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与尸同行》加班狗华安 与尸同行 kuso 与尸同行cp

与尸同行

《与尸同行》

笔下风流 著

已完结 灵异 王许,杨尘 互联网

《与尸同行》由网络作家笔下风流所著,终于迎来了芬芳复杂的大结局,王许,杨尘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波澜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我看到水中那团黑色的东西,虽然不知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鱼,心下不免失望。那东西体积很大,重量也不轻,我和王许三一同用力往上拉了拉,那东西又往上浮了一些,露出一张红肿的脸,我登时愣在原地,眼冒金星,王许三

343次点击 更新:2020-09-24 17:01:06

免费阅读
《与尸同行》由网络作家笔下风流所著,终于迎来了芬芳复杂的大结局,王许,杨尘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故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波澜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我看到水中那团黑色的东西,虽然不知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鱼,心下不免失望。那东西体积很大,重量也不轻,我和王许三一同用力往上拉了拉,那东西又往上浮了一些,露出一张红肿的脸,我登时愣在原地,眼冒金星,王许三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我看到水中那团黑色的东西,虽然不知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鱼,心下不免失望。

那东西体积很大,重量也不轻,我和王许三一同用力往上拉了拉,那东西又往上浮了一些,露出一张红肿的脸,我登时愣在原地,眼冒金星,王许三脸也白得害怕。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卧槽”,大家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往回跑去。这是走了什么背字,钓鱼都能碰到这么晦气的事。

跑出去好几秒后,众人才停了下来,我大口喘气,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众人都是心脏剧跳,明显心有余悸。

都是成年男人,若只是单纯地看到一具尸体也不至于这么害怕,可谁都没想到尸体会在此时出现。

我虽然只是看了一眼,却也被呕得不行,尸体的整张脸都被泡的浮肿,甚至已经变形了,皮不知道烂了多少块,还从里面不断汩汩流出黑红色的东西。

打电话报警之后,警察到的很快,做了笔录之后,我们便回去了。

此次垂钓就这么十分不愉快地结束了,回去地路上,大家都是兴致怏怏,王许三心最大,恢复过来的也最快,他还给我们讲,“其实这也没什么,我们这条河漂过来一两具尸体也是正常的,那样的我上次也见过这么一具,脸都被泡烂了,比这次这个还要严重。也不知道是从哪飘过来的,飘过来的时候都泡烂了,已经连个人样子都没了。”

我本来兴致就不高,被他说得又倒了胃口,还是没忍住问:“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嘿,不是和你说过吗?”王许三说,“就是那天你给我打电话让我送米过去那天。”

他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当时他说碰到警察在捞尸,我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那通电话晦气得很!

回到王许三家时,香喷喷的饭菜已经上桌了,一盘鱼被做得香味四溢,王许三家就住江边,他家吃的鱼都是直接从江中抓得,这鱼想来也不例外。

我没什么胃口,吃的也不太多,事实上,整桌人里也只有王许三吃得最多,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晚饭过后,我在他家中住了一夜,翌日离开时,我问他能不能在他家借住一段时间,王许三很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我白天去寿衣店里开门,晚上便去王许三家借住,除了拿过一次衣服,我再也没上过二楼。

最近几天又开始下雨了,每年到鬼节的时候都是这样,店里的生意也好了一些。

他们这的鬼节都是习惯在农历的七月十四那天过,这里的壮族人习惯在鬼节当晚烧纸祭祖,也就是用五色冥纸剪成衣服房子猪马等祭品,焚烧祭祖。

虽然不是什么喜庆的节日,但好歹也算个节日。老话说得好,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无亲可思,但女朋友还是可以想想的。

别看我只是寿衣店的一个小伙计,要啥没啥,但还是交了个女朋友,交往了一年,四个月前见家长的时候,她妈一听我现在的情况,当场就发了火,逼她女儿和我一刀两断,以后再也不准。

我们倒也没有分手,只是她妈看她很严,这么一算,我们已经四个月没过了。

想起这个,我就忧得不行,对着手机叹气,“熙然啊熙然,我们这对牛郎织女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王母的同意呢?”

王许三不是壮族人,家里也没有烧纸祭祖的习惯,可十四那晚,我还是厚着脸皮往他家去了,这种节日我可不敢一人呆在寿衣店里。

我撑着伞从巷子出去,家家户户墙角门边都插上了香烛,门边雨淋不到的地方,有的还在凳子上摆了酒肉饭,还贴心地摆上一双筷子。我虽然在这里呆了三年,但也没懂他们这是要干嘛,反正壮族人逢年过节都要这么做。

王许三家和平时一样,没什么过节的气氛,最多就是桌子上加了只烧鸡,那香味我一进屋就闻到了,结果开饭前,王许三的一番话把我的胃口都给弄没了。

“你记得那次钓鱼的时候那具尸体吗?嘿,今天又捞出来一具,是具女尸,可比上次那个好多了,泡的时间应该不长,可惜被咬的坑坑洼洼的,你知道她脸有多红吗?”他四下一看,指着烧鸡说,“也就和这烧鸡一样吧,简直不忍直视,脸上破皮的地方流出来的也不像是血,黑红黑红的像是烂在肉里的脓液……你说,尸体上的坑是不是鱼咬的?”

我瞪了这小子一眼,这丫八成故意恶心我的,就是为了让我少吃两口。

我还没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我拿起一看,竟然是熙然!我来不及多想,直接点了接听。

熙然声音里还带着颤音,她哭着说:“杨尘,你怎么不在店里呀。”

我听她哭声就心疼了,赶紧哄她:“小祖宗,你怎么哭了?受委屈了?我在王许三家呢。”

熙然边哭边把所有事都给我讲清楚了。

自我上门拜访那天,她妈天天想法子逼她和我分手,熙然在家给她做思想工作,她妈不听还不断给她安排相亲。

今天晚上,她MB着她和一个富二代相亲,熙然受不了,就跑出来了,不知道去哪儿,就来找我了。

我原来告诉过她寿衣店门口那个花盆里藏着副备用钥匙,她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就找着钥匙自己开门进去了。

红衣说过,这店里的阴气寻常人可是受不了,我不能让她在里面久待,现在下着雨,天也黑了,她一个漂亮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便说:“熙然,你在店里等我,我马上就回去找你。”

熙然乖巧地应了两声,突然道:“等一下,有人敲门。”从手机中,我也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我心中纳闷,都这个时间了,怎么还会有人来寿衣店?莫非是龙老回来了?

“我去开门。”熙然说,手机中的敲门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听到一个女人问,“请问一下,陈老先生在家吗?”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灵异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与尸同行》,会想起王许,杨尘,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