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妻为大都督》妻为大都督 起点 第九十四章 让折昭哑口无言的问题 妻为大都督小顶

《妻为大都督》妻为大都督 起点 第九十四章 让折昭哑口无言的问题 妻为大都督小顶

时间:2020-03-27 13:34:02来源:阅文集团

《妻为大都督》穿越入赘将军府 by蜀中布衣 妻为大都督女王 连载

妻为大都督

类型:历史作者:蜀中布衣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妻为大都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蜀中布衣,传奇人物折昭,崔文卿,是一本历史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河东路经略使与振武军大都督等同,也是从三品,负责河东路军政事务,算是显赫官职了。而且因河东路接壤西夏、辽国等强敌的缘故,河东路经略使更是十八路经略使当中的重中之重,现在的经略使童州更被誉为是枢密使杨文

《妻为大都督》 免费试读

河东路经略使与振武军大都督等同,也是从三品,负责河东路军政事务,算是显赫官职了。

而且因河东路接壤西夏、辽国等强敌的缘故,河东路经略使更是十八路经略使当中的重中之重,现在的经略使童州更被誉为是枢密使杨文广的接班人。

童州今年刚四十出头,身材适中,国字脸膛,浓眉大眼,三绺细长的胡须飘拂于胸前,看上去优雅又不失威猛。

面对童州,折昭显得非常轻松,丝毫没有半分客套客气,在为崔文卿和童州中介之后,毫不避讳的言道:“童经略相公乃是自己人,夫君不必拘束。”

崔文卿心知“自己人”这句话的分量,不用说,童州是折昭一样身处同一阵营了。

闻言,童州捋须笑道:“阿昭侄女还是这样快人快语,听闻最近你让折惟本是非常不开心啊。”

折昭笑道:“只要他老老实实做人,我看在祖父父亲的面子上,倒不会拿他如何,然若要阴谋捣乱,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童州大感佩服,想了想又沉声言道:“不过折惟本毕竟有帷幕后的那位支持,而且副枢密使谢君豪对折惟本也甚是看重,若没有完全的把握,还是温水煮蛙徐徐图之。”

折昭颔首道:“多谢世叔教诲,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忽地一个年轻男子脚步匆匆而来,张口便惊喜唤道:“阿昭姐姐,你总算来了,我都等了几天啦!”

“阿昭姐姐?”

一听此话,崔文卿心头一动,立即望向了那年轻男子。

他绝然不过十八岁,红衣玉冠,面目清朗,一股勃勃英气,望向折昭的目光中满是惊喜。

“哦呀,这莫非是童擎?都长这么高了?”折昭惊讶一笑,用手比划道,“呵,好小子,比我还高。”

望着折昭美丽的笑容,被唤作童擎的年轻男子面颊微不可觉的红了一下,随即一拍胸膛赳赳言道:“在下堂堂男儿,自然会高过昭姐,待到来年,我便向爹爹请命率领一支精兵前来府州,助昭姐你抵抗西夏!”

“好志气!”折昭赞叹了一声,转头对童州笑道,“世叔,将门虎子,看来童家将来又要添一员虎将,后继有人了。”

童州捋须笑道:“这小子可是轻浮得很,目前还不能堪当大事,现在我帐下担任校尉。”

童擎不满的瞪了童州一眼,满是志气的言道:“爹爹,今年虽是校尉,但来年我一定会成为将军,与昭姐平肩作战对抗敌军!”

闻言,童州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却是不置可否。

童擎这才发现折昭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子,两人离得极近,模样也似乎隐隐透着几分亲昵。

“对了,不知这位是?”童擎满是狐疑的望着崔文卿一问。

折昭微笑介绍道:“这位乃是崔文卿,是我的相公。”

“什么!昭姐你居然成亲了?”童擎如遭雷噬般一愣,瞬间就脸色苍白了。

折昭大是错愕,讶然问道:“怎么,你还不知道么?”

“你……昭姐成亲了?这……这怎么可能。”童擎失魂落魄,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霎那间,童州的神情有了几分尴尬,轻咳一声言道:“阿昭你成亲之时擎儿尚在军中,故此我并没有对他提及。”

“哦,原来如此。”折昭释然一笑,拍了拍童擎的肩头笑言道,“倒是我失礼在先,未曾及时告之贤弟了,待会我自当罚酒赔罪。”

童州连忙笑着圆场道:“对对对,还是折大都督豪气,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见状,崔文卿只是轻轻一笑,心内却忍不住暗自嘀咕道:看来这童擎对都督娘子的感情似乎并非姐弟那么简单啊,否者怎会如此神情?

接风宴上,众人推杯换盏,说笑不休。

折昭也依言自罚美酒,豪爽至极的连饮三杯赔罪。

反观童擎,神情虽则比起刚才有所舒缓,但却还是可见有些失望落寞,颇显闷闷不乐。

酒宴结束,童州等人离去,崔文卿与折昭同路而回。

刚走入月门洞口,崔文卿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淡淡问道:“都督娘子,童擎那小子似乎对你很不一般啊。”

折昭愣了愣,忽然又止不住笑了:“夫君你有所不知,我父与童州本就是世交好友,故而幼年之时,我与童擎也时常在一起玩耍,彼此之间十分相熟要好。”

崔文卿眉峰一挑,冷笑道:“哦,原来你与他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啊,好一个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真是让人羡慕,为何都督娘子你挑选夫君,却不选同为武将的童擎,反倒挑选了我这个文弱书生呢?”

折昭这才听出了崔文卿的口气有些不对劲,收敛笑容惊讶道:“夫君,你此话何意?我们可是有着婚约的啊?我不挑选你挑选谁?”

崔文卿目光炯炯的望着她,正容言道:“折昭,你能否告诉我,如果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份婚约,你会选择我么?”

面对这个问题,折昭忽然就愣怔住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崔文卿暗感失望之余,心头无名火气,冷哼一声也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拂袖大步走了。

唯有折昭依旧愣怔在了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回到寝室,崔文卿余怒未泯,坐在床榻上兀自喘了一会儿粗气,这才恍然站起击掌惊讶言道:“奇怪,我本与她乃是假夫妻!刚才乱呷什么飞醋!失心疯不成!”

想到这里,崔文卿自觉荒谬绝伦,颇有些哭笑不得了。

也不知道为何,时才发觉童擎那小子对折昭抱有一份男女心思之后,他就一直有些耿耿于怀。

以至于酒宴之上几乎都在留意童擎的神色,而忽略了其他事情。

现在想来,他虽则丝毫不喜欢折昭,但折昭毕竟是他的新婚妻子,被其他男人盯上,自然不会开心,有所生气也是理所当然。

想通了这个关节,崔文卿心内顿时好受了一些,忽然记得刚才询问折昭的那个问题,却是忍不住自嘲笑了,自言自语的言道:“若是没有婚约,她一定会选择一个门当户对的将门将军吧,就我?呵呵,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妻为大都督》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蜀中布衣)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