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焚天神帝》焚天神帝txt免费下载 小攻 焚天神帝无广告

焚天神帝

《焚天神帝》

梦怨殇 著

连载中 仙侠 师傅,林郁 阅文集团

火爆热文《焚天神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梦怨殇,主要人物师傅,林郁,是一本仙侠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他们个个目光冷冽,杀气腾腾,正气凛然地站在那儿,怕是不下上千人,密密麻麻的人潮将他的院落挤着水泄不通。一道道骇世的杀气毫无收敛的展露出来。“快走,溪怨,不要管我……”突然,一道凄凉而又悦耳的声线传出,

378次点击 更新:2020-04-06 16:01:54

免费阅读
火爆热文《焚天神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梦怨殇,主要人物师傅,林郁,是一本仙侠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他们个个目光冷冽,杀气腾腾,正气凛然地站在那儿,怕是不下上千人,密密麻麻的人潮将他的院落挤着水泄不通。一道道骇世的杀气毫无收敛的展露出来。“快走,溪怨,不要管我……”突然,一道凄凉而又悦耳的声线传出,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他们个个目光冷冽,杀气腾腾,正气凛然地站在那儿,怕是不下上千人,密密麻麻的人潮将他的院落挤着水泄不通。一道道骇世的杀气毫无收敛的展露出来。

“快走,溪怨,不要管我……”

突然,一道凄凉而又悦耳的声线传出,让林郁浑身一颤。

顺着声线看去,他的妻子舞儿,便被一黑衣男子冷剑于颈,冰冷的剑刃紧贴着她的咽喉,丝丝血线悄然落下,只要他稍微用力,舞儿便天人俩隔。

“舞儿,你……对不起,我来晚了……”林郁痛苦说道。

而舞儿玲珑的娇躯,已然布满鲜血,残破不堪。苍白的脸颊上更是没有丝毫血色,摇摇欲坠。显然不久前经历一场血战。

见溪怨回来,那黑衣男子朝他冷冽一笑,冷冷道:“溪怨,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师弟,是你!”溪怨愤怒交加,大声道:“你快放了舞儿,她绝非你们所想的那般,是什么惑世妖女。”

他的那位师弟狰狞一笑,嘲讽道:“师兄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吗?你看她那妖娆的俏颜,美丽的不似世间之物,不是惑世妖女又是什么?”

溪怨看着舞儿此时的虚弱模样,只感心中揪心疼痛,他道:“苍洺,这么颠倒黑白,舞儿与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如此琢琢相逼。”

苍洺浑然没有听闻溪怨之言,自顾自道:“你看看你,已经被这妖女迷惑这般模样,此时竟还想要帮她辩解。唉……你可知你现在已然成魔!”他阴森的望着林郁,突然脚下用力,踢在舞儿伤口。

顿时,舞儿“啊”的一声,栽倒在地,伤口的鲜血顺着地面缓缓流动,苍白的脸颊上痛苦之色蔓延。但她却没有吭声,红唇紧咬着,殷红的鲜血沿着嘴角悄然流动下。

“舞儿……”亲眼看见此幕,溪怨瞳孔骤然扩大,声嘶力竭的嘶喊,顿时无边的杀意充斥着这个空间,夹杂着恐怖灵力袭向苍洺。

苍洺见此,并没有慌乱,嘴角阴险一笑,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忽然,一位白须老者毫无征兆的诡异浮现。举手一挥间,面前的灵力皆化为一袅袅白雾,逐渐散去。

随后他苍目怒睁,大声喝道:“逆徒!到了此时,你竟还如此执迷不悟?为了那妖女,连同门师弟都敢杀,简直大逆不道,湮灭的人性!”

溪怨见来人是自己师傅,刚刚激发出的戾气也逐渐收敛起来,恭敬道“师傅……师傅,您真的误会舞儿了,她心地善良,所杀之人都是坏事做尽,死有余辜,又怎么会是你们口中的妖……”

“闭嘴!”苍洺冷喝道:“师傅,溪怨他死心不改,入魔太深,与他说得再多,亦是枉然。他被这妖女所迷惑,是绝不会听您的。”

他见师傅眼神有些犹豫,目光一转,望向溪怨,狠毒道:“少说废话,快点交出天惑剑,要不然,我现在便一剑杀了妖女。”

“走!快走,不要管我。”舞儿见自己成了累赘,流着眼泪说:“以你的修为,他们是追不上你的,快走……”

然,众人一听道“天惑剑”三字便全都沸腾了;他们此番前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溪怨的配剑,天惑。而苍洺提出天惑,无疑是将溪怨推向一场四面楚歌的境地。

传说,天惑出,风云变,轻舞之,天下震;得剑者,凌天下,万物生,皆聚此。

“溪怨,交出天惑!饶你不死!”

“溪怨,你闯我天界,杀我数十仙众,今日天理轮转,定叫你魂飞魄散!”

“溪怨,你已经死到临头,还是交出天惑剑吧。我等可以为你留一个全尸!”

“溪怨,天惑剑乃我魔界至尊,你快快还我,我可以不与你计较,现在便带魔界中人离开此地。”

着孤立的溪源,望着曾经得意的弟子,白须老者沧桑的脸颊满是苦色,三千发丝皆以雪白。

他一生无子,他视他为子,他不恨萧怨,恨的只是那迷惑他徒弟的妖女。

“诸位不必多言,杀了他便什么都解决了。”苍洺继续挑拨煽动点火。

“是啊,你们跟我一起上……”

“溪怨,你杀我亲人,学债血尝……”

“哈哈,溪怨你也有今天……真是快哉”

“溪怨……”

“杀……”“杀啊……”

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战眼看就要展开,刹那间!天地变色,山河震荡,云烟迷离,万千真灵,就此弥漫……

溪怨满脸讥笑,尽是无奈,原本以为可以摆脱世俗,不在杀戮,可惜事与愿违。刹那间,周身血光一闪而现,一柄戾气冲天的血色宝剑赫然出现在手中。

“且慢”

刀光剑影,血色流离,就在惊世血战眼看要展开之时,一直沉默的白须老者终于开口了。

这位白须老者显然颇有威严,众人似乎有些忌惮他。就在他这平淡的言语下,众人竟不约而同的收手了。有些诧异的望向他,有人道:“尘老,这是为何,难道你要偏袒你的弟子。”

溪怨闻言,他也诧异的望向自己最为敬爱的师傅。

“非也,只是不想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罢了。”白须老者缓缓闭上眼睛,淡然道。

“你们若是如此抢夺天惑,必将激起我这孽徒的猛烈反弑。倘若如此,你们又有谁能有把握安然无恙。”白须老者又道,尽是风轻云淡。

众人闻言,一阵唏嘘,觉得言之有理,又有人问道:“那尘老你的意思是……”

白须老者轻叹,缓缓睁开双眼,冷冽的目光转向溪怨,淡淡道:“你若是交出天惑,我们便可放你一条生路,你意下如何?”

众人立马明白了白须老者的意思,心中也暗暗拍案叫绝,这样也免了一场旷世杀戮。他们与溪怨并没有深仇大恨,你们的目的便是那绝世神兵,天惑。

“师傅,这样不好吧,倘若师兄离开,后果……”

“闭嘴”

苍洺刚要反对,便被白须老者一口回绝。白须老者纠结的望着溪怨,他不忍他得意弟子就此陨落,所以他希望溪怨接受提议,安然离去。

溪怨望着手中的血色长剑,这样一把惊天动地,承载着自己半世浮名的宝物,神色一时有些犹豫起来。

溪怨犹豫之际,苍洺觉得情况不对,竟猛然一掌拍在了舞儿的玉背…

“噗……”

凝舞人如断线风筝一般,一口鲜血连绵喷出,飞向了猝不及防,意料不及的溪怨怀中。

“不,舞儿!”惊愕过后,溪怨撕心裂肺般一声大吼咆哮。天惑感应到主人魔血燃烧,幽怨滔天,憎恨似海,光芒暴涨间,天地一片混沌……

正在此时,一道黑影手中剑光一闪,穿透了溪怨的肩骨;肩骨随即红光泛滥,血肉模糊,一股诡异真灵以极快的速度重创溪怨内腑。

溪怨极是强横,受此重创,牙关紧咬,竟是一声不哼,一心顾着怀里的舞儿,几个瞬息,便以退后数丈。运功一探,刹那间,神魂动荡,失魂落魄。

凝舞竟已经脉寸断,奄奄一息,已是达到了神仙不救的地步。

“不啊!苍天……你为何这般残忍,为何?”溪怨劈头散发,完全疯狂,宛如一头至凶至煞的地狱饿鬼,怒吼着,咆哮着。

“溪……怨!”她艰难地轻启红唇,想要说些什么。突然她眼神一变,回光返照般将溪怨抱着。

溪怨见她竟抱着自己,有些欣喜,但下一刻,却骤然变得寒冷万分,犹如地狱般的寒冷。

冰冷的剑刃透过舞儿的身体刺入自己的胸膛。离自己心脏只差毫厘,只要在些微往前,自己让已然是剑下亡魂。

这可怜的女子就连濒死之前,也要最后一次守护溪怨。她那奄奄一息的身躯,又是哪里来的那般力量呢?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这句话在这两人身上是完美的演绎。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溪怨仰天长啸,眼角落下血红的眼里。世间万物的怨念急剧着往其汇聚,形成一股弑天的戾气,缠绕于周围,直接将苍洺连人带剑直接震飞百丈。冰冷血目横扫间,所有准备攻击他的人都不自觉的全身一颤,退里百丈。

低着头,他腮边落下鲜红的血泪,望着脸色苍白,却依旧保持一抹淡淡的微笑的她,他说:“舞儿,没事的,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漫长的梦罢了。待我们醒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绝代红颜,临死之际,柔柔的躺在溪怨怀里,她说:“溪怨,若有来生,我…我还要做你妻……子。所以……现在请你……将这…梦……继续做下去,哪怕我不在…你身边……”语落,朱唇一道殷红的鲜血连绵。

血泪如雨下,模糊了朱颜,他缓缓擦拭她嘴角的鲜血,情深似海,喃喃道:“舞儿,没有你的世间又有什么可以留念?今生我不负你宁负苍天,可惜不然,命运摧残,苍天辜我。我要毁了这天地之后再来陪你,来生来世,情丝依旧,红尘醉梦,永不分离!”

“不…不要!溪……怨,答应……答应我,不要……再……杀……杀戮了。你戾气太重,终会……伤…了…自己。”

“答……答应我!我不……不行了,来……来生……来生再……见!”她的嘴角,浮现一缕淡淡的笑意,“能够死在你温暖的怀中,对我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她突然感觉眼皮很沉,很沉……目光涣散,脸色苍白……缓缓,缓缓的,她终于闭上了眼眸,两行晶莹剔透的泪水悄然划过了脸颊,滴落在了血光迷离的天惑剑上。天惑毅然不动,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只是,那集天下怨灵化身,剑刃上的泪痕竟然是那么清晰……

“不……”

“舞儿……”

溪怨声嘶力歇般大喊了起来,眼中血泪决堤而出,滴在了她那憎恨的脸颊。雨,侵湿了衣;风,狂乱了发,凄厉了所有人的心,无边的戾气与悲痛开始在天地之间弥漫,渐渐的,渐渐的为杀意所取代……

这一刻,那些即将埋葬的欢乐与幻想从各个角落向他袭来。这一刻,他看见她繁华落尽,自己却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凄凉的抱着舞儿,抱着那逐渐冰冷的娇躯,他痛苦道:“舞儿,你不满足,你有遗憾,否则,你眼角怎会有泪?

看见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佳人脸上,却蓦然垂下的那两行清泪……以及她临死之际为了怕自己伤心而强行装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样凄艳,是那样的无奈……

两滴清泪,却将自己的心,在那一刻砸的粉碎,万劫不复。

三生七世,朝夕容颜。只为情故,九死未悔。世世不分离,白首不相离。

这是当初溪怨与凝舞欣赏朝夕日落时所编的诗句。那时绝世美景,红颜相依,而现在,凝舞,已然脱离了红尘,溪怨却依然在人世中彷徨……

“舞儿,等我!你可知,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炼什么剑道,宁可不要什么巅峰,宁可不要什么半世浮名,也要与你白头偕老。

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抵得上你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一笑?

没有!纵然世间万物所有美好集结,也抵不上你那万一!

白须老者微微叹息,他知道下一刻他将面临的不是那曾经敬畏自己的得意弟子,而是能够让这世间生灵涂炭,让九天三界为之颤抖的魔头。

轻轻亲吻着怀里绝代佳人的额头,有些冰冷,也有些酸涩。许久,将她缓缓放向草坪,然后,他站了起来,天惑之剑,红光大灿,漫天杀意开始朝着他会聚拢,以及那嗜骨的戾气……

舞儿,如果今世我未曾遇见你,会不会有不同结局。你还是邪教的公主,无忧无虑的生活着,我依旧参悟着我的剑道,不染红尘,这一切的一切会不会因此而改变。

可惜,没有如果!

一丝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如同潮流般,刹那间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灵。在这一刻,他的心再也不受控制,也不想控制……

刹那间,他的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有些凄凉,有些沧桑。

一念成魔,鬓发皆白。

此时此刻他已真正的成魔,再无丝毫怜悯,只有杀戮拂心。

舞儿!不知我此次赴黄泉,能否与你相聚?

舞儿,也许是我自私,哪怕我知道现在的结局,始初我也会去找你,因为你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

白发在风中摇曳,血泪在雨中迷离,溪怨心中一片怅然酸涩……

“大家一起上!他再强大也只有一人,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剁了他!至于魔剑天惑,咱们徐徐商议不迟!”苍洺大声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复一些,就轮到我们为人鱼肉!”

四周众人轰然一诺,顿时刀剑齐举,向着溪怨围拢过来。

溪怨冷笑,一场惊天血战展了开来。

毕竟双手难敌千臂!溪怨不过片刻已经遍体鳞伤,但在他周围尸骨也堆积如山。可他本已经受了无数致命重伤,竟然依旧跃了起来!在空中,浑身伤口同时流血,但他却无动于衷,他的眼泪也只有杀戮,杀戮,没有一丝杂念。

溪怨浴血焚身,挥剑如雨,憎恨的血瞳冰冷扫视着面前人群,狰狞如魔鬼使者。他的目光所落之处,那个人就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

只觉得这双血瞳里,充斥无限的悲痛,无限的绝望,无限的愤怒,还有……无限的杀机,凡与其四目交接之人,都真实的感受到死亡气息的逼近。

这一战,整整打了三天三夜……

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已然变成了修罗屠场!所有围攻上来的旷世高手,无一例外,尽数倒在血泊之中!可是他们却是杀之不完,斩之不尽的。还有密密麻麻的人潮正站在不远处,忌惮贪婪的望着溪怨。

而溪怨也一个踉跄狼狈落下,三天不停杀戮,让他的生命也耗的油尽灯枯了!但血泪却睥睨桀骜的看着周围。放眼周围数十丈,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尸体!曾经的高手,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在天惑剑天地无匹的力量之下,尽数变作了一地尸体!

溪怨依然丈剑而立,一动不动,眼神凝视着前方人潮,有种亘古的苍凉,染血的白丝在他轻轻飘起,风度翩翩……

只是这死亡将至的时候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仿佛身上不断流淌的血液不是自己的……或许死亡现在对他来说是种奢侈,是种解脱。

此时,脑海中绝代佳人竟越来越是清晰,已经静静盘坐在眼前,飘渺无定,轻轻拂琴,荡起一片涟漪,同时一阵苦涩凄凉的琴音,从青影中幽幽传来……

精彩评论

模仿《焚天神帝》,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梦怨殇)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梦怨殇)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