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王府晚膳(一) 祸水难求kuso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王府晚膳(一) 祸水难求kuso

时间:2020-06-27 07:41:00来源:阅文集团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419 祸水难求419 连载

祸水难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鲤白泽状态:连载中

独家创作《祸水难求》是鲤白泽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新篇,本小说的光环人物阮倾歌,阮静娇,精彩内容:看到江白逃也似的走开了,阮倾歌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嘲笑道,“我难道这么吓人吗?”她随手将剑鞘放在一旁武器架上,出声唤起灵雨。灵雨早已和彩铃插诨打科完了,一个人又在那发呆,听到阮倾歌的呼唤,赶忙提着篮

《祸水难求》 免费试读

看到江白逃也似的走开了,阮倾歌有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嘲笑道,“我难道这么吓人吗?”

她随手将剑鞘放在一旁武器架上,出声唤起灵雨。

灵雨早已和彩铃插诨打科完了,一个人又在那发呆,听到阮倾歌的呼唤,赶忙提着篮子走过来。

她看到阮倾歌气喘吁吁,发丝凌乱的模样,心疼地说道,“郡主,可是累了,喝点茶吧。”

阮倾歌练武半天,早就渴的不行,这时便几口就将壶中的茶水都喝尽了。

她拿着湿帕擦了擦脸上的汗,问灵雨,“你之前和彩铃在那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灵雨闻言嘿嘿笑了一下,看到阮倾歌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便回道,“彩铃过来送茶点,顺便和我聊起了金陵今日的热闹。”

“哦?”阮倾歌将帕子放下,说道,“是南宁国使者今日入城了吧。”

“郡主神机妙算,果然什么事都逃不开你的眼睛。”灵雨圆溜溜的眼睛露出夸张的惊讶神色,满是敬佩地说道。

“别在这给我拍马屁,”阮倾歌敲了敲灵雨的脑门,“好好说话。”

灵雨便乖乖答道,“彩铃也没有机会出府去看热闹,她是听出府采买的白露说的,白露说那个南宁国使者长得可好看了。”

“说是长得跟个仙人似的,那容貌那气质都不像凡间之人,让人看着都忍不住屏住呼吸,怕惊扰了他。”

她转了转眼珠,圆脸上带着讨好的神色,说道,“但我说,再怎么好看也不能有我们郡主好看。”

“你又来了。”阮倾歌作势再敲灵雨的脑门,灵雨笑嘻嘻的躲开了。

阮倾歌瞪了一眼有些嬉皮笑脸的灵雨,觉得自从自己重生之后,灵雨这个丫头的性子比前世要活泼了不少。

阮倾歌净了手,捏了一块糕点送入嘴中,说道,“南宁国的温子然的确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她回想起前世宴会上那俊逸出尘的白衣公子,当时的自己也被他的容光所慑,未曾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倾世容貌之人。

“郡主也觉着那温公子很好看?”听到阮倾歌这么说,灵雨这时便相信了之前彩铃所说的话,眼睛也亮了起来。

“你一天天的就知道拍我马屁,”阮倾歌没好气地说,“可千万别在外人面前说什么你家郡主比温子然还要好看,别人若是听到了肯定会暗地里笑你井底之蛙,笑我脸皮厚。”

灵雨吐了吐舌头“哦”了一声,但还是有些不服气地说,“反正我就是觉得郡主好看,而且会越来越好看。”

阮倾歌看到灵雨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失笑道,“瞧瞧你,这有什么好比的,而且人家还是一名男子。”

“好啦,我们回倾城殿吧,出了一身汗,我要赶紧回去沐浴。”

今日又是陪祖母懿德夫人用膳的日子,刚巧汾阳王阮鹰扬也在府里,便也过来桑止殿,陪着自己母亲一起用晚膳,全府一大家子人都坐到了一起。

懿德夫人最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了,脸上的笑容都没停下来过,一直乐呵呵的合不拢嘴。

看到才三岁大的阮静娇被生母崔氏抱着喂饭,懿德夫人慈爱地说道,“崔氏,把娇儿抱过来给我瞧瞧,这有十几日没见着她了。”

崔氏样貌年轻,一派南方女子的温娴柔美,她此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让一旁奶娘把阮静娇给懿德夫人抱过去,口中道,“娇儿这几日就天天念着您呢。”

她转过头对着阮静娇说道,“娇儿,快喊祖母。”

阮静娇穿着粉色小裙,神态天真,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便脆生生地喊了一声祖母。

懿德夫人笑眯眯地应着,伸手将阮静娇接到怀里,问道,“想祖母了吗?”

阮静娇歪了歪脑袋,想了一会儿便答道,“想。”

“为什么还要想半天才回答啊?”懿德夫人逗她。

阮静娇这时便奶声奶气地说,“娇儿之前没见着祖母的时候就想,但是现在见着了就不想了。”

懿德夫人哈哈笑了两声,抱紧了阮静娇道,“乖孩子,那祖母来给你喂饭好不好呀?”

阮静娇认真地点了点头,懿德夫人又笑了起来。

崔氏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看到懿德夫人抱着阮静娇,而汾阳王坐在旁边也露着笑容。陈氏瞥了一眼自己女儿,看到阮静娴在那大口大口地吃着菜,便暗地里伸手捏了捏她的腰。

“哎呀!”阮静娴呼了声痛,但还不忘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才转头看向陈氏,“姨娘你干嘛捏我。”

陈氏不由瞪了她一眼,低声道,“你怎么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去和你祖母还有父王说说话啊。”

阮静娴圆圆的脸上尽是讶异的神色,说道,“这么多好吃的,不吃多可惜啊。和父王祖母说话又不能饱肚子,姨娘你等我吃饱了再说。”

陈氏艳丽的脸庞上满是无奈,看着阮静娴肉乎乎的小脸,抱怨道,“我怎么能生出你这么一个…”

最后一个词儿她没说出口,只是叹了口气,妥协道,“我的小祖宗,那你吃饱了就赶紧去你祖母和父王面前晃一晃。”

阮静娴也不知听没听到,随意“嗯”了一声,继续夹着菜。

陈氏又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儿子阮齐铭。

阮齐铭已经十八岁年纪,早已自己分院居住,平日里也不常与自己的生母和妹妹见面。

长桌两面分别是坐了女眷和男子,所以阮齐铭坐在了陈氏的对面不远。

见到陈氏看向自己,他不知何意,但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朝她点了点头。

看到已经成年,身材颀长气质清隽的儿子,想到他在宗族私塾里学业不错,总得夫子夸赞,陈氏心中顿时安定了下来,也不再纠结让女儿去争宠的事情,回给了阮齐铭一个温柔欣慰的笑容。

长桌桌首坐着的便是懿德夫人和汾阳王,其次便是汾阳王世子夫妇和阮倾歌。

汾阳王看了一眼在自己母亲怀中乖乖吃饭的阮静娇,一向严肃的国字脸上也带着一些笑意。

他不知道想到什么,看向阮倾歌。

精彩点评

鲤白泽的《祸水难求》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