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第三十九章 策马游街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古代言情小说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第三十九章 策马游街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古代言情小说

时间:2020-06-30 16:48:31来源:阅文集团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Basher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罗御 连载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一只摸鱼儿状态:连载中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是一只摸鱼儿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故事,剧情震古烁今,文笔惟妙惟肖,值得一阅。《燕燕于飞远送于南》精彩片段试读 回到营帐以后,嵇子仪几人累得倒头大睡。云杉见兰茝还坐于桌前举笔沉思。他沉吟片刻,开口道:“写封信给他吧。”兰茝诧异转头,眼中有迷茫之意,“谁?”云杉轻叹了一口气,“烨王。”兰茝这才恍然想起,他已离开了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 免费试读

回到营帐以后,嵇子仪几人累得倒头大睡。

云杉见兰茝还坐于桌前举笔沉思。他沉吟片刻,开口道:“写封信给他吧。”

兰茝诧异转头,眼中有迷茫之意,“谁?”

云杉轻叹了一口气,“烨王。”

兰茝这才恍然想起,他已离开了一月有余,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见的,那时他在做什么,说了什么话她已然记不清了。

“他可有消息传来。”

“未曾。”云杉再次出声提醒的道:“给他送一封书信吧,无论说什么都可以。”小王爷怕是很开心吧,他倒是从未收过友人送去的书信。

“好。”

兰茝的面貌在烛火摇曳中变得柔和起来,她思忖片刻,便提笔写到:云蔚,近日可好,自营中一别,屈指月余。忆往昔初逢,落日熔金,无子对弈,胜负未分;值营畅饮,明月清风,至今在目;罪奴之城,雨夜相护,尤未表谢。今日恩科及第,知己阔别,意上心头,顿起离思……

她拣了一些近日发生的事,在信中细细一一道来。书写完毕,吹干了墨迹,将信笺折叠好,递给云杉。

“麻烦你了。”

云杉接过,收入怀中,对她鞠了一躬,便出了这营帐。

兰茝再次提起了笔,一时有心中万般思绪。想起楚瞻千里赠画,想起探亲之日,感叹恨不相逢未嫁时,想起今夜服下的毒药。

欲起笔又停下,笔尖触到信笺,在上面晕开了一片墨迹。

欲将这满腔心事尽数书于纸上,又不愿这诸多琐事扰了他的生活起居。

她摇头失笑,暗叹自己竟起了这般深闺怨妇的心思。最终,心中的这百转千回化为了笔下八字:

幸得相逢,尤盼再会。

夜静得恼人。不知何事萦怀抱,兰茝伏案上托腮,神思早已渐远……

往后的两日,她如往常一般在骑兵营中接受操练,夜晚陪着大伙一块受罚。此事虽因她而起,但她已是武状元了,本无需忍受这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按照兰茝的说法就是,他们是一个营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她也不能例外。

这番做法赢得了全营的好感,男子之间一向是义字当头。

第三日,有宫中内侍上门,宣召读榜,赐大红蟒袍,告知她与文试三甲一同游街及参与今晚的琼林夜宴。

八月的清晨,辰时刚过就有暑气蒸腾而上。汴京街道再次出现了万人空巷的景象,如同兰茝出嫁那天一般。

旗鼓开路,文举三甲手捧钦点圣诏,打马而过。

兰茝等武举三甲尾随其后。她此刻身穿大红蟒袍,足跨金鞍高马,意态风流,经过这繁华热闹的京都街道时,惹得满楼红袖朝。

燕云在她身旁,与她齐头并进。他心中早已把她归为同党中人,便多了几分亲近之意,当先挑起了话题,“你今日倒是春风得意。”

“彼此彼此。”兰茝淡笑,拱手回敬。

燕云见她一副疏离客套模样,眉头微皱,“日后便是同僚了,又何需在意这些虚礼。”

“既入了这政权中心,免不了要沾染些官场做派,小弟我也是入乡随俗,燕兄莫怪。”

燕云点头,意味深长道:“你所言非虚,入了这虎狼之窝,为了明哲保身,自是要学着如何做个虎狼。”

此时游行的队伍,正从东榆街绕过宫墙之外去往北栅街,兰茝抬头望见这满目朱红,假意开口询问:“燕兄参与这武举恩科,可是意在功名?”

“哦?我意欲何为,你当真不知吗?”燕云笑着反问。

“我怎会知?”北国世子在南朝为官竟不更名改姓。虽然,亲王燕彻谋反失败,王府满门从此淡出世人眼前,可若有心人有意要查,真相也未必难寻。

燕云一笑,意味不明的说道:“有人曾替我完成心中所愿,我如今不过是来此偿还他之心愿罢了。”

街市纷闹之中,往昔历历在目,如北燕终年不断的雪,纷纷扬扬而来。

那一年,亲王府被满门抄斩,北燕朝廷念他功在社稷,留他一命,流放为奴。他被带到了这奴隶角逐之所,终日与其他罪奴搏斗厮杀,以娱贵人。

带他来的人说,若想活着,不被其他人杀死,只能选择杀了别人。他为了苟全性命,终日都在杀戮之中度过。若不是他从小待在军营之中,亦有上阵杀敌的经验,他早已心智崩溃。

有一天,他如往常一般在厮杀搏斗中落得满身伤痕,独自一人于漫天风雪之中,双膝跪地,手捧白雪清洗脸上的血污。

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他认出他是在北燕为质的南梁皇子梁荃,在此之前,二人从未有过交集。

那天,他说了一句改变他往后余生的话:

你恨这里吗,我可以帮你毁灭它……

燕云的话意味不明,可兰茝却懂了,她唇角微颤,在这霁日光风之下透着一丝苍白,而后出声轻笑道:“燕兄倒是重情重义之人。”

北燕皇室于燕云有灭门之仇,南梁朝廷有梁荃未尽的野心,他二人之间,所谋为何,再清楚不过。

此时,梁荃正坐于北栅街的茶楼上,冷眼旁观几位朝中新贵游街而过,锣鼓震天,百姓相随,好不热闹。

他看了几眼正与燕云言笑晏晏的兰茝,又收回了目光。

“今夜琼林之宴,一切可准备就绪?”他举起手中的杯盏,饮了一口清茶,询问身边的胥荀。

胥荀手抚长须,成竹在胸道:“殿下放心,既然有人替我们开了这秋水之局,若不顺势而为,岂非拂了他人美意。”

梁荃闻言,冷声轻哼,“按照三司那群老匹夫的性子,只怕今夜过后,这文武恩科的状元要被推到这风口浪尖上了。”

“既一心妄图跳入这漩涡,就当有面对疾风暴雨的觉悟才是。”胥骛的双眼暗含杀机。

政治的斗争从来都是从朝中新贵开始牺牲,能在这官场游刃有余的,那个不是见惯了腥风血雨……

新贵游街之后,兰茝回到帐中,换下了这大红蟒袍。

此时天色尚早,众人训练未归,营帐内很是安静。她一边拿出了在放榜之日购买的《琅琊诗集》读了起来,一边静静等待琼林夜宴的到来……

精彩点评

一本有趣的书,燕云,梁荃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燕燕于飞远送于南》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燕云,梁荃)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一只摸鱼儿)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燕云,梁荃)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