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我叫王宇浩一个山村娃 帝王攻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全文章节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

《山村的娃,路在何方》

羽扇初画 著

已完结 婚恋 左小腿,叶儿 阅文集团

火爆创作《山村的娃,路在何方》是羽扇初画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主要角色是左小腿,叶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值得阅读。精彩情节试读:佳毅走得气喘吁吁。路两边是枣树林,在夜色里,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影子。穿过枣树林,转过一个弯就到了家门口了。斑驳的院墙上挂着两个红灯笼,静静地飘摇着,映照出院墙上的枯草。熟悉的夜色,暖暖的味道,这一定是母

921次点击 更新:2020-06-26 08:15:13

免费阅读
火爆创作《山村的娃,路在何方》是羽扇初画新写的一本婚恋类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主要角色是左小腿,叶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值得阅读。精彩情节试读:佳毅走得气喘吁吁。路两边是枣树林,在夜色里,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影子。穿过枣树林,转过一个弯就到了家门口了。斑驳的院墙上挂着两个红灯笼,静静地飘摇着,映照出院墙上的枯草。熟悉的夜色,暖暖的味道,这一定是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佳毅走得气喘吁吁。路两边是枣树林,在夜色里,变成了一片漆黑的影子。穿过枣树林,转过一个弯就到了家门口了。

斑驳的院墙上挂着两个红灯笼,静静地飘摇着,映照出院墙上的枯草。

熟悉的夜色,暖暖的味道,这一定是母亲亲手扎的,每年母亲都会亲自做两个红灯笼。佳毅迫不及待地敲门,触碰冰冷的门环,他使劲打了个机灵,只好把手揣在兜里喊:“妈,开门,我回来了!”

“毅娃,来了来了。”母亲从屋里跑着出来,打开了门栓。进了堂屋,母亲着急地一通询问。

“妈,你先别问了,饿死我了,有饭吗?”

“你这傻孩子,一路上没吃东西吗?今天晚上特地做的你最喜欢的糊涂面条,等你都等坨住了,热了好几遍…..”

快一天没吃东西,佳毅已经饿到极点,接过妈递过来的热气腾腾的面条,大口大口地扒拉起来,玉米糁子、花生米、萝卜叶儿酸菜,真是爽口。

“我爸嘞,咋没动静儿?”

“睡着了,吃药瞌睡劲儿大。”

佳毅爸爸出去矿上打工出了事故,左小腿被砸伤严重骨折住院两个月,前两天刚刚出院。要不是他一周前跟哥哥通电话,到现在估计还不晓得。

“妈,以后再有事得告诉我。”

“你在外面那么远,告诉你又能咋地,白操心。”妈妈扒掉他湿冷的鞋,拿着在火上烤。

“这鞋这么薄,都不知道买个棉鞋?”母亲说。

“呃……不冷,在外面不冷,买啥。”佳毅略微思索了一下,故意这么说。

唉,三年前,为了给爷爷治癌症,家里基本没什么钱了,怎么舍得乱花钱呢。这么一想,佳毅不由得喉咙口一紧。

他何尝不想像生在城市里的大学同学一样,可以随意买想穿的衣服和鞋子,出去吃大餐,玩智能手机。其实,为了省钱,佳毅一直克制消费,一年四季就买两双板鞋换着穿。

旁边的炭火烧得旺旺的,红彤彤的,冰凉的身子逐渐暖和起来。

“今天到村口等你,一直等不着,电话也打不通,急死我了。”母亲摩挲着膝盖。

***腿有风湿,今天为了我定是很难受。佳毅瞅着母亲冒出白发的鬓角,一阵心疼。“以后别到那边等我了,就在家呆着,我这么大人了,不会有啥事儿……”

佳毅大学四年,只在大二那年回过一次家,也就是爷爷去世时,后面就再也没回了。

从成都到这河南北部的小山村实在是太远了,火车走二十多个小时,汽车八九个小时,中间还要转车。即使春运买最便宜的硬座或站票,对佳毅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

那一次开学返校,还因为挤不进躺的满是农民工的车厢,耽误了行程,费了很多周折。这一次,他趁着过年又向公司多请了几天假,专门回来陪陪父亲。

吃过饭,他推开里屋门缝儿,看见父亲睡得很熟,嘴巴张着,打着一起一浮的呼噜。然后安心地回到自己房间,钻进了母亲已经铺好的被窝,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觉。

佳毅住的偏房,醒来都已经半晌了,院里的鸡跑来跑去,在屋檐下的白雪上留下一串串爪印,母亲已经将院里的雪清理出一条道,惨白的阳光照在雪上反射的光让他眼前恍惚。

父亲穿着旧军大衣,戴着**帽,拄着拐杖站在上房门口,看见佳毅出来,便说:“兔崽子,现在才醒?”

父亲的声音让佳毅仿佛回到了欢乐的童年,揉揉眼睛说:“我困死了都,火车一半站着,一半坐着回来的。”

“走,放放炮。”爸扔给他一捆窜天炮还有一捆八响雷。这是打小他们父子交流的方式之一。

今天是除夕,虽然没有到放鞭炮的正点,但爸高兴,还是让佳毅搀扶着到门口放炮。

“你哥今年不回来了,去你嫂子家,就剩你妈咱仨了,你要再不回来,就剩我俩了。”

佳阳,佳毅的哥,比他大四岁,两年前结的婚,婚后忙着自己的生意也不怎么回家。

父亲让佳毅从厨房烧火灶里拿来一根烧了一半的柴棍儿,将一支八响雷插在旁边的积雪上,勉强弯下身子,点了起来。佳毅眼眶有些潮潮的,心里有些难过。

“嗤嗤嗤……嘣……嘣……”连环响,在山谷间回荡着。

“考个公务员吧,到咱县城里头,谋个差事。离我们也近点儿。”

“公务员?算了,我不是那块料子。再说了,好不容易从咱这小地方出去,咋好意思这么快就回来呢。”佳毅撇撇嘴,知道自己从小内向,不善交际,从别人家门口路过,都觉得窘迫,做公务员怎么可能有大作为呢。

“唉,现在大学生一抓一大把,在外面也不好混啊……”父亲叹气道。

这时,八大爷路过门口,他已经老眼昏花,头发花白,佳毅感觉以前总爱夸自己的八大爷认不出自己来了,或者说是不在意自己的存在,连看一眼都没看。

听母亲说他的大儿子,就是佳毅的表叔,和父亲还有其他几个人在矿上一起出的事,父亲小腿被砸到骨折了,其他人也都受了些伤,唯独他死在了矿里。

“八叔……”父亲叫道。

八大爷未理会,自顾自晃悠悠地往前走着。这是他刚刚从后山儿子的坟上回来,几乎天天都去,早上去晌午归。

放鞭炮的乐趣,已然被冲的荡然无存。父亲皱着眉头,拄着拐杖回了屋。

佳毅知道父亲想让他留在家乡,是担心自己在外面受苦,另外,八大爷家的事儿也让他更加渴望家人团聚。

可是,佳毅想混出点名堂再回来,虽然希望很渺茫。但他还是想在外面闯荡几年,毕竟刚大学毕业,才刚刚开始工作,在外面机会可能还多点,早早地回到这里,岂不是就注定了平凡无奇……

对不起啊,爸……佳毅望着远去的八大爷的背影,心里念叨着,眼睛红红的。佳毅想起了自己的出生,他成长中村里不断有长辈反复提起他出生时离奇的故事,从小就觉得自己会不平凡,因为自己的出生就像很多故事里讲的大人物诞生一样。

精彩评论

本书《山村的娃,路在何方》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左小腿,叶儿)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羽扇初画)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