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花絮满天飞》木棉花歌曲 第四十七章 阔别之语 花絮满天飞大结局

《花絮满天飞》木棉花歌曲 第四十七章 阔别之语 花絮满天飞大结局

时间:2020-03-27 13:48:16来源:阅文集团

《花絮满天飞》花絮满天飞是什么歌曲 同志 花絮满天飞健全 连载

花絮满天飞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雨后娇兰状态:连载中

优质新书《花絮满天飞》是雨后娇兰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文,本网络创作的主线人物纪纲,博彦图,主要讲的是:一队骑兵匆匆前来报信。四爷招入帐中不知商议着什么军机大事。三子催促着送亲队伍立即出发。为了遵守诺言,昨日箫絮茹躲到小表妹格木兰帐中直到次日才出来。听表妹说表姐已经穿好了嫁衣,接亲的马车就停在帐外。姑父

《花絮满天飞》 免费试读

一队骑兵匆匆前来报信。

四爷招入帐中不知商议着什么军机大事。

三子催促着送亲队伍立即出发。

为了遵守诺言,昨日箫絮茹躲到小表妹格木兰帐中直到次日才出来。

听表妹说表姐已经穿好了嫁衣,接亲的马车就停在帐外。

姑父新建的汉庭没什么可陪的嫁妆,把父亲从高丽带来箫絮茹的嫁妆全部陪给了表姐。

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物件,箫絮茹根本就不在乎。

既然已经答应她了,那就隔心打上一拳,算是一个小小的情劫就此度过。草原上的礼节,妹妹出嫁,哥哥必须背着送上马车。

格达背出来格木芯扶着上了马车,红菱和红玉两个切身侍婢一并做了陪嫁丫头。

今日四爷倒有些奇怪,应该说新郎接亲,新娘上车也该露露面吧!谁知打发个娘娘腔主持仪式,对此和亲有些敷衍了事。

箫絮茹拍着胸膛终于舒了口气,这回总算慧眼识猪,可表姐算是倒霉透顶,二婚男人根本不把女人当回事。

“活该,谁叫她死活抢着要嫁,还怕我挡了她的道。”

箫絮茹嗤之以鼻。

昨天四爷硬是没有回他的贵宾帐房,赖在了箫絮茹的住处。

箫絮茹到帐门边探了探脑袋,只听到里面一声。

“还不进来。”

箫絮茹鼓起勇气掀起帐帘,两边将士们站的笔直,四爷盘腿正襟危坐在中间地毯上,所有人的目光投这边。

箫絮茹背着手雄骄骄,气昂昂地渡了进去。

“四爷,新娘子已经上了马车。你连面都不漏,什么意思?”

“如果娶的是你,我保证背着你上马车。”

两边的将士睁大眼睛看着箫絮茹。

“大哥,你搞清楚哎,我是个男人。”

箫絮茹背着手甩了一下扎起的长发,眼睛眨了眨嘴撅的老高,那样子有些搞笑。

四爷嘴角微翘笑容慢慢扩展开来。

张玉一脸吃惊,不得不审视眼前的主子,此时有些相信传言,爷有断袖倾向。

“你们都出发吧!”

四爷冷冷的发号施令。

所有人屈身行礼退了出去。不忘好奇的眼神审视一凡麻杆似的臭小子。

张玉倒是瞪了一眼箫絮茹,那眼神满了警告。

帐房里立即安静下来,四爷起身捋了捋外袍,看着眼前的人沉思片刻突然开口道。

“你既然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去大明境内,最起码哪里安全些。”

箫絮茹撇了撇嘴满脸嘲讽。

“管好你自己,少操我的心。”

“哎!对了,你娶了我姐对她好点,要不,我不会饶过你。”

四爷蹙起眉头,大长腿两步跨到箫絮茹跟前,宏厚的男子气势压了下来。

“看这头发上的蚂蚁,昨夜你睡在草丛里。”

四爷顺了顺箫絮茹的长发,盯着熟悉的眸子若有所思。

“你胡说什么,哪来的蚂蚁,我看蚂蚁呢?”

箫絮茹扳过四爷的手,空空如也。

“我掐死,扔了。”

“不可能,我身上有香料,蚊虫怎么可能近身。”

“喔,是吗?我知道了。”四爷,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要娶你姐姐,你没什么要说的?”

箫絮茹蹙起眉头有些迷惑不解,这厮今天说话云里雾里的,难道他认出了我。

“我有什么说的,你娶我姐姐管我什么事。”

箫絮茹一脸嫌弃。

四爷突然浑身散着冷气,甩袖出了帐房。

箫絮茹有些莫名其妙,刚才还好好的,这厮突然怎么了?

迎亲的队伍已经开动,博彦图夫妇依依不舍的与女儿告别。

“阿布,额吉,你们回去吧!”

格木芯喜形于色,一身绚丽的红色嫁妆,映照着白皙的肤质更加娇嫩,马上就要离开这片生养故土,她却毫无离别之情。

三子挥了挥手,马车缓缓向前行去,格达劝着父母赶快回去,博彦图夫人的挥手拭泪,却难博女儿回头一望。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行去,四爷与众将领打马前行。不知何故,四爷突然勒马向回奔去,纪纲急了催马截住主子。

“主子,再不能拖延时间,晚上就得赶到歌尔蔑,三日之内你必须得去德州,不然会出事的。”

四爷端坐马上,脸色铁青,纪纲也不知谁得罪了主子。

后面一个瘦弱的影子向这边跑来。

四爷目不转睛的盯着远方的人影直到眼前。

他惊慌失措的跑到四爷马前一声质问。

“你是不是偷了我的东西。”

四爷爱理不理的一句:“我堂堂大明边关统帅,难道还缺什么东西需要偷吗?”

箫絮茹剁了剁脚,有些气急败坏的拣起地上的石头砸向四爷,四爷身子趔过,石头砸向几丈远的草地上,只觉得马下的人儿浑身散着戾气。

纪纲一声怒吼。

“你小子不要命了,看清楚面前是谁,你敢这样无礼,这要在我大明,你早就被五马分尸了。

“四爷挥了挥手,厉吼一声。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

纪纲见主子别样的眼神,只觉得十有八九与这小子有染,于是悻悻的打马离去。走时不忘一声:“爷,后面有暗卫,我在前面等你。”

此时此地一片静怡,留下马上马下的人目光较劲。

箫絮茹怒目圆睁,恨意写在脸上。

四爷从来没有这样失败过,被一个小人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甩了过来,箫絮茹立即接在手中,检查一遍如获至宝似的塞入怀里。

这时候她缓和了脸色撅起嘴说:“算你识相,你不是说不是你偷的吗?”

四爷冷哼一声,怒冲冲的问:

“难道没有那些东西,你就活不成了?”

箫絮茹对上那双厉目,忽然心生怯意,急忙退后几步。

“你管不着,我姐姐有婚书作证,你已经娶了她,就要负责到底。”

四爷一声冷笑:“我的事情不用你费心,今日我再问你一句,你对我没什么话可说?不用急着回答我,想好再说。”

箫絮茹有些奇怪,这厮偷了我的易容材料,没有幻术,那也只不过是女子用的胭脂水粉而已,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就他现在的样子,好像那些过往根本没有逃过他的眼神。

箫絮茹说话的语气有些尖刻。

“我对你有什么可说的,你一个有夫之妇,在外面招蜂引蝶,还理直气壮的问我,让我说什么,和你断袖,你恶不恶心,告诉你,我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遇见你。姐姐喜欢你,那是她瞎了眼,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自大,冷血,无情,高高在上,自以为是。你是谁呀,大明的王吗?难道还要我对你俯身下拜。我呸,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雨后娇兰)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花絮满天飞》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纪纲,博彦图)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