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寒夏回忆录》格尔夏回忆录 第二十三章帮我找出他是谁(八) 寒夏回忆录出柜

《寒夏回忆录》格尔夏回忆录 第二十三章帮我找出他是谁(八) 寒夏回忆录出柜

时间:2020-06-27 19:02:25来源:阅文集团

《寒夏回忆录》格尔夏回忆录 玻璃 寒夏回忆录圣水 连载

寒夏回忆录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易姲状态:连载中

畅销新书《寒夏回忆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易姲,主要人物任夏,齐寒,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第二天任夏拿着昨天晚上的炒饭盘下楼。“不是叫你洗洗再睡?”任夏一脸茫然,“我洗了啊,还用一只手洗了头,就差洗个澡了。”齐寒看着她手里的餐盘,任夏内心喊了句混蛋。“你说的这个?”任夏举起手里的盘子见到齐

《寒夏回忆录》 免费试读

第二天任夏拿着昨天晚上的炒饭盘下楼。

“不是叫你洗洗再睡?”

任夏一脸茫然,“我洗了啊,还用一只手洗了头,就差洗个澡了。”

齐寒看着她手里的餐盘,任夏内心喊了句混蛋。

“你说的这个?”任夏举起手里的盘子见到齐寒点了点头。

“你…也算是够懒的,既然昨天没洗,那现在洗吧,洗完过来吃早饭。”

齐寒尽管有些无奈但表现的还是很大度。

大度?大度个鬼啊!

任夏心里不知有什么东西呼啸而过,看着齐寒的样子简直想把盘子扔他头上。

“难道不洗我就不能吃早饭了?”

齐寒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吃完洗也可以。”

唔唔,齐寒是个大变态吧

任夏无力抵抗着,“我还是个伤患呢。”

“谁不是呢?”齐寒抬起左手给她看这个肿着的手腕,“考虑到你是女人,这几天饭我都请了阿姨准备,你洗自己的碗就好,手好了以后厨房还是你负责。”

“齐寒。”

“嗯?”

“你就是个混蛋。”

“我是。”

“你家这么大,为什么不请个保姆!”

“都是成年人,为什么要保姆。”

“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不是混蛋你是魔鬼。”

“哦。”

“哦个头啊,你会不会说其他的。”

……

任夏感觉人格受到了侮辱,硬是不要去洗盘子,就坐在一边看齐寒吃早饭,齐寒吃的慢条斯理的,是个讲究人,可任夏看了觉得他在故意气她,这时候她的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叫了两声。

齐寒抬头毫无感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虽然冷酷可是帅的惨绝人寰。

因为他刚刚那一眼让任夏把所有节操都吞到了肚子里,她嘴角往下一拉,委屈巴巴的看着齐寒,“寒寒,我可是你救命恩人来的,你不能这么对我。”

齐寒不为所动。

任夏再接再厉,“小齐齐,你忘了之前还说过要追我的话了吗,你就这么追我吗?”

齐寒抬头,拿过任夏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后低下头接着吃他的饭。

任夏不死心,伸手去抢齐寒拿过去的牛奶,凭什么他不让她吃她就不能吃了,她就要吃这顿早饭,而且还不要刷碗!

齐寒在她把牛奶抢走之前将她连人带牛奶按到了桌子上。

任夏仰起头生无可恋的看着齐寒,“齐寒,齐叔叔,你就让我喝一口吧,我不喝就要饿死了。”

齐寒沉默着不撒手,在任夏要彻底放弃之前他开口了,“这杯我喝过了。”

任夏一听立马说,“没事没事,我不嫌弃。”

齐寒说,“不成。”

然后他拿过牛奶,在任夏的注目下一口喝完了一整杯,任夏的心碎的稀里哗啦的。

齐寒拿着杯子和任夏面前盘子去了厨房,然后任夏听到厨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她跑过去看,齐寒把她用过的盘子刷了还给她倒了一杯牛奶。

齐寒见到她让她过去,把牛奶递给了她,任夏碎的稀烂的心又奇迹般地粘好了。

京都调查局,现在又叫791总部,791是新成立的修行者部队代号。

任夏反射弧有些长,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突然之间出现的修行者,神秘的791部门,这些每天都在刺激着大众神经的事就发生在她身边,甚至她自己就置身于这个部队总部。

赵梦安昨天刚办完侄女丧礼,今天却没迟到缺席,九点准时进了调查局大门打卡。

“早上好,任夏。”

赵梦安将拿纸袋包的食物放到任夏面前,“你吃了吗,在我楼下买的早餐,没吃的话可以吃点,味道还可以。”

任夏打开看了眼,里面包了小笼包和一盒牛奶,她又想起来早上的事,原本冷漠无情的齐寒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良心发现伺候着她吃了早饭,还把她吃完早饭的碗也给刷了。

任夏琢磨了一早上都没想清楚他到底怎么转性的。

“谢谢赵队,我吃过了。”任夏心情有点舒畅。

赵梦安不知是不是看着侄女入土为安后心里想开了,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似乎又变回李易安记忆中那个少年,他有些感慨的说,“小夏,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任夏点点头。

赵梦安说,“易安从小就只跟我亲近,她虽然看起来调皮任性可性子很直,没有坏心眼,对她认定的人都是毫无保留的好。”

任夏忙不迭点头,赵梦安看着觉得挺好笑,“你点什么头,你又没见过她。”

“我见过了。”

赵梦安恍然,“对,按你说的确实是见过的。”

“我以前是不信神鬼能力这些的,可现在整个世界都变了,由不得我不信,所以你说自己见到易安我信你。”赵梦安坚定的看着任夏,“你愿意把这件事告诉我,我知道你也是个好人,小安子会找到你一定也是看出来这点,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一起找出那个杀害她的凶手,对不对?”

任夏迷迷糊糊点头说,“对。”

赵梦安那边已经发自内心的笑了,“我果然没看错你,走,我现在就去跟齐局说把你调到我手下。”

任夏还糊涂就已经被人拉着进到齐寒办公室了,她看到齐寒又想起自己刚答应赵梦安的事,她很后悔。

齐寒和许言两个人不知道在里面说些什么,门窗关的死死的,任夏他们进去的时候两人都有些不自然。

赵梦安开门见山的说,“齐局,我想把小夏调到我手下来。”

齐寒一口回绝了他,“不行。”

赵梦安没想到齐寒会是这个态度,从前他想要什么齐寒几乎都不会拒绝的。

“为什么?”

任夏觉得齐寒接下来的话是言简意赅的看不起自己,“你负责的内容她不合适,而且她只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她做不来。”

赵梦安说,“不是新人就一定不能做,说起来我也只是个刚工作一年的新人,齐局你不照样信我,任夏拥有的能力可以让调查少走很多弯路,甚至能直接帮我们找到凶手,齐局为何不愿意让她试试?”

齐寒看了一眼任夏,“你有什么能力?”

任夏躲到赵梦安身后,结巴着说,“我,我,没,没能力。”

赵梦安说,“任夏你别这么说,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看到死去后的人啊。”

赵梦安为任夏据理力争,说他相信任夏的能力,奈何齐寒就是不松口,认为任夏做不来这份工作,他盯着任夏,“新人报到工作做的怎么样了,大门没人看来人了怎么办。”

任夏很委屈,她是被赵梦安拉着过来的,到了之后一句话都没说,他凶什么凶啊!

“小叔我们走!”

听到任夏的话,齐寒的刀子眼在她身上剜了又剜。

任夏马上就虚了,“赵队,我们走吧,就算不能调到你手下我也会帮你一起找出凶手。”

赵梦安看齐寒一脸不能理解,仿佛眼前这个人是个人渣大混蛋,就差没说出你变了三个字。

许言敏感的发觉气氛不对,“赵队,齐寒说的有道理,我是任夏的主治医师,她现在脑部神经尚未完全恢复,不适宜做太多用脑工作。”

赵梦安明显一愣,不明白任夏脑子怎么了。

许言此时又接着说,“虽然夏夏是齐寒未婚妻,但他绝不是因私废公的人,若是夏夏此时身体是健康的他肯定不会阻止你们查案。”

齐寒冷冷的哼了一声。

赵梦安看看齐寒又看看任夏,“原来她就是…”

赵梦安上前两步,“齐局对不住,我这两天忙坏了,没注意到任夏是那个人。”

任夏拉回赵梦安,“小叔你别理他们,我早都好了,你看我像有病的样子吗?”

赵梦安听了任夏的话心里又开始纠结,按理说他是不该强迫齐局救命恩人,现在更是女朋友的任夏帮自己查案,可易安的案子刚出现点眉目他又不愿意轻易放弃。

许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李梦安他们跟前,“夏夏你也别逞强,赵队的事我们能帮自然要帮,不然让你去协助调查,平时还是留在局里,真有什么非你不可的时候你再出面也行,你们看这办法可不可行?”

齐寒已经又开始生不知名的闷气,而且就差在脑门上写“我很生气”几个字了,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是一律驳回。

这么一直闹大家脸上都有点挂不住,齐寒冷笑连连,赵梦安不惧强权甚至说要辞职调走。

任夏倒是经过你来我往的交流察觉出了点什么,她偷偷跟赵梦安说,“赵队你别急,你先去忙,我跟齐寒说,你放心我肯定会说服他的。”

赵梦安面红耳赤,他一向好说话,但只有在李易安的事上他绝不会退让,他看着任夏坚定的眼神,决定暂时相信她,如果她实在不能说服齐寒那他少不得给他来个阳奉阴违。

许言早都受不住他们夹在他们三个的炮火之中了,此时见机跟着赵梦安麻溜的跑了。

任夏把两人送出去关好门,齐寒还坐在他的软椅上,但是任夏感觉她已经听到椅子支撑不住的讨饶声,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大气性。

任夏试探性的开口叫了他一声,“齐寒,齐叔叔?”

椅子不挣扎了,哗啦一声去见了上帝,齐寒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寒夏回忆录》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易姲)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