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猫儿仙》猫儿木瓜 第28章 唯有自佑 猫儿仙GC

《猫儿仙》猫儿木瓜 第28章 唯有自佑 猫儿仙GC

时间:2020-06-27 11:09:34来源:阅文集团

《猫儿仙》猫儿巷 精彩阅读 猫儿仙穿越文 连载

猫儿仙

类型:仙侠奇缘作者:零一个零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猫儿仙》是零一个零墨下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网络创作,光环人物何夕,余欢,精彩内容:昔容看过云柔的尸体之后,就一直坐在廊前发呆,一语不发。何夕奇怪:“师父,你还好吧?”难道师父和余欢认识么?否则他怎么一直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哦,对了,那个江月染用的印,师父说是什么伏妖印,莫非这

《猫儿仙》 免费试读

昔容看过云柔的尸体之后,就一直坐在廊前发呆,一语不发。

何夕奇怪:“师父,你还好吧?”

难道师父和余欢认识么?否则他怎么一直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对了,那个江月染用的印,师父说是什么伏妖印,莫非这余欢也是妖?否则江月染怎么会用伏妖印对付她呢。

“师父,余欢也是妖吗?”

昔容回过神来,垂眸打量着一脸好奇的小徒弟,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看出些什么了?”总不能白白的探查一翻,什么结果都没有吧?

昔容又摇头:“什么都没有。你还不去练功?这些日子因为那个云柔,功夫都荒废了,我看你是不想修仙了,若是当真不想就直说,我好早日换个徒弟,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四条腿的猫多得是。”

“……”师父,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我跟你讲!

昔容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有些事他不想说,谁逼他也没用。

何夕不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左右余欢已经死了和她也没什么关系,等安葬了云柔,她也该离开这里了。

先去泡半个时辰的灵泉,然后回房好好的睡了一觉。

云柔需要在家停放三天,何夕身为一只黑猫,其实挺不讨人喜欢的,尤其是家里有死人的时候,就更加不讨人喜欢了。

被嫌弃的何夕,这两天一直待在净土练习幻音步,竹林中满是那清脆的铃铛声,混合着风声竟有些说不出的和谐动听。

昔容坐在竹林里把打磨好的竹子组装起来,不多时,一个竹制鸟笼便出现在他手中。

不得不说,他的手艺着实的好,那一根根的竹子,薄厚均匀,宽度适中,打磨的极是光滑,上面连一根毛刺都没有,托在手里,像是一个完美的工艺品。

何夕有点好奇,但是并没有理会他,她的心情不太好,这两天一直情绪低落。

师徒两个各怀心事,自是谁也不去打扰谁。

等何夕再出来的时候,云柔已经下葬了。

她一溜烟的跑到墓地。

人都走完了,只剩下苏遗一人,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笔直的站在坟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云柔的墓碑。

墓碑上写的是云柔的名字,云柔二字一笔一划,端端正正的,不见一点锋芒,但那刻下去的力道却极重,较其余的字要更深一些,这就像是云柔那个人一般,一眼看去不过是个没甚心机的小姑娘,内里却是个极有思想的人。

她一开始就和苏遗绑定到了一起,却也终因他而死,说是幸运,实则可悲。

若她能像这世间的女子一般为苏遗的外表所迷惑,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那她也许就不用死了,可她偏偏和众人不同,她想要的从始至终只是自己的一片天地。

何夕想靠近又有点犹豫,迟疑了半晌,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许久,苏遗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壶酒:“这是小师叔前些日子给我的灵酒,喝着不错,你也尝尝吧。”

一壶灵酒倒在坟前,酒香散开,甚是醉人。

“来世,就别再遇见我了,做一个自由自在的自己吧。”

何夕原是怨他有些无情的,今日看到他这般表现,才明白也许他并非自己看到的那般无情,只是有些话说出来也没甚意义罢了,所以他就懒得说,但是懒得说,终究是会叫人误会的。

只是,对于苏遗这种人来说,旁人的误会好像与他也没甚干系,他并不是会纠结于旁人看法的人。

苏遗收起东西往回走,这才看到了何夕,眉头皱了皱,好像对于她这种“偷窥”行为很不满。

经过她身旁,苏遗停下脚步:“我们要回师门了,有缘再见。”

“喵。”还是不要见的好,玄天门好像不是什么好地方,跟他们沾上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何夕站在云柔的墓前,有些唏嘘感叹,前些日子还是活生生的人,这么快就已经入土为安,人的生命脆弱的就是一张纸。

虽然何夕早已对云柔的死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看到云柔那冷冰冰的墓碑的时候,胸口还是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闷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本不是喜欢伤情之人,但是这一刻却恍惚想起了自己的前世。

爸妈常说,天佑善人,因果不虚,然而事实上呢,妈妈死了,爸爸没了,她救了一只猫却被车撞死了,他们做了一辈子好人,也没见到什么好报,反倒是那些恶人,还好生生的活着,活的恣意而痛快。

她见过太多人情冷暖,见过那些由善变恶的嘴脸,是有多么的快速,云柔给了她温暖,她希望云柔可以有个好报,然而……终究是她太幼稚了。

明明经历过那么多事,居然还相信人性本善,居然还相信天佑善人,简直是蠢。

“你怎么了?”感觉到小徒弟内心的变化,昔容适时的发声。

何夕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再也不信什么天佑善人了。”

昔容淡淡一笑,用那凉薄的嗓音道:“不信最好,吾辈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还企盼着上天庇佑岂非可笑?”

“嗯。”何夕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垂眸看了看自己的小爪子,天不佑我,唯有自佑。

“师父,说起修行……”这事是不是该提上议程了,你还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哦,我有个礼物给你,你进来。”

礼物?何夕碧绿的眸子立刻放了光,跟了他这么久,终于想起来要把入门礼包给她了?

她早就该想到,她的师父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何夕兴冲冲的回了竹林,傻眼的看着面前的东西,深觉自己太单纯了:“师父,这就是礼物?”

“不错,我亲手做的,喜欢吗?”昔容笑吟吟的问。

“呵呵!”别问何夕为何笑的如此无奈。

她不喜欢!

她一只猫要什么鸟笼子啊!

前两天她还好奇呢,他忽然做什么鸟笼子,想不到这居然是给她的礼物,给她个鸟笼子干嘛,让她养鸟吗?

何夕明智而镇定的问:“师父,你又想作什么妖?”

精彩点评

以仙侠奇缘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猫儿仙》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零一个零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零一个零的设定中,男主角(何夕,余欢)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何夕,余欢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零一个零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