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361 第二十七章 欺人太甚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傲娇受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361 第二十七章 欺人太甚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傲娇受

时间:2020-03-24 21:18:30来源:互联网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免费 诱受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蕾丝 连载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类型:婚恋作者:罪剑问天谴状态:连载中

罪剑问天谴火爆热文《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由罪剑问天谴最新写的婚恋风格的网络创作,主人公慕容,胡雨桐,剧情扣人心弦,非常实力推荐。精彩内容试看:“你可以接着考虑,我还有五分钟就会离开,如果在这之前你没考虑好,明天我就会将初稿送到鉴定中心,你就算身后有人,手也伸不到国家鉴定中心吧。”慕容好威胁她。“好!慕容好,我与你的与白萌萌的事一笔勾销!”胡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 免费试读

“你可以接着考虑,我还有五分钟就会离开,如果在这之前你没考虑好,明天我就会将初稿送到鉴定中心,你就算身后有人,手也伸不到国家鉴定中心吧。”慕容好威胁她。

“好!慕容好,我与你的与白萌萌的事一笔勾销!”胡雨桐猛的站起身瞪向她,“把初稿给我。”

“别急,等你撤诉,表示再不追究,初稿我会当着你的面烧掉,从此以后你就能放心的在龙腾公司拿着高薪过日子了。”

慕容好心中有些复杂,她怕胡雨桐不同意,可心里到底有些不舍的。

现在没有办法了,二十万,不是一朝一夕能凑够的,胡雨桐气冲冲的看着慕容好拎起包悠闲的离开,眼底迸射的恨意让她微微颤抖。

她不敢赌,但她也不甘心,慕容好这个贱人!

眼见着慕容好已经出了门,胡雨桐心神大乱的坐了会,最终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不是说了没事别给我打电话了么?”那头女人娇媚的声音懒洋洋的。

胡雨桐听着对面那一副嫌弃她的样子就来火,这女人和她一起合谋搞慕容好的设计时可不是现在这副样子!

胡雨桐将心中的愤怒强压了下来,“陆小姐,出事了。”

“恩?”依然是一副慵懒的样子。

“慕容好来找我了。”

“她找你做什么,鸿昌大学和龙腾公司都不相信她,你在担心什么?就这么大的胆子当初就别答应和我一起做这事。”

“陆小姐!”胡雨桐提高了几分音量,“慕容好手里还有一份底稿!你当初跟我说绝对安全我才答应下来的,现在她手里还有一份三年前的底稿,一看就能看出是这个设计的初稿,现在怎么办。”

“怎么会还有初稿,不是所有初稿都随着审核作品一起上交了么!”那头女人的声音终于严肃了起来。

“她说交上去的是一年前的,如果我不放过她朋友,她就要把那份底稿公诸于世,到时候要我身败名裂。”胡雨桐咬牙切齿,“陆小姐,事情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做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可别想着我一个人背。”

“你在威胁我?”女声一厉,“胡雨桐,就算慕容好真的曝光出来,我有的办法是脱干净关系,你想咬我就尽管来,尽可以看看是谁笑到最后。”

胡雨桐心中咯噔一下,陆晓白是当红明星,而她只是个普通家境的平凡人,可她心底却忍不住的翻涌着怒气,“我没有那个意思陆小姐,只是这件事?”

“行了,你不用管了,我来解决。”那头的声音不耐的道,“你只要好好的给我找慕容好的麻烦就行,她不是在乎那个叫白什么的朋友么,她在乎的,我都要毁了!”

挂了电话,胡雨桐心中大定了些,陆晓白既然说她有解决的办法,她就可以静候着了。

让陆晓白和慕容好去斗吧,她只等着她那二十万就行了。

只是……慕容好那种身份到底是怎么和陆晓白结了梁子,而且看起来仇怨不浅……

慕容好回到了宫家就想去宫翌晨的书房拿自己的初稿,上次拿稿子撞上了宫翌晨,她没来及将初稿拿走。

可刚走到宫翌晨的书房门口,慕容好就被拦了下来,“慕容小姐,先生说不经他的允许,您不能进出书房。”

她看着门口的两个保镖,转身离开。

既然答应了胡雨桐,只要她撤诉就将初稿两人当面销毁,她并不打算食言,只是初稿现在在宫翌晨的手里。

慕容好打定了主意晚上找宫翌晨好声的商议一下,宫翌晨那么厌恶她,对她的东西自然不会感兴趣。

可让她好声和宫翌晨商议就是个挑战了,慕容好做完自己的活就一直呆在佣人房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佣人房在一楼,宫翌晨只要一回来她就能听到管家的声音。

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昏昏欲睡的慕容好终于听到了门口管家与女佣们的声音。

她开了房门出去,看到宫翌晨站在门前,凉风袭来,他的眸子带了微醺的醉意,看向冲出来的她时目光微凉。

“宫翌晨,我有事和你商量。”她一副急切的样子。

宫翌晨本不想理她,可看她那真诚带着恳求的脸,脑中转过昨天昏倒在地的她,语气不佳的开口,“有什么事明天再商量。”

他喝多了,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酒气,但好在态度并不差,慕容好怔了怔,心底涌出酸涩的味道。

她怔忡的片刻,宫翌晨已经绕过她上楼去了。

慕容好站了好一会,直到王妈唤她才回过神来,宫翌晨只要态度稍稍转好一点,她的心就不受控制的悸动着。

苦笑一声,她转身回了房间,慕容好,你真是没出息啊。

翌日。

慕容好早早的起了床,坐在客厅中等着宫翌晨,天色才方破晓,她昨晚等的时间长了,今天又早起,坐在沙发上没多大会就困的斜倚在那眯着眼。

晨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慕容好几次险些打了盹。

等她醒来时,日头已经烈了起来。

“慕容小姐,宫先生已经去公司了。”王妈知道她在从清晨就在这里等,只是宫先生下来时看了她一眼,阻止了别人叫醒她。

慕容好揉了揉眼,心中安慰着自己不急,正想转身进屋,外面响起了一个熟悉刺耳的声音,“哟,慕容好,你这是在这等宫翌晨呢么?”

微皱了眉转身,慕容好看到了打扮精致妆容华丽的陆晓白,她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噔噔进了屋,斜睨着慕容好,“不要脸,大清早的就在这等着,你是多缺男人。”

慕容好知道陆晓白是宫翌晨心尖上的人,她不想和她有争执,争来争去吃亏的总是自己。

咬牙转身想回屋,背后却是一阵冲力。

慕容好跌坐在地上,抬眼看向站在她身前一脸高高在上的陆晓白,“挡路的狗,碍眼。”

“陆晓白,你别欺人太甚!”

“欺你怎么了?我当着宫翌晨的面欺负你都没关系,宫翌晨说你是个贱人,活该,你这种害死自己姐姐的人有什么资格装出这副委屈样子!”

精彩点评

罪剑问天谴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婚恋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罪剑问天谴自传意味的《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