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林下风花》林下风致 女王 林下风花父子文

林下风花

《林下风花》

祈雨掃晴 著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木槿,乔正豪 阅文集团

《林下风花》为祈雨掃晴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乔正豪刚一到家,正看到自己父亲和沈木槿正在聊天,除了惊讶,心里的怒火也抑制不住地迸发出来,可奈何家里有人,他的脸微微抽搐着。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爸,我回来了!”他望了眼沈木槿转而向乔时打招呼去了

878次点击 更新:2020-03-26 12:56:57

免费阅读
《林下风花》为祈雨掃晴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乔正豪刚一到家,正看到自己父亲和沈木槿正在聊天,除了惊讶,心里的怒火也抑制不住地迸发出来,可奈何家里有人,他的脸微微抽搐着。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爸,我回来了!”他望了眼沈木槿转而向乔时打招呼去了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乔正豪刚一到家,正看到自己父亲和沈木槿正在聊天,除了惊讶,心里的怒火也抑制不住地迸发出来,可奈何家里有人,他的脸微微抽搐着。

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爸,我回来了!”他望了眼沈木槿转而向乔时打招呼去了。

“正豪回来了呀!”周语从一旁花园笑盈盈地走出来,随即指向沈木槿,望着她笑,“木槿,这是我老公,乔正豪。”

沈木槿站起来,向他表示友好的问候。

“正豪,这是木槿妹妹。医院里那个在莺莺旁边的沈木棉的姐姐。”周语笑着介绍道。

乔正豪并没有去理会,只是自顾自地把自己的文件包和东西放去衣帽间。

“哎……”周语见他不理人,本想喊他,转而觉得没趣,便回头和沈木槿说:“别见怪,他就是这样的人。”

沈木槿微笑着,说没事,他什么样的人,沈木槿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忽然想起来,家里有不少上好的冰糖雪梨,这冰糖是多晶的,梨子又是从新疆带回来的,你是个客人,这饭还没做好,也不能就让你干坐着,这就让梅玉给你准备下。”

说着便去喊了梅玉准备冰糖雪梨去。

乔时也打了招呼,已经回房休息了,也许是去瞧瞧韩云是不是在闹脾气。沈木槿见客厅也没人,便想着去小花园那看看。

正走到小花园门口,就听到兄弟俩的对话。

“哥,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你亲弟,你做的那些事,就算你不说,我也是多少了解些的,可别把事情闹大了。”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什么分寸?你不觉得现在问题很严重吗?”乔正书问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来了又怎么样?”

“这世界太小了,真相很快就会被发现。你最好赶紧收手。”

“你知道什么!”乔正豪了解,乔正书对自己仍有许多未知的。

“我知道什么?呵——”乔正书像是反问自己一样,继续说道,“沈强的事和你有关吧?!”

话音刚落,乔正豪立马回头望着他,用眼神去锁住他的脸:“这话别乱说!”

……

而后的话题,沈木槿没继续听下去,果然,爸爸的死和他有关,所以,他才会在爸爸死后,立马把自己圈养起来。

思考至此,她只觉得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心情再在这里留下去,可偏偏这时,李婶喊着大家要吃饭了。

乔时和韩云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大家按主客长幼顺序,围坐在一起。

李婶和周妈把饭菜都上齐后,和柳梅玉就去一旁的小客厅那开始吃饭。

“今天木槿能来我们家,我也觉得很好,年轻的时候,我和她父亲常有来往,现在你们年轻人,互相之间多多走动,也多多相互学习,相互关照。”乔时笑呵呵地同大家说着。他对沈木槿的印象是很好的。

大家都笑着说好。

“木槿妹妹,这个菜你多吃点,刚刚让梅玉给准备的冰糖雪梨,我们就饭后当甜点吃就可以。”

“好的,谢谢。”沈木槿看着满桌的菜,菜骤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那么多人一起吃家常菜了。惶惶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虽然见面不多,但家里人都夸你。我听说,你还会画画呢?”韩云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

“还好,随便画画的都是。”沈木槿忙回答道。

“那今天饭后,能不能赏光画一幅画让我们看看呢?”韩云突然要求沈木槿在这里画画。

“哎!这算什么话?哪里有让客人在这儿画画的道理?”乔时觉得大不妥。

“人家都没说什么,你抢什么?”韩云呛回去说道。紧接着看着沈木槿,想让她表态。

“古有季氏觉得衣着不妥,食餐之服不称乐器,于是拒演这样的故事。现在,我也觉得我今天不太适合饭后作画。何况现在也没有画笔。”沈木槿不急不慢,一字一句地回复道,“如果乔太太喜欢,我下次来帮您单独画一幅是否可以?”

“嗐!这多没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韩云嘴角微微上挑,“家里虽然没有彩笔这类,但是毛笔墨水还是有的,就用这些随便画画就行。”

韩云硬想要让沈木槿画画,沈木槿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饭后,柳梅玉从书房拿来笔墨纸砚,摆在桌上,大伙儿围坐在一起,准备着一起看沈木槿画画。

沈木槿没有学过毛笔的国画,看着眼前的笔墨纸砚,实在是陌生,这无疑是给她加大了许多难度。

忽然,她想起来,之前为了练习手指的灵活性和对水彩的颜色了解,她特意去学习了一段时间的指掌画。她没有选择毛笔,把宣纸换成了铜版纸,给墨汁加上了适合的水分后,用手指和手掌为工具,进行绘画。她利用掌纹的肌理,在纸上任意挥洒,心手相映,绘画的过程好似打太极一般,刚柔并济,并含着毛笔画不出的效果。用掌边缘画出山石,轻轻“涂抹”后便成了有层次的山峦,一层层,一缕缕,一丝丝,一点点……不一会儿,风景图就悄然成形,跃然纸上……

这是一副“一帆远行图”。山峦叠嶂,青松傲立,一帆风顺……

“真是幅好图!”

乔时看到,立刻迎了上去:“实在是太棒了!”

“哇!木槿妹妹这画的实在太美了!这真的是真人不露相啊!”周语也惊叹道。

就连乔正豪和乔正书也纷纷侧目相看,韩云见没什么好说的,便默默回了房间。

“这木槿来我们家就送了这么个大礼,我们也得回个礼才行啊!”说着,乔时就让周妈去把院子里的一株昙花赠予了沈木槿。

“这清朝诗人说过‘分得曹溪种,婆娑一树偏。不嫌幽径寂,竟夺众芳鲜。’我以前不了解这昙花的性格,现在倒是觉得这性格太符合你了。正好家里有一株客户从南非送来的昙花,我也就借花献佛,送给你。”

乔时说着便让柳梅玉去给沈木槿把花包好。

沈木槿道过谢后,发现也该回家了。乔时也看出她也该也累了,便说:“这时间也晚了,我让乔正豪送你回去吧!”

“是啊,木槿妹妹,今天忙活了一天,回去赶紧好好休息。”周语也笑着送她出门,转而和乔正豪说道,“把人家好好送回家。”

沈木槿再次道过谢后,便上了回家的路。

在车里,乔正豪怒气冲天,把刚刚的怒气都释放了出来,他脸冲着沈木槿,两眼直瞪,右手直接扳过沈木槿的头,逼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没有想什么……”沈木槿淡淡地回答着,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怎么?女人?我这么久没来,你这是想我吗?”乔正豪忽然邪魅地笑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想我,那我现在就满足你。”

说着,他便上手,去脱沈木槿身上的衣服。

“不要!你疯了吗?”沈木槿反抗道,“你不要这样做……”

奈何,男人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乔正豪对她的身体太过熟悉,他了解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敏感点,甚至知道她的高潮时间……

他见车子的座位已经不够施展自己的能力,便把副驾驶的椅子调平了,这样,沈木槿便成了躺着的姿势。他看着她,眼睛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瞳……

他想把她吃干抹净……

时间地点已经是无所谓的了,只要是当下即可。

精彩评论

《林下风花》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现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现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祈雨掃晴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