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花涧肆记》郑州花涧肆怎么样? 作者是扶白公子的小说 花涧肆记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花涧肆记

《花涧肆记》

扶白公子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洛小梨,沈轻罗 阅文集团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花涧肆记》的新书,是作者扶白公子墨下的现代言情网络创作,作品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胜春五月,草长莺飞,又是一年好春时节,夜来春风化雨,淅淅沥沥滋养着万物复苏。黑夜无光,月亮的清冷被乌云遮蔽,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身血腥味回到家中,刚刚开门,就闻到屋中一股暧昧的暖春味道,卧室里头还时不

314次点击 更新:2020-04-07 12:05:46

免费阅读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花涧肆记》的新书,是作者扶白公子墨下的现代言情网络创作,作品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胜春五月,草长莺飞,又是一年好春时节,夜来春风化雨,淅淅沥沥滋养着万物复苏。黑夜无光,月亮的清冷被乌云遮蔽,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身血腥味回到家中,刚刚开门,就闻到屋中一股暧昧的暖春味道,卧室里头还时不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胜春五月,草长莺飞,又是一年好春时节,夜来春风化雨,淅淅沥沥滋养着万物复苏。

黑夜无光,月亮的清冷被乌云遮蔽,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身血腥味回到家中,刚刚开门,就闻到屋中一股暧昧的暖春味道,卧室里头还时不时传来欢爱之声,听起来便是春光旖旎,低头看去,鞋柜下头多了一双男人的鞋子,他便明白了什么,冲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冲进了卧室,不分青红皂白,一把插在了床上……

“卧槽!”

一声惊叫划破长空,雷声滚滚,洛澄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出了一身的冷汗,还好还好是场梦,他没杀人,也没有被戴绿帽子…

拉开窗帘推开窗,洛澄深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一股湿润的泥土芳香飘了进来。

他坐回床上,看了看床头那个巨大的独角兽,一把拉过来,开始揪那角旁边的毛毛来,一边揪一边碎碎念:“死沈檀,你才戴绿帽子呢!明明是她家里人不同意我是个刑警分的手,才不是戴绿帽子呢!你就知道诅咒我!诅咒我?诅咒我……”

角旁边那些毛毛被揪差不多了,洛澄觉得自己差不多要魔怔了,怎么觉得这独角兽的手感还不错呢。

抱着独角兽,洛澄又躺下来睡了会,好不容易放假有个好觉睡,突然电话铃声就响起来,洛澄在床上哀嚎,摸到了手机,眼睛都睁不开就接了电话:“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洛小梨!”

电话那头,洛小梨凶巴巴的驳回了一句,洛澄立马坐起来揉揉眼睛,赔笑说道:“小梨呀,早上好呀。”

洛小梨默默忍了口气说道:“现在是中午,澄哥,你昨晚不是又梦到抓坏人,给你累坏了吧?”

想起昨晚绿帽子的梦,洛澄当然不能提,赶紧干笑两声遮过去道:“那个,小梨啊,什么事啊?”

洛小梨说道:“有没有搞错,明天就是轻罗的婚礼了,你还有心思睡觉?”

洛澄一听,这话,哪里不对啊,便说道:“不是啊,轻罗结婚没错,我又不去抢婚,为什么我没心思睡觉啊?”

洛小梨嘿嘿一笑:“当然要有心思啊,我已经定好了我家旁边的酒吧包间,我们这些娘家人今晚要给轻罗开一局单身告别趴!”

洛澄挂了电话,默默躺下来,酒吧?轰趴?确定不会让人家嗨过头错过自己婚礼么?

婚礼前一天,季云桥还在忙着婚礼的最后一次清点,殊不知另一头早已经开始了纸醉金迷的轰趴。

声色犬马之间,沈轻罗套着卫衣短裤进了包间,洛小梨投来了失望的小眼神,眼巴巴的道:“轻罗,酒吧轰趴哎,你这穿的也太良家妇女了吧。”

包房内有音响屏幕麦克风,可以点歌,也有九宫格火锅可以下,来的人也都是大学的同班同学,云朝欢赶在沈轻罗身后也到了,沈轻罗看了看里头玩的开心的同学,便问向洛小梨和云朝欢道:“你们两个都来了,浅浅呢?”

云朝欢淡淡叹口气说道:“她最近状态不太好,总是闷在画室里不愿意出来……”

洛小梨和沈轻罗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是心知肚明一般,不再追问,云朝欢从包里拿出来一份短小精致的画盒来递给沈轻罗道:“虽然浅浅没来,但是知道你结婚,她也挺高兴,这个是她送你的新婚礼物。”

沈轻罗接过来打开一瞧,是一卷画轴,里头是淡雅的水彩画像,画的是沈轻罗和季云桥的古意图像,才子佳人,很是相配,轩窗红烛,兰枝水仙,古山古水与这一对璧人相得映彰。

沈轻罗看了十分喜欢,只是有些惆怅道:“浅浅的画工是越来越好了,真是可惜她一直隐姓埋名,否则也是位惊世之才。”

洛小梨笑了笑岔开这淡淡忧伤道:“好了,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咱们说点高兴的,你们喝什么,点完我们进去唱歌吃火锅去。”

沈轻罗点头道:“那就一杯长岛冰茶吧。”

云朝欢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说道:“这位小姐一杯长岛冰茶,帮我来一杯玛格丽特。”

服务生收了酒单便离开了,洛小梨拉着两个人进去唱歌,桌子上摆满了送给沈轻罗的新婚礼物,不大会洛澄和洛琰也到了,沈檀姗姗来迟,手里依然抱着个巨大的毛绒玩偶,离近一瞧,是可可爱爱的布朗熊,今日沈檀一身白色风衣,里头是衬衫阔腿裤,十分潇洒的把手里的布朗熊往洛澄手里一塞,塞得洛澄一脸茫然,这回又因为啥?

沈檀似乎看懂了洛澄的疑惑,直说道:“上次不知道你分手了,这次是送你,安慰你幼小心灵的。”

洛澄抱着熊瞪了瞪沈檀,咬着牙低声说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被戴绿帽子!”

“噗嗤”一声,一旁端着咖啡优雅倚在门边的洛琰听后,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屋内,洛小梨,云朝欢和沈轻罗吃火锅听歌不亦乐乎。

“轻罗,你说你这命也太好了,这算捡回来的老公了吧。”

云朝欢听洛小梨叭叭讲了一遍爱情故事,有些艳羡,沈轻罗却笑道:“别说我,你每天在剧组那么多好看的,怎么还没有能看的上的?”

云朝欢叹口气:“都是一个样子,花团锦簇多了,看也看腻了,可能是我没你福气好吧,你看你有那么好的哥哥,如今也有了这么好的老公。”

“总会有的,”洛小梨安慰道,“我们这才毕业一两年,还没到剩女嫁不出去的时候呢,着什么急,到时候阿欢你找一个比云神更好的,也气气轻罗。”

云朝欢听了笑了笑道:“比你的云桥上神更好的,那不得去佛界找了?怎么,想让我出家啊!”

沈轻罗在一旁看她们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也不禁想起来自己与季云桥之间的点点滴滴,阿欢说的也对,这当真算是她“捡”回来的……

不知是缘分还是命,既然已经属于了她,她能做的也只有珍惜了。

“对了阿欢,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你说出来,我给你找找,要不你看看我这仨哥哥……”

洛小梨又在不正经,云朝欢敲了敲洛小梨脑袋说道:“你们洛家亲戚我不敢攀,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奇葩,洛澄就不说了,刑警工作本来就危险,洛琰呢,那么斯文优雅的男人,居然是个解刨尸体的法医,还有洛笙,多阳光可爱的男孩子啊,偏偏又是个挖墓的……咦,洛笙今天怎么没来?”

洛小梨说道:“他去下斗去了。”

沈轻罗听着她们说话,也想了一想,她对季云桥最动心的那一瞬间是什么?

她想起来曾经种种,不觉抿嘴轻笑,她喜欢的那个男人,以为她喜欢的是那西装白衬衫的儒雅成熟,却不知道,那天他穿着白色T恤,在游乐场戳泡泡的模样,才是她这辈子,最想珍藏的美好。

精彩评论

《花涧肆记》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洛小梨,沈轻罗)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扶白公子)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