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大唐锦衣行》少年锦衣卫 第二十章 让许某来教你 大唐锦衣行cj

《大唐锦衣行》少年锦衣卫 第二十章 让许某来教你 大唐锦衣行cj

时间:2020-06-28 11:45:19来源:阅文集团

《大唐锦衣行》都市锦衣行 作者是走开小纸人的小说 大唐锦衣行完整版 连载

大唐锦衣行

类型:仙侠作者:走开小纸人状态:连载中

走开小纸人火爆作品《大唐锦衣行》由走开小纸人笔下的仙侠风格的网文,主要人物郎中,赵姑娘,情节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阅。小说剧情回顾:“咱们家又不是没钱,你生的也不是平平无奇,你怎么就……”“好好好,不谈这事了,你先过来让大夫好好瞧瞧,越是这时候,越不能大意。”“你还记得一年前你也是活蹦乱跳,跳了一个多月,突然就跳不动了,夏天还没过

《大唐锦衣行》 免费试读

“咱们家又不是没钱,你生的也不是平平无奇,你怎么就……”

“好好好,不谈这事了,你先过来让大夫好好瞧瞧,越是这时候,越不能大意。”

“你还记得一年前你也是活蹦乱跳,跳了一个多月,突然就跳不动了,夏天还没过去,每天躺床上盖三床被子还嫌冷……这些年,倒是苦了小青那孩子。”

许折耸耸肩:“行吧,就让那位大夫看看吧。”

“待会要对人家尊敬一点,人家不仅会医术,还是个修仙者嘞。”

许折:“哦,是吗?那还真是有趣呢了。”

他母亲姓张,只在幼时念过两年书,识些常见字,娘家是邻县的寻常人家。她父母因病亡故,家中钱财也因治病消耗近空,后来遇见他父亲,相处两年,顺理成章地嫁了过来,育有四子。

许折其实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二哥与姐姐以“平安长生”为名,却早夭,所以他父亲逆其道而行之给他起了“许折”这个名,带着一种文人似竹、宁为玉碎的意蕴,表字是他老师替他拟的,未遵从先冠而后拟字的习俗。

当然,他与这里大多数人一样,有个小名,只是有些羞耻,不提也罢。

当年他借先生恩泽,活下来,仙资被毁,拖着病躯慢慢长大,他父亲却迷上了长生不老药的传说,甩手而去,将整个家的重担直接丢给了他的哥哥。

也就是从那时,他哥开始脱发,直至变成了光头。

他父亲很明确地告诉许折,若一心科举,二十三中举人,二十八中进士,若外出游历,二十二自立家与业,不然,就得回家继承家产,与他哥一同打理家业。

许折摸着自己及腰的长发,坚定地摇了摇头。

......

“眉间有煞,瞳中有小鬼。”

郎中着深色衣裳,整齐却还是能看出有些脏,体貌形态尚可,坐在梨花黄木椅子上,手边有茶,未碰,看着刚推开门的许折讲道。

许折目视之,谦谦问道:“小鬼何解?”

心底却是起了疑惑,他母亲的确给他从西成县那边请了一个据说很有名的医生,但似乎和眼前这位形象有些差距,反正在他的记忆力,上辈子没见过长得像电视剧里刘罗锅的郎中,只是相貌,不是腰背。

郎中又虚着眼,隔着一丈余盯着许折的眼睛看了一会,神态自若地捧起手边的茶,小抿一口,说:“你有黑眼圈了。”

“过来,让老夫替你号一号脉。”

许折闻言走过去,找了个长凳坐在他一侧,一板一眼地卷起袖子,伸出手来。

“大夫,你看我儿子如何了?”

“我这还没号呢,许夫人莫急。”

郎中取出一根极细的软针,软针呈银色,搭在了许折的右手腕上,软针一接触到许折的皮肤便急剧抖动起来,不仅如此,它还相对地膨胀起来,硬度也相应提高。

一直等到此银针平衡不动,郎中才不疾不徐地捻须介绍道:“此针名为雀不飞,只要麻雀往我这针上一站,它就飞不起来了。”

见多识广的许折一脸萌蔽,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过会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此针有什么用?”

“没用啊。”

郎中镇定地收起了雀不飞针,然后伸出三根手指搭在许折手腕脉搏处,开始替他号脉。

桌上杯中的茶水渐渐凉下来,上好的茶叶根根倒立悬浮着,像一幅杂而不乱的立体画。

许折感受着腕处始终均匀的压力,神色逐渐冰冷。

郎中眉头紧锁,一声轻叹后收回了手,起身走到神色忧虑的许折母亲身边,连连摇头。

“大夫,怎……怎么了……”

郎中不无惋惜地说道:“哎,令郎看似平复如旧,实则内里亏空,且眉间有阴煞之气,怕是……”

“大夫,那……”

郎中从药篓里取出一个黑瓶子,“里面装着超级还丹,只卖……”

许折理好袖口,走过来,道:“娘,我忽然记起我随身带着药被闲音拿去玩了,你帮我看一看,别被她误吃了,这边我再让大夫仔细瞧瞧。”

待他母亲走后,许折坐回了方才的位置,静静看着这郎中。

“来,让老夫再替你针灸一回,不敢说包治抱病,起码能延长你四五年的寿命。”此人说着就要打开锦盒,准备取一套银针。

锦盒还未打开,一双秀气的手便抓住了他的手腕,郎中心中一惊,急忙侧首,方欲责问,却听见眼前少年冷冷的声音:

“让许某来教教你,该如何切脉。

……

……

许折母亲回来时一进门,郎中就满脸严肃地迎上去,道:“之前是老朽误诊了,我方才又给令郎仔仔细细看了一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令郎眉间有蛟龙影,瞳中绘山河图,单看面相,就是一个集天地钟灵敏秀于一身的天骄,再观内里,气血旺盛,筋肉扎实,没有任何内伤……”

许折端坐一侧,直到她走过来拉着他的手左右查看,他才讲道:“虽有出入,但总的来说,是真的。”

他母亲盯着他:“你有没有骗我,跟我说实话。”

许折拿起桌上的茶叶罐,将里面的茶叶全部倾倒在桌子上,站起身,手一挥,茶叶卷成一阵风,再落下时,在地上排成了三个大字。

他母亲低头看着茶叶拼成的三个字,沉默了好久。

许折咳嗽一声,走过去站到那“许”字上,眉飞色舞地讲:“娘,我这一手是不是很厉害?”

他母亲神色似有些感伤,过了一会才道:“你知道这一罐茶叶多少钱吗?”

许折:“多少……”

“够你娶一个姑娘回家的了。”

“好了,娘,我还有事,有空再说这事。”

“你给我回来,我刚才去找小音,碰见一个带着他女儿,我就上去替你……”

许折加快了步伐,那郎中背着药篓急匆匆地跟着许折,脸上挂着苦涩的笑。

许母笑笑,眼角的皱纹都笑出了无奈,“其实那赵姑娘人长得不错……”

许折脚步蓦然而止,回过头,问:“哪个赵姑娘?”

“赵微寒。”

许折摇头,又加快了步伐:“娘,姻缘一事,你不要烦心了。”

精彩点评

当年走开小纸人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走开小纸人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大唐锦衣行》是走开小纸人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郎中,赵姑娘)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