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红月》红月露娜 小攻 红月男妃文

红月

《红月》

回形针 著

已完结 武侠 庄主,大侠 互联网

完结小说《红月》由回形针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庄主,大侠,剧情精妙绝伦,值得品味。小说剧情回顾:七月,咸阳。当世的三大高手应邀而来,而我,要以一敌三。此时的肖兆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因为我的剑法已经神乎其技。狂风,残云。我左手拿着一本天下人可望不可求的剑谱,而这本剑谱就是这三大高手命丧于此的理由

452次点击 更新:2020-10-19 13:07:03

免费阅读
完结小说《红月》由回形针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庄主,大侠,剧情精妙绝伦,值得品味。小说剧情回顾:七月,咸阳。当世的三大高手应邀而来,而我,要以一敌三。此时的肖兆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因为我的剑法已经神乎其技。狂风,残云。我左手拿着一本天下人可望不可求的剑谱,而这本剑谱就是这三大高手命丧于此的理由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七月,咸阳。

当世的三大高手应邀而来,而我,要以一敌三。

此时的肖兆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因为我的剑法已经神乎其技。

狂风,残云。

我左手拿着一本天下人可望不可求的剑谱,而这本剑谱就是这三大高手命丧于此的理由。而我的长剑,一直就背在身后。

我把剑谱向这三个人扬了扬,但他们不知道一件看起来唾手可得的东西其实遥不可及。

他们已经打了这本剑谱好几十年的主意,而这本梦寐以求的秘籍现在就在眼前,按奈不住的他们飞身向前,用一招“十字围杀”袭向我的左手。然而这些幼稚的招数在我看来就像是在表演。

血光闪动,三条手臂已经掉在地上,血肉模糊的手还在地上颤动。

我只是笑,将书线扯断,然后漫天的书页随风而飘。

我又看到了李商隐的诗句,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天涯占梦数,疑误有新知……意思好像是说李商隐梦见他的一个很久没见过面的老相好另结新欢了。做梦都想着别人对不住自己,这不太好吧。

“因为一己之利蒙蔽双眼,这是江湖人的愚蠢。无限循环的恩仇,这是江湖的本质。只有看穿这一切,才可能凌驾江湖……”

“肖大侠,江湖人永远会记住这些话。而你,将会再度震撼武林。”

风尘滚滚,那震撼江湖的,不再是死斗的呐喊,不再是叱咤风云的刀剑,而是这突兀的宁静。

时值正午,又一个非常玄幻的白日梦。

我睡在一张檀木床上,而这屋子非常简约,仅摆有一张茶几,一面书案。房子里有一股很特别的气味,就像是檀香,入鼻清幽。

我走到窗前,看一看窗外有什么风景。

窗外有一座很小的假山。

正当我在思考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侍童端着饭菜走进屋来。

“公子伤势尚未痊愈,万不可下床活动。”

“下床倒是不错,可是你也没见我活动不是。”

童子淡笑,不再废话。

让我看看有些什么菜:豆腐,春笋,还有一道绿颜色的菜没见过。这家主人还真是吃素的。

“怎么称呼?”

“景儿……公子怎么称呼?”

“别什么公子公子地叫,太见外了。你就叫我肖大侠好了。”

“肖……肖大侠,”童子的表情说不上是尴尬还是别的什么,“我家主人吩咐,公子乃是上上嘉宾,如有所需,但说无妨。”

“你家主人……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叫东方南阁。”

景儿也不隐瞒:“正是。”

“带我去见他。”

假山背后有一口清澈池塘,里面有些小鱼很无聊地在里面游,我不是鱼,也不知道这些鱼快不快活,一个老者正在池边收拾渔具。

池塘四周多种有桃树,桃树林间有一条幽幽小径,经过小径有一面矮墙,矮墙上的浮雕尽是些象棋残局。

到大厅门口,童子通报道:“庄主,肖大侠起来了。”

跟他开玩笑,没想到他倒是当真了。

庄主,南阁子,卒三退一,东方南阁。名字倒是不少。

庄主起身拉我入座,说:“肖大侠,年纪轻轻,却是棋艺高深,而且自称大侠,真是难得啊……”

“其实呢,叫我肖兆就好,大侠是真不敢当。但是如果你觉得叫的顺口,那我也不是很介意。另外想请教一下庄主,这里是叫什么庄啊?”

“这里有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事物,前人种有一株桃树,五年一开花,七年一结果。据说此树是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枯,枯后千年不倒。后来又有人说是什么星下凡,化作神木……总之这个庄园就因这颗桃树得名,叫做桃木庄。”

我们可以从此得知,原来这位东方南阁还是属于地主阶级。

“照这样说,这个神木结的桃要三十五年才能吃上一次了。”要在同一年开花结果不就是五和七的最小公倍数了。

“不错,昨天我的不情之请就是想请肖大侠来我这庄园做客,只是你身上中的这毒我倒是不得不提醒一下……”

“多谢庄主提醒。”

“先别急,还没提醒呢。幸亏我的棋友吴神医在这里做客,不然还真是麻烦得很,因为是我代劳配置的解药,好像是药效不够,或者药材搭配比例不对。虽能解毒,但仍有余毒未能尽除,因此你平日还是小心为好。”

“要怎么小心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就是小心不要让余毒攻心。”

“那要怎么就不让余毒攻心呢?”

庄主咳嗽了两声,指着窗外说:“你看,今天天气倒是很不错啊……”

我懂了。

问题是,今天这天色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狂风来急,搞不好到今天夜晚就会有一场大雨。

“等肖大侠身体好转之后,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又是不情之请,我一口答应:“好!等哪天天气好,我陪庄主走一局。”

庭院之中,一片窒闷气息,大雨应该马上就要来了。而这个时候恍惚听到有脚步身,庄主站起身来,说:“不太对……”

“什么不太对?”

“有客人来了。”

“唐诗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易快乐啊,那有什么不对……”

“守庄的侍童没有来通报,看来来的人喜欢走后门。”

庄主的预料可一点都没有错,因为他的客人竟然真是从后门进来的,而来的这两个人,竟是在客栈救过我的红衣女子和“公子哥”。

红衣女子很没有礼貌地跟庄主打招呼:“东方南阁,你还没死啊……”

庄主不但不动怒,反而很恭谦的样子,“这位姑娘好面熟,我们应该在前年还是去年见过一面……”

“不错,我就是红叶。”

庄主向她拱手,然后转向公子哥,“那这位……这位……”

我实在忍不住笑出来。

那公子哥似有怒色,道:“你笑什么?”

我强忍住,说,“阁下是想听实话呢,还是假话。”

红叶淡淡地说:“那要看你是想说话还是想做一辈子哑巴。”

我回想起师父曾经的教导,然后对他说:“易容术呢,最重点的是说话音色神态,易其外貌却是最浅显的。”

公子哥听得不耐烦了:“你想说什么?”

这可是他自己逼我戳穿他的,“第一,阁下的说话的音色显然没有掩饰好。第二,阁下的神态更加显得很扭捏。第三,你的胸围也没有掩饰好。总之就是很失败的女扮男装,长了眼睛的人一般都能看出来——这么不入流的易容术,不是搞笑吗。”

那家伙果然动怒了,“他”从红叶的手中拔过长剑,挺剑向我刺过来,而这一剑似乎避无可避,因为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出剑,而是在往前走。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秘的剑法。

而我还在想我的佩剑是不是忘在刚才那房间里了。

兵刃相接的清脆响声……

这一剑被庄主用他的烟枪格开,我在想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变化还真快,前几天那人来杀我的时候我是被他们搭救,现在竟然又来杀我……残酷的世界。

“多谢庄主出手相救。”我努力掩饰下自己的狼狈。

“王家少主要是真的要出手杀你,恐怕就是有十个南阁子在这里也救不了你肖大侠。”东方南阁说得这样认真,看来并不是开玩笑。

我不禁好奇起来:“那多谢王家少主不杀之恩——王姑娘你女扮男装做什么呢?”

只看到她脸上的怒色再度浮现,这就是不祥之兆。

“别,别……为什么这么容易发火呢,武功我是不如你,但是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人们不是常说,冲动是魔鬼。”

姓王的姑娘收回长剑,红叶接过,她用很不友好的语气说:“我只知道,少多事才能活得长。”

我问庄主:“这位王家少主应该很有来头吧,怎么不介绍一下。”

庄主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应该就是名剑门王宗宗主的千金王如令,江湖人称‘曹柳王吴,冠绝江湖’其中的‘王’就是指的这位女侠了。”

那个叫景儿的童子很懂事,分分钟就端上茶水糕点,这两位不速之客入座以后庄主有些正襟危坐的样子。

“既是稀客,便无事不登三宝殿,请问王少主做客桃木庄有何见教。”

红叶走上前,说:“见教就算了,我家……我家少主有件礼物倒是要送给庄主你。”

说完,她拿出一本书,书面上写《奕述》。应该是一本棋谱,庄主却不敢伸手去接。

“这么贵重的礼物,老朽还真是不敢收……”

王如令说:“宝剑赠英雄,棋谱当然要送给棋道中人,你要是不拿,就是瞧不起我了。”

庄主说:“不敢不敢……”

看到他这样尴尬的神色,我替他接过棋谱,说:“只是古训有云: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庄主就是怕收了你们的礼物,回头你们就要给他做截肢手术什么的。”

这话说完之后,庄主的神色竟是更加难看了。

“没那么严重,”红叶说,“我们只是路过这无岩镇,顺便呢来这桃木庄转一转参观参观,要是庄主不欢迎,我们立刻就走。”

“岂敢岂敢。”

我插话道:“你们刚才不是从后门进来的吗,我想大概也参观得差不多了。”

红叶歪着头说:“我前天怎么没看出来……”

“什么没看出来?”

“你这张臭嘴说出来的话还真讨人厌。”

一般当别人说你讨厌的时候呢,你沉默就好。特别是女人说男人讨厌的时候,说不定还有其他意思在里面,嘴上说讨厌,心里面喜欢也难说。

庄主好像是没有拒绝这两个不速之客的理由,而我,却是以贵客的身份跟他们一行参观——这个桃木庄占地面积还真不小,可能有好几百亩。

后山当中有不少奇花异草,因为是奇花异草,所以我不知道叫什么。

后山完了之后是一大片菜圃,因为这是武侠小说而不是农业科技推广的讲座,所以菜圃这一节就不多介绍了。菜圃完了之后还有像迷宫一样的庭院。

然后重点来了,刚才我所提到的假山,假山背后其实是一片桃树林,树林的中央就是刚才南阁子所说的什么千年不枯,枯了以后又千年不死,死了之后还千年不倒——又是什么神仙投胎变成的桃树。

这颗桃树看起来已经经过了两千年的历史,因为看上去就只差没倒,枯萎和死亡的过程似乎都已经经历过了。

这样光秃秃的一棵树,没有半片叶子,只能用“超级难看”来形容。

我们四人表情各不相同,而南阁子用导游小姐的口吻又把关于这老树的什么传说搬出来,这些迷信的东西我就不再重复了。

红叶却在此时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举动,我看到她缓缓拔剑——这里有一个细节,她拔剑的右手略带血色,这说明她已经运足了真气。

利刃出鞘。

这一剑出鞘斩杀的瞬间必定是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怪吓人的……我连忙退后两步,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万一被剑气沾到一定很疼。

南阁子挡在红叶的跟前,可能已经猜到红叶要做什么。

红叶说:“想问庄主借一根神木的枝干,看来庄主这是不肯了?”

我眼睛看着远处云霭,自言自语般地说:“借东西可不是这个样子,如果说抢,那倒是很像。”

红叶将剑归鞘,完全不理睬我的讽刺,好,有性格。

庄主说:“此树自我年幼就在这里,几十年来世间风云变幻,但这棵树却丝毫未变。王姑娘的面子说什么也要给,但是这树若是折断枝干说不定便要枯死,桃木庄也就不再是桃木庄了……”

看来王如令来这桃木庄只要想要一个桃树树枝的标本,江湖人士就是无聊啊。

红叶用肯定的语气说:“就是说庄主不肯借了?”

红叶眼中锋芒尖锐,顿时气氛相当肃穆,仿佛杀戮一触即发。

我问庄主:“南阁前辈你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名气,你说她们两个联手对付你,你打不打得赢?”

南阁子叹气道:“这位红叶姑娘剑法卓绝,我难以匹敌。而王姑娘,是当今年轻一辈中武功最高的人之一,老夫不才,实在不敢拿自己的微末武功相提并论。”

仔细想想这句话,怎么都不对:既然是“最”,又怎么能是“之一”,就比如我说,桃是我最喜欢吃的水果之一,说得通一点就是我最喜欢吃的是水果,桃是水果之一。

南阁子说自己的这番话倒是不像在谦虚,我想起了师父曾说过的,有所盈必然有所缺,南阁子可能把几十年的时间精力都放在棋盘上疏于习武,所以连两个女人都打不赢。

“既然是这样,那你还是让她们拿回去做标本好了,庄主为了一棵快要死的枯树把自己命丢了实在是不划算。”

王如令打开折扇——自顾地看着扇子上的字画完全不理旁人。然后淡淡说了一句很反常的话,“如果我硬砍你家的树,将来传出去别人不晓得要怎么说我——这样好了,你既然精通棋艺,我就跟你赌一把棋!”

她说:“如果我的人输了,我们立刻就离开,而且绝不再踏足桃木庄半步。但是如果阁下输了,就得把这株桃树送让给我。”

老头听完她的建议之后一脸的犹豫,我只觉得奇怪,难道她还有把握赢棋?

我在一旁劝说:“庄主,下棋可是你的强项,就跟她们,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庄主只是摇头,“肖大侠初涉江湖,有些事情你恐怕是不知道。”

“对哦,江湖上的人都不太讲信用,回头就算是她输了也还是要耍赖的。”

“那倒不是——当今江湖人有三大禁忌,寻吴救命,遇王赌钱,与曹比剑。其中一件就是与王家赌,如果王姑娘敢跟我,定然是有十成把握。”

红叶一脸的不屑,“人家常说艺高人胆大,南阁子,你棋术不是很高吗?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胆小?”

我再仔细看这半死不活的桃树,不就是根木头而已。

“好!我答应你们,赌这一局棋。”

这是她显而易见的激将法。

棋室。

原来庄主的院内还有这么个房间,这个房间长宽各三丈有余,八个方位摆着八个铜人,铜人头顶、肩膀、手掌都挂着火把,我数一数一共多少火把*……一共四十个火把,景儿熟练地把那些火把一一点着,火光摇曳,顿时把棋室还有铜像照耀得熠熠生辉。

而棋盘长宽两丈有余,棋子有水缸那么大个,倒不是很重,都是用桃木做的。

桃木庄的棋室倒是挺气派的。

庄主站到黑子一方,伸手向王如令,说:“请!”

王如令站到一边,显然是让红叶下棋……谁还不都一样,女人嘛,多半是头发长见识短,头脑简单,下棋这种事情怎么做得来。

景儿拿起纸笔,站到在一旁的书案边,是准备录棋谱。

红叶身形闪动,轻轻一脚,把“炮”踢到中间。那棋子停的地方却也是不偏不倚,我想要是中国男足有这么准的脚法踢个世界杯冠军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红子先,第一着,炮八平五。

东方南阁掏出烟枪,在马臀上用力一点。黑子第一手,马二进三。

红子第二手,马八进七;黑子第二手,車一平二;红子第三手,車九进八;黑子第三手,炮二进四;红子第四手,兵七进一;黑子第四手,炮八平五;红子第五手,马二进三……

都是很常规的开局,但是红叶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堪,棋路倒是非常严谨。

红子第十五手,炮三进一;黑子第十五手,車八进一;红子第十六手,炮三平四;黑子第十六手,卒五进一……

第三十五手之后,黑子已过了两卒,而红子赚了一个炮。从全局来说,黑子是反先了,红叶的水平只能艰难抵挡,因此用不了多久,红叶定然要输棋走人。

四十五手之后,红子仅有一車一炮两兵。黑子却有一車四个卒,其中三个卒已经过河。

红叶走到五十手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就想笑。而庄主却不愧是高手,一直就神情自若。

这一局棋虽然是庄主占大优,但是有一手破绽,只可惜红叶看不出来,所以这破绽也就不算是破绽。

她突然停下来,看王如令眼色,王如令点头,然后她退到一边,看样子是放弃了。

庄主说:“此局胜负未分,红叶姑娘莫非就这样认输?”

王如令看了我一眼,说:“你可知道名剑王家的四字格言?”

“是啊,不输于人。”庄主此时表情忽而凝重起来。

我笑着说:“象棋当中也有七字格言:胜败乃兵家常事。”

庄主的话的确是不错,下棋的高手从不轻易言败,但是不轻易言败并不是说输不起,明明输了还不认输。

“认输倒是不必,”红叶说,“这一局棋我只下到这里,剩下的部分是由另一个人来下。”

我和庄主都很意外,难道她们还真的请了高手过来?

“不知道这另一个人,是指的谁呢?”

王如令指着我,说了一句很让人震惊的话:“就是他,哼,肖大侠……”

精彩评论

这本《红月》算不上是一本好的武侠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回形针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