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为一世魔主》我为一世魔主的作者 第70章 比法相?我也有! 我为一世魔主HE

《我为一世魔主》我为一世魔主的作者 第70章 比法相?我也有! 我为一世魔主HE

时间:2020-03-27 13:16:50来源:阅文集团

《我为一世魔主》重生一世我为魔 激H 我为一世魔主弱受 连载

我为一世魔主

类型:玄幻作者:刁民要上天状态:连载中

刁民要上天独家作品《我为一世魔主》由刁民要上天撰写的玄幻风格的网络创作,主要人物戚冷,秦岷,设定引人入胜,非常实力推荐。精彩内容试看:哗...随着任无休那霸道的话语,于此地响荡而起,在场众人,直接是哗然而开。他们着实没有料到,这出血战帖的人,竟然是任无休!与此同时,那站于人群中的秦岷,看着那血光下的任无休,也是悠悠而语:“原来,他真

《我为一世魔主》 免费试读

哗...

随着任无休那霸道的话语,于此地响荡而起,在场众人,直接是哗然而开。

他们着实没有料到,这出血战帖的人,竟然是任无休!

与此同时,那站于人群中的秦岷,看着那血光下的任无休,也是悠悠而语:“原来,他真正的目的,是这。”

现在的他,哪还能看不出来,任无休问他们拿东西的真正原因,便是为了提前得到这血武帖!

“这家伙,太胡来了。”洛灵砚站于秦岷的身旁,和他一样,蹙眉看着这一切。

“恐怕,他接下去会更胡来。”秦岷静静地看着任无休,心中一股不安之意,无端的蔓延着。

更胡来?

洛灵砚一愣,黛眉蹙的更深,都已经用出血武帖了,他还想怎么更胡来?

正当她那么想时,那站于血光下的任无休,直接将那深邃地眼眸,凝看向人群中的戚冷,语调霸戾而坚定:“今天,我以血武帖,挑战同届新生、戚冷!”

“愿血染武道,生死不悔!”

哗...

众人听得任无休这句话语,再度震惊哗然。

毕竟,戚冷是谁?

那是此次考核,排名高居第二的存在,所集到的圣气,只比第一的江尧,少了堪堪六道,并且,他那一身实力强悍,已达至虚相境巅峰!

纵使和第一的江尧相比,也不遑多让。

可谓是真正的妖孽!

一时间,众人的窸窣之语,纷纷响荡而起...

“任无休这是疯了么?竟然敢挑战戚冷?他也不看看,自己排在第几名?”

“哼,一个一天到晚,只知道走后门,用投机取巧的方法,进入排行榜的家伙,竟然还敢挑战戚冷?真是无知...”

“二十多名,挑战第二名。我看,他这修炼之路,今天算是走到尽头了...”

...

那一道道窸窣之声于此地响起,显然其中绝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任无休,认为任无休这举动无异于蜉蝣撼树,自取灭亡。

只有少部分,像褚战峰、周静蓉等人,对任无休,抱有希望!

人群中...

洛灵砚听着众人的窸窣之语,眼眸凝看着那血色光华下的任无休,粉唇轻启:“你说的对,他还真的更胡来了。”

秦岷闻言无奈的一叹,没有过多开口。

而在他不语间,那眼眸泛过一缕寒芒的戚冷,则是直接踏步走了出去。

他走至那任无休的不远处,顿住身形,神色阴冷道:“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咻...

此语一落,戚冷直接一挥手,以令得手指中的一滴鲜血,掠空而起,融到了那悬浮于半空之上的血武帖当中。

看得此景,任无休也是直接迫出了一滴鲜血,并令这滴血,同样融到了头顶上空的血武帖内。

嗡...

两滴鲜血融帖,那悬浮于空的血武帖,仿佛有灵般,直接便是有着二人的血色名字,缓缓浮现而出。

似以宣告着,帖成、血战起!

看得这一幕,那在场众人,皆是不约而同的默契后退,以给双方让出了很大的一块空地,供双方死战。

此时,戚冷感觉到众人的退开,直接便是于纳戒中,取出了一柄轻剑。

然后,他神色略显孤冷且透傲的看向任无休道:“看在你和我同为圣金学院学子的份上,我可以让你三招。”

面对他这孤傲的话语,任无休直接不悲不喜的将那,手上拿着的布袋之物,系在了银剑剑柄之上。

而后,他猛地朝旁边一挥手,令得那银剑直接斜插在远处的地间,淡漠道:“那我便,让你一剑吧。”

嘶...

众人听得此语,皆是齐齐倒吸了口凉气,戚冷让三招,他便直接连剑都不用了,来让戚冷?这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人群里,那着银白长袍,看似俊逸非凡的江尧,看着这一切,直接眸起不屑:“无知。”

在他看来,任无休这么做,除了激怒戚冷,让自己死的更快外,别无它用。

与此同时,那于岚也是红唇掀起一抹弧度,心中感慨:“唉,看来,我是不用担心,此子会进到皇朝,给八皇子添堵了。”

她觉得,任无休今天必死!

空地处,戚冷耳畔环绕着任无休的那句话,那黑邃的眼眸,也是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任无休,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咔嚓...

此语一落,他手中猛地用劲,以硬生生地将手上的轻剑,震断成数截,散落于地,而后,戚冷直接扔掉了那毁了的破剑,朝着任无休掠杀而去。

很显然,他的孤傲,让他不愿占任无休的所谓便宜。

“呵...”

任无休眼看得戚冷说出那狠语后,掠杀而来,白皙的嘴角难得的浮现一抹冷笑。

然后,他没多语半句,直接握拳而起,眼眸带着几缕杀意的纵身而出,对着戚冷憾杀而去。

唰!

下一刹,两道身影急速射掠,瞬间便是交汇到了一处。

戚冷以手化爪,直接便是带着那凌厉的破空之声,对着那任无休,阴狠而刁钻毒辣的攻击而去。

那所过之处,空气都仿佛被直接撕裂,力量惊人至极!

任无休见此直接五指紧握,不退不避的对着他那一抓,狠轰而去。

砰!

拳爪相接,直接便是爆发出了一道沉闷的重响,然后,两个人的身影,也是在此时同时一滞。

只不过,在这一滞过后,两个人都是快速反应过来,继续用此等凌厉的攻势,对着对方轰荡而去。

嘭嘭嘭!

仅仅数十息,两道身影便是各自在半空上,互相功伐了近百次。

那拳风霍霍,爪影无数的场景,看得众人心惊。

“这家伙,竟然还真的能够和戚冷,拼个不相上下?”

他们能够看得出来,眼前的战斗,双方都没有太过动用星辰之力,但是,纵使不怎么比星辰之力,这戚冷的肉身战,也非旁人可匹敌的。

而眼下,任无休能够和其战平,这战力着实不容小觑。

“砰!”

如此交手了数百息,戚冷和任无休二人,终是在一次,要互攻对方要害时,发生了颇为狂猛的一次对轰。

从而,双方二人,各自倒射而出,落于那所谓的战地之上,对峙而立。

“原来,你突破到了虚相境,怪不得有胆魄挑战我。”戚冷眼眸阴戾的看着任无休,道。

“我不挑战人,我只杀人。”任无休神色冰冷道。

“哼,那便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杀人吧。”

戚冷眼眸毒芒乍起,整个人直接暴射而出,对着任无休掠手而去:“天蚕手!”

嗡...

诡异的青色星力暴涌而出,戚冷那只挥出的右手上,瞬间有着无数青白色的邪异铭文,如花朵般,绽放而开,显现而出。

那与青色星力交相辉映间,直接令得他那右手,幻化出若隐若现的天蚕之态,诡异而渗人!

看得此景,那秦岷、洛灵砚几人的眉头,都是皱了起来。

他们清楚,这天蚕手,是戚冷的绝技之一,力量恐怖不说,且还蕴含毒性,纵使是一些虚相境巅峰的强者,也无法承受!

“我这天蚕之毒,奇邪无比,只要沾染,便会侵袭全身,令对方战力大减,所以...”戚冷看着那即将接近的任无休,眼眸狠辣的轰拳而下:“你输了!”

此时,任无休也是看到了,戚冷手上涌动着那青白的诡异邪光,所以他神色冷漠道:“在我面前用毒,未免太天真了些。”

随着此语说出,他那双手上,瞬间有着一层看似薄薄的紫黑色火炎,覆盖而上,然后,任无休脚步猛地踏前一步,对着戚冷一拳,硬憾而去:“缠龙拳!”

吼...

浩瀚的金光瞬间爆发而出,任无休那挥出的拳头上,直接便是有着两道淡薄到近乎虚无的玄虚金龙,裹挟着低声龙吟,显现而出,游荡、交错。

那龙吟低震间,许多新生子弟的心,都是不自觉的轻微震颤,那感觉,便仿佛是听到了上古龙吟,让他们心中颤伏!

半空上,那靠近的戚冷,也是听到了这震慑人心的古幽龙吟,因此,他那神魂都是在这个时候,稍稍晃了晃神。

而也就是他这神识恍惚的一刹,任无休的那拳直接狠狠地轰在了,他那挥出的诡邪邪手上。

“滚!”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荡而起,戚冷只见得那两道近乎虚无的玄虚金龙,顺着任无休的手,游荡到了他的手上,然后他便是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在他的手上爆发而开。

这股力量恐怖,纵使是虚相境巅峰的他,都是有些撑持不住,直接被轰得于半空之上,倒射而出,退到了那不远处的地间,踩裂了那黄土大地...

最终,堪堪稳住身子!

当然,相对的,那同样受了戚冷一掌的任无休,也是直接于那地间倒滑而出,以滑出一条不浅不短的深壑后,才是以脚跺地,稳住身形。

嘶...

看得这一幕,众人皆是忍不住齐齐倒吸了口凉气,这家伙,竟然在星技的对憾中,和戚冷打了个平手?

不!不是平手!

他们刚想到这,便很快又否决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们发现,戚冷那垂放而下的右手之上,竟然有着焦色,仿佛是被灼烧了一般,而反观任无休的手掌,除了一层薄薄的紫黑之火透散,并无半点伤痕。

也就是说,戚冷的那一掌,非但没能伤到、毒到任无休,反倒被任无休那诡异的紫黑之火,给灼伤了!

看到这,在场大部分人,都是面露震惊之色,心中翻江倒海而起,这真的太颠覆他们之前的想法了。

与此同时,于岚、江尧等人凝看着这一切,也是眼眸微眯,心中对任无休的定位,稍稍发生了几分变化。

战地中,戚冷感受着手上的疼意,眼眸阴戾的凝看着任无休:“没想到,你除却境界提升了以外,竟然还拥有着那么诡异的药火,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任无休神色平静:“出乎你意料的事,还有很多,你可以慢慢体会。”

呵呵...

戚冷阴白的面颊上,泛起了森冷的笑意:“你说的对,在你的身上,的确有着很多出乎我意料的事。所以,我不会再给你这机会,制造‘惊喜’了。”

他眼眸杀意涌动,一头黑发无风而荡,狠厉道:“我要直接一次性,踩碎你的脊骨,让你趴在地上,彻底不得翻身!”

轰...

恐怖的星辰之力,如大海般崩腾而起,戚冷那脚下直接有着一座高达近百丈,通体透散着无尽光华,看似灰蒙蒙的身影,于地间升起,耸立于天地之间。

那胸膛之上,七颗仿佛璀璨星辰般的光点,隐约凝现间,一股足可撕裂天地、捣毁大海的恐怖气息,直接卷荡而开,令得空间都是隐隐震动而起。

“嘶...”

那四方众人,看着眼前的这道通天法相,也是直接倒吸了口凉气,神色震颤,竟然是七星法相!

这下,任无休...完了!

与此同时,秦岷、洛灵砚等人,也是眉头微微一皱,然后,那秦岷忍不住出语感慨:“没想到,此子竟然拥有着一座七星的星辰法相。”

除那些超越九星的传闻法相不算,这星辰法相,一共分为九星,其中凡达至七星者,便算是踏入了巅峰法相的行列,是为这世界,无与伦比的存在。

那所拥有的力量,绝非普通星辰法相,可以抗衡。

“任无休。”

战地中,戚冷踏立于那星辰法相的肩膀之上,眼眸似如俯视蝼蚁般,看着下方那看似渺小的任无休,冷声道:“接下去,我便会狠狠地践踏于你!”

嘭...

他说着猛地抬起那星辰法相的巨脚,朝着前方一踏,以踏得那滚滚尘土,如那海波涟漪般,朝着四方扩散而去,气势摄天!

“呼...”

任无休感受着戚冷那法相上,所散发出的恐怖力量,也是下意识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七星法相,所透散出的威压、力量,倒的确强横,非寻常人身可以抗衡...”

“不过,你似乎忘了,这个世间,并不仅仅只有你一人,拥有强横的星辰法相...”

“我任无休,也有!”

轰...

随着任无休这霸戾之语的吐出,他那体躯之内,直接有着一股紫黑色的星辰之力,如潮水般,由体内卷荡而出,令得那长袍鼓荡,四方尘土尽卷。

...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玄幻小说,作者(刁民要上天)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我为一世魔主》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戚冷,秦岷)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