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许你一世长安宁》许你一世长安小说免费第十二章 全文免费 许你一世长安宁女体化

许你一世长安宁

《许你一世长安宁》

吴回回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安然,靳逸尘 阅文集团

《许你一世长安宁》是吴回回墨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内容空前绝后,文笔文从字顺,值得追。《许你一世长安宁》精彩情节试读 康擎炎竟然主动去结识异性,而且还是个不被待见身份不明的养女,这消息明天一定会成为各大报纸网站的头条。也因为康擎炎的这一举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安然身上,根本没人在意今天这是谁的

396次点击 更新:2020-04-10 19:01:55

免费阅读
《许你一世长安宁》是吴回回墨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网络故事,内容空前绝后,文笔文从字顺,值得追。《许你一世长安宁》精彩情节试读 康擎炎竟然主动去结识异性,而且还是个不被待见身份不明的养女,这消息明天一定会成为各大报纸网站的头条。也因为康擎炎的这一举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安然身上,根本没人在意今天这是谁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康擎炎竟然主动去结识异性,而且还是个不被待见身份不明的养女,这消息明天一定会成为各大报纸网站的头条。

也因为康擎炎的这一举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安然身上,根本没人在意今天这是谁的订婚礼。

看到安然和康擎炎谈笑风生,莫名的觉得他们竟然很般配,这让贺文杰心底抓狂,可偏偏却什么也不能做。

“爸,康擎炎是什么意思?”

贺文杰只能从侧面表达不满:“他一个小辈,这样羞辱小琪,就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所有的风头都被安然抢走,安琪本来就满心愤怒嫉妒,见贺文杰为她出头说话,所有的情绪全都化为委屈。

“文杰哥,是我不如姐姐招人喜欢,不能帮你们……”

说着还强迫自己绽开笑脸:“不过看起来炎少似乎很喜欢姐姐,只要姐姐肯开口的话,他一定会帮安氏的。”

虽然心里爱着安然,可是看到安琪这种委曲求全的模样,贺文杰心中的保护欲望立刻被激发了出来。

将安琪拥入怀中:“小琪,你很好,不必为了一个傲慢的家伙妄自菲薄。”

虽然被康擎炎无视挺伤自尊,可是她更在意的还是在贺文杰心中的印象。

更何况乐极生悲,就先让安然得意吧,她倒是要看看,一会儿她还能不能再笑的这么风情万种的。

还有康擎炎,稍后一定会为自己的有眼无珠感到后悔!

另一边,康擎炎显然是对安然极为欣赏:“果然名不虚传,安然是个好女孩儿。”

安然稍怔了下:“炎少认识我?”

康擎炎挑眉耸耸肩,笑得意味深长,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今天之所以会不请自来,为的就是来见见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女孩儿,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要不然安家多大的脸,他凭什么来给安家撑场子?

见他不想说,安然也不再强人所难,反正她跟这种高不可攀的人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而此时让安然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对准新人亲昵的挽着手臂凑了上来。

心生厌烦的安然微蹙了下眉头,虽然是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康擎炎敏锐的捕捉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安琪脸上那志在必得的笑意,康擎炎心中隐隐感到不安,刚想要提醒安然小心的时候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大屏幕上出现的照片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安然的小脸也因为那些照片血色尽褪。

人们轻视鄙夷的眼目光和窃窃私语让她突然觉得孤立无援,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被人指指点点。

忍了一整晚的周月琴终于觉得身心舒畅了,阴阳怪气的出言嘲讽:“恐怕炎少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单纯的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破鞋吧!”

安琪拦住周月琴:“妈,你别这么说姐姐。”

“哟,她做的出还不准让人说呀!”

康擎炎冷眼旁观着这母女两人的表演,还真是感叹她们炉火纯青的演技。

安琪缓步走近安然,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姐姐,我知道你喜欢文杰哥,也知道你们私下总是见面,就算你想报复文杰哥选择了我,也不能拿自己赌气呀!”

哇,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姐妹两个竟然是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而且听安琪这话里的意思,是因为贺文杰选择了妹妹,安然为了报复才会去勾引别的男人。

看着挺纯净乖巧的一个女孩儿,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抢自己妹妹的男朋友当小三也就算了,竟然还做出这种伤风败俗、不知羞耻的事情。

安琪伤心欲绝的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文杰哥非他不可的话,可以跟我说,我可以成全你们,可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呢?”

为了姐姐甘愿放弃自己的感情承受所有痛苦,安琪如期盼中的一样轻而易举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也让自己的声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文杰哥,姐姐她真的很爱你,我想让她幸福,所以……所以我们两个……”安琪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贺文杰虽然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但事已至此,他必须要做出表态,否则只怕会和安然一样的声名狼藉,也会失去安文庭的支持。

所以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小琪,你说什么傻话?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想要娶的人也是你!”

心中苦涩的他看了眼呆站在原地的安然,看起来无助的她承受着人们言语的攻击,他真的很想将她拥入怀中隔绝一切的伤害。

可是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安文庭的信任,好不容易在安氏站稳了脚步,绝不能前功尽弃!

至于安然,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她!

“我想安然也明白感情是不能强求的,她一定会成全祝福我们的!”

贺文杰的话间接的证实了安然抢妹妹男友当小三的罪名,也彻底将她推向了舆论漩涡中。

这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身影,顺手抄起一杯红酒泼在了她的脸上。

被红酒淋湿的长发黏在脸上,就连礼服也未能幸免。

前所未有的狼狈让安然有想立刻逃离这里的冲动。

“哎呦,真是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一个尖锐的女声阴阳怪气的响起:“不过污秽不堪的人也只配穿脏了的衣服!但安大小姐如果真不想穿的话也可以脱了,反正你又不是没脱过。”

安然认得,这个跳出来侮辱她的人是赵佳文,是安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其实一开始安琪找到她联手对付安然的时候,她心里还是犹豫的,但在看到康擎炎和安然亲密交谈之后,就下定了决心。

康擎炎双眸危险的眯起,冷冷的看了眼赵佳文,然后拿出手帕为安然擦拭着脸颊的红酒:“安然,你还好吧?”

这种情形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我没事。”

安然阻止了康擎炎的动作,倔强的抬头挺胸保持着骄傲:“既然这里不欢迎我,那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自讨没趣。”

可是她还没走两步,就因为一股突然而至的冲击力失去了重心,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额头全无防备的撞在了餐桌角上。

眩晕过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脚腕传来的疼痛却差点疼的她掉出眼泪来,偏偏额头竟还被撞得流出血来,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安然心中自嘲着,看来她今天实在是不益出门。

那些恶毒的谩骂和嘲讽潮水般向她袭来,就好像她这副模样完全就是罪有应得。

就在安然绝望的时候,面前突然多出一只骨骼分明的修长大手,抬起头发现对她温柔浅笑的男人竟是靳逸尘!

安然以为自己脑袋被撞的出现了幻觉,揉了揉眼后再次确认,脑袋发懵的她还真不知该做何反应。

靳逸尘牵起她的手,视若珍宝般将她扶了起来。

轰!

原本鸦雀无声的气氛突然炸开了窝,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竟然能在同一天见到T市四大家族之中的两位继承人。

“疼吗?”

靳逸尘蹲下身,小心的确认安然脚踝的伤:“能不能站稳?”

单手撑着餐桌的安然无所谓的笑笑:“已经没事儿了。”

确定没有伤到骨头,靳逸尘这才站起身。

但目光落在她额头上的伤后,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冰寒之气,凛冽的眼神像要吞噬一切。

“谁干的?”靳逸尘冷声质问。

刚刚还恨不得把安然抓去浸猪笼的人们全都沉默了,没有一个人敢去正视靳逸尘的愤怒。

“尘少,你千万别被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给骗了!”

仗着和康家的姻亲关系,赵佳文从来都是自视甚高的,所以也不会像别的人那样怕靳逸尘。

“她先是勾引自己的妹夫,还跟别的男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赵佳文越说越激动:“刚才她又当众勾引擎炎哥。”

康擎炎对安然另眼相看就已经够让她火大的了,可是没想到从来都不正眼看异性,甚至可以无情羞辱众多爱慕者的靳逸尘也对她视若至宝!

这个安然她究竟有什么特别的本事,竟能让这么优秀的两个男人围着她团团转?

靳逸尘连看都不屑于看赵佳文,凌厉的目光直接投向康擎炎。

原本想趁乱走为上策的康擎炎只能硬着头皮对他解释:“我就是来看看,满足下好奇心而已。”

相识十几年,他可是第一次见靳逸尘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甚至不惜连哄带骗的给带回家,为她打压安氏。

这比母猪上树还要奇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错过?

所以才会趁今天过来看看能收服他而且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人究竟是什么样。

不过现在看来,他今天这趟是来错了。

感觉到身边贺文杰身体突然变得僵硬,再看他的眼神一直落在安然的身上,就好像只要一眨眼,她会随时被人抢走一样。

心中恼怒的安琪故做惊讶的开口:“没想到姐姐竟然认识尘少!”

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绽开无害的笑容:“之前姐姐跟我说不会再喜欢少杰哥,也不想要嫁给她,我以为是安慰我的话,现在看来姐姐是发自真心的。”

靳逸尘心中冷笑,这个安琪果然是绵里藏针。

几句话就传递给所有一个信息,安然攀上了高枝,当然不会再将贺文杰放在眼里,让安然又成为一个有心机、有手段,一心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败金女。

虽然碍于靳逸尘,人们嘴上不说,但是眼神却已经出卖了他们。

安琪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并给了赵佳文一个暗示的眼神。

心领神会的赵佳文继续不知死活的说道:“像她这种女人,我想尘少想玩玩儿也会嫌脏吧!”

靳逸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大屏幕,冷冰的唇角竟隐隐噙着知足宠溺的笑意。

“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低头对拥在怀中的安然说道:“拍的还挺不错的是吧?”

这时候脑袋已经冷静下来的安然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白眼,然后傲娇的将小脸转开,看也不看他。

就算她是傻子,经过刚才人们的态度也清楚的知道了他的身份,毕竟在T市中,能让这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如此恭敬又畏惧的姓靳的人并不多。

这个骗子,竟然骗她说是牛郎!

知道她想什么的靳逸尘是真觉得冤枉,他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牛郎,都是她给设定的好吗?

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嘴角噙笑的他眼神有多温柔,简直都要让人溺死在那种柔情里。

就连康擎炎都被惊的打了个哆嗦,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地上掉。

男人动起真情来,还真特么的……让人恶心反胃啊!

看着大屏幕上的照片,靳逸尘倒是再次赞赏的说道:“拍的是真不错。”

呃……

这靳家大少难不成真的是呆在审美重灾区的人?

这种让人不耻的***,他竟能像是在看艺术品一般眼底满满的欣赏。

皱起眉头,抚着光洁下巴颇为苦恼的样子:“只不过为什么拍的都是我的背面?难道我丑的都不能见人了?”

轰!

所以这些***的男主角竟然是靳逸尘?!

就像是一个惊雷被炸了下来,炸的所有人外焦里嫩的。

只有康擎炎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看着靳逸尘的表演,毕竟在靳逸尘到来之前,他是除了安然之外第二个知道照片男主角身份的人。

这个安然竟然是靳逸尘的女人!

凡是对安然出言不逊的人此时全都后悔莫及,怪自己多嘴多舌惹事下了大麻烦。

打横抱起单脚站立的安然,靳逸尘又恢复了冰寒冷傲的姿态:“今天安家的款待我记下了!”

“放我下来!”他突然的举动让安然涨红了小脸:“我自己可以走!”

“乖,别闹。”

这种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真的是让所有人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但只要目光离开安然,他还是那个让人畏惧又闻风丧胆的靳逸尘。

看向康擎炎,正色问道:“需要我帮你清理掉那些倒贴上来的垃圾?”

康擎炎若有似无的扫了眼赵佳文,认真的回他:“我自己会解决干净的。”

靳逸尘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抱着安然径自离开。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现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许你一世长安宁》,会想起安然,靳逸尘,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