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权少萌妻》权少萌妻拐回家免费 清水文 权少萌妻虐文

权少萌妻

《权少萌妻》

笙歌滟酒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张来娣,田觅 阅文集团

《权少萌妻》是笙歌滟酒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故事流光溢彩,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加入书单。《权少萌妻》书中主要讲述 村里的拖拉机擦得崭新锃亮,已经装上了拖箱停在田觅家门口。田觅知道村长已经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了,她拽了拽衣襟,红着脸道:“伯伯,还要劳烦您一趟,我家现在没钱,但是韩家把我们赶出来了,还欠着我们半年的房租没

180次点击 更新:2021-06-10 15:59:19

免费阅读
《权少萌妻》是笙歌滟酒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故事流光溢彩,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加入书单。《权少萌妻》书中主要讲述 村里的拖拉机擦得崭新锃亮,已经装上了拖箱停在田觅家门口。田觅知道村长已经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了,她拽了拽衣襟,红着脸道:“伯伯,还要劳烦您一趟,我家现在没钱,但是韩家把我们赶出来了,还欠着我们半年的房租没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村里的拖拉机擦得崭新锃亮,已经装上了拖箱停在田觅家门口。

田觅知道村长已经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了,她拽了拽衣襟,红着脸道:“伯伯,还要劳烦您一趟,我家现在没钱,但是韩家把我们赶出来了,还欠着我们半年的房租没退,加上他们砸坏我家东西……”

村长听得心头一动,这个韩有根和张来娣平时一毛不拔,惯不把他放在眼里,正好趁这个机会敲打敲打。

张来娣一家显然没想到村长会亲自带着田觅来跟他们要钱。

他们一家正围成一圈,拔鹅毛的拔鹅毛,削土豆的削土豆,准备炖老鹅吃呢。

见村长开门见山地跟他们要钱,张来娣拿手肘拱了拱韩有根。

韩有根便搓搓手站起来:“他沈伯,侬让我们一下子拿出百十块钱来,哪里拿得出来呢?”

村长冷哼了一声:“你家麦子长得好,卖了不少钱,以为我不晓得?侬看看她们孤儿寡母的多可怜!”

韩有根满脸陪笑:“这不是刚订了两只猪仔吗?再说了,金凤和金宝都大了,这不都要处对象了,我前些天买了两桶涂料,把房子刷了刷,这会儿手上真没几个钱了……”

村长冷着脸:“你们把人赶出去了,人家付了的房租得退回来!你们砸坏了人家东西不想赔?你们要过日子人家不要过日子了?那好,你们不赔钱,就拿你家的东西抵!”

村长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话音落下,就指挥着村里的青壮去韩有根家搬东西。

张来娣顿时急了,放下手里的肥鹅就去拦人。

村长看了一眼,指着那肥鹅道:“正好,这里有只鹅,囡囡,等会儿带走,给你姆妈补补,也算是张来娣把你姆妈气吐血的赔偿了。”

田觅点点头,指着张来娣道:“她太可恶了,摔坏了我阿爸唯一的照片,还往上面泼水!我姆妈病得这么重,都是被她气的!”

村长怒目一瞪:“还有这事?”

“可不!我们家乱成一团,还没收拾呢!侬现在去看!”田觅眼圈发红,委屈极了。

“这样,你看着什么东西好的,就搬回去!还没见过这样的泼妇刁民呢!这世上还没有王法了!”

“好!”田觅挽了挽衣袖,就要去搬东西。

“干什么干什么!”张来娣家的女儿女婿都站起来。

二女婿王全发更是拦在田觅面前,喝道:“干什么?抢劫啊!”

韩金凤也走上前来:“沈伯伯,侬这是要抄家么?大清早就灭亡啦!现在都改革开放啦!侬还搞这一套?”

韩金凤念过书,说话一套一套的。

不过沈伯做了十几年的村长了,还能被一个小囡几句话给唬住?

他脸色一沉:“什么抢劫、抄家?!你们这是诬蔑!你们把人赶出去,欠了人家的房租不给,砸坏了东西不赔偿!那好,我们就到派出所说道说道!”

“哎,别啊别啊!沈老哥!”韩有根凑上前来,递给沈伯一根烟,“我们也没说不给啊,这不是手头紧吗?多宽限几天,嘿嘿,宽限几天……都是乡里乡亲的,侬说是吧?”

田觅见村长接了他的烟,生怕村长不给她做主了,抢先说道:“侬也晓得是乡里乡亲的,我姆妈还等着这钱救命呢!你们就眼睁睁地要逼死我姆妈?”

村长道:“韩有根,侬给句敞亮话,现在能拿出来多少钱?”

韩有根一边拿眼睛看张来娣,等着她发话,一边背过身拉了村长一把,在自己身体挡着的地方塞了个纸团给他,然后凑上去给村长点烟。

万年铁公鸡下蛋了?

村长眼角露出一抹得色,借着低头点烟的机会,看了看袖子里塞的那个纸团——青灰色工人农民大团结的图样,十块!

他的脸色顿时就好看了几分。

张来娣见村长脸色转晴,心中有了数。

哼,小赤佬!

向来只有她从别人那里抠钱的,还没有谁能在她这里讹钱呢!

她正要开口,就听见田觅道:“两百!至少要给我两百!我们半年的房租都有一百了,加上砸坏我们家的东西,还有赔给我姆***医药费、营养……”

她话没说完就被张来娣打断了。张来娣瞪圆了眼睛,叉腰指着她:“侬这是狮子大开口啊,当我们是冤大头啊!告诉你,想要钱?一分都没有!”

田觅也不跟她吵,转头看向村长:“沈伯伯,侬看见了吧?她不但不赔,连欠着我们的房租都不想还了!”

村长刚有了笑意的脸色顿时又沉了下来,说道:“来娣,做人留一线,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侬家里困难还能有囡囡家困难?就算不是欠着她的房租,乡里乡亲的也要帮帮忙不是?”

田觅不说话,冲张来娣伸着手。

张来娣朝村长眨眨眼,那意思很明显——拿了我们家的钱,侬倒是帮着说句话啊!

不料村长狠狠瞪了她一眼,张来娣只得咬了咬牙,竖起两根手指:“二十!多了没有!”

张来娣也是个狠人,一下子砍掉九成。要不是她把事做绝了,田觅都要敬她是条汉子。

“伯伯……”田觅大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泪水,扯着衣角看着村长。

“侬看看!侬看看!你们把人家小囡欺负成什么样了?”村长吐了一口烟,手指在桌子上不断敲着,“今天至少要拿一百块钱出来!那是人家姆***救命钱!”

张来娣这时候态度突然软了下来:“一百块太多啦!她沈伯,我们不是不给啊!是真的没有!现在家里统共只有五十块钱了,还是姑娘女婿孝顺的。都给了她,我们日子也不要过了!”

村长立刻拍板:“五十就五十!先拿来!剩下的一百五打个欠条!”

田觅很不想就这么算了,张嘴刚要反驳,就听村长道:“囡囡,咱们拿了钱快点走,侬姆***病情耽搁不得!”

田觅心头叹息,她知道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那一百五只怕就是一张废纸,她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但是姆***身体确实不能跟他们耗。

“拿来!”田觅冷然伸出手。

“来娣,侬去拿!”韩有根搓着手,脸上挂着讨好的笑。

张来娣进房间拿钱的空档,村长已经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小本子和笔,刷刷写下一张欠条,让韩有根按了手印,撕下来交到田觅手里:“收好了!”

“谢谢伯伯!”田觅眼圈发红,村长对她已经够好了,帮她要钱,还让村里的拖拉机送姆妈去医院。

过了片刻,张来娣拿了钱出来了。气鼓鼓地往田觅身上一扔:“喏,拿去给你姆妈买棺材!”

“侬放的啥屁!”田觅红了眼睛要往她身上扑,被村长一把拉住。

“好了好了,不要跟她置气,你姆妈上医院要紧。”

“唷,侬不要这钱啊?不要我可收起来了!”张来娣说着就弯腰去捡被她扔在地上的大团结。

“慢着!谁说囡囡不要了!”村长一把将田觅挡在身后,拦住了张来娣。

精彩评论

笙歌滟酒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笙歌滟酒自传意味的《权少萌妻》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