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九尾之上》九尾全名叫什么 御姐 九尾之上cj

九尾之上

《九尾之上》

一林芝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言成,言锦 阅文集团

此次给小说迷们展现一林芝创作的玄幻言情新书《九尾之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言成,言锦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圣僧,求您告诉我,言素她在哪儿,我去将她接回来!”言成哀求的说道,一脸的老态疲惫,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外受苦啊!“知府大人不必太过担心,言素小姐现在在喜樊楼的天字一号房,对

286次点击 更新:2020-12-31 17:11:15

免费阅读
此次给小说迷们展现一林芝创作的玄幻言情新书《九尾之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言成,言锦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圣僧,求您告诉我,言素她在哪儿,我去将她接回来!”言成哀求的说道,一脸的老态疲惫,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外受苦啊!“知府大人不必太过担心,言素小姐现在在喜樊楼的天字一号房,对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圣僧,求您告诉我,言素她在哪儿,我去将她接回来!”言成哀求的说道,一脸的老态疲惫,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外受苦啊!

“知府大人不必太过担心,言素小姐现在在喜樊楼的天字一号房,对了,您府上的另外一位小姐也过去找言素小姐了!”元真老老实实的将他知道的所有都说了出来,好让言成能够放宽心来,谁知道对方反倒更是惊骇了。

“什么?!言锦跑出府去了?!”言成很是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不禁再次的抬起手来扶住自己的额头,他的这两个女儿真是一个都不让他省心啊!

“多谢圣僧告知!圣僧可是想知道这支发钗的由来?”终于缓缓回过神来的言成看着手中的发钗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还望知府大人告知!”元真点头说道,就看向了那眉头紧锁着的言成。

“这支发钗是我年初的时候在汴京一家首饰铺子里买的,那家铺子就什么名字来着,我想想啊~”言成闭上了眼睛冥思苦想了许久,突然之间灵光一闪,他倏忽就睁开了眼睛。

“我想起来了,是天仙铺子!那可是汴京最出名的首饰铺子了,东西也是十分的昂贵,鉴于囊中羞涩,鄙人也只买了一支赠予言素!”言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初为了这件事情,小女儿言锦可是和他闹了许久的别扭呢!

“汴京?”元真看向了一旁的九尾,他们现在所处的万安城离那汴京还是稍微有些远的,汴京和无尽之海一个在东一个在南,并不顺路啊。

此时,一直慵懒趴着的九尾缓缓直起了身子,身形一跃就将言成紧紧握在手里的银钗顺走,直接就朝着门外的方向走了出去。

“诶~”言成顿时心情就紧张了起来,他还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书房竟然进了一只白猫,就像他睡意模糊的时候也不知道眼前的圣僧是怎么进来的。

“知府大人不必担忧,我这就先走了!”元真说着双手合十的与言成行礼作揖之后就朝着九尾的方向快速追了过去。

言成见元真的身影刹那之间就消失不见,终于松了口气,看来他碰到这和尚还真是有本事的,好在他并没有什么不敬之处。

只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去那喜樊楼将他的两个女儿给接回来,一个个都不是省心的。

“来人啊!”言成朝着书房外呼唤了一声,立刻就有身着布衣奴仆打扮模样的人答应着走近前来。

“大人,有何吩咐?”仆人低头躬身的询问道,语气无比的小心恭敬。

“召集仆从们,跟我出门一趟!”言成直接就下令道,眼神看着遥远的窗外,不知是不是在思考着对即将见到的女儿应该作何反应。

“九尾前辈,我们去哪儿?汴京吗?”紧跟在九尾身后的元真嘴巴不停歇的说着话,一脸的认真思索。

“其实,虽然汴京和我们的路线不符合,但要是真的找到了蛟珠的话,对于我们寻找万年蛇草还是有很大的益处的!”

“九尾前辈,您说呢?”看着前面没有丝毫停顿的白猫,元真凑上前去询问道。

“先回客栈!”九尾感受到身后元真的喋喋不休的说话频率,本不想理会的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话。

“哦,也对!青摇前辈和银生怕是还没起来呢,小僧怎地把这事忘了!”元真絮絮叨叨的说着,很快就到达了喜樊楼。

刚准备回房间的元真突然之间感觉一阵强有力的关门声带起了一阵劲风,他立刻就抬起头看了过去。

“女施主!”看到一脸沮丧的言锦哭着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元真立刻就双手合十问好。

“啊?!”低头疾走的言锦突然听到叫唤立刻就抬起了头来,露出了她满脸的泪水,楚楚可怜。

“小和尚,你怎么在这?!难道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言锦语气很是恶劣的说道,微微堵着嘴巴,很是委屈的模样。

“女施主误会了,小僧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元真立刻就摇头说道,一脸的严肃认真,很是真诚。

“噗嗤~”原本委屈哭泣的言锦看到元真这般认真否认的表情顿时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阳光四射,很是美好灿烂。

“之前的事情多谢你了,小和尚!”言锦很是破涕为笑的微笑着感谢着。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元真低头谦虚的说道,何况他那样不雅的翻墙举动确实不大好,对方怪罪也是应当的。

“我父家姓言,单名一个锦,小和尚你也不要女施主女施主的叫我了,就叫我言锦吧!”

言锦很是热情的介绍着自己,之后她又抬起头来看向了元真,询问道:“小和尚,你叫什么啊?”

“小僧法号元真!”元真微笑着回答道。

“哦,元真大师!”言锦在低声唤了一句,字正腔圆,任由这音律在她的嘴边游荡。

就在两人交谈甚欢的时候,一大队人马的从喜樊楼的外面走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知府家的大人言成。

“父亲!”听到动静的言锦转过头来就见到了她家父亲严肃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十分瘆人的模样。

“过来!”言成声音很是威严的说道,面目自带怒气,让原本天真烂漫的言锦这个时候也不敢多加言语,直接就越过了元真老老实实的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后。

元真见此也推开门回到了之前的房间,九尾正懒怠的趴在桌子上,而原本睡的深沉青摇和银生此刻都睁开了眼睛,缓缓坐了起来。

“小和尚,大清早的你去哪儿了?!”青摇明显才刚睡醒,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元真睡眼惺忪的询问道,带着一丝丝的疑惑和不信任。

元真正待回答的时候,这时候隔壁房间里传来的极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父亲,不要!言素要留在程郎的身边,照顾他一辈子!”

“这样的一个废人,你跟着他干什么,受尽苦难折磨吗?!”言成恨铁不成钢的看向那跪倒在地的大女儿,言辞锋利的说着,床上那连行动都不得的男子,到底有什么好,竟然将他从来娇生惯养的大女儿迷得这般的神魂颠倒。

“父亲,女儿与程郎已经肌肤相亲,女儿已经是程郎的人了,生死都随着他一人!”言素闭上了双眼将那难以启齿的话语都尽数说了出来,她已经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了。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跟这么一个野男人私相授受,还干出这种无媒苟合的事来!你的礼义廉耻都学到哪儿去了!”言成听到这话很是不敢置信,他伸出右手指着地上的言素,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将这不孝女给毙了,这样她做出的丑事就不会妨碍的家族的利益,不会妨碍到言锦的未来。

“我现在就为言家除了你这个孽障!”言成手中的刹那间出鞘,剑尖直指言素,锋利逼人。

“父亲,不要啊!姐姐可是你一直疼爱有加的女儿啊,父亲!”一直站在身后的言锦立刻就冲上前去说道,想要将此事已然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父亲劝说回来。

可是,此时已然盛怒的言成哪里还听得进去任何的话语,他的视线脑海中充斥着言素这个不孝女的所作所为,让整个言家都蒙羞。

“父亲,你杀了我吧!也算了还了您的一份养育之恩!”言素低下头说道,声音低愁,若不是因为程郎的重伤,在经历了之前的那样羞愧的事情之后,她早就没脸活下去了。

“你莫不是还以为你父亲我不敢?!我这就送你去跟你九泉之下的母亲认错磕头去!”言成语气激烈,手中的长剑刹那间就刺了出去,剑尖面对着言素的心窝。

看着这一幕的元真顿时就惊呆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知府大人竟然真的要手刃爱女,这不就成了他的罪过了吗?!若他不告诉知府言成言素的下落,那这言素也就不用受这样的伤害了。

他得赶紧过去,制止这一切!元真身形一动,刹那间就出现在了言成的身后,正待制止的时候,变故突然就发生了。

一道粉色的身影飞扑上前来,紧紧的抓住了言成握在手中的剑柄,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让这柄长剑的剑身停留在了言素的胸前,差一分就能够深深的刺进去。

“父亲,言锦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杀了姐姐的!”言锦固执的说道,手上青筋蹦出,使出了全力才能让这长剑停下来。

但是,言锦的力气微弱,哪怕是用尽了全力仍旧是不能够跟言成相比,那长剑眼看就要刺入言素的胸口之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元真动了,他直接就上前一步,将言成手中的长剑一挑,瞬间就掉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元真大师!”看到熟悉的身影出手相救,言锦顿时就放下了心来,有元真在,言素应当是不会有事的。

“姐姐,你没事吧?”言锦立刻就冲到了脱离危险的言素身边,一脸庆幸担忧的嘘寒问暖着,差一点她就真的要失去自己的亲姐姐了。

那一刻,若是言素有一点点的求生的念头,躲过父亲的长剑还是轻而易举的,可错就错在言素咩有,她是真正的一心求死,这也是言锦最为心疼担忧的。

怎么她的姐姐,堂堂的知府家大小姐为了一个男人就变成了这样呢!

“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呢!父亲要杀你,你怎么都不知道躲呀!”言锦语气不无埋怨生气的说道,可是刹那间看着言素那了无生机的眼神又升起了无限的心疼,泪水顿时就低落了下来,是庆幸劫后余生。

听到这响亮的哀嚎声,顿时就将言成给惊醒了过来,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那地上掉落的长剑,他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

他竟然对着自己的女儿刀剑相向?!

刹那间,言成眼中的狠戾盛怒到头来都变成了无奈悔恨,都是他的错啊,没有看管好女儿,才会让她将自己毁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如今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息事宁人了,言素他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走吧,跟我回家!”言成对着地上的言素语气缓和的说道,没有了之前的盛怒模样,现在的言成看起来倒真的是一个好父亲。

言素低头不语,她还有什么资格回去呢?!丢了清白,让家族蒙羞,还害得程郎重伤,她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姐姐,走吧!我们回家吧!”言锦也趁势劝说道,她真的不希望言素跟着床上那一脸阴翳的男子,现在又重伤不起,哪里能够给言素美好的未来。

言素抬起了头来,看向了身旁的言锦,看到了她眼中的鼓励。她又有些害怕怯懦的看向了另一头的言成,看到了对方眼中一如既往的慈爱,仿佛她还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

“好,我跟你们回去!不过,我不能丢下程郎不管!”言素低下头下定决心说道,一脸的决绝神色。

言成丝毫不敢怀疑,如果他现在拒绝了言素的请求,对方今日是怎么都不会和他回去的。

而且,不过就是一个重伤行动不便的男人,带回去了之后看他怎么收拾他!

“好,我答应你!”言成看向了那躺在床上昏迷过去的男子说道,眼神莫测。

“来人,将他给我抬回去!”言成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道,对方点头应答之后立即就行动了起来,两人走上前去,将床上的男子给抗了下来。

“回去吧!”言成复又看了一眼跪着的言素,却仍旧没有上前扶起,而是直接就在前方带路快速走了出去。

“姐姐,我们走吧!”言锦将地上的言素给扶了起来,就挽着对方一同朝着房间外走去。

“多谢元真大师的救命之恩!”路过角落处元真的时候,言锦立刻就蹲下了身子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表达了他的感谢之情。

“女施主不必多礼,这都是在下应该做的!”元真微笑着双手合十回礼说道,一脸的谦虚仁和。

言素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就见到了这噩梦一般的小和尚,她曾经最羞愧的一面都呈现在对方的面前过,这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再次相遇,她只想尽快离开!

“诶,姐姐!”看到那疾步走开的言素,言锦很是不好意思的对着元真说道:“元真大师,我姐姐可能是害羞,你别介意,我代她谢过你了!”言锦说完不待元真说些什么就飞快的朝着言素追了上去。

“哦,元真大师?小和尚你原来是去英雄救美了啊?!怎么样,有没有获得美人的芳心啊?”青摇走到元真的身后很是八卦的问道,眼神却看向了那已然走去了客栈外的言家两姐妹,姿色还不错嘛?!

“青摇前辈不要开玩笑,小僧并无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元真顿时就神情严肃的回答道,这件事情关于他作为和尚的清规戒律,自然是不能够苟同的。

“开个玩笑罢了,元真大师何必这么认真呢!”看着元真那一脸严肃的神情,青摇顿时就无趣的开口,不过就是调侃两句,没想到这小和尚这么开不得玩笑。

“醒了就走吧,去汴京!”这时候才从隔壁房间的桌子上爬起来的九尾飞窜到了元真的肩膀上,并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着。

“去汴京?九尾姐姐,我们去那儿干什么?”青摇顿时就有些愣了,之前九尾姐姐不是还说去无尽之海吗?怎么现在又变成去汴京了,怎么一下一个主意呢!

最主要的是,汴京那个地方鱼龙混杂,能人异士非常之多,他去倒是没有关系,可是九尾姐姐和银生这样的修为过去很危险的啊!

“那里有蛟珠!”九尾抬起眼睑看了青摇一眼,其中的意味不得而知,她是下定了决心要去的,青摇无论说什么都阻拦不了她的决定。

“蛟珠?是能够避水的蛟珠?!”

青摇顿时就明白了,九尾姐姐要去无尽之海取那万年蛇草,但是无尽之海的危险他们都是知道的,在海底下他们就算有再大的能耐都会减去八分的威力。但是有了蛟珠的话一切都不一样了,不仅仅能够避水,而且对于他们术法的威力也会起到很好的加强作用。有了蛟珠,他们闯无尽之海也能够更有底气一些。

“九尾姐姐有这样的宝贝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直接去汴京将那蛟珠寻来了!”青摇兴奋的开口说道,立刻跟随者元真的脚步跟了上去。

见九尾不语,知晓事情真相的元真便多嘴的补充道:“其实,这蛟珠我们也是今天发现的,是在那知府言家的大小姐身上找到的。知府大人言成告诉我们这蛟珠是他从汴京的一家名唤天仙铺子的地方买来送给女儿的,所以我们现在才去汴京寻找看看还有没有蛟珠的踪迹呢!”

“哦,那言家女儿是不是就是小和尚你英雄救美的女子啊?”青摇又大笑着调侃了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元真的否认了。

而又听到这种调侃的元真立马就沉默不语,快步向前走去,因为他知道解释再多青摇前辈也是听不进去的,既然如此他还是当作没有听见过好了。

“我就说了吧,将这小和尚赶走,他走得太慢了!九尾姐姐你要是跟着我的话,早就到了那汴京了,说不得蛟珠都到手了!”在青摇无数次的停下歇息之后朝着元真肩膀上的九尾抱怨道,他堂堂的八阶妖兽在这儿等一下小和尚恢复灵力,实在是无奈之举!

九尾充耳不闻地朝着那正在恢复灵力的元真看了过去,这一路上为了赶路,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过了。元真的修为低下,他的灵力已经空虚了五次了,每一次都是汗流浃背手脚无力的就地盘坐,却是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开始恢复灵力。

待灵力恢复了之后又继续向前赶路,尽职尽责,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句叫唤。

九尾低下头来看到元真那已然破烂不堪的鞋履,白色的长袜已然被汗水和灰尘浸染成了灰黑色,两只脚都脏兮兮的。

偏偏看到这的时候九尾的心中忍不住悸动了一下,她记忆中的元真一直都是单纯清秀的小和尚,满脸洋溢着羞涩的笑容,和现在全身汗湿脏兮兮的样子完全就融合不在一起。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吗?就因为那所谓的救命之恩,就这么的无怨无悔?!可他也曾救过她的性命啊,严格来说她们二人之间的恩情早就抵消了的。

沉思中的九尾不知道自己盯着元真看了多久,也不知道她的眼神有多么的专注深邃,将那原本静心恢复的元真从修炼中都看了出来。

“九尾前辈?是有什么事吗?”元真看着九尾那直接深邃的眼神有些羞涩的问道,他其实在九尾前辈看他的第一眼就察觉到了。元真也想过忽视掉这份感觉继续修炼,但是不知怎么地他就是如何都静不下心来,九尾前辈的注视让他的心不住的狂跳,灵力都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为了尽早的恢复灵力,元真也不能够再装聋作哑了,他睁开了眼正好就和九尾前辈漆黑深邃的双眼对上,让他本就不平静的心跳跳的更加激烈了。

“没事!”看到那纯净羞涩的脸庞,九尾十分冷淡的回答了一句,就将视线收了回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小和尚,赶紧的啊,停下来干什么?!这里蚊子也忒多了,我可待不住了!”听到动静的青摇很是不耐烦的催促着元真,手上的纸扇也展了开来,赶着那些讨人嫌弃的蚊子苍蝇。

“小僧这就继续,劳烦青摇前辈再等待一会儿!”元真神态谦卑的说道,便又立刻闭上了眼睛,开始心无杂物的运转起了功法。

而此刻的九尾闭上了双眼懒怠的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精彩评论

玄幻言情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九尾之上》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一林芝)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九尾之上》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