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花絮满天飞》花絮满天飞的下句 第二章 这一世 花絮满天飞免费试读

《花絮满天飞》花絮满天飞的下句 第二章 这一世 花絮满天飞免费试读

时间:2020-03-27 13:57:27来源:阅文集团

《花絮满天飞》花絮满天飞是什么歌曲 同志 花絮满天飞健全 连载

花絮满天飞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雨后娇兰状态:连载中

《花絮满天飞》是雨后娇兰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文,主线曲折绵长,文笔朴实无华,可以看一下。《花絮满天飞》精彩片段预览 天空依然不变的湛蓝湛蓝,空气清新的满鼻子全是绿草味,萧絮如手握方向盘打着口哨奔驰在林荫大道上,一个激烈的喷嚏。“阿嚏!又是谁在咒我,这么早!不会是那个男人婆吧!”萧絮如单手扶车,拉了一片纸巾擦了擦鼻子

《花絮满天飞》 免费试读

天空依然不变的湛蓝湛蓝,空气清新的满鼻子全是绿草味,萧絮如手握方向盘打着口哨奔驰在林荫大道上,一个激烈的喷嚏。

“阿嚏!又是谁在咒我,这么早!不会是那个男人婆吧!”

萧絮如单手扶车,拉了一片纸巾擦了擦鼻子,又是一声低语:“一个个都是卖友求主的叛徒,还做我男朋友呢,胆小鬼!不陪我去,我自己去……”

为了避开城市拥车的高峰期,萧絮如天未亮便爬起来从河北师范大学赶往著名的十三陵。开的这辆车还是从打算要做自己男朋友的韩愈借的,一辆翻新过的二手比亚迪。

汽车哒哒声烦人透顶,硬座垫的屁股实在难受,萧絮如悠悠的叹了口气,回想起同系追了自己好久王毅辉可是个富二代,曾坐过他的那辆路虎,那真是个倍儿爽,坐那车出去看风景好像坐在他家的凯撒豪情沙发上看电视一样。

萧絮茹又是一声叹息,咱一个穷山村来的大学生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穷人和富人真是门不当户不对。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后,表示师范大学的四年学习生活已经结束了,往日的铁哥们姐们都已为自己的工作着落打点准备,谁还有时间理谁。

王毅辉许诺做了他的女朋友,就到他们家北京的总公司最小也给一个文秘做,工资保证上万。萧絮茹嗤之以鼻,一个冷门的历史专业,注定了无业可就,那想高攀到北京就业。

萧絮茹从小学开始就对历史感兴趣,尤其是明朝的朱家创业史极其朱棣与朱允文叔侄间的皇权争斗特别感兴趣,又好像有多少的记忆有些熟悉,午夜梦回身着古代的长裙,挽个琉璃鬓,接着梦境变换长发编着无数个辫子随风飞舞,身着骑装在草原上快马奔驰,一个个变换的古代场景,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亦真似真。

一整刺耳的喇叭声拉回了萧絮如的思绪。那辆熟悉的路虎一声呼啸擦窗而过,甲壳虫有些自知之明一个缓刹,刺耳的叹息声,颤悠悠的抖了三抖,车子便立即熄火停了下来。再怎么折腾也发动不了,不远处拦路虎张扬的一声鸣叫,萧絮茹那个气呀,骂骂咧咧的下了车,关上车门不忘踹上一脚撒了回气。

”不争气的东西,早不坏晚不坏,看见豪车你就坏,本小姐都没自卑,你自卑个叼呀!”

“茹茹,茹茹,上车。”

王毅辉下了车,那打乱的韩版发型映衬着那张不太张扬的脸,浓眉挺鼻炯炯有神的双目,再配上那高大的身材,笔直的黑色西装,十足一帅哥。

他三步并做两步已到萧絮茹身边,伸出双臂来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萧絮如后退两步美目瞪着面前的男子娇吼一声:“王毅辉,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王毅辉放下手臂捋了捋笔直的西装笑着说:“我那里跟踪你了,说好了毕业留在北京,我天天陪你游玩,十三陵不就是个皇家陵园,有什么好玩的。”

“你管不着,开上你的那辆拦路虎给我滚。”

萧絮茹吼出声转身看着眼前的叽叽歪歪的比亚迪有些后悔了。这车子撒赖不动了,今天如何去长陵,那可是永乐大帝朱棣的陵寝,昨天可是好德陵村的一位大爷,今天带着从小道上山。

萧絮茹缓和了脸色慢悠悠的说:“王毅辉,你今天能和我一起去长陵吗?”

王毅辉浓眉一扬,笑嘻嘻的说:“当然,为女朋友追马按凳义不容辞。”

萧絮如甩了一下长发,俊美的柳叶眉挑了挑,瞪着眼前的男子撇了撇嘴低声说,“谁是你女朋友,我可是个乡巴佬那敢高攀你。”

“我可没在乎过你的出身,走,上车,早点去转一圈,下午去我家转转。”

萧絮如还想说什么却被王毅拉着过去塞进了副驾位。

车子奔驰在山间大道上,绕过景区封闭区,正好前面修路,一路颠颠撞撞,萧絮如心里微微叹息,亏了坐着舒适的豪车,要是那辆甲壳虫,这段路一定会颠散了一身骨头,再者喜欢飙车的王毅辉更是一流的驾车手,把玩着方向盘冲过来那康庄大道,终于到了约定好的农庄。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花絮满天飞》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花絮满天飞》,作者(雨后娇兰)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