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江河东流去》江河东流,一去不复返 婚恋小说 江河东流去㚻

江河东流去

《江河东流去》

李永红 著

连载中 婚恋 李华平,徐曼 阅文集团

《江河东流去》作者:李永红,婚恋类型小说,天选人物:李华平,徐曼,本网络小说主要章节节选:李华平因大坝试验段施工工期紧,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必须坚守在现场,随时解决出现的技术问题。但当大坝混凝土浇筑由四米升层上升到八米升层的关键时刻,有一个仓位被质检部门检验出强度不够,出现了严重质量缺陷。他

569次点击 更新:2020-05-16 11:01:12

免费阅读
《江河东流去》作者:李永红,婚恋类型小说,天选人物:李华平,徐曼,本网络小说主要章节节选:李华平因大坝试验段施工工期紧,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必须坚守在现场,随时解决出现的技术问题。但当大坝混凝土浇筑由四米升层上升到八米升层的关键时刻,有一个仓位被质检部门检验出强度不够,出现了严重质量缺陷。他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李华平因大坝试验段施工工期紧,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必须坚守在现场,随时解决出现的技术问题。但当大坝混凝土浇筑由四米升层上升到八米升层的关键时刻,有一个仓位被质检部门检验出强度不够,出现了严重质量缺陷。他一下子紧张起来,怎么也不相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是自己的技术方案出了问题?还是混合料的配合比算错了?那么为什么其它的仓位没有出现类似情况呢?他与常大龙久思不得其解,于是决定从混凝土生产、输送到浇筑的每一个环节和流程查起。连续几天,在查阅了当时的所有当班记录和运行数据资料,并实地调查相关人员后,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原因:是由于拌合楼一夜班当班人员上班睡觉,在头脑迷糊的情况下将添加剂的比例加错了,造成混凝土凝期异常强度下降。由于连续日夜加班,得不到好的休息,再加上事故缺陷所造成的心里压力,使李华平心力交瘁,病倒住进了医院。李华平本来就患有较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妻子之所以随他来工地,一个重要的原因也就是为了照顾他的身体。此时,李华平正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徐曼就在他的身边,帮他整理着病床上凌乱的被单和衣物。看来徐曼是才来医院不久。

李华平住进医院后,队里本来要安排人员来照护他,但他执意不肯,说:“现在生产这么忙,队里上上下下本来人手就紧张,就不要麻烦队里的同志了。再说我这病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的病,能走能动能自理,只要血压降下来就没事了。”住院期间队里的同志们来看他,他开口闭口询问的都是前方的生产情况怎么样,工程质量问题处理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出现什么新的技术问题。同志们总是宽慰他说,前方的生产很正常,没有什么大的技术问题,让他安心治病。的确,在他患病住院之前,试验段施工已进入尾期,许多大的施工和技术上的难题都得到了较好的解决,目前已开始大规模的正常施工,这次偶尔出现的质量缺陷也得到了及时的整改,消除了隐患。

“你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身体本来就有病,再不能这样没日没夜地干了。你是来劳动改造的,不是来拼命的。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我和女儿着想。”徐曼边整理床上的东西边略带责怪的口气地对李华平说。

听徐曼这一说,李华平动了动身子反而从床上坐了起来。徐曼赶紧用枕头垫在了李华平的背后,又给他披上了衣服。

李华平看了看妻子说:“我知道你说的都对,是为我好。但是,我一个被打倒的教书人来到工地,是工地火热的建设场景重新点燃了我事业的激情,是工人们忘我的劳动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我在他们身上学会了坚强和对磨难的忍受,使我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现在工地上需要我,工人兄弟们需要我,我能袖手旁观吗?我能用我的所学为工程建设做点贡献,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所追求的事业。现在虽然全国都在搞政治运动,但是国家对基础设施的建设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电力,如何支撑我们的煤炭、钢铁、制造等重工业的发展,没有强大的基础工业又如何发展我们的军事技术、民用技术、航天技术?没有这些又如何能建设起一个强国?这一点,全国人民都清楚。我坚信,这种混乱的日子不会太久了!我对前途充满了信心!”

“老李啊,你在给谁演讲啊?”这时常大龙和于云霞夫妇提着水果走进了病房。

“他在给我上政治课呢!”徐曼笑着说。

“老李啊,你在医院的任务就是养病,其他的都别想。”常大龙说着又关切地问道:“你现在的血压怎么样?”。

“降下来了,没事了,我都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星期了,憋死我了!”李华平说。

“既来之则安之,等身体养好了再干不迟啊!我今天来,还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八米升层已通过了验收,质量全部合格!”

“什么,真的?哪我们成功了!”李华平有些激动地一把握住了常大龙的手。

“别、别激动!血压血压!”常大龙忙诙谐地提醒道。

两天后李华平执意从医院出院。他顾不得在家休息就奔回了工地宿舍。这一天上午,常大龙正和李华平在浇筑仓位研究工作,大队部文书急匆匆跑来说:“局里人武部王副部长带着民兵在队部会议室等着。”

“他们来做什么?”常大龙问。

“说是要把李教授带走。”文书怯怯地回答。

“为什么?”常大龙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不知道。”

“那你就去叫他们过来,把话说清楚。”

“他们说让我一定把你们叫过去。”

“不行!你就说生产忙,走不开。”

文书急忙转回队里去了。

不一会儿,远远看见两台北京吉普开进了基坑,朝大坝方向这边驶来。待常大龙和李华平从仓位上下来,吉普车已经到了跟前。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位穿军装的中年男人,从第二辆车上下来四名民兵。

文书将那位中年男人带到常大龙跟前介绍到:“这是工程局人武部的王副部长。”

又介绍到:“这是我们浇筑大队的常大龙队长。”

那中年男人轻蔑地看了常大龙一眼问道:“谁是李华平?”

李华平答到:“我就是李华平。”

王副部长二话不说,朝那几个民兵一挥手:“把他带走!”

“慢!为什么带他走?”常大龙急忙阻止。

“哼!为什么带他走还需要给你解释吗?”

“他是我的职工,不说清楚,你们今天别想把人带走!”常大龙用他那高大的身躯将李华平挡在了自己身后。

“告诉你,这是上级的指示,耽误了事情你负不起责!”

见下面发生争执,在仓位干活的工人纷纷下来看个究竟,人越围越多。

“哪个上级的指示,什么指示?”常大龙寸步不让。

“老常,你就别管了,就让我跟他们去吧,他们不会把我怎样的。”李华平担心冲突闹大,从常大龙身后走了出来。

“不行!他们不把事情说清楚,今天坚决不让你走!”常大龙又将李华平拉到了自己身后。

“告诉你吧,今天下午局里组织召开批斗会,李华平是批斗对象之一,我们是奉命来带人的。”王副部长说。

“批斗会?那就更不能去了!他辛辛苦苦、没日没夜在前方干,为工程建设作出了那么大的贡献,工作起来连身体和命都可以不顾,前两天才从医院出院,你们凭什么批判他?!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常大龙质问道。

“我不跟你废话了,快带他走!”王副部长示意民兵带人。

常大龙把膀子一伸,将民兵阻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常大龙,你不要开玩笑,这样会犯政治错误的!”王副部长大声说道。

“这个玩笑我就开定了!人就是不能带走!”常大龙也大声说。

此时,王副部长对三个民兵说:“赶快把他带走!”

民兵开始强行带人。

常大龙见劝说无果,只好来硬的,他对前来带人的民兵说:“今天谁也不能带李教授走,谁带我跟谁拼了!”

但他们不听,执意要带走。常大龙火了,对正在仓里干活的工人说:“今天这些人要带李教授走,我们答不答应?”

“我们坚决不答应!”大家齐声说。

王副部长见阵势不对,知道人是带不走了,又不敢贸然和众多工人发生冲突,便要民兵上车走人。

吉普车灰溜溜地开走了。

这件事下午就在整个工地传开了。批斗会虽然还是照常进行了,但少了一个关键的批斗的对象。局里相关分管领导非常恼火,更恼火的是常大龙竟敢聚众阻挡上级命令的执行。因此勒令分局立即停止了常大龙的职务,等待调查处理。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李永红)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江河东流去》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