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神华之步步青云》神华之步步青云数据 Size Queen 神华之步步青云玄幻言情小说

神华之步步青云

《神华之步步青云》

风中一人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太子妃,陈金遥 阅文集团

《神华之步步青云》是风中一人笔下的一本玄幻言情故事,故事环环相扣,文笔拍案叫绝,非常不错。《神华之步步青云》小说剧情回顾 今日一早,天香小馆就关了铺子门,沈府近日入城的小姐想结识一下城中贵客,太子府侧妃娘娘便亲自操持了一场交友会,来的皆是丽城之中各家小姐公子,那身份显贵自是不言而立。天香小馆近两年在丽城生意红火如天,不同

675次点击 更新:2020-09-21 08:13:25

免费阅读
《神华之步步青云》是风中一人笔下的一本玄幻言情故事,故事环环相扣,文笔拍案叫绝,非常不错。《神华之步步青云》小说剧情回顾 今日一早,天香小馆就关了铺子门,沈府近日入城的小姐想结识一下城中贵客,太子府侧妃娘娘便亲自操持了一场交友会,来的皆是丽城之中各家小姐公子,那身份显贵自是不言而立。天香小馆近两年在丽城生意红火如天,不同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今日一早,天香小馆就关了铺子门,沈府近日入城的小姐想结识一下城中贵客,太子府侧妃娘娘便亲自操持了一场交友会,来的皆是丽城之中各家小姐公子,那身份显贵自是不言而立。

天香小馆近两年在丽城生意红火如天,不同与别家酒楼,这小馆子除了前楼能吃饮美食美酒,后面那块才是实打实的好地方,一片梅园秀于怪石假山之中,到了冬日花开时节更是美不胜收,每每谁家贵人组织了酒宴,总会首先当选这样的地方。

天寒时节,每家每户娇生惯养的公子小姐们,竟都早早地就到了场,其实如今日这般贵人们聚在一起的酒宴这丽城里从来不缺,缺的是今日里那份令人生好奇的心。

从前书厅里总说着安照公主的神迹,近月把时间里沈青云回了丽城,这话茬子更是在丽城掀起了不小的风浪,闻其名,不见其人,时间久了好奇之心也越发的重了。

沈青云自认今日是主,来的不算晚,却不曾想她来时那人一排排,一队队地像是尽数到齐。

一双双眼睛挖空心思似的瞧着自己,甚至在有人在议论着她身边这位不知名的小小少年。

太子与太子妃款款相迎而来,沈青云面具之下冷漠着一张脸看着明艳的美人,暗道,多事之人。

“快快快,瞧见了没有,知是参加你的宴会,各位可都是赶着大早奔来的,真是为搏尊身,袭十里之寒。”太子与太子妃站到沈青云身边说这话时,篱篱便转了身就离开来。

太子妃机灵,对身边女婢发话:“定要照顾好了安照公主身边这位小公子。”

那女婢刚刚应了声,一转眼朝篱篱看去,却发现没了人影子。

沈青云与太子不咸不淡的相互打了招呼,这才向院子里主席位走去。

这小半路程里,她与不少人比肩而过,却没有一人敢上前与她打声招呼,所有人的表情看来像是敬而远之,又像是避而远之。

坐入主席上,沈青云礼貌性得向太子府道了谢谢二字。

太子妃温和一笑道:“前日叭嘛人欺灭我太子府,若不你出来解围,我们定然不会这般安生。”

她出来解围,这个太子妃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出来是为自己父亲解的围,谁人不知真正为太子解了围的是没人看的起的七皇子李去。不过人家是太子侧妃,左相嫡女,面子不能轻易拂的,主要是不能再惹事。

于是沈青云好生回道:“吉人自有天相,小人的把戏,想要毁了堂堂一太子府断不可能。”

一旁太子见沈青云把太子府说的竟有一种威风凛然的感觉,不禁多打量了她一眼,他从心里认定沈青云定然还对自已的太子妃位心有挂念。

沈青云看着太子端得比天还高架子,一想到他被人当场扒了衣服的样子,便有些想笑。

她这一想不要紧,一勾唇角,恰被太子看到,他却正以为沈青云这是明摆着想勾搭自己,太子目光微动,看到沈青云面具之下露出的半截伤疤,脸上顿生厌恶之色,想到父皇,左相,甚至就连自己侧妃一力相逼自己收了沈青云,他就觉得十分厌恶。

一旁的太子侧妃看到两人,心中两翻滋味,这世上有哪个女人愿意让出自己的夫君,那些个章显大度,为夫纳妾的女人谁会出于真心,望着这着及不上她万分之一处的女人,她生出满心的恨意。

尽管如此从她仍是面有微笑的对沈青云,一个小小间隙之时,一抹阴暗的光从她眼中溜出,逃向对面一个守卫的家仆。

沈青云低头喝着荼水,敏锐如她眼角的余光之中,早就看清一切,果真天下没有白掉的肉饼,若是与你有敌立关系之人,有一天亲手为你做肉饼相曾,她可不相信那饼里放的全是好肉。

果然,不一会,当那小仆提着笼子出现时,陈金遥竟一脸大义地跪倒在沈青云脚下。

她这一跪不要紧,刚刚大家本就默默地关心着沈青云的一举一动,这下眼睛盯得更是紧了。

好好的为何就跪下了,难道说沈青云还是逼着太子不放,要从侧妃手里夺走太子。想至此,不少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本觉得就算沈青云这个人长了一副大煞风景的脸也没什么,毕竟在政级上还是有贡献的,没想到是个厚颜无耻的人。

世上本就如此,不管一个人有多耀眼的成绩,当人们认定他道德腐败,他的所有形像也会腐烂在人心之中。

院子后门的孤角处,李去静静地站着,他望沈青云身边发生的一切,又看了一眼拐角处一个小仆提着对鸟而来,他的心中已然明白了一切。

“别人愿意又如何,得我自己愿意的才好。”早些时沈青云的话从李去脑海里响起,他的目光幽暗遥远,像是探不清未来的路一般。沈青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若拿来给你,你可愿陪我一生。

主席之上,沈青云看着那一身尊贵的女子神情漠然,麻烦,这是又要有人给她演戏了。

在沈青云的心,可以接受任何眼光,却不能接受将她当傻子一样摆弄的人,沈青云良久未开口,那边太子恨的已经牙齿痒痒。

“何罪之有。”沈青云未叫陈金遥起身,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陈金遥抬头一派正色,这时那小仆已提着对鸟,来到了跟前:“安照公主恕罪,你看这是什么。”

“鸟。”沈青云简单道,是鸟,而且是跟姻缘鸟黄鹰很相似的鸟。

看到自己侧妃在沈青云跟前低三下四,太子阴沉着脸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灭了沈青云。

陈金遥道:“细细看,它是什么鸟,其实它就是那对姻缘鸟黄莺。”

沈青云佯装惊讶。

周围已近了许多人来听是非,沈青云摆了摆手让陈金遥起来,耐何她手段使的足道:“不可,这就是那对姻缘鸟,我们大家都被骗了,几日前大雪时间,家里奴婢忘了将它们驱回巢里,大雪淋了一夜,天亮时分,就成了这个样子。那日我家殿下以为天降姻缘,便当着圣面为你与七皇子求婚,殊不知却是误了一场姻缘,误了安照公主你的终身大事。”

沈青云不由心里哧笑,真当她是傻子了不成,拿一对鸟将她玩来玩去,于是她拉开跑题一副关心的样子道:“听说之前那献鸟之人还因此封了金衣捕块,现在如何,这欺君之罪陛下如何处置了。”

“陛下没有发落,今日来时,还见金衣捕块风头冲冲的跑去查案。”人群中不知哪个心直口快的道了出来解疑。

陈金遥目光微闪接过话道:“是的,当初陛下为此封了金衣捕块,不过虽现今事发,因那捕块确实办了不少案子,陛下宽厚,说是大错未成,允那捕块继续当职,将功抵过。”

沈青云神情未动只道:“确也不无道理,这鸟虽不是传说中的姻缘鸟,但也没有误人姻缘,没有大错,那捕块自当宽恕的好。”

见沈青云竟有急着挣脱她与那李去的赐婚之事,太子与太子妃有些意外,话都表示到这个份上了,难道沈青云竟是没有听明白。

“真是好运气,沈家这位小姐难道你还不明白,既然陛下亲口说了是一场误会所结的姻缘,那自是允了你可放弃那七皇子。”脱口而出这话的人正是先前说见着金衣捕块之人。

沈青云看向那人但见他身边一个随侍小声着急道:“公子,大人不是说了吗,切务再说多嘴的话,尤其是关于这位沈,沈……。”那随侍说着说着,抬起头便看到沈青云面具之后直射而来的目光,他相信公子已经会意,于是闪躲在了他的身后。

太子妃有些尴尬道:“由公子所说,正是这个道理。”

所有人都等着沈青云如何表态,而她看起来像是无动于衷。

“听说,七皇子办了丽妃一案,也许了个正经的身份,不必赤冠显足,说是束装之后,倒是个端正之人,难不成是瞧上了。”说话之人还是那由公子,他也不顾身后随侍那如火烧眉毛的样子。

沈青云心打了个转转,五官端正,平日里也没见那些个大臣们说话这么谦虚,何止如此,看到李去那个样子,她都生怕别人以为她是先前瞧过了李去的样子,才爽快的就应下了亲事。

看着太子妃一副想尽办法撬开她嘴的样子,沈青云道:“太子殿下不待见我,终身之事还是得托付给待见的人好,省得将来委屈了自己。”

想到李去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又见沈青云这样一副敬酒不吃的样子,太子李户狠狠地握起了拳头,憋着心里的怒火,李户脸上挂上一个扭曲了的笑意:“安照公主,此话不妥,真是污蔑了本太子,本太子哪里有不待见你。”

见太子忍气吞声到就要把持不住,陈金遥不自觉地起身道:“避之,既是敬之,没想却让安照公主误会。”见沈青云一副不上杆的样子,太子妃不再纠结此事,她本就没想沈青云会一次吐口,比竟她会维护自己的面子,一下子欣然扭转了态度,定会觉得别人看不起自己。

于是她重新保持着端端正正有礼的样子向大家宣道:“众位来人,安照公主多年在外征战,久不居于丽城,实则却是和我们年纪差不多大的人。

初来,逢生,今日大家都有心为照公主备了见面礼,今日就恕我多事,为照公主一一引荐了各位。”

沈青云默不作声,她低眼望着一个个朝怀中礼物相看的众人,突然之间从太子妃的眼中又看到一抹诡异之色。

精彩评论

风中一人的《神华之步步青云》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玄幻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