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六朝平妖录》六朝清羽记 第九十章 脱身之计 六朝平妖录猎奇

《六朝平妖录》六朝清羽记 第九十章 脱身之计 六朝平妖录猎奇

时间:2020-05-22 16:05:54来源:阅文集团

《六朝平妖录》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紧缚 六朝平妖录GAY吧 连载

六朝平妖录

类型:婚恋作者:花粉落英与雪状态:连载中

独家作品《六朝平妖录》是花粉落英与雪笔下的一本婚恋风格的新书,传奇人物葛水,丁克,精彩内容:葛水是半夜被冻醒的。已是秋末冬初时节,茅山地势高耸,本就比平原上气温要低。而这幽明峰的太阴宫深藏地底,自然又比别处更加的阴寒。可惜葛水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他衣着单薄,此时躺在这坚硬冰冷的岩洞里

《六朝平妖录》 免费试读

葛水是半夜被冻醒的。

已是秋末冬初时节,茅山地势高耸,本就比平原上气温要低。而这幽明峰的太阴宫深藏地底,自然又比别处更加的阴寒。

可惜葛水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他衣着单薄,此时躺在这坚硬冰冷的岩洞里,只觉一阵阵刺骨的冰冷。

地上只有一些干枯的茅草,连个被絮都没有,葛水把自己蜷成一团,想让自己暖和点,他心想睡着就好了,就不会觉得这么难捱了。可是这地面又冷又硬,一旦醒来,哪里还睡得着。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一些滴滴答答的水滴声,在空旷的洞窟里显得格外分明。洞窟里还有一股很大的霉味和着其他各种难以分辨的奇怪味道,难闻的要死。葛水索性也不睡觉了,便裹紧衣服站了起来。

石洞里十分黑暗,这应该是这幽明峰“魔窟”(葛水对这一切恨之入骨,自己把这太阴宫取名为魔窟)的一个侧洞,入睡前,葛水已经百无聊赖的把周边的环境探究了十几遍。

这个洞窟大概只有数丈见方,是在一个天然的洞穴里再加上人工开凿形成的,只有一个出口,连着一个狭长的石廊,通向紫炼真人人骨宝座所在的大洞厅。葛水昨天就是从那被带进来的,长廊两边还有许多小石洞,都用厚重的铁门关闭着,也不知里面是些什么。

葛水所在的洞窟出口也是一道大铁门,关的密密实实的,门上只有一个小小的方形探视小口,昨天把葛水抓上山的丁克甲和丁克乙便守在门口。

这幽明峰的首席黄冠林正岚特意叮嘱过这两个庆忌族人,要是把葛水给放跑了,他们两个的脑袋也别想要了。所以这两个庆忌丝毫不敢大意,从不敢离开铁门一步,葛水看到他们晚上也是和衣睡在门口。

洞窟里则是空荡荡的,葛水仔细看过了四周,只有一些黑乎乎的坛子,摆在墙角下,除此外倒是什么也没有。

葛水记得那个紫炼真人还把这里叫做尸鬼窟,哪来什么尸鬼了,明明连根白骨都没有,还没有那紫炼真人的人骨宝座吓人呢。

葛水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他枯坐在这里无聊透顶,也没什么事干,刚想打坐练练功,可是刚一坐下就又后悔了。

“我干嘛还要练功,***,增加了仙灵,到时候也都要被那个老魔头吸食掉,还不是便宜了他。”葛水愤愤的想着,便又站了起来。

还是要想办法从这逃出去才行啊。

葛水一边想着,一边借着洞窟里的一缕微光,悄悄的踱到铁门口,从探视孔往外望去。

只见那两个庆忌软趴趴的瘫在地上,显然已经睡着了,他们两人的手脚颀长无比,此时摞在地上也是交叠在一起,那个肥大一点的丁克甲还打着猪一样的鼾,高亢的鼾声在空荡荡的石廊里大得吓人。这两个废物,也是倒霉,自己竟然被他们抓住了。

葛水看着两人不禁想笑,可他又马上将自己的嘴巴捂住了。

可不能把这两个笨蛋吵醒了。

葛水刚想再搜寻一下有没有别的出口,可是这洞窟又不大,四面都是厚实的石壁,坚不可摧,连地板都是石头,此时又没有什么遁地兽,又哪能逃出去呢。

葛水苦苦思索着,可是依旧一筹莫展。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

这洞窟深藏地底,石壁上又没有点什么油灯,按道理应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才对,自己居然还能朦朦胧胧看清四周的环境,这是哪来的一缕微光呢?

葛水忙欣喜的朝头顶寻去。

果然,这洞窟顶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大石块,如同犬牙交错在一起。葛水细细寻去,很快便在一处石缝处找到了光线的,原来是一个一两尺宽的小缝隙,正在洞顶,估计是留作通气的天窗用的。

此时应该正是午夜,有一缕月光刚好从那洞罅里射了下来,在这幽暗的洞窟里显得分外分明。

那罅缝边缘还垂着几根藤蔓,应该是从地面上伸下来的。

葛水心内不禁大喜,要是能从这里爬出去,不就能逃出生天了吗。

他不禁高兴得手舞足蹈,忙把洞窟里的几块石头摞了过来,跃跃欲试的向那洞口爬去。

可是那洞顶实在过高,葛水又只有十来岁,身量不足,掂着脚跳了几次也没能够着洞口的边缘,似乎还差着好几尺远呢。

这可怎么办呢?葛水不想就这么放弃,忙又四处找寻起来,看还有没什么能够垫脚的东西。

可是这洞窟里实在太空旷了,连个床和桌子啥的都没有,真是急死人了。

忽然,葛水的余光闪过墙角的那些黑黢黢的大坛子,这倒是个垫脚的好物件。

葛水忙喜出望外的跑了过去,把一个大坛子放倒骨碌碌的滚到了洞窟中间的石缝处,借着那缕月光,他看到那坛子似乎十分特别,比以前家里面腌菜的坛子大了许多,表面还镂刻着这许多奇奇怪怪的纹路。

用手一抹,竟然露出了里面洁白的底色来。原来这坛子并不是黑色的,而是白瓷坛,只是放的太久了落满了灰尘,才显得黑乎乎的。

葛水注意到这坛子的口子封得特别死,一点缝隙都没有,封口处还贴着一张黄纸,仔细一看才发现上面画着符文。

这里面难道还被那魔头关着什么东西吗?

葛水伸出手,想揭开符文,打开坛子看看。可他刚碰到那符文,手却被突然电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弹了开来。

“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这里面还不知被关着什么东西呢,万一真是个恶鬼什么的,那可就糟糕了。”葛水忐忑的一想,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不过,管他恶鬼恶魔,该利用还是得利用的。

葛洪忙吭哧吭哧的把洞里的一二十个坛子全搬了过来,一层层摆在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整齐的摞了个金字塔形状,足足有四层高,虽然坛子不太够用,离那罅缝还是差了一点,但终于快够到洞顶了。

加上自己的身高,使点劲,应该差不多了吧。葛水心想道。

忙完这一切,葛水累得气喘吁吁的,头上冒出一层细汗,自然也不觉得冷了。

他得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忙手脚并用的攀爬起来。

葛水手忙脚乱的爬到最上一层的一个坛子上。果然,离洞顶只有一两米远了,他忙掂着脚站起来,伸手一够,离那垂下来的藤蔓只差一点点了。

他使劲垫高脚尖,伸长手指,可不管怎么样,那藤蔓总是离指尖还差一点。

没办法了,葛水只得不管三七二十一,脚下小心翼翼的使劲一跳,想要去抓住那根藤蔓。

可惜的是,由于葛水不敢太使劲,怕把坛子蹬倒,故而跳的也不高,那藤蔓就是和葛水的指尖相擦而过。差那么一点点。

葛水并不气馁,忙又爬上去试了几次。

终于,在葛水的不断尝试下,葛水终于抓住了头顶的一根藤蔓。

葛水心内一阵窃喜。终于成了!真是天助我也。

可葛水还没高兴多久,只听得一阵哐啷之声,由于太用力,那最顶上的一个坛子被葛水蹬得失去了平衡,咯咯吱吱的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砰的一声摔了下来!

精彩点评

算是婚恋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葛水,丁克)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花粉落英与雪)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