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妻为大都督》从大都督开始 第五十五章 白衣“女鬼” 妻为大都督强攻

《妻为大都督》从大都督开始 第五十五章 白衣“女鬼” 妻为大都督强攻

时间:2020-03-27 13:44:38来源:阅文集团

《妻为大都督》穿越入赘将军府 by蜀中布衣 妻为大都督女王 连载

妻为大都督

类型:历史作者:蜀中布衣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妻为大都督》是蜀中布衣新写的一本历史类网络创作,情节中的主要角色是崔文卿,朱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行云流水,推荐阅读。精彩内容试看:“这这这……当真是活见鬼了。”崔文卿愣怔半响,猛然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待到再次睁眼瞧向房顶,却是空荡荡一片,哪里还有什么白色人影。长吁了一口气,崔文卿止不住嘲笑自己道:“看吧,说了是庸人自扰,你还不相

《妻为大都督》 免费试读

“这这这……当真是活见鬼了。”

崔文卿愣怔半响,猛然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待到再次睁眼瞧向房顶,却是空荡荡一片,哪里还有什么白色人影。

长吁了一口气,崔文卿止不住嘲笑自己道:“看吧,说了是庸人自扰,你还不相信。”说罢摇了摇头,举步欲走。

谁料刚走得没几步,崔文卿突觉后脖生凉,正欲回头,突见一道长长的影子在月光的照耀下出现在了自己影子的旁边,头发飞舞,体型曼妙,看起来竟是一个女子。

陡然之间,崔文卿头皮发麻,呼吸都快要停滞了,还未待他回过神来,又觉后背一紧,竟是被人抓住后背,整个人临空倒飞,直向旁边的小巷而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崔文卿都来不及挣扎。

他的心如沉浸在三九寒冰之中,莫大的恐惧犹如潮水般席卷了整个心灵,刚想要大声呼救,不意嘴巴却被一团柔软冰冷之物用力堵住,高亢的救命声也变作了“呜呜呜”的低鸣,消失在了喉头。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

就在这时候,耳畔忽地传来一句好听却又带着几分寒意的女声,女子身上特有的体香味弥漫了崔文卿的鼻端,直是沁人心脾。

是个女的!难道是女鬼?

崔文卿暗自好奇,心内的惶恐略减,却见女鬼已是将他挟持进入暗巷当中,行得足足十来丈,方才一把将他扔在了地上。

这一跤摔得崔文卿是七晕八素,屁股生疼,他依靠着墙根大口喘息平复着乱跳不已的心脏,抬眼望去,整个人瞬间就愣怔住了。

月上中天,银辉挥洒而下,面前正站着一个高挑纤细的白衣女子。

她大概二八年华,三千发丝挽成一个流云鬓,两道秀眉如远山不画而翠,目若月映秋水寒光点点,秀挺鼻梁下朱唇似樱,容颜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美艳不可方物。

只可惜白衣女子眉关深锁,眸子散发出不寒而栗的冷光,白净如雪的脸庞没有一丝笑意,整张脸看上去如数九寒冬一样。

见到此女就这么冷冷的盯着自己,崔文卿倒是渐渐冷静了下来,他试探询问道:“你……是鬼?”

闻言,白衣女子眉头皱得更深了,目光中掠过几分不易察觉的犹豫,纤手微微一动,带起了一阵轻轻的金铁震音。

崔文卿这才看清楚白衣女子手上正握住一把尚未出鞘的长剑,金铁震音正是锋利剑锋划出剑鞘的声音。

“她想要杀我?”

崔文卿立即明白了女子的用意,霎那间就觉得后背冰凉一片,整个人犹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中一样寒冷刺骨,呼吸也是忍不住急促起来。

白衣女子的犹豫只维持了短短一瞬,眼眸中摄人寒光已是褪去,她收起长剑,朱唇轻启吐出了一个清晰而又冷然的字符:“滚!”

崔文卿明白此女并非什么鬼怪,心内的恐惧立即就消退了泰半,站起身来怒视着眼前这位白衣女子,夷然无惧的怒声道:“小爷我偏不走,你能怎么地!”

白衣女子一愣,暗自惊奇此人性格竟如斯刚烈,忍受不了半分折辱,心念闪烁间,她冷冷言道:“给你生路你却不要,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言罢手腕一抖,剑鞘中的长剑呛啷出鞘,熠熠寒光晃人眼球。

“怎么?难道还想杀人不成?”崔文卿冷笑不止,强自镇定的言道,“在下虽然半点武功也不会,但却不会任由姑娘你如屠猪狗那样将我杀害,匹夫一怒,也可以愤然反抗让你血溅五步,脏了你这身白衣。”

白衣女子瞪了瞪美目,露出一个惊讶之色,正在斟酌间忽地神色一变,轻声开口道:“他们追来了,你跟我走,切记不要发出声音。”

言罢,也不待崔文卿同意,又是上前抓住他背心的衣物,提着他如同一只美丽的天鹅般跃上围墙,莲足轻轻一点,竟是踏空而行。

崔文卿只觉坐飞机般时上时下,时高时低,眼前的景物也倒飞颠倒,让人一阵头晕目眩。

不用问,此女与折昭一样,亦是武功非常高深之人,故而才有这样的本事在围墙房舍间飞檐走壁。

就这么行得有倾,崔文卿却听见白衣女子呼吸声越来越是急促,原本身上的芳香体味也渐渐消散,化作了一片血腥之气。

终于,白衣女子再也坚持不住了,猛然落下将崔文卿放在地上,自己则盘坐于地运功调息。

见到她闭目盘坐,双手接印,崔文卿大感好奇。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运功疗伤?

瞧见女子紧紧闭着美目半响没有作声,崔文卿也不心急,就这么站在旁边默默等待。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白衣女子方才睁开了美目,望着他淡淡言道:“怎么?为何没有乘机逃走?”

崔文卿也不害怕,平静作答道:“阁下偷偷摸摸似乎见不得光,而在下却光明正大坦坦荡荡,为何要乘机逃走?即便要走,也应该是你。”

白衣女子长剑一拄地面站起,拍了拍裙裾上的尘土,冷然言道:“休说废话!现在外面还非常不安全,你可知道附近有什么隐蔽之处,我们去躲上一阵。”

“姑娘,我觉得跟在你身边才是非常的不安全,你觉得对么?”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好自为之吧。”说完之后,白衣女子也不多言,就这么长身一跃,影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崔文卿愣怔了足足有少顷,这才摇头笑叹道:“真是一个怪女人。”

说完之后,继续举步回府,只可惜手中没有了灯笼照明,四周漆黑一片极难辨明道路。

正在崔文卿无比郁闷的时候,突然前面不远处一阵灯光闪烁,竟有一个打更人恰好经过,轻捷的脚步声在宁静的黑夜中听起来无比清晰。

见状,崔文卿大喜,正欲上前之际,突见两个黑色人影从天而降,恰好落在了那更夫的身前。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妻为大都督》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蜀中布衣)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