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悍武苍穹》武道星主 第三章:强盗,大劲与火器,火器与长刀(上) 悍武苍穹别扭受

《悍武苍穹》武道星主 第三章:强盗,大劲与火器,火器与长刀(上) 悍武苍穹别扭受

时间:2020-02-14 11:59:46来源:阅文集团

《悍武苍穹》武霸苍穹全文免费阅读 猎奇 悍武苍穹武侠小说 连载

悍武苍穹

类型:武侠作者:大瓢泼雨状态:连载中

《悍武苍穹》由网络作家大瓢泼雨所著,终于迎来了令人拍案的大结局,陈帆,林克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余音绕梁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深夜!肃宁大街上,一辆矮马铁轮蘑菇木蓬马车咯哒咯哒的行走在路上,矮马结实,耐力好,橡胶裹着铁轮,走的不颤,糙汉的车夫,坐的笔直,认真的拉着缰绳。马车停在688号坊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两个穿灰衣的青年,俩

《悍武苍穹》 免费试读

深夜!肃宁大街上,一辆矮马铁轮蘑菇木蓬马车咯哒咯哒的行走在路上,矮马结实,耐力好,橡胶裹着铁轮,走的不颤,糙汉的车夫,坐的笔直,认真的拉着缰绳。

马车停在688号坊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两个穿灰衣的青年,俩人的圆顶黑帽的帽帘压的很低,看不清脸面,他们一言不发,同时递钱给车夫。

车夫把手伸到俩人的手下,俩人同时松手给钱,随即下车。车夫见是两份钱,赶忙点头致谢,“谢谢,谢谢。好人呐!”

虎头和虎脑扶着黑帽下来马车,走进坊大门,拐进一处阴暗的角落。

虎头把背上的黑色牛皮袋子搁到地上打开,拿出氪石光筒打亮,袋子里有火器和长刀。

俩人看到这些,有些愣神,怎么还有火器。

虎脑摘下黑帽,黝黑的脸面,结实的咬肌,饺子耳,他拿起前手臂大小的火器端详,新制的无弹火器,靠内源场伤人,威力堪比铁锤近身猛击,“耶?新制的火器,废一个臭小子,还要用火器?太看得起他了吧。咱们好歹也是万中无一的中劲劲士,这不是看不起咱们吗?”

虎头拿起另一把火器装到身上,“那小子是坊间劲武大会的亚军,身手很不错。”

“切!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别说坊间亚军,就是冠军,也要打的他满地找牙,哭爹喊娘!”虎脑咧嘴邪笑,把火器扔到袋子中。

虎头看着虎脑不屑的样子,冷笑着说:“你别太得意,这次咱们来,有两重任务,废掉陈帆,带走竹简,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此事,时间非常的紧迫。这点活要是失败了,咱俩就别在飞鹰市混了!”他拿起一尺长刀,轻弹刀身,目光冷峻起来。

“哼!老子还没有失过手!”虎脑心里不忿,选出一把趁手的刀站起来,“事成之后,喝个通宵!”

“好!”虎头笑笑。

俩人把圆顶黑帽顶上的纽扣解开,往下一拉,帽沿套到脖子上,帽身刚好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两只阴森的眼睛。随后藏起刀,贴着墙边猫着身子快步跑起,很快便消失在林立的蘑菇小楼间。

林克博学士的屋子里。

陈帆坐在桌边,凝重的盯着桌上的羊皮书和竹简,他越看这心里越兴奋。羊皮书上写的是《象帝八合拳》的功法,是一门高深的内功,比《玉虚大劲决》不知要高深多少倍。

“地元、真水、震木、天火、飞金,丹劲,五象生灵,灵通元神!”这八个境界,可比现在流通的三大劲要详细的多,但是他一点也看不懂,高深的让他只叹气,“下劲筋肉饱满,中劲骨如金刚,上劲骨髓如霜,每个大的境界,又分初、中、高三级,这是多么明朗的境界划分。你看看这古书上,这都写了个什么玩意啊,一点都看不懂啊!”

林克凑近羊皮卷指着这些字,心里只叹息,这孬人是个大文盲啊,“这些金啊,木啊的,是当时的人们对物质属性的统称,具体的解释,我明天给你找些书来,你对照着看!”随即移动身子,指着羊皮卷上第一幅功法图,“你先试试这些架势,看看有什么感觉!”

陈帆凑近第一幅功法图看,图的中央坐着一个冥思静想的人像,人像双手十字交叉放在下腹,右手在里握左手拇指,左手在外握右手四指,乍一看,极像个心脏。

中央人像的四周围着四个坐着的人像,每个人像的动作都不一样。再往外沿,是八个练功的人像,也是独立的动作,但都是大劲功夫。

但看这些人像手足的动作,柔的像是跳舞,但整体看却有一股刚猛的势头,妙不可言。

陈帆虽然看不太懂字面的表述,但能看懂图像,是练大劲的基本功,没什么攻击的手段。

图像下面有文字表述:此功不透,莫练下势。

陈帆微微一笑,目光看向第二幅练功图,“第一幅图是基本功,我这功夫已熟,练这幅图吧!”

“你说了算!”林克目光移动到第二幅图上。这图的图形结构与第一幅的一样,只是这中央的人像是半蹲的姿势,右手前推,左手下压到腹部的攻势图,功法为乾元大哉。

陈帆结合文字从图中寻了一招,原来这每一个图形都能单独的运劲,两个图形合起来便是一招,且能随意结合,但必须以中央的人像为起势和收势,实在是高深。

他本准备马上练,忽然想起合同上的协议,“诶!练这些,不会致命吧!”

“应该不会吧!有致命危险的不是这些,是新源府的实验!等有危险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的。”林克悠悠的说着,目光不离第二幅图。

得知这些,陈帆放下心来,他站起身子,左脚前伸,右脚后踏,如火炮的炮架子,左掌下压小腹,小腹顿时感觉火急火燎,好像装上了火药,右掌从下往前推直,顿时小腹中憋着的大劲下沉到双脚上,同时另一一股大劲翻涌上右手臂,感觉掌心滚烫如火烧,好似有东西要从掌心爆出一样。

吸气的瞬间,双手变拳猛收到小腹处,一股大劲猛然下降到腹部,顿时感觉屎尿都快要崩出来,此刻他猛然上提双拳与胸前,大劲沿着背脊直上两扇大筋肉,肺中气劲涨堵,两眼顿时血红。

气劲一憋住,血聚胸腔,大脑失去能量,脑海顿时一片空白,即刻便忘了下一个招式是什么。同时两拳之间的胸口正中一点,烫如火燎,随即这一点上喷涌出一股别样的大劲直涌到后背,上到后背扇骨之上,凝聚在扇骨中,撑胀的肩窝要炸。

林克见他瞪大眼睛,眼神中尽是迷茫,好像是忘了什么,低头看向桌上的羊皮书,顿时明白过来,赶忙拿起书,竖举起来给他看,“看!你看这里。”

陈帆看到羊皮书,顿时反应过来,盯着图谱扫视,看到前推的姿势,同时看到下方一行小字,原来如此。

乾,龙劲在渊!

双拳猛然前推,大劲沿着骨头缝隙急速前进,同时手臂上三个不知名的点位顿时刺痛如火燎,刹那间大劲奔涌到拳心,拳头上爆出一团气浪。

“嘭!”

拳风炸响,劲气如浪从双拳迸射而出,轰向羊皮书。

“不好!闪开!”陈帆脱口而出。

话刚落,气浪吹的羊皮书晃荡了一下,林克放下羊皮卷,皱起眉头,“闪?闪什么?”

陈帆尴尬的张大嘴巴,收回手看着掌心,如此刚猛的气劲,只吹了一米?不过也够神奇的,竟然能打出气浪,“这……这是什么?内源场吗?”

林克移到陈帆的身边,拿过他的手看,“什么?手上什么也没有啊?”

“不是!你刚才没看到?”陈帆瞪着林克比划着,“刚才拳头上爆出一团能量,还差点撞到你!”

林克像看傻子一样看他,“你眼瞎了吧!?”

“你才眼瞎!”陈帆眨巴一下眼睛,确定自己没瞎,挠挠头,“再试一次,你看好!”

林克闪到一边,认真的盯着他,刚才好像还真感觉到什么东西从他双拳上喷了过来。

陈帆站定炮架起势刚要运劲,忽然楼顶上传来一连串的声音,唰!咚!噼里啪啦,丁铃当啷,“哎呦!”他抬头看天花板,“楼上在干什么?夫妻打架吗?”

此时,林克脸色变得奇怪,“楼上也是我家,没人的!我在窗台摸了大油,估计有小偷来偷东西,摔了!”随后他看着陈帆,冲他挤眉弄眼,“练功的,你不去帮忙看看,我这老头子可打不过!”

陈帆收势,拎起板凳,“现在的毛贼也太没规矩了,都不踩点吗?明看到家里亮着灯还来,真是……”

说到这里,他忽然愣住,扭头看林克,“你…….得罪过人?”

话音刚落,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吓得林子豪和林克提肩缩脖子,同时看向屋门,屋门上印出一个大脚印,门外传来轻微的呻吟,“***,铁门!”。

“不好!是他们,”林克闪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麻布袋子装竹简,“快,咱们离开这里!”

陈帆也不知道是谁,但看林克着急的表情,扔了板凳,闪到桌前卷起羊皮书系住,递给林克。

林克见兜子已经撑不下,“你拿着!”说着拎起包往里屋跑。

陈帆没有犹豫,可是身上没有兜可以装这羊皮书,于是展开羊皮卷,撩起衣服,往腰上缠。

“嘭!”门外又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头皮发麻,门上印出一股圆润的鼓包。

陈帆刚系住麻绳,门上又传来一声巨响,门板松动,已经不堪一击。他放下衣服,拎起桌子扔到门边堵住门,随即闪身进入里屋。

林克站在暗门口向他招手,“快,走密道!”说完闪了进去。

陈帆刚踏进里屋,忽然感觉脖后凉风阵阵,他下意识的蹲身前翻落地,翻落的瞬间余光看到一把锃亮的刀子划过空中,掠出一抹刀影,刀体嗡嗡作响,这要是被砍到,脑袋直接就搬家了。

落地回头看,一个蒙面的人手持刀子毫不犹豫的冲他刺来,速度快的令人窒息。同时门口又是“嘭!”的一声,门板哐当落地。

陈帆惊得一身冷汗,靠着条件反射猛蹬墙壁,借着反劲,身子后翻闪到密道口,躲过蒙面人的刀刺,同时伸手抓住床旁边的桌子,拉进密道横到密道口,这样总也能阻他一下。

他拼尽了全力,几乎毫秒级的反应,但仍然受了伤,脚腕大筋处被刀子划破,幸好只是破了皮肤,要是再深一点,腿筋就断了,“好狠的人,好快的刀!”

虎脑在楼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后,顿时摸不准了方向,等下到楼道口,只看到了陈帆,于是他便毫不犹豫的挥刀、猛刺,真没想到这小子能躲开,简直出乎他意料之外,“小子!够厉害的,不过我感觉你已经废了,”伸手抹掉刀刃上的血,“我看你还能跑多远。”说着追了过去。

虎头三枪打爆铁门,骂咧咧的一瘸一拐的走进来,“他八辈祖宗的,木头包着铁门,够阴!”看到虎脑拐进里屋,拖着腿跟过去,“追,别让他俩跑了。”

陈帆三步跳进地下室,看到林克守在书柜暗门处向他招手,“这里!这里!”他顾不得过去,抓住旁边的书柜拖着堵住门口,随即才跟过去。

刚到暗门口,身后传来‘轰!’的一声炸响,木渣子溅了满地。陈帆拉住立柜,从里面锁上,跟着林克往上钻。

虎头走进密室,借着氪石灯,发现屋子空空如也,随即掏火枪对准柜子挨个‘砰砰砰!’连开八枪,第八个柜子炸出一个大洞,“暗门在那里!”

陈帆蹭着脏兮兮的洞壁,刚爬到拐弯处,身后爆炸声“轰!”的响起,木屑打在脚腕处,撞的生疼,伸手用手背一蹭,黏糊糊的血,“林克!快点!他们来了。”

林克气喘吁吁的爬着,凹凸不平,带着土渣的地面,硌得双手生疼,“早知道,早知道,挖高些!爬的…...可真累。”

陈帆上前推住他的双脚,“跟着我节奏!”俩人的速度顿时快上三分,“他们是谁啊?你得罪了什么人啊?”

“一直暗中调查我的人,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捣乱了,这些年来,我都换过3次家了。”林克的语气颇为的无辜。

虎头用灯光照亮暗道,阴暗、潮湿,蜘蛛网乱扯的通道,他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判断出对外的方向,“你从里追,我去外面守!”虎脑毫不犹豫钻了进去,踏着满地的木屑,蹭着蜘蛛网追了过去。

虎头转身往外追去。

陈帆推着林克从阴暗潮湿的暗道出来,这里是坊里街道边的草植空地上,旁边还有垃圾桶,“林克,你快跑!他们找的是你!”说罢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旁边的直筒垃圾筐,朝着洞口一顿猛倒,腐烂的瓜皮,馊臭的饭菜,令人作呕的各种垃圾,一股脑全落进洞里,只听到洞里面一阵的呼喊,“你***,你***!呕~呕~你奶奶……马勒戈壁……”

林克抱着装竹简的袋子,回头看向倒垃圾的陈帆,“到中央广场找我!林克博学士,站岗的人都知道。”

陈帆回身抓起另一个垃圾筐,“好!你快走吧!”又是一股脑的倒进去。

他刚倒完垃圾,筐子还没有放下,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嘭!’一声闷响,转头猛看,借着橙黄的路灯看到,街道不远处,林克倒地,竹简洒落一地。远处,短发蒙面灰衣人,手里举着火器,火器口冒着白烟。

眨眼之际,火器口瞄向了自己,陈帆浑身汗毛炸起,往地上一趴。火器喷射出一团拳头大小的蓝气,蓝气蹭着陈帆的腰间打在地上。

“轰!”炸出拳头大的坑。

陈帆回头看地上的坑,他猛然举起双手,“投降!投降!别开枪!”刚回过头来的瞬间,脑海顿时闪过一阵疑惑。为什么坑洞里没有铁弹头,也没有弹坑!于是,他起身的时候,故意摔倒身子:“哎呦!”随即往坑洞方向一滚,趁着手扶地站起来的瞬间,手指在坑洞里探查了一番,没有铁弹头,那打出的是什么?

远处的蒙面人冲他晃动枪:“过来,把地上的竹简捡起来,快点!”

陈帆没有犹豫,来到林克身旁捡竹简,七卷竹简毁了三卷,他蹲在地上一片片的快速捡起,同时趁机检查瞄了一眼林克,只见他身上没有一丝的伤痕。当自己目光瞟到他脸上的时候,林克忽然冲他吐了一下舌头。

刹那间,陈帆脸筋抽搐,差点笑出来,此刻他判断出,蒙面人的那把枪里打出的不是子弹,是一股能量,而这股能量打过来的时候,被竹简挡住了,所以林克并没有事情。

“看什么看!快点捡!脱掉上衣,把竹简装进放衣服里!”蒙面人不耐烦的呵斥。

陈帆吞一下口水,犹豫了一下,脱掉上衣,露出腹部缠裹的羊皮书,他把竹简一股脑卷进衣服里系好,放到地上后站起来,垂着目光死盯着短发蒙面人的动作。

这个人做事小心翼翼,与方才偷袭自己的人不一样。不过刚才毫不例外的是,他想要自己的命。

此刻,他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趁机击倒这个坏蛋,现在的关键,是这人手里的火器,只有打掉他手中的火器,他才有可能脱身。于是,他的目光盯紧了扳机处。

虎头小心翼翼的接近陈帆,快到竹简旁的时候,他挑动火器:“往后推三步,跪下!”

陈帆往后退上三步,双膝弯曲作势下跪,虎头冷哼一声,弯身捡地上的竹简,就在这一瞬间,陈帆条件反射的猛然前踏左腿,右腿顺势后蹬,炮架子支好,同时垂落的双手握拳猛收腹下,大劲直灌双脚和扇骨。

虎头刚抓住包竹简的衣服,忽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猛然抬头看到陈帆做了一个奇怪的架势。这一瞬间,他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嘭!”枪口爆出一团蓝气。

同时,陈帆双拳轰击出去,拳头上浪奔涌一团猛烈的气浪。

乾,龙劲在渊!

气浪呼啸而至与蓝气撞在一起。气浪柔中带刚,势若水浪,蓝气刚猛无比,势若流星坠月,不可阻挡。

相碰的一瞬间,陈帆感觉自己打出的气浪弱不堪言,身体本能的做出反应,向下猛压半尺,同时右脚猛然蹬直,身体崩弹出去,猛然接近虎头的身子,同时双拳如长虹贯日一般,捶在虎头的腹部。

火器喷射出的蓝光被气浪推的偏离半寸,蓝光擦着陈帆的后脑勺打在了地上。本该捶掉枪的双拳,打在了虎头的腹部,他整个人凌空倒飞出去一丈远,落地又翻滚一丈远,肚子里肠子翻转痉挛,疼的他直抽搐,没抽两下,便疼晕了过去。

陈帆使出龙劲在渊是一瞬间事情,就是一个扭头扣动扳机的瞬间。林克作为旁观者,只看到他像猫一样扑了一下,蒙面人便飞了出去,简直神乎其技。

陈帆见虎头晕倒,连忙捡起竹简,扶起林克:“快!我们走。”刚走两步,忽然脑袋一蒙,天旋地转,脑袋晃悠悠的向后仰,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了,身体轻飘飘如烟一样,颤巍巍的左右晃动,噗通一声,仰躺到地上,在丧失意识的前一秒,他听到垃圾桶旁的洞口,爆出一声呐喊:“老子要杀了你!”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悍武苍穹》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陈帆,林克)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大瓢泼雨)这种迥异与其他武侠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