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换酒令》吃酒令 第25章 多了一个 换酒令父子文

《换酒令》吃酒令 第25章 多了一个 换酒令父子文

时间:2020-05-23 08:03:47来源:阅文集团

《换酒令》酒令官 冰山攻 换酒令忠犬攻 连载

换酒令

类型:武侠作者:晴茶旧事状态:连载中

经典创作《换酒令》是晴茶旧事新出的一本武侠类新篇,情节中的主要人物是顾承风,徐大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行云流水,极力点赞。精彩片段预览:从清晨走到了晌午,这一行人,已经到了南郊深处。可是他们不管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半分昨夜的影子。这里,早已是沧海桑田,满目疮痍。无论如何,一个群峰耸立的山林,一夜之间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原,总是让人根本就

《换酒令》 免费试读

从清晨走到了晌午,这一行人,已经到了南郊深处。

可是他们不管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半分昨夜的影子。

这里,早已是沧海桑田,满目疮痍。

无论如何,一个群峰耸立的山林,一夜之间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原,总是让人根本就找不出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的。

现在,他们所迈出的每一步,都是新的。

这里像是一个从来没有人踏足过的地方,凭空生出来的地方。

他们,就是这片土地上,崭新的,第一个造访者。

顾承风凭着足下的记忆,走在最前面。

他尽力回忆着昨夜走过的路,每一分步距,迈动步子的次数,在他们脚底下还是有数的,他在试着重新走一遍昨夜迷迷糊糊走的那条路。

顾承风的身后,是那十余个曾在客栈出现过的身影,也是徐家兄弟带来的人。

而走在最后的,是徐大智、徐若愚和笑三分。

他们三人并排着走在最后,相隔都不算太远,也不太近。

他们只是,谁都不肯在自己的身后留人。

一个人的背后是最薄弱的地方,也是最难防备别人偷袭的地方。

喜欢在背后暗算别人的人,通常也都很警惕怕被别人在背后暗算。

因为这些人,不管是身边还是身后,都不会有可以信任的人的。

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

朋友之间可以相互信任,彼此托命,可是伙伴却不行。

他们三人就是如此,只能称作是伙伴,却不能称作是朋友。

兜兜转转了好几圈,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半分与昨夜有任何关系的蛛丝马迹,好像真的已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从未见过的地方。

这种感觉,就像是前脚刚刚踏入了南郊的范围,后脚就被告知已经站在了南诏的土地上。

整个人一刹那来到了千里之外,这又怎么可能呢?

这里没有秃山,也没有峰林,有的只是平整龟裂的土地和枯黄的杂草。

地上一条条长而稀松的裂纹蔓延在各处,看得出来,是昨夜山塌时地裂又合上的痕迹。

“你们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徐大智走在后面四处张望着,率先开了口。

笑三分轻蔑地冷哼了一声,“这明明就是哪里都不对劲吧。”

但凡一个正常的人看到一夜之间变得截然不同的景象,都不会觉得这里有一点儿对劲的地方。

“我不是这个意思。”徐大智皱起眉来,这些人都没有听懂他想说的是什么,继续问着,“昨夜总共死了多少人?”

“六百八十三个。”

没等别人开口,徐若愚已经接下了话。

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没怎么说过话,可是他心细如针,仔细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件事情。

他觉得,做人,就应该多听、多看、少说。

他牢记着这一点,所以,该记得该留意的东西,他一样都没有错过。

笑三分好像懂得了他的意思,“那些尸体呢?”

“对。”徐大智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带着些微惊惧的疑虑,“只是一夜的工夫,自从昨夜山塌,就再没人涉足此地,就算有人来过,谁又会闲到去把这六百多具尸体搬运出去?”

顾承风听到他们的谈话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他们,“也许,不是人搬的。”

“不是人,难不成是鬼?”

“对。”

他说这话时,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他只是突然想到,那个夺了赤髓的白衣女人,还有那女子消失前的话。

徐大智听到这话,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又赔上笑脸,“顾大侠莫要说笑了,只……只有人心生鬼,哪来的鬼魅祸人。”

这话,耳熟。

是林筠儿最初对他们说的,现在,反倒成了他们的话。

这话他不说则已,说出来,却让顾承风胸中的怒火更燃三分。

顾承风听罢他的话,却看向了笑三分,对着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觉得,一个馒头,是两个人分好呢,还是四个人分好呢?”

笑三分的脸上依旧挂着三分笑意,他的笑,是因为他之前全都猜对了,顾承风就算是想杀了徐家兄弟,也不会杀他的。

只不过现在,他还不想让徐家兄弟死。

毕竟,敌人的敌人,还是朋友。

“那得看,这馒头是两个人就能找得到,还是四个人才能找得到。”

听到这话的徐大智松了一口气,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和对面的两个人兵戎相见。

尤其,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

顾承风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们,他深知,他们现在越是表现得众志成城,到最后则越是一盘散沙。

不用他出手,他们也会像饿犬夺食一般,自己人斗得你死我活。

一群人各怀心思又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却发现不知不觉下,自己已身处在一片白雾之中。

林子还是先前的那个林子,枯木荒草,万灵不生,只是在周围多了一层雾气。

昨夜林子里的雾气,可是从那场雨之后,就再没见到过的。

现在,大白天的,这里又重新蒸腾起了雾气。

雾很浓,浓得像是一瓢羊奶从天上泼下,黏稠得化不开,遮住了人的视线。

仿佛伸出一只手去,来回挥上两下,就能像撕开一团棉花一样。

并且,这棉花韧性很好,根本就撕不动。

很快地,所有人都被埋在了雾里,什么都再看不见。

他们每个人,本来彼此之间的距离就离得不太近,也是出于安全着想。

只不过现在,相互都看不见了,就更加的不安全了。

之前,还只是担心,身后不会被人偷袭就好。

如今,要担心的,却是四面八方。

一个人能感觉到的危险,绝不是另一个人满目狰狞地站在你的面前。

而是,你根本看不见他在哪里。

你能看见的,只有空空荡荡的迷雾和荒野。

这种未知的,一切都在不可预料下的危险,才能真正地称作是危险。

因为有可能,当一把剑刺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才知道,刚刚有人刺向了你。

“咯咯……”

雾里面响起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是个女人的笑声。

她笑得很甜美,很勾人,很悦耳,甚至可以说,这是世上最动人最好听的声音。

可是,少女甜美的笑声,却让这里的男人们都不寒而栗。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女人。

徐家兄弟两人,虽然不信任别人,却还是信任彼此的。

因为他们两个,已经把彼此的后背都交给了对方。

他们背靠着背站着,攥紧了手中的兵器,看起来,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弱点。

雾好像是散去了一点,没有刚才那浓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样子了,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所有人大致的方位。

顾承风还是站在最前方,一个人。

四无书生站在最后,一个人。

徐家兄弟远离了些人群,两个人背对背站着。

这里,并没有多出来一个女人。

“咯咯……”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武侠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换酒令》,会想起顾承风,徐大智,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