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向癌挣命》与天挣命 君臣文 向癌挣命GL

向癌挣命

《向癌挣命》

凯霞君天 著

已完结 婚恋 蒋湘峰,冯萍萍 阅文集团

此次本小编呈现给各位书虫们凯霞君天原创网络故事《向癌挣命》,主人翁是蒋湘峰,冯萍萍,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夫妻俩正在窃窃私语,蒋湘峰的手机响了,急促的铃声,在夜里格外刺耳。蒋湘峰一看,是郭子敬打来的,以为是要请他去会诊,郭子敬却说:“蒋主任,冯萍萍的婆婆去世了!”蒋湘峰愣了一下,问:“是在医院吗?哪个病区

821次点击 更新:2020-05-16 15:01:51

免费阅读
此次本小编呈现给各位书虫们凯霞君天原创网络故事《向癌挣命》,主人翁是蒋湘峰,冯萍萍,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夫妻俩正在窃窃私语,蒋湘峰的手机响了,急促的铃声,在夜里格外刺耳。蒋湘峰一看,是郭子敬打来的,以为是要请他去会诊,郭子敬却说:“蒋主任,冯萍萍的婆婆去世了!”蒋湘峰愣了一下,问:“是在医院吗?哪个病区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夫妻俩正在窃窃私语,蒋湘峰的手机响了,急促的铃声,在夜里格外刺耳。蒋湘峰一看,是郭子敬打来的,以为是要请他去会诊,郭子敬却说:“蒋主任,冯萍萍的婆婆去世了!”

蒋湘峰愣了一下,问:“是在医院吗?哪个病区?”

“心内科。今天早上来的,心衰,一直在抢救。抱歉,没抢救过来。”郭子敬的声音低沉,可以想象,他的神情很沮丧。

挂断电话,蒋湘峰边起床边对向岳屏说:“冯萍萍的婆婆,就是我们科里去年心脏猝死何耀良医生的母亲,去世了。我要去看看。”

向岳屏惊讶:“怎么会这样?你赶快去吧。”停了一下,又说:“你等一下,多穿件衣服。夜里格外冷。”

向岳屏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大衣,披在蒋湘峰身上,说:“自己注意身体。”

蒋湘峰心里暖融融的,对向岳屏说:“没事,你先睡吧。我今天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了。”

蒋湘峰赶到医院,老人的遗体已经被送往太平间。接连遭受打击,冯萍萍几乎奔溃,郭子敬和护士长一起,陪着她在主任办公室默默坐着。见蒋湘峰来了,心内科护士长给蒋湘峰倒来一杯茶。

蒋湘峰问冯萍萍:“后事怎么安排?是否通知了她的亲戚?要不要告诉她老伴?”

冯萍萍一脸麻木,说:“还没有。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蒋湘峰跟郭子敬商量:“赶紧通知老人的亲戚。她的亲戚中,有那么几个人不好惹。”

郭子敬说:“这个好办,几个电话就行了。可是,老爷子那里,怎么说?谁去说?”

也是的,老爷子去年丧子,今年丧妻,祸不单行,打击接二连三,谁都无法接受。

蒋湘峰望着冯萍萍,问:“你觉得老爷子那里该怎么办?说还是不说?”

冯萍萍说:“我等下告诉他。瞒不下去。”

蒋湘峰表示同意。老伴老伴,老来作伴。如今,孤独一人,老人该如何生活?

冯萍萍一脸茫然。她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可是,不管多难,她都要坚强面对!她的血液,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她不会放下老人不管的。

次日清晨,老人家的亲戚就陆陆续续来到医院。人多力量大。亲戚中有长者出面主事,开了个会,一切安排妥当,就有人忙着殡仪馆,有人忙着去购置办后事的必需品,冯萍萍只管出钱。其他的事,她不懂,也帮不上忙。

按照预算,把钱交给主事的人手中,冯萍萍回了一趟家。她告诉老人:“爸,妈妈昨天晚上走了。”

老人身子颤抖了一下,拐杖“咚”地掉在地上。

冯萍萍忙扶住老人,眼泪簌簌而落,说:“爸,今后这个家,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老人沉默了一会,说:“萍萍,办完你婆婆的后事,你就走吧!我们家对不起你,我不能再拖累你!”

冯萍萍哭着说:“爸,我不会走的。这个家就是我的家,我不能把留下您一个人不管!”

老人颤颤巍巍,摸出一支烟,打火机“噗噗”作响,没有点着。冯萍萍接过打火机,为老人点燃香烟。本来,老人已经戒烟快二十年了,去年儿子突遭噩运,又开始吸烟。她也想劝老人戒烟,可是,不忍心。这么大年纪了,惨遭丧子,就由他去了。老人也不多抽,一天三四支烟,大多数时候并不是抽,而是点着烟,夹在指间,看香烟默默燃烧,默默想儿子,默默流泪。

老人吸一口烟,咳嗽。再吸一口,再咳嗽。冯萍萍看着心疼,从老人手中接过烟,掐灭。她看见,老人眼泪满是泪水。她的心,也随之黯淡。

这日,婆婆的遗体告别仪式。公公坚持要去,冯萍萍拗不过,将公公接到殡仪馆。公公表情非常平静,自己的女人身边坐了一会儿,又牵起她的手,轻轻摩挲。这双手,他牵了几十年,这双手,和他一起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家,这双手,和他一起抚养了一个儿子,可是,现在,这双手是撒开的,什么都留不住,什么都带不走。他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就这样空着双手离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戒指,颤颤巍巍戴在自己的女人手指上。这样,她就不会一无所有。夫妻一辈子,不忍心放手,而今,不得不放手!

给自己的女人戴好戒指,老人起身,一扭头,不声不响走了。世上再无他老伴!

袁奇俊的所作所为,上官雪莹一直蒙在鼓里。春节假期,袁奇俊对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没事找事,吃饭的时候说菜咸了,她纳闷,挺好的味道,不咸呀!他就摔筷子。看电视的时候说她把声音开太大了,太吵,她就关了电视机,刚关上,他就把电视机打开,说过年过节不开电视不热闹。洗澡的时候,说水太热了,她就把热水器的温控开关调冷一点,他又说水太冷。这些生活中的挑刺细节,让她的心中满是疑惑,可总是找不到症结。

她无法解释他的变化,就试着跟他沟通。人家都说,沟通是夫妻感情和谐的法宝。她总想跟他好好聊聊,希望他能给一个答案,揭开她心头的疑惑。他却不跟她聊,直接封锁了沟通的桥梁。直到那一天蒋湘峰出现在她家小区里,袁奇俊好像找到了兴奋点,说出那些狗血剧里的话,让她感到奇耻大辱。

她虽说不是大家闺秀,却也算是小家碧玉,从小到大,都是父母宠着惯着,也没受什么打击,优越感挺强,骄傲得像个公主。结婚前几年,袁奇俊也对她挺好的。她就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命好。有好父母,有好老公,有好女儿。女儿叫雯雯,现在读初三,马上要中考了。

上官雪莹想,是不是袁奇俊在外面有人了?想到这里,上官雪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如果他起了二心,春节以来这些挑刺的举动,就好解释了。上官雪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在外面有人了,一定会有陌生电话或者,没见他接电话有什么异样,他也难得出去玩,晚上基本在家,即便是跟朋友喝个酒聚个会,十二点钟之前必然回家。自己却经常泡在医院加班。

上官雪莹一夜未眠,起床的时候,感觉头重脚轻。昨夜,袁奇俊竟然没有敲门,自己蜷缩在沙发上睡了。上官雪莹抱了一床厚被子为他盖上。他是她的男人。虽然他最近反常,她还是不想与他分开。她爱他,找不到分开理由。男人,有时候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要闹,就让他闹一闹,累了就不会闹了。闹完了,还得乖乖跟她过日子。

黑眼圈在镜子里晃动,面目狰狞。上官雪莹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自己的憔悴犹如秋后的茄子,萎靡不振。女人是水做的,黑眼圈的出现,让上官雪莹的心口压了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是袁奇俊压上去的,只有他才能搬开。

客厅里,袁奇俊鼾声匀称。他就像没事的人一样,能吃能睡。上官雪莹安慰自己,没事,一定没事。他不会离婚的。也许,他这段时间就是哪根筋搭错了,要不然他能睡得这么香?他的心能有这么大?

上官雪莹没发过,蒋湘峰也没看到过,两个人都蒙在鼓里,心中无事,自然坦荡,各干各的工作,偶尔闲下来,聊一聊工作上的事情,大多数都是病人的治疗和护理,科室的管理。蒋湘峰提到,有意向医院管理层建议,将苏夏荷提拔为科室副主任。上官雪莹有点惊讶,问:“为什么想到提拔她?合适吗?”

蒋湘峰反问道:“我觉得她表现挺好的,就像春节期间她值班那次,通宵抢救病人,表现能够独当一面。提拔她当副主任有什么不妥吗?”

上官雪莹说:“医院提拔一个科室副主任,我本来没有发言权,我只是建议你慎重。其他的事,你应该慢慢观察,慢慢琢磨,不要操之过急。”

蒋湘峰说:“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上官雪莹没来得及回答,蒋湘峰就被王春兰叫去病房了。贺成乐说:“蒋主任,我从电视上得知,有一种叫做质子放射治疗的方法,对我这种病很有效,我想去试试。”

蒋湘峰解释道:“贺先生,我也曾经考虑过让你去接受质子放射治疗,这种治疗通过质子束放射治疗肿瘤,对靶向区肿瘤有效性高,对正常部位影响较小。鉴于你身体太虚弱,我们没有给你这种建议。”

王江华问:“蒋主任,我家老贺现在能不能接受质子放射治疗?”

蒋湘峰说:“再等一段时间,关键是看身体情况。老贺现在咯血的现象还没有完全控制,贫血的情况也较为严重,等我们补了红细胞、白蛋白这些药品之后,增强他的体质,再做一到两个疗程的化疗,就能知道他能不能接受质子放射治疗了。”

其实,蒋湘峰大可不必绕这么大一个圈说话,直接告诉贺成乐不适合接受质子放射治疗也行。但他没有这么做,目的就是给贺成乐一个期待。面对恶性肿瘤患者,许下一个期待,比说一千句实话效果更好。

贺成乐惴惴不安,质问蒋湘峰:“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好?我还有一大堆生意要做。这么大的资产,我不去管理,又没有一个合适的人打理,会让那帮败家子败光!”

王春兰劝慰道:“姑父,您别着急,好好配合医生治疗,一定会好起来的。”剥了一个香蕉,用银制的勺子刮了一勺,送到给贺成乐嘴边。

贺成乐推开王春兰递过来的勺子,扭头不理他们。王江华递给蒋湘峰一个眼色,示意他先离开病房。

王江华说:“老贺,你要相信蒋主任,他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我们都相信蒋主任。”

王春兰说:“姑父,你担心公司的事情,等您的身体稍微好转一点,我们陪您到公司去一趟,也好让您放心。”

精彩评论

凯霞君天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婚恋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凯霞君天自传意味的《向癌挣命》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