹老,这小子可是一开始就被本老预定好了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汐月心里很想吐槽一句,刚开始我也被巫婴预定好了的,你的师弟血老不也来挖墙角吗?不过丹老的玉佩绝不能收,心里码定了主意,随即眸光透过面前的两人瞧见巫婴淡淡的点了点头,心中的猜测便又确定了几分。

丹老平静的说道:“月落梓的精神力不错,虽然不会炼丹,也是一个可塑之才。”

果然看似一本正经的人其实最会说瞎话。

而祁夜脸上开始变得有些铁青,在他心中他最希望拜师的就是毒老,无奈毒老从一开始看好的就只有月落梓个车尘宇两人,许久以后当祁夜想起自己当初的愿望都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月落梓估计这世上就没有祁夜的存在了,当然一切都是后话!

而许久不见的洛君侯则一脸担忧的望着大殿中央的人,心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如果月夜选择毒老那么以后见面就是敌人了!

毒老的眼光徒然一狠,浑身的精神力释放着强大的威压朝着对面的丹老袭去,不过炼丹师的精神力本来就比暝师的高,这一击过去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

不过这可就害苦了下方的其他弟子,被这强烈的威压压制得抬不起头,伸不直腰杆,本来就已经跪了许久,现在倒又向往自己身上施加了千斤重担。

汐月唇角轻扬,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满身轻松,这点精神力对于自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而这一举动吸引住了旁边车尘宇的目光,让他的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在威压下自己的身体都有点不适,而旁边这人倒像是没事人一样。

上方的血老那夹杂着灰白的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犹如两节钢鞭般纠结在一起,随后咕噜的转了一圈,笑到:“两位师兄倒是好眼光,看上了同一位弟子,这人只有一位,总不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弟子伤了师兄弟之间的情谊吧。”

座在主位上的巫婴微微愣了一下,能讲出这么人精的话,除了血老,自己还真不知道圣云堂还有谁比他更能说,随即朗声笑道:“血老这话不错,两位长老可不能为了一个弟子,伤了和气!”随即状若沉思了一下,开口道:“不如还是让这个月落梓自己选择吧。”

如今的这场景,也让下方的人大为疑惑,即使如此也十分的好奇,月落梓这位变态到最后到底花落谁家?都不由得神长了脖子,往大殿中间靠拢了几分。

毒老原本一直冷着的脸,听到这话瞬间柔和了起来,带有一丝嘲讽的笑意看着丹老,似乎再说这局我赢定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汐月的回答。

汐月清眸淡淡,幽深一片,嘴角轻扬,一丝笑意从眼底闪过,“我月落梓愿拜……”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在众人的眼中都以为着家伙是在思考究竟该如何抉择。

只有当事人巫婴剑眉一挑,哑声一笑,静静地等待着某人的下文。

而毒老听见汐月带有迟疑的语气,眸中闪过一丝不悦,灰白的眉头皱成一条线,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拜毒老为师!” 不大不小的声音落入在场的千人耳旁。

原本吊着心的洛君侯,眼中满是失望,拽紧了拳头,最终月爷还是选择了毒老一派,下次见面终究是敌人。

巫婴一派的长老很是惋惜,若是被丹老收入麾下,一定会少一个强劲的对手,可是如今……

“哈哈哈哈,小子眼光不错!”毒老朗声大笑了几声,侧身拍了拍汐月的肩膀,眼中满是嘚瑟,随后语气带有丝丝嘲讽:“师弟,师兄就不客气了!”

丹老脸色铁青微怒地看了一眼汐月,随即拂袖而去。

若不是汐月事先知道这是巫婴安排的一场戏,看着丹老的神色完全就可以去拿奥斯卡影帝奖了。

毒老看着对方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回到了原位,居高临下的看着比自己矮了半截的白衣少年,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保持着一贯的傲然,“月落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毒老的徒弟!”

汐月看着眼前的白玉佩笑得一脸灿烂的接了过来,状若稀奇的巅来覆去地打量着,心里直想扔到其他国家去,爷腿都快折了,不过为了大计,我忍!

大殿之中,隐隐约约传来议论之声,很是尖酸刻薄:“乡野村夫,没见过世面。”

顺着声音探去,一个身着蓝色长衫的男子看着汐月一副打量着稀奇宝贝的样子盯着玉佩,冷嘲热讽的说道。

“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汐月的话,只见大殿门口大约十来人左右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当日前往车府的浔沐,挞拔荀叶和独云一行人。浔沐几人阔步走了进来,几人呈一字恭敬的单膝跪下,只是这恭敬对着谁就不得而知了,随即不痒不痛的说道:“弟子拜见圣主大人!弟子有事来晚了还请圣主大人恕罪!”

巫婴瞥了一眼下方的浔沐一行人,眸中快速闪过一丝杀意,沉吟出口:“无妨!退下吧!”

“是!”

浔沐转过身来正好瞧见了毒老,缓缓上前一步,双手一拱,低头颔首拜了拜,尊敬的说道:“毒老师叔!”眼眸轻轻一瞥,对着浑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的白衣少年柔声笑着说道:“落梓公子,很快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还好赶上了收徒仪式,不枉几人马不停蹄的赶路。

汐月将玉佩挂于腰间,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管不住自己那张油腔滑调的口:“几日不见,浔沐师姐的暝力又长进了不少,而且还更加美丽了几分!”

被自己看好的俊美少年这么一夸奖,浔沐的白皙脸蛋儿不受控制的微微一红。

被汐月这一提醒,血老几人才主意到浔沐此时透露出来的实力竟然是三阶暝圣,显然已经超过了独云。

其他人皆是哗然,果然圣云堂是个好地方,在其他国家不少暝师卡死在地暝,天暝更是不计其数,而这圣云堂有些人几天不见就直接蹦哒一级,而浔沐才十九岁左右就已经达到了如此境界,不愧为女中豪杰啊!

而上方的血老满是欣喜的点了点头,所有女弟子当中,就数浔沐最刻苦,自然也是自己最喜爱的徒弟!如今被所有人艳羡的目光洗礼着,更是心里乐开了花,却也沉声说道:“沐儿,虽然你又晋级了,却也要记住一句话做人切记不可骄傲自满!”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

“退下吧!”此时正是收徒大会,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是!”浔沐朝着大殿旁边走去,冷睇了一眼刚才那位吃葡萄的仁兄。

而那位仁兄眼睛左右闪烁扫视,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其实心里已经害怕得要死。

“圣主大人,长老们都已经收徒完毕,您也选一个收为徒弟吧!”毒老非常“好心”的向着巫婴建议道。

而巫婴却直接略过毒老的建议,侧头对着丹老说道:“丹老,祁夜那弟子还不错,你就代为收下吧。”命令的口气不容置喙,虽然祁夜的精神力不能炼丹,却也是颗好苗子,据查探鬼铎是被毒老的人带走了,至于现在生或死一切都是未知的定数,圣云堂不能毁在这几人手里,此时应该更加惜才。

虽然祁夜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却也不敢忤逆圣主的意思,瞧着手中的白玉佩,很是失落。

这下高手之中只有车尘宇一人还未被收入门下,汐月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毒老十有八九想将车尘宇归于巫婴手下,虽然不能当个卧底,也可以使他的行动受到一定的影响,这老家伙可真够贼的,为什么没人给他取个贼老?

“圣主!这个车尘宇也是个天才,不如你就将他收入门下吧?”毒老见巫婴没了后话,又重新提出这个建议,无论如何一定要将车尘宇安插到巫婴身边!

巫婴的眸中闪着异样的光芒,面无表情的垂眸望了一样下方的人,丝毫面子都不给的说道:“既然车尘宇是毒老的亲戚,自然手把手的教导更好,”黑色的眸光满是幽冷。

“圣主,其实在下一直想拜您为师。”一直默不作声的车尘宇突然开口道。

巫婴缓缓的从金色大椅站了起来,步划沉稳有力不紧不慢的走了下来,站定在他的面前,邪魅的桃花眼垂眸对视宝蓝色的丹凤眼,冷声说道:“你还不够入本圣主的眼。”意思就是说你的实力太低,本圣主不想收你为徒,说罢迈步朝着大殿的门口走去!

毒老面色黑成锅底,这毛头小子倒是比以前更加放肆一些了,不过他也得意不了多久。

整个收徒仪式以血老收车尘宇为徒落下帷幕。

天气朗清,微分凉爽。

虽然选拔大赛已经结束,圣云堂还有许多的其他盛会,比如说拍卖会,擂台比武,酒会,茶会,更奇葩的是还有比武招亲大会,外界的不少人更是要在这里捞到好处才能回去,比如说当个乘龙快婿!

“落梓公子!”自从汐月加入毒老一派,几乎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和浔沐在一起,第一次见着浔沐感觉挺高冷的,现在完全就是跟屁虫一样。

汐月自然在明里暗里旁敲侧击打探着这几人去车府干嘛,可是却愣是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

“浔沐师姐,找我有什么事吗?”汐月强忍着不耐烦,努力的将自己的脸上堆起一抹笑意。

此时的她正在通过精神力培育着戒指里面的草药,这几日没有理睬卡宝着小东西,戒指里面都已经开始亏空了,真不知道卡宝那小身板怎么能吃这么多东西?

“师叔让我带你去禁地!”浔沐很是高兴的笑了笑,如此可见毒老师叔已经完全将汐月视为徒弟了?

“禁地?”

汐月站在一扇大门之前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即忍不住感叹道:“这么多守卫,都是高手!”瞧着一个两个面无表情的样子,手持着一柄黑色的长枪,犹如铁柱一般伫立在那里!

“那是当然,禁地可以说是圣云堂的命脉所在!”旁边的浔沐听见这话,有一丝得意的对着汐月说道:“现在即使落梓公子你手中有圣云令也不可以随便进入禁地,即使要进入都必须要经过毒老的批准!”

汐月摸了摸下巴,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巫婴,这家伙怎么混得这么差?连最重要的禁地都能被夺走,然后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那倒是,师父举世无双。”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汐月的神识不声不响探查了一下周围,完全就是密不透风,戒备森严。嘴角勾起几不可见的诡异弧度,低咳了一声,甩了甩黑色的袖袍,提步走上前去,或许禁地里面有什么秘密呢?那也说不定!

浔沐挥了挥手,传令门口的其中两位守卫打开了大门,白色的玉石大门轰然打开,一股带有些许压制性的气息铺面而出,一旁的浔沐则直接捂住了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落梓公子请跟随我来,”浔沐抬步走在前带路,裙带飘飞,虽有些许不适,却也面容上满是笑意。

汐月瞥了一眼浔沐,笑得一脸的灿烂,点了点头,跟随着前面蓝色的身影,懒洋洋的姿势,就像是刚睡醒的猫一般。

很显然越接往深处走去这股气息就越加的浓郁,敞开的大门里面一切都是未知数,眸光暗沉,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

周围如同置身于缥缈的仙境,这股气息很似灵气,却也不像如果这气息是灵气自己也不会觉得这么压抑,倒有点像界的压制!

“师叔说了,这段时间你就在里面好好修炼,假以时日定能突破!”浔沐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红,却也咬着牙坚持着,本来师叔说让自己送月落梓到门口就不能再进去了,结果自己还是忤逆了他的吩咐。

“噗通!”一声,浔沐终究是硬抗不了这份威压,双膝一软,跪倒外地,浑身香汗淋漓。

原本走在前面的汐月蓦然一回头,“你怎么样?”说罢蹲下身,搀扶着浔沐站了起来,这里的气息实在是太诡异了,好歹浔沐也是位三阶暝圣竟然被压制得无法站立,如若在往前走会怎么样真的无从得知。

浔沐支撑着汐月的胳膊踉跄地站了起来,两颊通红,环视了一下四周:“落梓公子,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这里面的神源之气如果你能合适的利用,在里面修炼一日可以胜过外界百日!”这就是为何一直设为禁地的缘由,一般人闯进来没有达到一定的实力,进入此处只能被吞噬至死!以前师父就只带自己进来过几次而已,若不是师父身上释放出来的暝力,估计自己想挪动一步就很困难。

“切记,越往里面走神源之气就会越加浓郁,记得量力而行,师叔给你十日的时间晋级。”担忧的吩咐说到,看着周围一片白茫茫的薄雾,估计连师叔都无法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汐月眸光暗沉,仔细的回味着浔沐的语句,怎么感觉他说出的这句话有其他的意思?却立刻恢复了灿烂的笑脸。

浔沐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瞥眸瞧着对方没有丝毫变化的俊脸,心里呼了一口气,差点就说漏了,“我就先出去了,切记不可逞强,如果有危险记得捏碎玉佩,外面的人会感知到,到时会形成一个传输空间将你带出来。”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这里面的气息你的身子承受不了。”汐月垂眸瞧了一眼腰间的白色玉佩回答道。

“好。”浔沐浅浅的回答了一声,捂着自己的胸口转身离开。

汐月看着蓝衣女子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薄雾朦胧的大门处。

精彩点评

作为一名在架空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王妃你节操掉了》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巫婴,丹老)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汐清浣月)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