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抚养权是我的》抚养权是我的可以给孩子改姓吗? 㚻 抚养权是我的直人

抚养权是我的

《抚养权是我的》

饶为为 著

已完结 现代言情 孙世明,王俊华 阅文集团

《抚养权是我的》是饶为为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新篇,主线震古烁今,文笔行云流水,值得一看。《抚养权是我的》小说剧情回顾 正值晌午,旭日高照,天气出奇的晴,没有一丝云朵。初春的阳光再怎么柔和,也经不住久晒,两人提着镰刀敞着衣领汗流夹背地缓缓向北挪着铅腿。“今天上午不能说没有收获,我们之前担心的跳河问题基本可以推翻了,接下

259次点击 更新:2021-06-10 16:00:35

免费阅读
《抚养权是我的》是饶为为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新篇,主线震古烁今,文笔行云流水,值得一看。《抚养权是我的》小说剧情回顾 正值晌午,旭日高照,天气出奇的晴,没有一丝云朵。初春的阳光再怎么柔和,也经不住久晒,两人提着镰刀敞着衣领汗流夹背地缓缓向北挪着铅腿。“今天上午不能说没有收获,我们之前担心的跳河问题基本可以推翻了,接下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正值晌午,旭日高照,天气出奇的晴,没有一丝云朵。

初春的阳光再怎么柔和,也经不住久晒,两人提着镰刀敞着衣领汗流夹背地缓缓向北挪着铅腿。

“今天上午不能说没有收获,我们之前担心的跳河问题基本可以推翻了,接下来你觉得案子应该往哪个方向去侦查?”孙世明擦了擦脸上的汗珠问。

“我觉得案子到这个地步,越是看不清方向,越应该是离黎明最近。三个案子,赵亚茹的视频资料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梦娟的视频资料看,也看不出她失踪的大概方位,三个案子如果没有必然的,这个案子侦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尽管王俊华饥渴难耐,但案子的思路却没有一丝错乱。

“你小子有进步啊,我也是这么认为,这三个案子肯定有,说不定就是一个人所为!我们的侦查方向不能偏,以方玲的线索为突破口,结合另外两个孩子的线索,看能不能得出一些新的规律。”

“如果是一个人所为,更说的通。为什么偏偏都是女孩失踪,都是13、14岁的女孩,都是在天黑以后。如果不是同一个人所为,我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什么可能性。”王俊华不敢再往下想,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直冒青烟。

正当他无计可施时,突然看见不远处有座庙,那是他上次与周小霞一起拜过的庙。

“你渴不渴?我去讨杯水!”王俊华说着把镰刀和草帽交到孙世明手中。

“你去吧,我不方便进这种地方,烧香拜佛是要受纪律处分的!哈哈!”

“你们啊,就是规矩多,帮我拿好了,我去去就来。”说完,王俊华一转眼就溜进了庙里。

跨进寺庙大门,只见一个上了年纪的白发老太太正在虔诚地磕头,嘴里喃喃有词。

在慈祥的弥勒大佛左侧,散盘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和尚,眼睛微闭,左手捋着一串发亮的棕色佛珠,右手竖于胸前。

王俊华轻轻喊了一声“大师”,见和尚没反应,以为他没听见,就又喊了一声“大师…”。

和尚缓缓睁拉开眼帘,现出一颗黑黑的眼珠,道:“施主有何贵干?”

“我想讨杯斋水喝,太渴了!”王俊华微笑道。

“施主请稍等”和尚慢悠悠的起身。

待和尚完全立直,着实把王俊华吓了一跳,这家伙可真高啊,看起来足足有一米八,还有点婴儿肥。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高个的和尚。

在等待和尚取水的间隙里,王俊华向功德箱投了一张十元的纸币,然后磕头作揖。就像在别人小卖部换零钱,不买点东西心里过意不去似的。

一口凉水下肚,顿感神清气爽,全身来劲。谢过和尚,两人继续往停车地赶。

晚上,在阅读询问笔录的时候,一个细节引起了孙世明的注意。梦娟的父亲在笔录里提到,梦娟失踪的那天是9月15日,那天是周六,放假在家休息。她上午八点多出的门,说是去幸福村的同学家玩。

因为没带电话,梦娟的父亲没有问清她幸福村的同学叫什么,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同学家的。那一天她干了些什么,她父母亲是一无所知。直到晚上该回家了,父母才想起梦娟还没回家,情急之下才报了警。

这帮家伙做事也太不负责了,这么重要的笔录都没摘出来。这可是关系到她失踪的具体时间。难怪火车站附近的视频都没有梦娟的身影,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回到过火车站。孙世明在心里想着,骂着。

第二天,4月5号,是清明节三天假的第一天。孙世明没有休息的意思,一早去了梦娟就读的市实验中学。

学校大门紧闭,老师有的回乡下祭祖,有的去了外地旅游。

根据笔录上记载的显示,梦娟就读的是二(3)班。通过向学校保卫处打听,孙世明得到了二(3)班班主任李忠的手机号。

可是李忠的手机却是关机的,可把孙世明给急坏了。没办法,只有先回去再说。浪费了一早上的时间,结果一无所获,孙世明烦恼不已。

令孙世明欣慰的,爱人对他的工作给予了莫大的支持,家里的大事小事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扛。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背后必定有人在默默付出,或父母、或妻儿。

自从插手这个失踪案以后,孙世明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过夜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感到隐隐的不安。也许,盯着他位子的同事等着看他的笑话。案子拖的越久,领导意见就会越大。

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宿舍,打开房门,只见王俊华早已到来,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视频。

“今天没去上班啊?”孙世明有气无力的说。

“今天清明节啊,上什么班!快来看,快来看!”王俊华向他招了招手。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是那些没有营养的视频吗!”孙世明鞋子也不脱,硬邦邦地倒向铁床。

“过来看看!这个人好眼熟,感觉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尽管身体极度疲乏,孙世明还是勉强硬撑起脑袋凑到电脑前。

视频定格在一个骑黑色无牌摩托车的男人那里,路上除了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其他通行者。摩托车的前篓装了一篓子的菜,白的、绿的,大约是两三个人的菜量。视频的时间是2014年3月28日上午7点05分,地点在函道北。

孙世明看了看视频上的时间,知道这是方玲失踪当天早上的视频。

“这是谁?你认识?”孙世明疑惑的问。

王俊华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但感觉像在哪里见过,特别特别的眼熟!就是想不起来,也对不上号!”

只见视频中的男人身穿黑色皮夹克,留着一个寸头发型,眉清目秀,因为是坐着,看不清身高,从上身来看,个子不会太矮。

“这人起的挺早的啊!七点就把菜买回来了!”孙世明说着,按了一下空格键,视频继续向前播放,不出五秒,男人就从左下角消失不见。

“是啊,七点就已经买好菜返回了,那起的真的是早。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养殖龙虾的人,起的都挺早。”王俊华淡淡一笑。

王俊华随口这么一说,但听者有心。孙世明不是没见过养殖龙虾的人,他们起早贪黑,睡眠质量普遍很差,个个皮肤黝黑、眼眶深凹。他怎么也无法将这个眉目清秀的骑者与养虾人起来。

孙世明沉思了一会,说:“他看起来不像农民!再回放一下视频!”

王俊华将光标重新拖到7点05分。

孙世明指着视频严肃地说:“你看他头部,虽然视频不是特别清晰,但也能看出,他天庭饱满,面色红润,明显不像一个体力劳动者。你将视频拖到其他时段,与其他男人对比一下。”

通过与视频中其他男性行人对比,这个函洞口出入的男性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大多数一眼就能看出是否从事体力活。无论是从穿着打扮还是身材长相,这个骑者怎么都不可能与农民划上等号。

为了验证他是否常住农村,王俊华将3月28日前后函道口的视频都调出来看了。这个骑者每天清晨六点到六点半空车往北,七点到七点半左右载着一篓子蔬菜往回赶,有时候还有鱼肉。基本上每天如此,从不间断。

他住在农村,却又不是农民,不觉得奇怪吗?一个个疑问有涌上了孙世明和王俊华的心头。他到底是谁?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个男人得好好研究一下。

精彩评论

《抚养权是我的》这本小说写了一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饶为为)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饶为为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