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令主之争(二) 祸水难求全文阅读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令主之争(二) 祸水难求全文阅读

时间:2020-06-27 07:32:58来源:阅文集团

《祸水难求》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419 祸水难求419 连载

祸水难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鲤白泽状态:连载中

《祸水难求》为鲤白泽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孟燕婉看着丰神俊朗,气质温雅的凌承玉就站在自己面前,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鼓,秀丽的脸庞上浮出红晕。凌承玉目光从含情脉脉的孟燕婉身上扫过,落到了一旁阮倾歌身上,问道,“飞花令已经结束了吧,令主可是这位小姐

《祸水难求》 免费试读

孟燕婉看着丰神俊朗,气质温雅的凌承玉就站在自己面前,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鼓,秀丽的脸庞上浮出红晕。

凌承玉目光从含情脉脉的孟燕婉身上扫过,落到了一旁阮倾歌身上,问道,“飞花令已经结束了吧,令主可是这位小姐?”

孟燕婉笑容一滞,随即马上恢复过来,微笑地看了一眼阮倾歌道,“殿下明智,正是云安郡主拿下了令主。”

“云安郡主?”凌承玉先前便听到了有人称阮倾歌为郡主,这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不由眼眸微动,深深地看了阮倾歌一眼,“可是汾阳王最为宠爱的阮家七小姐?”

阮倾歌看到凌承玉朝自己看来,神色不变,点了点头道,“倾歌见过七皇子殿下。”

凌承玉看着阮倾歌,嘴角带着微笑正欲开口,一旁青衣公子却突然探身过来,插话道,“云安郡主果真好文采,长风方才都看呆了,佩服佩服。”

只见那名青衣公子脸上带着殷勤的笑容,像一只顽皮小狗在那摇着尾巴讨好一般,但又不惹人讨厌,阮倾歌眼中不由露出笑意道,“这位公子过誉了。”

青衣公子看到阮倾歌脸上露出的一丝笑容,眼睛发亮道,“我姓穆,字长风,说起来和你还有些渊源,我家老头子便是…”

看到穆长风似乎要喋喋不休地说下去,而凌承玉的表情有些冷淡了下来,一旁的孟志林微微咳了咳,打断穆长风的话说道,“穆六公子,我们不如先做正事要紧。”

“唔?什么正事?”穆长风一愣。

孟志林的方脸不禁有些黑,但还是说道,“既然这边已经选出了令主,那便让两边令主来比试一下吧。”

说罢,他便对着阮倾歌道,“云安郡主,七皇子殿下便是我们这边的令主,不知你是否愿意与之比试一番?”

阮倾歌闻言看了凌承玉一眼,发现他一言不发,眼眸深深地看着自己,心中有些恍然,便知今日孟府之邀是何人授意了。

她心中有些奇怪,自己与凌承玉的相遇,与上一世相比,似乎提前了许多日子。

但此时也不容她多想,看到众人目光皆聚于自己身上,她点头道,“那倾歌便不自量力了。”

一旁的孟燕婉看到凌承玉的目光一直放在阮倾歌身上,不由暗地里咬紧牙齿,心中嫉恨。

孟志林这时便道,“既是比试,我们还是要想出个彩头才行。”

他还没说完,青衣公子穆长风又插话道,“这个有趣,我看彩头不如就弄成一千两白银吧。”

孟志林只觉胸口一堵,一时声音忍不住大了起来,“用银两作为彩头不免太过俗气了。”

“那便弄个几十两黄金也可,只是没白银那般便宜好用罢了。”穆长风兴致颇丰地继续提议道。

其他人不禁低声笑了起来,本来很是认真的氛围被穆长风这样一搅和,弄的七零八散的。

孟志林黑着脸,似乎想呵斥穆长风,但最终还是憋了回去。

他不再理会穆长风,看了一眼凌承玉,继续说道,“我看不如这样,殿下和郡主都各自拿出自己较为珍爱的物品作为彩头,如何?”

阮倾歌蹙起眉头,正欲开口提出异议,凌承玉却已开口道,“孟公子的提议甚好,我这边有一块玉质上佳的腰佩,乃是我母妃赠予于我,便作为此次的彩头吧。”

听到凌承玉这么说,众人便看向阮倾歌,大多都有些察觉七皇子殿下对阮倾歌很有好感。

阮倾歌心中腻歪,这时便出言道,“这腰佩是夕妃娘娘赠予殿下的,十分珍贵,殿下不如换个彩头吧。”

说到这里,她转眸看向穆长风,朝他一笑道,“说起来,我倒觉得穆公子的提议不错。”

穆长风有些受宠若惊地朝她嘿嘿一笑,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便被孟志林打断了。

孟志林沉声说道,“郡主过虑了,既然殿下把腰佩拿出来作为彩头,想必是经过慎重思量的。”

他顿了顿又说道,“现如今时辰不早了,郡主不如尽快拿出自己的彩头,我们便能早点开始飞花令之比。”

阮倾歌闻言眉头微皱,也不欲再与孟志林争执。

她淡淡看了凌承玉一眼,便道,“我有一套潭柘紫石的文房四宝,便作为此次的彩头吧。”

潭柘紫石产量稀少,墨宝均呈褐色和金色,十分受文人追捧喜爱,阮倾歌竟毫不心疼地便拿出一套作为彩头,凌承玉见状也不禁微微挑眉。

看到彩头已经定好,孟志林心中微舒一口气。

看到一旁的穆长风似乎又要出声,他赶忙说道,“既是令主之争,又逢赏菊之宴,两位便各自吟出含有菊字的诗句,多者为胜,可否?”

看到两人均颔首,孟志林便道,“那请两位开始吧。”

凌承玉这时便对阮倾歌一笑,温声说道,“云安郡主先来吧。”

阮倾歌也不客气,直接吟道,“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

凌承玉脸带温和笑意,手执银白折扇,轻轻敲着手心道,“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故乡篱下菊,今日几花开。”

“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

“马穿山径菊初黄,信马悠悠野兴长。”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凌承玉温润清朗的声音吟起这句诗,如同情人带着情思在耳边诉说一般,弄得旁边不少小姐们都双脸泛红,眼露桃花。

而吟起这句诗的当事人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阮倾歌,十分专注的模样。

他眸中带着温柔情意,似是有一汪温泉要将阮倾歌紧紧包裹住,嘴角微微含笑,眼眶深邃地看着阮倾歌。

看到凌承玉在众人面前毫不掩饰地对阮倾歌表达好感,孟燕婉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她双目微红地看向阮倾歌,心中满是嫉恨厌恶。

而在场的其余众人,看着席间这对公子佳人在此间从容对诗,倒觉得两人才华横溢,风姿出众,十分相配。

看到凌承玉就如前世一般无二,在那装模作样地对着自己演戏,阮倾歌不像寻常少女那样感到脸红心跳,而只觉心中作呕。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古代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阮倾歌,凌承玉)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鲤白泽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祸水难求》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鲤白泽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