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六朝平妖录》蜀山平妖录在线播放 第三十五章 两怪相争 六朝平妖录T吧

《六朝平妖录》蜀山平妖录在线播放 第三十五章 两怪相争 六朝平妖录T吧

时间:2020-05-22 16:26:30来源:阅文集团

《六朝平妖录》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紧缚 六朝平妖录GAY吧 连载

六朝平妖录

类型:婚恋作者:花粉落英与雪状态:连载中

这回本编辑分享给各位书虫们花粉落英与雪原创新篇《六朝平妖录》,主要人物是葛洪,葛水,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情节试读 看来葛水两真的遇到大麻烦了,也不知他们这是被什么怪物盯上了!葛洪来不及多想,忙惊慌失措的沿着那些圆洞向前跑去。可是,葛洪发现,那圆洞隔一段路便消失一段,似乎这怪物还能腾空飞跃!葛洪心中有不祥的预感。果

《六朝平妖录》 免费试读

看来葛水两真的遇到大麻烦了,也不知他们这是被什么怪物盯上了!

葛洪来不及多想,忙惊慌失措的沿着那些圆洞向前跑去。

可是,葛洪发现,那圆洞隔一段路便消失一段,似乎这怪物还能腾空飞跃!

葛洪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果然,在一片密林里穿行半天后,在一处小悬崖边,那些圆洞消失不见了。

近处只看到一小片树林子被烧焦的痕迹。也不见葛水等人留下的任何踪迹。

到底哪去了?

葛洪正在疑惑间,却只听得前方树林里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扑棱之声,以及若有若无的愤怒嘶气声。

葛洪能感到地面微震,显然是什么身形巨大的活物弄出的响动。

原来这怪物还在这!也不知道葛水两还活没活着……

葛洪心头一酸,悔恨得直想掉泪。

可现在他仍不想放弃希望,便咬牙忙朝那声响传来处跑去。

远远地,葛洪只见似乎有两只野兽在林子里撕咬在一起,只是似乎身形都非常巨大,因而弄出的动静不小。

葛洪忙跑近一看,只见一方是一只浑身火红的豺狼,长着长长的獠牙,颈背上的毛发竖立,看上去很是凶悍,显然不是普通的豺狼。

而和他恶斗的另一方,却缠成一团,仿佛一只金色的圆球一般,看不清全貌,只见到许多细长的尖脚伸在外面。

这两只怪物正缠斗在一起,也没有理会葛洪这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看来追击葛水那之怪物,应该就是这长有许多的尖脚的“圆球”了。

葛洪仔细一看,却不见葛水两的踪迹,心内焦急万分。

难道葛水两已经被这两只怪物吞下肚了吗,葛洪不敢多想,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而林子里,那两只怪物却激斗正酣。

只见那“圆球”怪似乎要比豺狼怪大上许多,而且身披硬甲,不知怎么回事此时却是受攻击的一方,只见它浑身不住地震颤着,似乎受了重伤,很是虚弱,只能被动防卫。

而那豺狼怪却是斗志正高,不断地试探挑衅着,时不时的上前扑咬一口,那“圆球”怪刚想还击,豺狼怪立马又飞快的跳开。

不多时功夫,那圆球怪的动作越来越无力,身上被那豺狼怪咬出的伤口也与越来越多,流出许多黄色的液体,连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圆球怪只能凭着满身坚硬的铠甲不断的防卫后退着,却全无还手之力。

显然胜负已经明了了。

果然,不一会儿,那豺狼怪抄到一个破绽,一口叼住了那“圆球”的脑袋,那圆球怪一吃痛这才松开身子剧烈的扭动着。

只见它的身子瞬间拉长,原来那些金灿灿的长脚,竟全是连在他的肚子上,现在一吃痛,如同机械一般抖动着。

葛洪这才看清,这竟是一条数丈长的大蜈蚣!

那蜈蚣虽然反抗剧烈,但毕竟已是强弩之末,只见它喷出一口黑色的烟雾,就一动不动了,显然已被咬死。

那豺狼被那黑色烟雾喷了一脸,貌似也不好受,呛声连连,不住地晃着脑袋,看来那烟雾是有毒的。

可那豺狼怪毕竟还没有倒下,只见它用嘴死咬着那蜈蚣怪巨大的身躯,竟从它胸部剖出一颗闪着奇异光泽的丹珠,一口吞了下去,神情似乎很是满足。

取得珠子后,那豺狼怪似乎目的达到了,也不再理会那蜈蚣的尸体,晃了晃脑袋,径直想要离开。

只是他被那毒雾一喷,身子摇摇晃晃,似乎已失去准心。

葛洪瞅准机会,摸着身上的柴刀便冲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怪物肯定和葛水有关,葛水两踪迹全无,说不定已经被他们吃下肚了,他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两个畜生。

葛洪眼含热泪,冲到那豺狼怪跟前,以迅雷之势,举起柴刀拼尽全力朝他脑袋一劈。

那豺狼怪此时被蜈蚣怪的毒雾所伤,神志不清,一时无防,结结实实被葛洪劈在了脑袋上。

葛洪练长春功已有多日,臂力非同小可,在山外的话,估计已是绝世高手级别。

可那豺狼怪头骨实在坚硬骇人,他这奋力一劈竟没能对它造成致命的伤害。

葛洪只觉如同劈在石头上一般,震得双臂发麻。

那豺狼怪被这一劈,似乎反而清醒了不少,它见到竟然有人敢袭击自己,而且似乎是个身量未足的小孩,很是气恼。朝天嚎叫一声,飞快的朝葛洪扑了过来。

葛洪忙举起柴刀迎挡。

这一次,葛洪的柴刀虽然砍开了那豺狼的嘴角,可是柴刀却被那怪兽一口咬住夺走了,葛洪也被它的爪子压在身下。

那豺狼把头一甩,将柴刀甩到一旁,俯下身子就想来撕咬葛洪。

可它毕竟已被蜈蚣毒气所伤,似乎很是难受,不住地晃着脑袋。

葛洪看到它头脸糜烂,眼睛里也淌出了鲜红的血滴,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凶残的本性。

那豺狼俯下身子,葛洪感觉到它血盆大嘴里烫人的气息。

爹、娘,我没能保护好弟弟,只能和他死在一起了。

葛洪闭上眼睛,滑下几颗泪滴,心情竟有一种异样的宁静。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将要成为这豺狼的腹中之餐时,却只听得耳边风声一响。

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冲了过来。

紧接着,他觉得那豺狼似乎被什么提到了空中,压在自己身上的爪子也松开了。

他忙睁开眼,只见眼前是一个褴褛的人影,披着满头白发,一身破布,两只枯瘦的手爪正抓住那豺狼怪的两颚。

也看不清是男是女。

这不是在悬崖顶上的那个“怪人”吗!

葛洪还危机反应过来,只见那怪人“啊!”的一声嘶吼,双手一扯,竟丝毫不费力的将那巨大的豺狼怪一分两半,鲜血四溅。

那刚被豺狼怪吞下的内丹,也掉落在地,光泽鲜艳。

那白发怪人做完这一切,也不搭理葛洪,径直走到一边。

葛洪虽满腹狐疑,也顾不得许多,他一心还在葛水两的生死身上,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他凑近那豺狼怪被撕裂的肚子一看,却没有见到有人残骸的痕迹。

他忙又捡起柴刀,忍着难闻的腥臭,愤怒的劈开那蜈蚣怪的肚子,可是里面照例空空如也,并没有葛水和乐正绫的丝毫迹象。

太好了,葛水两并没被它们吃掉。

葛洪心头一松,立时跌坐在地。

可是他们去哪了呢?

葛洪这才望向那个头发蓬乱、一脸伤疤的怪人。

那人却指了指地上。

葛洪只见到那蜈蚣怪色泽明艳的内丹。

难道是叫我捡起来吗?

葛洪捡起那鲜艳的内丹,握在手上竟有温热之感。

他刚想给那怪人递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悄无声息的朝林子深处走了。

“等等,你在这山里,有见过我的弟弟吗?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孩!”葛洪忙朝他他的背影大喊一声。

可那人并不答言,只回头看了看葛洪,又朝前走去,似乎在示意他跟上。

难道他这是在给我带路吗?

葛洪疑惑的想道。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六朝平妖录》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花粉落英与雪)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