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悍武苍穹》符缘苍穹 第十三章:棘辣的对手 悍武苍穹忠犬攻

《悍武苍穹》符缘苍穹 第十三章:棘辣的对手 悍武苍穹忠犬攻

时间:2020-02-14 12:15:20来源:阅文集团

《悍武苍穹》武霸苍穹全文免费阅读 猎奇 悍武苍穹武侠小说 连载

悍武苍穹

类型:武侠作者:大瓢泼雨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悍武苍穹》由大瓢泼雨撰写的武侠类型的网络故事,故事中的主人翁是陈帆,迪尔,主线丝丝入扣,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陈帆站队伍中排队,准备领取下一场比试的号码。此时,丁区大概还剩下135人。“诶!”忽然有人拍陈帆的肩膀。陈帆回头见是那位肤白的美洲人:“嗯?是你啊!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叫迪尔,”肤白人伸出手,“跟

《悍武苍穹》 免费试读

陈帆站队伍中排队,准备领取下一场比试的号码。此时,丁区大概还剩下135人。

“诶!”忽然有人拍陈帆的肩膀。

陈帆回头见是那位肤白的美洲人:“嗯?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叫迪尔,”肤白人伸出手,“跟你认识一下!谢谢你帮我。”这时候后面排队的人怒喊:“插什么队?排后面去!”迪尔连忙朝后鞠躬低头:“我不是插队,我已经输了,跟朋友说会儿话!不好意思啊。”人群顿时没了抱怨的声音。

陈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陈帆,耳东陈,扬帆起航的帆!”

“陈帆,”迪尔会心一笑:“好名字,跟你商量个事!行不行?”

“说!”陈帆面无表情。

“好,好,”迪尔笑嘻嘻凑近他的耳边,陈帆不由的闪躲一下,但没能躲开:“如果能遇到打我的那位,帮我报仇好不好?”

“滚!”陈帆想都没想直接喝退,这个人太得寸进尺了,他最讨厌得寸进尺的人。

人群中爆出一阵‘哈哈’的笑声。

迪尔站定脚步,失望的看着他:“那……打扰了!”

陈帆不由的回头看他一眼,挺有礼貌的一个人,就是脑子不够点,跟你非亲非故的,就想人帮你报仇,想多了吧。

第一场输掉的人,离开了一少半,还有一半多的人留在这里观摩学习,陈帆拿着36场2批的号码找到自己的场,等待比试的开始。他正揣摩着上一场比试,对方用招的失误点,忽然又有人拍他肩膀一下。

这一瞬间,他条件反射的抓住肩膀上的手,猛地捏住他的合谷穴,随即一掰一撇一拉,迪尔“哎呀呀!”的叫着,从身后窜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怎么又是你!?”

“放……放…..放开!疼疼疼!”迪尔另一只手拍着地,陈帆松开他的手。

迪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不好意思,我……我觉得这个忙只能你帮!别人帮不了。”

陈帆有些不耐烦:“第一,咱们非亲非故,我没必要给你报仇!第二,这是比赛,不是社会,即便是社会,请找官府的人去!第三,你就那么确定,我能遇到他?”

“能!百分百的能,你看!”迪尔指向刚拿了号码的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他正往这里缓步走来。

陈帆无语的看一眼迪尔,这是个神神叨叨的人,又抬头看向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眼见着这位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来到36场,站到他的身边,陈帆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着迪尔,迪尔很认真的冲他点头。

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不屑的看了一眼迪尔,随即拿出号码:“谁是2批?”

“我……靠!”陈帆生生的把日字压了下去:“我是!”

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冲他呵呵一笑,伸手要拍陈帆的肩膀,陈帆反手一挡:“别动手动脚的!”

“铁牛!”面貌如非洲人的选手收手,藐视的看着陈帆:“要么现在弃权,要么一会儿我会往死里打你!”

“哟!威胁我?”陈帆目不斜视的盯着他,这人的眼神之中藏着狠毒:“咱台上见!”

铁牛邪笑着点点头,往别处走去。

迪尔笑嘻嘻的看着陈帆:“诶,怎么样?你还是得给我报仇。”

“闭嘴!”陈帆瞪他一眼,顿时没心情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遇到这个人:“你脑子有病吧,我跟他再怎么打,也不是给你报仇!因为咱俩非亲非故,懂吗?”

迪尔表情一愣,随即眼神一亮,单膝往地上一跪,左手包右拳:“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咦~”陈帆连退三步,震惊的看着迪尔,这家伙绝对有病,搞不好是杀人不犯法的神经病,于是他冲着准备离开的医生护士喊:“医生,医生,快来看看这个人,这个人可能脑子撞坏了!”

医生和护士连忙跑过来,强制把迪尔按在担架上开始检查,不管他的挣扎和喊叫,“我没事啊,什么事都没有啊……”

“2批上场!”裁判大叫。

陈帆听到是叫自己,活动一下身体,走进比试场。铁牛缓步上场,他斜着眼睛看自己,眼神只放冷光,仿佛在看一只待宰的鸡。

这种眼神陈帆见过,16岁高中毕业,他到屠宰场工作过,老师傅杀鸡就是这种眼神,后因为受不了虐待动物,换了个卸货的工作。

铁牛穿一身黑色衣服,黄黑的肤色显得不是太黑,他撤开步子蹲为半马,双拳聚过头顶分开,如飞鹰展翅,动作大开大合:“我可不会像别的选手那样手下留情的!”

陈帆以射日弓防式做准备,马步下坐,左拳挡脸,右拳护腹,如预备开弓的姿势。

“比赛!开始!”裁判大吼。

铁牛身子一闪,大步奔向陈帆,挥舞拳头,抡起胳膊,直击他的脑袋。一改方才以招喂招的态度,显然是为了防他偷招。

陈帆见拳势又快又猛,他不退反进,左脚脚趾抓地,右脚一蹬进步追魂,左手迅变勾拳搂住猛击过来的拳头,拳头带来的巨大力道险些让他架子崩掉。

这时,他力从脚下升起,迅速传到右肩,肩沉,肘压,拳动,嘭的一声,重拳打在铁牛的上腹。

如此重的一拳,击打在防御比较弱的上腹,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可是!陈帆感觉自己拳头没有打在的地方不是腹部,而是打在一块钢板上,巨大的反震力,震得他的牙齿只发痒。

恐怖的腹肌!

铁牛冷笑一声,左拳的拇指怼住中指,变成毒龙钻,贴着陈帆的右臂,一拳钻进他的上腹!

陈帆顿觉腹部钻进一根铁杵,随即传来一阵绞痛,身体不由的弓了起来,巨大的力道使得身体不由的连退五步。

眼看就要出线,他右脚猛然踏地,一脚踏在白线上,差两厘米就出局了,“这……这是什……么拳…..头,怎么……跟…铁…一样!”

铁牛戏谑的眼神看着他:“小子,尽全力吧,把能用的招式都用上,不然你胜不了我的!”

“啊~~~”陈帆运劲与腹部,“哈!”劲力撑开了被一钻封住的脉跳,瞬间缓过气儿来。

“他身上跟钢板似的,不好硬打!”场下传来迪尔的声音。

陈帆听到这话却没有做声,往前走近两步,离开白线。他有一招:乾,龙劲在渊!但不能用,因为他知道这一招要了一位歹徒的命,这是比赛,不是杀敌!不能用杀招。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手玉虚绝技,这绝技是从《玉虚大劲决》中悟得的,原来的玉虚十二大劲并没有这绝技,这绝技足以让他对抗中劲初级强者,只是太过于伤筋骨,所以他从来不用。

绝技的名字,就叫玉虚,玉者,无瑕也,虚者,极动也!

无瑕极劲!

“你很厉害!”陈帆搭起右弓步的架势,只是他的双腿如弓一样,并不方正,左拳压的极地,右拳如睡罗汉一样虚顶在太阳穴,徒然运劲,耳边传来蹦蹦蹦的心跳声,这是气血上涌太阳穴的声音。

他没有想到第二场就遇到棘辣的对手,原本打算关键时刻用无瑕极劲,没想到现在就要用起来,他可不想在尚武大街裸奔狗叫,他丢不起那人,这一场必须得赢:“身体炼的跟钢板一样,外家强功,莫过于金钟罩铁布衫,你比铁布衫还要铁!不过今天,我要打断你的铁板!”

“过奖!”铁牛抖抖身上的衣服,还是大开大合的姿势:“别让老子看不起你!”说着,挥舞着钢拳便急奔过来,一顿乱拳激射,如机关枪一样朝陈帆打来。

沙包大的拳头漫天乱射,仿佛形成一道拳墙,拳势瞬间笼罩陈帆。

陈帆不惧,脚下一动,力上双肩,腰如轮狂转,拳如鞭狂抽,无数拳头疯狂捶向拳墙。

砰砰砰砰……碰撞声如雷贯耳。

此时就要拼出对方的底细来!若是摸不透底细,那就是输!

如果说胡乱轮着手臂打是王八拳,那他们这就是精准的超级无敌王八拳!

这里的战况,顿时引起全场的注意。

“我的乖乖!现在就拼全力了吗?”

“我……是不是该退赛了!”

“哇,快看哪里!超强比赛!”

“老天爷,疯了吗?”

“耶耶耶!这才是比赛吗!打!打!打!”

“……”

现场一阵乱叫,但是陈帆耳里只有拳爆声,眼中只有拳头出现的阵脚。开始双方打的毫无章法,但随后拳头出现的位置都是通过精心的计算,稍有不慎,直接出局。

陈帆越打越猛,他发现这个人除了拳头和身体硬如钢板外,力量上与他相差无几。

但是,就这一点,陈帆有些吃不消了!

两人对拼一千拳!

陈帆开始觉得自己拳头受不了了,咬牙坚持两息,忽然左手小拇指的根节一错,筋猛的扭一下,顿时一阵疼痛直传心扉,左手出拳的速度顿时慢了一毫秒。

瞬间!铁牛的拳头轰然砸到自己的脸颊上!

“嘭!”

顿时,陈帆脑袋一蒙,脚下根基顿断,身体如离弦之剑,打着旋窜飞出去,落到了场外!

第一场,铁牛赢!陈帆输!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纷纷叫好!

陈帆坐在地上,看着通红的拳头,仔细的柔捏小拇指扭到的筋,再输一场,面子就没了!

迪尔走上前,蹲在他面前:“怎么样?还行吗?不行,就不报仇了!”

陈帆瞪他一眼不理他,任他说什么!

裁判来到他身边,递给他一块湿毛巾和一瓶水:“漱漱口!别喝,还能上场吗?”

陈帆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头顶只冒白气!拧开水瓶喝上一口漱了下口吐掉水:“能!”

“休息一分钟,再战!”裁判宣布!

铁牛大口的呼吸,头顶也是冒着呼呼热气,他接过裁判给的水,漱了下口,慢慢走着,等待下一场。

陈帆站起来步入场中,检查身体的不适,他徒然发现,这一次无瑕极劲,并没有上一次损的身体严重。

第一次在坊间比赛的时候,用无瑕极劲对战之后,他牙龈流血,牙齿松动,呼出的气都带血腥味儿。这一次没有,只是牙龈有些胀酸。

“可以!”铁牛冲他眯眼冷笑:“能跟我拼拳头,算你小孩厉害!不过,这一场你就算拼尽了全力,也别想占到一点的便宜!放弃吧!不丢人!”

铁牛觉得预言之子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因为与这人对拼的过程中,他利用异化人特有的力量感应过,这小子体内并没有他们的力量,所以这人绝对不是异化人,同理,他手上也不会喷出火焰来。

“呵呵!”陈帆目光紧缩,他已经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硬拼绝对不行,只能试试《玉虚大劲决》的游龙步加碎冰绵掌,“在我陈帆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两个字!”

游龙步本身要配上鹰爪的,但是这人的身体强悍,用抓绝对吃亏,掌的震荡力能破掉皮下的毛细血管,或许能重创他。

“铁牛我最敬汉子!你是条汉子!”铁牛搭起架势,冲他招手:“来!战!”

陈帆看向裁判,同时双手化圆,左手前推右手后撤,身体下压,前腿虚,后腿实!

“游龙碎冰掌!”

裁判会意点头,也不管时间到未到,只要两人准备好随时能开始。

“比赛!开始!”

“哈!”铁牛又是率先进攻,这一次他以长拳为主,以直捣黄龙之势,压向陈帆。

陈帆一见是长拳,便知道他刚才消耗的体力巨大,只能用长拳,自己也是体力消耗巨大。

铁牛长拳从天而降,只捣向陈帆的脑袋。

陈帆侧身游走躲拳,同时右掌上撩直击铁牛手臂,裂掌啪的一声,拍的巨响!

铁牛脸色顿时变的扭曲,手臂火辣辣的疼,他动作不停,进步运左肘只捣陈帆的心窝,势要一击撞废。

肘子如枪直逼胸口,陈帆腿上运劲一歪一拐,身子诡异的闪到铁牛侧面,同时甩起右掌,右掌贴着他的肘臂,啪的一声脆响,扇逃铁牛的面门上。

“啊!”铁牛闷声一叫,同时脑袋后仰,眼前顿时发黑,脸火辣辣的疼,鼻子酸的要命,他的金属态还不能蔓延至全身,现在只差脸和下体了!他忍着疼酸,转身横扫一拳,没有扫中陈帆。

此时,陈帆退到一丈外,等他缓劲!

铁牛晃晃脑袋,摸了一把脸,顿时手上黏黏的,伸手一看,是血!“你老祖宗!”

陈帆一见他流血,再细细感受刚才的一掌,他的脸上没那么硬,看来他还没有练到家呢!

“你会用掌!老子也会!”铁牛拳头变掌,撩掌上天,冲他直拍下来,同时步伐变得诡异。

陈帆判断不出他的攻击方向,连退跳三步,踩到白线,这个瞬间,他拐腿侧身躲开铁牛的大掌,挥左掌直击铁牛的后腰,想借此力回到场中。

这时,铁牛后面似乎长眼了一般,身子骤然侧移,肩膀贴到陈帆胸前,同时推出去的掌下撩直击他的小腹和下阴。这要是击中,陈帆绝对变成废物。

陈帆没有料到他会用上自己的撩阴掌,惊得汗毛炸起,同时双膝一合,猛然做下跪势。这可不是真跪,这是舍上救下。

铁牛一掌撩到他的胸口,陈帆顿觉胸口一闷,人直接朝后翻去,他借力脚下一蹬,腾空翻转两圈,落到一丈外的场中。

胸口闷疼如拳打,不是掌的震荡力,铁牛不会用掌!

陈帆判断出这一点,心中顿时一喜,铁牛除了防御力强外,攻击力不济自己!

铁牛见这都没有重创他,顿时怒瞪着血红的眼睛,拐腿直追陈帆,连环掌直拍过来,“去死吧!”

陈帆弓起身子,双腿交叉来回侧移躲闪,同时双掌齐发,脸、脖子、前胸、后背、两肋、小腹、大腿内侧。

“啪!啪……”

一连串如炮仗的响声,打的铁牛直叫唤,“哎呦!啊……呀……”

最后,陈帆一掌拍到铁牛的脸上,顿时把他拍的翻了三个滚,落到了场外!

陈帆胜!铁牛输!

人群又爆发一阵欢呼声,此时丁场之中已经比试完毕,只剩他们最后一组,众人都在等他们较量高下后,领第三场的比赛号码!

精彩点评

大瓢泼雨的《悍武苍穹》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武侠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