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亚玄迷途》食灵猎人txt 第二十九章 夺旗之战 (六) 亚玄迷途在线阅读

《亚玄迷途》食灵猎人txt 第二十九章 夺旗之战 (六) 亚玄迷途在线阅读

时间:2020-02-14 16:42:05来源:阅文集团

《亚玄迷途》亚玄迷途txt下载 by桃子精灵 亚玄迷途君臣文 连载

亚玄迷途

类型:玄幻言情作者:桃子精灵状态:连载中

桃子精灵优质小说《亚玄迷途》由桃子精灵撰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传奇人物宫羽,云霄,剧情流光溢彩,非常值得追。精彩内容:“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吗?”翷飏看着眼前的两人,声音低沉的可怕,“让全学院的人等你们,你们最好有一点好的理由!”糟了,瞒不过去了!殊玄机感到有些绝望,在院长面前,是什么都别想蒙混过去的

《亚玄迷途》 免费试读

“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吗?”翷飏看着眼前的两人,声音低沉的可怕,“让全学院的人等你们,你们最好有一点好的理由!”

糟了,瞒不过去了!殊玄机感到有些绝望,在院长面前,是什么都别想蒙混过去的,还是实话实说吧。只是这一次,自己肯定是会被赶出书院了,看来修行之路就此完结了。

就在殊玄机要伏首认过之时,宫羽芊却抢先一步,向翷飏行礼道,“院长恕我等之过!”

“哦,尔等有何过?”翷飏的声音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坦白,我才有恕过之余地!”

“昨日,殊玄机学友过来找我,说他之前为我卜过一卦,卦象显示我若参加此次试炼,不仅自己难逃死厄,还会连累全书院的学友与我一同遭殃,便来劝我放弃此次试炼,因不想多生事端,便密约我到此地,在他说明来意后,我自然不可能就此放弃,于是便和玄机学友辩论起来,没想到辩论到兴起,竟然忘了时辰,耽误了试炼,宫羽芊甘愿受罚!”

“殊······殊玄机也甘愿受罚!”宫羽芊,真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编出了这么流利的一套词,虽说有四分是真,但,能如此神色自若的说出来,我殊玄机佩服你!

“真的只是辩论,没有动手?”翷飏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那,我之前看到你们瘫倒在地,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就在此时,宫羽芊的肚子十分应景的‘咕噜’了一声,宫羽芊立刻十分羞愧的说道,“一夜无眠少食,饥困交加,无力站立。”

谎话需带四分真,羽芊,看来你还真懂说谎的精髓啊,翷飏心里想着,脸上却稍稍添了几分笑意,说道,“既然如此,现在辩论的结果是什么?殊玄机,你依然坚持阻止宫羽芊参加试炼吗?”

你都现身了,还问这个干什么?殊玄机腹诽道,“回院长的话,羽芊学友已将我说服了,我不应该拘泥于卦象之意,差点坏了大事。”

“既然如此······”翷飏手一挥,宫羽芊和殊玄机眼前场景一边,竟已到了云殊峰大殿之中,“入列吧。”

看着大殿之中一百多双眼睛惊奇的盯着自己,宫羽芊和殊玄机脸上都有些泛红,连忙爬起来,向各自的队伍走去。

翷飏步入上殿,正要宣布试炼开始,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他,“翷飏前辈,这两人在如此重要的日子迟到了,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说话之人正是墨灵启,他之前已经认出这二人皆是一峰首席,而且女儿所忌恨的宫羽芊亦在其中,所以决定生事,最好能将他们是试炼机会剥夺,这样对女儿可是大大的有利啊。

“迟到?”翷飏表情疑惑的看了看墨灵启,又转头看向赫连星,说道“赫连星,我之前是说的什么来着?”

“院长您是说,今日开始试炼,七峰学子三日后务必全体在云殊峰聚合。”

“哦,那我有没有说七峰学子需在今日几时在此集合呢?”

“没有。”

“那是不是就是说,只要是今日,何时前来都不算迟到呢?”

“您······您当然可以这么理解。”

“很好,”翷飏转头看向墨灵启,“如何,墨先生还有问题吗?”

墨灵启气的牙齿直打颤,呆呆的沉默了半响,发出一声重重的“哼”,拂袖而去。

翷飏似乎丝毫不在意墨灵启的愤而退场,只见他长袖一挥,每一峰学子队列的前端出现了一个散发着玄紫色光辉的六芒星法阵,法阵上秘法咒文流转,端的是绚丽非常。

“这便是通往落风林的传送法阵,你们自行进入吧,四日之后,我会再次开启法阵引你们回来的,若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你们亦可以通过首席信物到我,”翷飏说道,“好了,祝你们试炼成功。”

学子们一次向对应自己一峰的传送阵走去,唯有迹天峰的人没有行动,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翷飏皱了皱眉,刚想要让赫连星去看一看,窥天行便来到他面前。

“院长,迹天峰上的学子想和劫轮峰一起行动,你看······”

“哦,知道了,你告诉他们,可以。”

“是。”

看着和劫轮峰和为一处的迹天峰众人,宫羽芊兴奋的一拍殊玄机的肩膀,笑着说,“玄机,没想到你这么够意思,竟然真的促成了两峰联合了!”

“是这样的,我一回去,莫离便将首席之位有推给了我,”殊玄机似乎很不习惯与人如此亲密,红着脸挠挠头,“所以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莫离是个外表看上去很腼腆的男孩子,看上去很敬重殊玄机,只听得他说道:“我敬佩学长的能力,亦相信他的眼光,所以,宫学友,多多关照了!”

“好,”宫羽芊高兴地一挥手,“我们出发吧!”

步入阵中,随着光华闪烁,宫羽芊只见眼前一片迷蒙,待在能辨别眼前事物的时候,以身处于一片遮天密林之中了。

我的天啦,看这树的涨长势,这落风林可比那座迎客松林大而茂密了许多啊!宫羽芊环顾四周,只见密林之中无不巨木参天,绿荫蔽日,大有千年无人问津之古林之感。密林之中,不闻鸟兽之声,更添阴弭之感。

等到双峰众人尽数到齐了,宫羽芊便将碧落倾、殊玄机和莫离招呼道自己身边,然后对其他众人说道:“诸位,我们双峰即成联盟为了便于统一指挥,便由我、碧落倾、殊玄机、莫离组成一个临时的决策团,任何指令皆由决策团统一发布,诸位若有异议,现在不妨提出来,若无异议,接下来的四日之内,请按照决策团指令行事。”

四人皆是各自山峰之上令人信服之人,众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皆表示愿意服从决策团的调度。

于是,决策团的成员便聚在一起,开始商量着成立以来的第一个议题——队伍应该往哪里走?

“莫离。我那是卜卦术,不是指南术!”殊玄机苦笑道,“院长也是,让我们进入这样一座深山老林之中竟然不给我们地图!”

“哎,你们几个对这片落风林难道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宫羽芊问道,“连它的大体方位都不知道?”

“从来没听说过,”碧落倾说道,另外两人也连连摇头,“这里应该是院长发现的神秘隐地,特地用来做试炼之用的。”

“这样啊,”宫羽芊思索片刻,说道,“总之,我们要先找到合适的地形安营,最好能找到依山傍水之地。”

“可是,在这片密林之中,盲目的搜索必定会迷失方向啊。”莫离提出担忧,“是不是考虑可以在此处安营便可呢?”

“此处,地形太差了,”宫羽芊不赞同莫离的建议,“四面密林而中间一片空地,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副中埋伏的好地段,敌人藏在我们周围,只要他们不是弱智,我们根本无从发觉,可以说是想从哪里进攻便可以从哪里进攻、想何时偷袭便可以在何时偷袭,在此地安营,太不安全了。”

殊玄机和碧落倾表示赞同,莫离见状,又提出了之前的问题,“那,方向问题你准备如何解决呢?”

“这个简单!”宫羽芊笑着朝众人之中一挥手,“应清。”

“什么事?”应清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

“把你的小斥候放出来吧!”

而就在宫羽芊等人东北方向的不远处,墨云霄与合欢峰众人正爆发异常激烈的争执。

原因很简单,墨云霄志在七峰令旗集于一身,所以她此刻战意高涨,急切的想找到其他六峰之人,将令旗抢到手,可合欢峰上的其他公子小姐们却既没有脚踏七峰的野心,有没有必须要通过试炼成为先天的必要,只想着得过且过,混过这四天了事。

“我是首席,你们必须听我的!”墨云霄怒目圆睁,朝在四周散坐,不肯动身的同伴喝道。

“首席?是祁阳烟给你撑腰你才得到的首席吧!”说话的是紫元王朝现任律王季无私之子季飞阳,亦是合欢峰之上身份家世唯一可与墨云霄持平的紫元贵族。“现在祁阳烟不在,你以为我们真的要听命于你吗?”

“你!”墨云霄张口欲骂,此时现场附和季飞阳之声却是不绝于耳。

“就是就是,你若有实力真的冠绝七峰便也罢了,你有几招三脚猫的功夫你心中没有一点分寸吗?现在竟然还想去主动招惹他们!”

“你们!”墨云霄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们身为紫元贵族的自尊呢?你们不是答应了我,要与我一同教训那帮胆敢冒犯紫元贵胄的贱民们吗?”

众人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季飞阳代表众人说出了心声。

“那是建立在你可以保证院长不会为此事惩处我们的基础上的,”只听季飞阳冷冷的说道,“但是,上一次惊雷巨弩的事情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我们,院长不仅会惩处我们,而且还很有可能杀了我们!即使最后他也许会帮我们接上,但是脑袋搬家的感觉,我们可是一次都不想体验!”

“你······你们!”墨云霄听得眼前发黑,怎么回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现在整个合欢峰站在她这一边支持她的、没有明言反对她的只剩下她豢养的宠物华韵和她痴呆的义弟华觉呢?

就在墨云霄准备拔出噬魂青荒剑逼他们走时,一声娇笑从远处传来。

“哟,怎么一进来便内讧了?”红艳飘飞,媚影入魂,一声荡笑传来,不免心魂飘动,“墨云霄,接下来这四日你可怎么过啊?”

“卧红颜?”墨云霄看着眼前的媚红人影,忽然沉声道,“我与你并无过节。”

“哦,所以呢?”

“所以对于你,我可以给你选择的余地,”墨云霄右手一翻,噬魂青荒剑现形,化出夺魂紫芒,“第一,主动交出令旗,然后给我滚;第二,我先将你的魂魄祭入这噬魂青荒剑之中,然后再夺你令旗!”

“可是,我却想走第三条路呢!”卧红颜笑颜一敛,杀意顿上俏眉,“不如,你先讲令旗给我,我在赐你***愉,让你在极乐之境界中死去,如何!”

就在合欢峰和华梦峰众人被各自首席卷入战局之时,另一边的双峰联盟,在应清所设计的斥候金球的侦查下,很快找到了一处依山傍水之地。

这种斥候金球,是应清的炼金设计之一,为体积不过半寸,通体金黄的球形物,生有双翅,可隐去身形,球体遍布特殊结晶,与应清手中的结晶有链接之效,可将四周环境状况尽数传于应清眼中,做侦查之用再好不过。

根据金球指引,众人竟走出密林遮天之地,来到一处峭崖之处,只见崖壁高耸,以此为点,四周视野散去,一览无余,绝无伏击之忧患,更有一汪清泉自崖顶缓落而下,清澈甘爽,宜人心肺。

“我们便在这里安营吧!”宫羽芊招呼众人道,“应清,又到你表现的时候了!”

应清刚要说话,莫离忽然出言打断了对话,“有人来了!”

众人凝神戒备,只见又有数多人影走出密林,为首之人淡素清雅如仙,正是壁菡君。

“菡君姐姐,羽芊,有礼了,”宫羽芊迎了上去,率先行礼道,“姐姐怎么走到劫轮、迹天二峰的安营之处来了?”

“劫轮、迹天二峰的安营之处?”面对宫羽芊的提问,壁菡君笑而不答,倒是壁菡君身边的一位青衣少女不客气的看着宫羽芊,喝道,“我怎么不见你们在此地有安营之像啊!”

“菡君姐姐,羽芊现在是劫轮峰和迹天峰联盟的代表,全权代表两峰,不知您身边这位学友是否可以代表无相峰呢?”宫羽芊无视了绿衣少女,依然笑望着壁菡君。

“羽芊,萝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你们确实还没有在此地安营,说是你之营地,为时尚早了吧!”壁菡君依然是淡然微笑的模样,确实语带锋芒。

看来是无法善了了啊,宫羽芊暗暗叹息了一声,说道,“那菡君姐姐意欲何为呢?”

“我无意死战,想必羽芊与我所思相同,”壁菡君朗声道,“不如以三招为约,三招过后,胜者留,败者走,如何?”

“菡君姐姐何必如此呢,”宫羽芊劝到,“此地宽阔,容得下你我三峰的全部人员,不如······”

“羽芊,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若是仅凭口舌便想赚取真心盟约,未免想的天真了。”

“我明白了,”宫羽芊点头示意她决心以下,“那便三招为约,三招过后,若我输,无二话,我方立即离开,若我侥幸胜了姐姐一招半式,还望姐姐考虑联盟事宜。”

“这么便宜我?那我便先行谢谢羽芊了。”

双方三峰之人员对峙的中央,两道人影静默对立,即将展开一场地利之争!

“菡君姐姐,羽芊领教能为,请赐教!”宫羽芊摆开架势,请壁菡君先行出招。

“既如此,壁菡君失礼了!”壁菡君白练急旋,形成疾风利刃,卷向宫羽芊,而宫羽芊不闪不避,背后凝气成羽,双羽闭合护住周身,正面抵挡风刃!

风刃撞在气羽之上,顿向四周散去,一时间袭卷四野,草木尽数摧折,周边尽显荒芜。

第一招试探过后,双方已知对方深浅,再一出手,便是极势!

“注意来!逐天千秋雪!”壁菡君首现绝式,真元催动之下,至寒冰魄之气现于双掌之上,化作逐天冰箭直向宫羽芊袭来。

“厉害!”宫羽芊心神瞬转,决意正面一抗,只见她十指并列交叉,首度双手拈绘血咒,正是血符记所载,火符至极之咒!“九现炎龙!”

巨大血色符咒自宫羽芊双掌之中成型,紧接着九条巨大火龙自符咒之中窜出,与冰箭撞到了一起。

火海肆掠,冰气蒸腾,在冰火之气对撞的那一瞬间,现场众人皆受冲击,修为低微者以口出殷红,即使向碧落倾、殊玄机这样青年高手以忍不住呼吸一滞,一时气血翻涌!而现场两股力量对撞的中心竟是硬生生被摧折出一个不见其底的深坑!

“羽芊,我真是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样的实力!”壁菡君拭去嘴角流出的鲜血,看着对面的人,一直淡然的眼神中迸发出只属于战士才有的战意之光,“如何,最后一招,你还有余力吗?”

“菡君姐姐谬赞了,”宫羽芊说着话,一点自己右臂大穴以为手上之伤之血,“羽芊愿意奉陪!”

壁菡君纤指之上忽现点点星芒,结成巨大法阵,一只浑身散发银白雷光的巨大狐型异兽于法阵中窜出,直向宫羽芊扑来!

“召唤符?”宫羽芊惊讶了,这她倒是没有想到,夜华峰竟然有善于绘制这种符咒的高手,不过嘛······

手一挥,宫羽芊将一球状物体掷向雷狐,只见那球状物体一接触到雷狐竟然附着于其上,吸食雷狐体内的雷电灵力,雷狐奋力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最终,那球体吸至极限,爆裂开来,一瞬间的巨大雷力反噬竟将雷狐瞬间轰成了齑粉!

“呵,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炼金宝物啊,”壁菡君终于体力不支而倒地了,却无半点失败后的莫然,眼中战意已消失无踪,又恢复到了之前清雅仙灵之色,只听她赞道,“是那个制造金隼之人所设计的武器吧,没想到他的炼金术如此厉害,是我失算了。”

“菡君姐姐过谦了,那招雷狐召唤符咒,也不是一般制符师能做出来的,”宫羽芊的情况亦与壁菡君好不了多少,刚刚虽以噬能雷将雷狐所携带的雷力卸去大半,但刚刚的爆炸仍免不了受到波及,此刻全身被雷波击出无数伤痕,血染衣袍。“无相峰上亦有奇人,善于制符吧。”

“没错,”几个无相峰的学子将壁菡君扶起,壁菡君微微站定,便向宫羽芊行礼道,“我输了。”

“不,我亦不算是赢,”宫羽芊阻止道,“算平手如何?”

“那,这赌局······”

“不如这样,你我众人便先在此地养伤,待痊愈之后,若姐姐同意联盟,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姐姐不同意联盟,那时再决胜负,如何?”

你可真会找台阶下,痊愈之后再决胜负?那时说不定试炼都结束了。壁菡君心中想道,不过她也知道,宫羽芊其实够给她面子的了,不说别的,现在人家那一方还有一位一直没出手的迹天峰首席殊玄机呢。要是现在乘机夺她令旗,自己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啊!想到这里,壁菡君便同意道:“如此,便叨扰了。”

“好,应清,有到了你表现的时候了!”宫羽芊喜笑颜开,对着应清嚷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应清懒洋洋的走出人群,掏出一件四方形的金属物件。

“这又是什么宝贝啊?”众人好奇的问道。

“你们那位宫大首席的创意,可怜我啊,她动动脑子,我就要累死累活的把东西造出来!”说着应清将手中之物朝崖壁处掷去,只见金光闪耀之间,那小小的四方形金属竟快速扩展膨胀了起来。

待那物体最终成型之后,众人皆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高达六丈,微浮于地面的庞然大物。

“这······这是什么?”

“应清的炼金术产物——折叠式浮空堡!”宫羽芊一把拉过应清便在众人面前显摆了一圈,“怎么样?厉害吧!”

“厉害是厉害,但是,这是需要能源驱动的吧,”壁菡君问道,“可以坚持多久?”

“若是不需要动用堡垒内部的防御力量的话,以现在我手头上的能源晶石,可以坚持一周以上,”应清腼腆的回答,“不过若是启动了那两门魔源大炮的话······”

“什么?”宫羽芊瞪大了眼睛,“不是让你把魔源武器换成火器了吗?”

“你以为是换车轮子啊!说的那么简单,时间根本不够好吗!”应清回了宫羽芊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个······”宫羽芊无语了,只好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相必不会出现动用这个据说可以将一座城夷为平地的魔源炮的情况发生,那么诸位,请一同进入这浮空堡,我们先将诸位各自的宿寝之处确定下来吧!”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亚玄迷途》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宫羽,云霄)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桃子精灵)这种迥异与其他玄幻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