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江雪挽清歌》道寄江雪歌曲 XXOO 江雪挽清歌健气受

江雪挽清歌

《江雪挽清歌》

元烬洁Jo 著

连载中 玄幻言情 焦雪,屠夫 阅文集团

火爆新书《江雪挽清歌》是元烬洁Jo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佳作,本故事的主线角色焦雪,屠夫,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回隐月山刚歇了没几日,江心渝就开始缠着遥曲修习法术。“从前我也与你说过,你母族乃是岚息风族之人,且如今你的灵器【焦雪】也是更适合使用风水这两种属性的法术。所以你的修习,自当是以风系为主,再稍配上些水系

799次点击 更新:2020-05-22 12:18:04

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江雪挽清歌》是元烬洁Jo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佳作,本故事的主线角色焦雪,屠夫,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回隐月山刚歇了没几日,江心渝就开始缠着遥曲修习法术。“从前我也与你说过,你母族乃是岚息风族之人,且如今你的灵器【焦雪】也是更适合使用风水这两种属性的法术。所以你的修习,自当是以风系为主,再稍配上些水系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回隐月山刚歇了没几日,江心渝就开始缠着遥曲修习法术。

“从前我也与你说过,你母族乃是岚息风族之人,且如今你的灵器【焦雪】也是更适合使用风水这两种属性的法术。所以你的修习,自当是以风系为主,再稍配上些水系法咒作为辅助。”

遥曲头也不抬,兀自在药田中忙碌着。江心渝傻傻地跟在他身后,眼巴巴地等着他偶尔抛出个只字片语。

瞧,都过了大半天了,前面的话音早就溜地见不着影,可他的下半句却还是迟迟不出来。这遥曲有时候真的散漫懒怠到急死个人,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呢?作为晚辈,且还是学生的身份,就算有意见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继续巴巴地等着盼着他,愿他一高兴便能多些指点。

正当她如此想着,偷偷埋怨着,遥曲突然间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瞅了她一眼,直把她看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会吧……难道他听见了?

仿佛是她的错觉一般,只那么一眼之后,遥曲又埋头继续干起活来。

“以你现在的基础,上来便要我来教你,简直是杀鸡用牛刀。首先,我的训练可是很严格的,你总得经得起折腾吧?来看看你这小身板,弱不禁风,跑两步都呼哧带喘的,必须先把体力给我练上来。”

江心渝被他说的,心中尴尬不已……

“还有,风系法术以灵动轻快,迅疾如风的身法见长,所以说,速度很重要。速度怎么练?那就得靠力量!你再看看你这浑身上下,稍微一打量便可知道,定是软皮软骨的全无半点肌肉。被这堆软肉拖拉着,怎么能有速度?必须给我练出力量感!”

江心渝此刻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从前爹爹带她逛菜市场时,那个满身肌肉的屠夫……

心中猛地一阵恶寒……她她她也要练成那样才算合格?

“最后一样,稳。你想想将来,你要在天上飞来飞去。身子若是不稳,半路从天上掉下来,单单摔死你自己也就罢了,若是再砸死个人,你亏不亏心?所以说,这平衡感也是很重要的,可不能像你现在,走在平坦大道上都能摔个狗啃泥。这也得练!”

我有那么蠢吗……狗啃泥?什么时候?

江心渝囧的满脸黑线,赶紧把脑子里自出生以来还能回想起来的所有记忆,翻来覆去地过了一遍又一遍……呃,好像,还真有……

她心中好是沮丧,原来在遥曲这等高人的眼里,她竟资质这么差。她自己兴许都没注意到,此刻她的脸上不经意间已是堆满了委屈和失落,一言不发地呆立在旁边。

直到许久之后遥曲才突然察觉到,刚才那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丫头,此刻好像也没再跟着了。他回头随意的一瞥,便见那傻孩子一脸苦相地站在原地,逗得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乐得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这小妮子也太好糊弄了吧?看把她可怜的,便别再捉弄她了。

稍微收敛了笑意,遥曲朝她招手道:“诶,你过来!”

江心渝哭丧着脸,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

“行了!我的意思就是吧……先让歌儿教你,给你打打基础。等你练的差不多了,我再接手。你觉得怎么样啊?”遥曲笑眯眯的样子就像个狡猾的狐狸。

江心渝总感觉他这笑里像是憋着坏似的,刚要开口说点什么,便被遥曲打断:“哎呀你放心,我儿子虽然是跟我比不了吧,但他也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你看他几次抱着你这肉丫头都能身轻如燕,就该能出他这体力、速度、平衡感,那都是相当的不错。让他指点现在的你,绰绰有余了。”

“但是我也有话要说在前头。我呢,是水火双属,而我娘子是地族之人。所以你也应该知道,在我们父子俩的血脉里并无半点风族的痕迹。不过我少时也曾修习过风系法咒,是为了提高移动速度,所以也不是说不会,但和真正的风族之人相比还是有些外行的,毕竟不是本源嘛。我可以教给你心法和施咒方式,但是具体能练到什么程度还需要你自己摸索。”

“另外,我也可以教教你药理和乐理。清寒巫族用于疗伤的《挽息九调》,我从家母那里继承了前六章,也可以尽数教给你。这样,当你将来遇到什么危险,却又打不过别人的时候,好歹也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江心渝认真的听着,隐约明白了过来。刚才遥曲那样打击她,其实只是在故意捉弄她罢了。不过转念一想,他说的也是事实,自己现在确实是样样拿不出手,还需要狠狠地训练一番才可以。

而且,遥曲虽然假不正经的,对她的安排却也是下了一番苦心,尽力周全了。她应当心怀感激,更加的刻苦上进,方能不辜负。

想到这里,江心渝一扫之前的不快,变得充满斗志,跃跃欲试。

连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不像刚才闷声不言。

“是!遥曲叔叔!啊不……师父!”江心渝粲然一笑,倒是把遥曲看愣了。他心想,看来这小丫头抗压能力很不错呀,刚才还担心逗她逗得有些过火……想必日后更加有的玩了。

思及此处他便坏笑起来,只是可怜的江心渝没太注意。

他潇洒地摆了摆手道:“别叫我师父,还是叫叔叔吧。师父总感觉老了点,叔叔更显年轻。”

江心渝嘿嘿着:“好!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行了行了别烦我了,去找你哥哥。”

自此之后,江心渝便开始了悲惨的修炼模式。

先是体力。怎么才能快速有效地锻炼体力呢?

她还能记起那一天,当她跟遥歌说自己想要提高体能时,遥歌一脸的淡然。

“哦,那得跑。”

“什么?跑什么?”

“绕着山跑。”

“……隐隐月山?整个隐月山吗?!”

“嗯。”

“……好吧,我跑……”

“三圈。”

“……什么???”

从此她每天三次,像吃饭一样的绕着隐月山跑圈。

一圈,腿好像不在了……

两圈,呼吸好像也没了……

三圈,已经是灵魂在飘了……

终于有一天,三圈下来她已经习以为常,脸也不红气也不喘了!

遥歌又默默找来五个,她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是材质,反正就是沉的要死的大金属块。

双腿,双臂都绑上,后背再扛个大的。

“继续吧,这次跑9圈。”

“……”

遥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道:“放心吧,你不会变成屠夫。父亲有个方子,每日按方摘药泡澡,便可使身体看上去轻盈纤细,却不影响训练效果。”

江心渝偷偷碎念道,现在是琢磨美不美的时候吗?现在是琢磨,生不生死不死的事儿了!

又过了格外漫长的一段日子,江心渝渐渐开始接触一些比较浅显的咒术。

飞行法咒。

日常长距离赶路用的【追风咒】,需要时不时用脚借一下力。是遥歌常用的,也是比较常见的飞行法咒。

还有一种所谓逃命用的【云影咒】,不必借力即可高高飞起,快如云影。只可惜维持不了太长时间,一般用于脱身逃命。

还有之前去镜永阁时见过的法阵,叫做【萤虚阵】,常需要配合一些药水,画出阵图方可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幻术,大都是为了迷惑住旁人以便脱身的。

江心渝平日里,训练修习极为刻苦。有时甚至累到一闭眼就能睡过去,她也不肯回去歇息。春夏秋冬,暴雨狂风,她始终照常完成每日的训练内容,该学的东西一样不落,绝不拖延。而遥歌未曾出言阻拦过,他只是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她,守着她,一日也不曾缺席。

就这样,整整六年过去了。

看着她在林间自如地穿梭,如乘风一般,遥歌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完成了……真的完成了。

不负艰辛,不负期待,也不负……所有人的苦心。

不知什么时候,遥曲也走了过来,与他并肩而立。他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有欣喜,有惊艳,还有……另一种难名的情绪,隐隐透着些许悲伤。他眼底的眸色深沉,远远地看着她,却又好像透过她,看到了虚无缥缈的未来。

待江心渝收起灵力,欢快地朝他们走过来时,遥曲默然凝视了她半晌。

随后,他用一种极轻、极暖、极其和缓的语气对她说:“从今往后,你可以直接跟着我了。你要做好准备,命这东西,可不是轻易能逃的开,躲得掉的。”

此时的江心渝全然看不懂他眼中的哀伤和怜惜,她只是单纯的感到高兴。

终于被这个人肯定了呀……

她开始跟着遥曲学习风族的攻击法术和水系毒术。有了之前六年的铺垫,她与【焦雪】已经浑然一体,不分彼此。她早已能够轻松地运转灵力,以至后来学起各种新的法咒,有如神助。

她还学习如何种植灵药,如何分辨,怎样使用,怎样配置各种药剂。

当她的手第一次搭上【拂影】的琴弦时,心中竟有种前世今生之感。

回想起那时,在药田深处,遥曲笑着同她说的那些话。谁能想到当它们成为现实的时候,竟已过了这许多年。

自此,又是五年过去,江心渝已然十六岁。

无数人的命运早已交织不清,未来晦暗难明。

他们的故事从这里,正式拉开了帷幕。

精彩评论

一本有趣的书,焦雪,屠夫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江雪挽清歌》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焦雪,屠夫)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元烬洁Jo)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焦雪,屠夫)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程序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