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无渡当归》甘肃当归图片 第六章 夜蝉引梦(下) 无渡当归全文免费

《无渡当归》甘肃当归图片 第六章 夜蝉引梦(下) 无渡当归全文免费

时间:2020-05-22 16:27:42来源:阅文集团

《无渡当归》当归汤的作用 完整免费阅读 无渡当归君臣文 连载

无渡当归

类型:婚恋作者:殳锦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无渡当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殳锦,主要人物谢汶,余媛,是一本婚恋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余媛很快就麻利的收拾好了东西,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要做顿丰盛的晚餐,一边从随身的斜挎包里拿出一个圆形小瓶子倒出一些药,仰头就咽下肚去。心脏还是不好,为了女儿也要好好的啊……余媛吃过药以后坐在椅子上缓了缓,

《无渡当归》 免费试读

余媛很快就麻利的收拾好了东西,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要做顿丰盛的晚餐,一边从随身的斜挎包里拿出一个圆形小瓶子倒出一些药,仰头就咽下肚去。

心脏还是不好,为了女儿也要好好的啊……

余媛吃过药以后坐在椅子上缓了缓,一边呼唤着女儿一边走出卧室,发现女儿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余媛心里有些惋惜不能和女儿一起去买菜,同时又不由得觉得这才是家的模样,两个人也好。

又想起过去的糟心日子,余媛反复念着,两个人也好,平淡又温馨,不期待就不会失望。

忽然周身升起凉意,余媛奇怪的看了一眼空调,并没有开。

来不及细想其他,余媛赶紧进卧室取来一床桃红色的绒毯盖在女儿身上。

正在这时,心脏骤然缩紧,余媛一下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心脏,喘不上气,耳鸣,脑子里嗡嗡一片,眼前景象也开始发黑。

这是…谢汶六岁那年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余媛脱力的靠着沙发,不敢呼吸,浑身紧绷着如同身处炼狱。

后悔吗?

后悔吗?

后悔吗?

余媛脑海里反复浮现这样的问句,仿佛催命一般催促她回答,可是她现在意识已经快要散去,满脑子都是要为了女儿努力活下去的信念。

恍惚中一个红色的人形光晕出现在脑海里,他说,要想你女儿不死,那就,你来抵命,怎么样?

余媛一愣,这才察觉自己此刻正站在一个黑暗无边的地方,没有痛苦,也看不见希望,这黑暗之中,那个红色的人形光晕是唯一的光源。

“我怎么能相信你?”

相不相信我随你。

人形光晕没有说话的动作,余媛却听见了他的声音,喑哑、苦涩、虚弱。

总之,我想要一个人的命太简单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

余媛想哭,却发现在这里力气仿佛都随着黑暗化作虚无,她只是被禁锢着站立,面对这个魔鬼。

我为什么不这样?

那光晕的光芒暗了暗,声音更加干涩了。

啰嗦,那就这样好了,只要你靠近你女儿,你女儿的生命就会加倍衰退,只要你们分开,就不会发生任何事,怎么样?

怎么样三个字还在余媛耳边回响,她猛然回神,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是坐在沙发边上的。

谢汶正窝在沙发上睡觉,不知梦见了什么,小小眉头紧紧皱着。

她发现,整个屋子都仿佛褪了色,只留下浓重的灰色,连先前窗外灿烂的阳光都没有照进来,周身温度更低了一些。

余媛心尖发颤,手脚冰凉,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上天对她要坏至如此。

后悔吗?

很想说不后悔,可是如果说了后悔,是不是自己就能和女儿好好的了?

不可能的。

是那个魔鬼的声音,此时他心情十分愉悦,声音难听至此他也很有心情的哼着小调。

你如果说后悔,你可以回到你嫁给那个负心汉以前,你将从头再来,将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当然,如此,她将不复存在。

一切重来……余媛看着谢汶,她想着,我后悔的是嫁给那个人,但我不后悔生下我的女儿。

父母离世,哥嫂现在对自己是唯恐避之不及,姐姐身体也不好,自己没理由去打扰她…

余媛一下一下抚摸着谢汶的鬓发和脸颊,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砸在绒毯上。

我不能给你什么,你还没有长大,还没有好好生活过,我不能耽误你。

余媛给女儿留了张纸条,眼睛看不出生气,仿佛一潭死水,背好斜挎包转身出门前又回头看了看谢汶,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门彻底合上的一刹那,房间里原本弥漫的仿佛雾气一般的灰色随着余媛的离去消散,小小屋子亮堂起来。

同时亮堂起来的,还有谢汶的梦境。

这梦境里有很多人,大家都忙着赶自己的路,挤过来挤过去也是常有的事。

谢汶觉得这里像车站,她有些慌,突然手被人牵起来,手心感受到的是熟悉的温度。

“妈妈!”谢汶开心的抱住来人,‘余媛’浅笑着点点头:“来,妈妈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嗯!”谢汶心情一下子好起来,跟着‘余媛’往人群的另一边走去,“哇!妈妈你看,那边有孙悟空勒!还有海绵宝宝!”

‘余媛’却没听见一样,拉着谢汶越走越快。

原本拥挤的人群散去,阳光之中,谢汶看见了邓桐羽和陶琥。

‘余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谢汶慌张的原地转了一圈,四处都没有发现余媛的身影,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整个世界忽然都开始消散,消散之后就是一片白。

陶琥看着慌张的谢汶,忍不住走过去抱了抱她,揉着她的头发说道:“你好啊,又见面了。”

谢汶抗拒的摇了摇头不让陶琥碰自己的头,警惕的后退两步,一副你要是敢动我我就要你好看的表情,开口说话却破了功,带着泪意和颤音,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我妈妈呢?你是谁?你们……”说到最后还带了一声哽咽。

“你们,把我妈妈弄到哪里去了?”

“切。”陶琥刚想说话,一直没开口的邓桐羽发出了声音,但随后又觉得不妥,可是声音已经发了出去,于是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把头扭向了一边。

“我想解释,你,可以听一下吗?”

陶琥声音放得很轻,和初见时的不同在于,这一会子他的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和不知所起的歉意。

谢汶涨红了脸,眼泪已经大颗大颗滴了下来,又听见了那些嘈杂的声音。

这次与以往不同,这次的声音极具攻击性一般,谢汶捂着耳朵大叫出声。

邓桐羽和陶琥有些惊异的看着谢汶,看着暗红色的血从她的手指缝里渗出来。

“梦…汶汶!”

“喂!”

谢汶倒在地上,梦境开始崩塌,陶琥转头对着邓桐羽大喊:“你别慌!你一慌,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邓桐羽瞪大眼睛后退一步,嘴巴微张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陶琥咬紧牙关,背上渗出冷汗,心里暗骂了一句“蠢货”,抱起谢汶对着邓桐羽说:“想个可以出去的门!快想!!”

“去哪儿啊!!”邓桐羽握紧拳头,在梦境坍塌的一片轰隆声里突然冷静下来,“算了随便去个地方吧!”

很快,陶琥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打开着的…学校大门。

陶琥没时间吐槽,抱着谢汶就跑了进去。

邓桐羽也有些无奈,本来想来个高大上一点的,鬼知道反映这么快就出来了…

虽然说陶琥让自己想门的时候脑子里第一时间确实是闪过了学校大门。

邓桐羽前脚跑进学校大门,后脚梦境就彻底沦陷,连同那个学校大门一起掉入虚空。

过去以后就进入了另一个梦境。

静谧祥和,低瓦房和大片的农田。

“这里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邓桐羽红着脸,但表情明显放松很多,随后脚步也轻快起来,“这里空气很好,环境也很好。小孩子可以下河捉泥鳅,可以上山逮野兔,到了夏季,还可以捉那种肥大的蝉烤来吃~很香的!”

陶琥默不作声的跟在邓桐羽身后,偶尔会低头看看谢汶的状态,除了耳边的红褐色,其他都还好,但这是表象。

对于一个心智尚不成熟的梦魂使来说,梦中梦是很危险的情况。

只能但愿她没有做梦了。

沿着那条坑坑洼洼的泥巴小路,尽头出现一座青瓦白墙的屋子。

其实在谢汶到之前,陶琥已经和邓桐羽说了大概,一开始邓桐羽还不信,现在由不得他不信了。

“现在怎么办?”

走向那屋子的时候,邓桐羽问陶琥。

“…我先醒过来,去喊醒她。”

陶琥又低头看了看谢汶,刻意忽略掉自己心脏倏忽收紧停跳了一拍,表情淡然的瞥了一眼邓桐羽。

“你在这里陪着她,她现实里醒了梦境中的她就会消失,你是梦境的主导者,她退出梦境以后,你要想醒过来就很容易了。”

“哦哦。”

邓桐羽点点头,推开屋子的门,陶琥径直走进了里屋,把谢汶放在了床上,邓桐羽把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上,陶琥掖了掖被角。

看着谢汶熟睡的脸,陶琥始终在回避的问题终于被他内心的声音忍不住提到了明面上。

“我说,你该不会是恋童癖吧混蛋,你喜欢梦魂使大人?”

“呵呵……我只是,在怀疑自己。我能不能保护她。”

陶琥几乎想也没想就迅速做了回答。

“只是立契而已,又不是死契。她死了对你不会有影响的吧。”

那声音满不在乎。

“……”陶琥一愣,莫名有些不爽,但还是在心里回应了那个声音,“嗯。”

邓桐羽十分心大的对陶琥说了再见,而后还十分爷们儿的拍了拍自己胸脯和陶琥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梦魂使。

“谢汶。”

陶琥看着谢汶,依依不舍的看了好久,声音也柔和下来,终于有了点儿和谢汶初次见面时的感觉。

“她的名字,谢汶。暂时不要告诉她相关的事吧,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邓桐羽迷迷糊糊的点点头,虽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因为先前那一会儿的生死时刻,对陶琥倒是有了出奇的信任。

随后陶琥消失在邓桐羽面前,窗外鸟语花香,还有溪水潺潺。

邓桐羽站在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颇为自恋的说:“还真是一个好梦。”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婚恋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谢汶,余媛)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殳锦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无渡当归》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殳锦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变,选择与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