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朝歌十二楼》十二楼 同志 朝歌十二楼GV

朝歌十二楼

《朝歌十二楼》

鹤影天青 著

连载中 武侠 楚鹤,祁白 阅文集团

优质新书《朝歌十二楼》是鹤影天青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网文,本新书的传奇人物楚鹤,祁白,精彩内容:“君上,我想您还是没给我讲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鹤离尴尬一笑。赵傒叹了口气,道:“楚鹤离,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死了,大秦的下一任国君会是谁?”楚鹤离看着赵傒摇摇头,一旁的程清霜答道:“赵无异?”“我那侄

565次点击 更新:2020-09-20 12:05:44

免费阅读
优质新书《朝歌十二楼》是鹤影天青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网文,本新书的传奇人物楚鹤,祁白,精彩内容:“君上,我想您还是没给我讲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鹤离尴尬一笑。赵傒叹了口气,道:“楚鹤离,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死了,大秦的下一任国君会是谁?”楚鹤离看着赵傒摇摇头,一旁的程清霜答道:“赵无异?”“我那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君上,我想您还是没给我讲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楚鹤离尴尬一笑。

赵傒叹了口气,道:“楚鹤离,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死了,大秦的下一任国君会是谁?”

楚鹤离看着赵傒摇摇头,一旁的程清霜答道:“赵无异?”

“我那侄子如今在什么地方?”赵傒笑了笑,问道。

程清霜眼睛一亮,道:“您想让阿离去北齐找您侄子?”

楚鹤离茫然的看着他们两人,赵傒点点头,继续道:“我希望你们两个一起,将我的侄子带回来,将这王位传给他。”

“为什么您自己不直接召他回来?”楚鹤离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赵傒摇摇头,道:“你们到了北齐,就知道一切了。所以楚鹤离,你愿不愿意去一次北齐?”

“您还没告诉我七星的事情。”楚鹤离忽略这个话题,追问道。

赵傒见此,也没说什么,而是道:“这一代的七星,我这里有了一些消息,等你到了北齐,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看这样子是打定主意要自己去北齐了,楚鹤离只能尴尬一笑。但又没有办法,毕竟,谁叫赵傒是大秦的国君呢。

“你来了咸阳城,还没见过祁白吧。”赵傒突然说道,“就是当初救你的人,我大秦的太史令。”

楚鹤离点点头,当初说到底也是一命之恩,但自己和他却不太熟悉,来咸阳当然没见过。

赵傒见楚鹤离点头,道:“随我进宫吧。”楚鹤离还未反应过来,赵傒已经站起身,向着亭子外走去,方怿回头看了楚鹤离一眼,跟在赵傒的身后。

月光洒下,一行人顺利的回到了咸阳宫。东苑的一处花园里,依旧是一处亭子。月照荷塘。

赵傒先坐了下来,对着方怿道:“宣祁白。”方怿双手抱拳行礼,然后离开了这里。赵傒示意楚鹤离和程清霜在自己面前坐下。

楚鹤离和程清霜落座后,赵傒道:“楚鹤离,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你能帮助我的侄子。”

“我没什么本领。”楚鹤离尴尬一笑,“君上也不能因为我手中握着试剑,就觉得我真的可以掌握世间动向了吧?”

“你若是答应下来,咸阳城里的所有门派势力,我秦国的铁骑都可以帮你挡下。”赵傒说道,“祁白给你算过一卦,当初他南下,也是顺应自己的命数。”楚鹤离茫然,就在此时方怿已经带着祁白来到了花园中。

祁白一身墨色长衫,对着赵傒行礼道:“臣祁白拜见君上。”赵傒挥挥手,祁白站直身子,然后被方怿引到石桌边,坐在了赵傒旁边,右手方就是楚鹤离和程清霜。“又见面了。”祁白对着楚鹤离微微一笑。

楚鹤离回以一笑,祁白又看向程清霜,但始终没有说话。程清霜也不知道祁白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也看着祁白,两个人都是微笑对视。良久,祁白笑出声,低着头喝茶。

赵傒见气氛突然冷了下来,对着祁白道:“祁白,该你说几句了。”

祁白放下茶杯,对着赵傒点点头,又看着楚鹤离,道:“楚公子,不知道徐守真北上南下那一卦,你可信?”

楚鹤离惊讶于为何所有人都仿佛知道徐守真那一卦了一样,明明当初徐守真在台上声音细微,谁知道每个人都会来问自己。楚鹤离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头,然后道:“说信,也不全不,说不信,也不是。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只能说,一切看自己。”

祁白捋着胡须,哈哈一笑,道:“不错,少年心性,看得透彻。徐守真给你算了一卦,是北上南下不可取,我在青城山救你之前,也算了一卦,你想不想知道?”

这话刚刚赵傒提过,楚鹤离点点头,听着祁白讲出来。祁白忽然严肃道:“你命中有劫,在东方;你命中有煞,在南方;你命中有坎,在咸阳。你可听懂了?”

楚鹤离摇摇头,按照祁白这意思,自己可不是哪都去不了?祁白只是一笑,道:“我再告诉你一句,命数都是假的,你自己想要什么命数,就是什么命数;你自己想走什么路,就能走什么路。”

楚鹤离低头思考,祁白又道:“让我看看你的试剑吧。”楚鹤离楞了一下,祁白又道:“不用担心,我若是想拿你的试剑,当初就不会救你了。”

楚鹤离尴尬一笑,取下背上的匣子,摆在石桌中间。祁白身上打开匣子,一柄断了一半的试剑就摆在里面。试剑周身是奇异的纹路,似文字又不似文字。赵傒看着试剑,叹了一口气。祁白取出试剑,拿在手里。

赵傒道:“这把剑,不知道让世间多少人妻离子散。”

祁白点点头,手中把玩着试剑,看着楚鹤离问道:“这把剑,取名字没有?”

“名字?”楚鹤离困惑不已,试剑不就是试剑吗?

“每一任试剑的拥有者,都会给试剑取一个名字。”祁白淡淡道,一只手抚摸着试剑的纹路,仿佛是在追忆故人,“就比如你母亲,给试剑取名叫君子玉。她时常说你父亲楚夊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楚鹤离愣了愣,最近似乎经常听到自己母亲和父亲的名字,可自己对他们几乎没什么了解。楚鹤离笑了笑,道:“君子玉,这名字很不错,就用着吧。”

祁白摇摇头,道:“每一任主人都要取自己的名字,剑有灵识,跟在主人身边,听得懂的。”

楚鹤离见祁白说的严肃,摸着下巴思考。良久,楚鹤离说道:“凤歌。”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祁白问道。楚鹤离点点头。程清霜听到这句话,身子一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楚鹤离却没注意。

“是个好名字。”赵傒笑道。同时祁白手中的试剑,震动了一番,仿佛是在印证剑有灵识这句话一样。

祁白点了点头,道:“我教你一招,是曾经你母亲教我的。”楚鹤离点点头。

当初祁白也是参与围困萧矜玉的几人之一,但说到底和其他几人不同,反倒是有些帮助萧矜玉,所以楚鹤离对他的态度自然好一些。楚鹤离不由得想起秦淮河畔那几人,当初徐守真邀请他去上清山,他之所以拒绝,就是因为山上有个李道一。

祁白见楚鹤离点头,右手比出三根手指,向着茶杯里蘸了几滴水,然后悬在空中。水滴顺势将要滴落,祁白右手转圈,水滴围着一股气劲,形成一个园。祁白猛地收掌再向前一拍,几滴水滴仿佛出鞘剑一般,向着亭子外的假山飞去。轰的一声,假山瞬间成灰,而假山后的宫墙上,落了几个印记,同水滴一般大小。

祁白见楚鹤离和程清霜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宫墙,笑道:“练剑,练到最后就是以心为剑,以天地万物为剑,这一招,你看清楚了?”

楚鹤离低着头思索片刻,然后抬起头看着祁白,道:“看清楚了。”

祁白欣慰的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若是真的领悟透了这一剑,那你离剑道大成也不远了。你如今,是什么境界了?”

楚鹤离挠挠头,道:“当初因为一些事情...受了伤,如今只感觉才入逍遥境。”程清霜听到这话,头转向一边,但还是仔细的听着几人的说话。

祁白微笑道:“没关系,你如今不过十八,人生还长,毕竟从单单武夫,摸索到逍遥境,已经是天下很多人不能完成的事情了。”

楚鹤离知道祁白是安慰自己,微微一笑。天下武学,共逍遥、齐物、养生主、德充符、大宗师、人间世、应帝王七种境界。当年五国围困萧矜玉时,青城山首徒洛知道,十九岁就是齐物境,天资不可不谓之聪慧,而祁白,三十岁才入齐物境,这么说来,楚鹤离这样的天赋也算是异于常人。

见两人话说的差不多,赵傒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楚鹤离道:“楚鹤离,北齐的事情,就全靠你了。”

“靠我?”楚鹤离接过试剑,收在匣子里,说道,“君上,您还没说清楚,我到底要怎么做?”

赵傒摇摇头,道:“你只要将我那侄子带回来就行,剩下的就好办多了。如今北齐女帝处立,朝堂中各种势力交错复杂,北齐大夫韩婴也不知所踪,我怕再晚了不仅是我等不到,而我那侄子也回不了大秦了。”

“我要如何去找世...世子?”楚鹤离寻了个称呼,问道。

“你此去直接到临淄城,他在稷下学宫学习。”赵傒从怀里拿出一份信封,交给楚鹤离,道,“这封信,你带给临淄城的沈栎沈员外,这里面有无异的生辰贴。”

祁白盯着这封信,说道:“君上可是已经想好了?”赵傒点点头。

楚鹤离依旧是茫然的接过信封,将其放好。此时赵傒又道:“至于七星,你一定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辅佐我那小侄子。关于七星的消息,我们目前只掌握了三个,等你到了临淄,自然会有人与你对接。”

楚鹤离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赵傒站起身,楚鹤离几人随即跟着站起来。赵傒走到亭子边上,看着荷塘水中的月亮倒影,缓缓道:“十一年了啊,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楚鹤离和程清霜纷纷不懂其中的含义,只有祁白跟着叹了口气。

“你们下去吧。”赵傒摆摆手,“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你还想知道什么,等你从临淄城回来,我一一告诉你。”

楚鹤离几人向着赵傒行礼,在方怿的带领下,走出花园。赵傒始终背对着几人,没有转身。

感受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赵傒抬头看着月亮,低声道“王兄,会来陪你的。”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朝歌十二楼》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楚鹤,祁白)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鹤影天青)这种迥异与其他武侠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