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清穿之木兰》清穿之木兰百度云资源 婚恋小说 清穿之木兰69

清穿之木兰

《清穿之木兰》

荷籽纤 著

连载中 婚恋 禄芯兰,马佳氏 阅文集团

主要人物是禄芯兰,马佳氏的故事《清穿之木兰》此文是荷籽纤执笔的婚恋文,文笔行云流水主线波澜起伏,绝对是极力点赞的辣文,主要讲的是 “是啊,那天陈大夫开药的时候不是再三的交代过,小姐您忘了?”香豆很肯定的点头,又继续劝。“小姐,陈大夫都说了,您身子骨弱,不能用猛药,只能慢慢调理,所以您这不会那么快好,小姐您就不要太着急了,咱们慢慢

391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23:31:07

免费阅读
主要人物是禄芯兰,马佳氏的故事《清穿之木兰》此文是荷籽纤执笔的婚恋文,文笔行云流水主线波澜起伏,绝对是极力点赞的辣文,主要讲的是 “是啊,那天陈大夫开药的时候不是再三的交代过,小姐您忘了?”香豆很肯定的点头,又继续劝。“小姐,陈大夫都说了,您身子骨弱,不能用猛药,只能慢慢调理,所以您这不会那么快好,小姐您就不要太着急了,咱们慢慢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是啊,那天陈大夫开药的时候不是再三的交代过,小姐您忘了?”香豆很肯定的点头,又继续劝。

“小姐,陈大夫都说了,您身子骨弱,不能用猛药,只能慢慢调理,所以您这不会那么快好,小姐您就不要太着急了,咱们慢慢的吃药,过几天就会好了的。”

钮钴禄芯兰被香豆好说歹说的拉离铜镜,磨蹭着回到了内室的桌边坐下。

“小姐,您先喝口水。”香豆从桌上的壶里倒了杯清水,解释:“小姐您刚喝了药,现在不能喝茶,恐会解了药性。”

钮钴禄芯兰鼓着脸接过杯子小口的喝着,清凉的水顺着喉咙滑下,似乎也慢慢浇熄了她身上的焦躁。

“小姐您不要老是去想嘛,等过段时间自然就好了,您老是去看去摸的,它不就好的越慢。”香豆说完,接过空杯子再问:“小姐,您还要喝吗?”

钮钴禄芯兰无力的摆摆手,整个人像没骨头似的趴在桌子上。

“小姐,您这样,要是被嬷嬷们看见,又要说您了。”

看着摊在桌子上的小姐,香豆无奈提醒。

“这不是没看见吗!”钮钴禄芯兰撇嘴抱怨:“她们不在的时候,我还不能松快点,天天被她们念叨着数落,我都快烦死了!”

“小姐,您怎么又说那个字!”香豆皱着脸叹气。

这个“死”字,宫里可忌讳着了,怎么小姐老是记不住,每次一顺嘴就说出来了。

这都被嬷嬷们逮住罚了好几次,还忍不住的老犯错,连她都觉得小姐像嬷嬷们说的没长记性了。

“行了行了,你这个管家婆。”钮钴禄芯兰翻了个白眼指责:“你就光会一天盯着我了,还老是给我额娘打小报告,也不知你到底是谁的丫鬟?”

“小姐!”香豆闻言更觉无奈和冤枉。

这夫人叫她去问话,难道她还能撒谎不成,又不是不想干啦。

唉,这做丫鬟的真可怜。

“小姐,夫人院子里的红袖姐姐来了。”一直守在门口的丫鬟喜儿进屋禀报。

额娘院子里的人?

钮钴禄芯兰这回好歹坐直了身子,开口吩咐:“叫她进来吧。”

香豆连忙迎上前,招呼道:“红袖姐姐来啦!”

红袖对她点点头,走到内室的桌前福身道:“奴婢红袖给小姐请安。”

钮钴禄芯兰见着,摆手叫起,懒懒的问:“额娘叫你来干嘛?”

“夫人请小姐您去一趟,有话要说。”红袖笑着回话。

“那行,走吧。”钮钴禄芯兰起身向外走去,后面的红袖和香豆两人对视一笑后忙跟上。

***

正院

“额娘,这么晚了,您叫女儿来有什么事?”

门帘还没掀开,钮钴禄芯兰的声音就已经传进了内室。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咋咋呼呼的,都跟着嬷嬷学了这么久的规矩了,怎么老不长记性。”

对着刚进门的钮钴禄芯兰,马佳氏伸指点点她的额头训斥:“看来是罚你罚的还不够!”

“额娘!”钮钴禄芯兰靠着马佳氏坐在榻上,身子一股脑的偎进她怀里撒娇。

“您就别说我了,我也就在您跟前还能松快些,其它时候不都是规规矩矩的,咱们娘俩还不能亲近些。”

马佳氏抱着怀里嘟嘴撒娇的女儿,想着她从娇娇小小的一团,长成了现在这么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样。

精心娇养了十四年,这马上就要嫁人,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估计能见到的面也不多了。

想着这些,马佳氏的心立马就软了下来,无奈的抱紧她叹道:“你呀,就是吃定你额娘我了。”

“那是,咱娘俩谁跟谁啊!”钮钴禄芯兰抬头娇俏的笑着娇嗔。

“你这鼻子是怎么啦?”

看着她鼻尖上这么明晃晃的一个大疙瘩,马佳氏惊愕的愣住了。

“哎呀,额娘,您怎么看见了?”钮钴禄芯兰忙坐起身子,羞愤的拿帕子挡着脸叫:“丑死了,丑死了!”

陪在一旁的香豆见状苦笑,这小姐怎么就是不忌口,老是说这些个忌讳的字,还越是提醒越是要说。

“你这孩子急什么,额娘看见了又有什么关系?”

马佳氏强硬的拉下她捂脸的手,仔细的看了看后,安慰她:“这没什么,就是火气大,你随了你阿玛,是容易燥热的体质,以后少吃那些荤腥油腻的食物,慢慢的就好了。”

“阿玛真是太可恶了!”钮钴禄芯兰听了这话嘟嘴抱怨:“害我长这些疙瘩,难看死了!”

真可惜,她怎么就随了阿玛的体质呢?

要是随了额娘的该有多好,到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再也不用担心会长这些难看的疙瘩了。

马佳氏摇头不理她,看向一旁的香豆问:“这大夫怎么说的?”

香豆忙上前回话:“回夫人,陈大夫说了,要小姐忌口,再用几副清火的汤药,过几天就好了。”

“这就好。”

马佳氏伸手拉过还试图遮脸继续躲避的女儿,教训道:“你呀,也不要嫌药苦,老老实实的忌口喝药,以后长点记性,少吃点那些荤腥酸辣的。”

“可我就是喜欢吃肉嘛!”钮钴禄芯兰不乐意扭头。

“以后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了。”马佳氏摆手吩咐道:“你们先下去,我和小姐有话要说。”

“是,夫人。”丫鬟们都退下了。

“你这马上就要进贝勒府了,可不能继续由着性子胡来,这以后嫁了人,可不能这样。”马佳氏柔声劝着。

“嫁人?”钮钴禄芯兰不悦的撇嘴气呼呼的反驳:“我那哪是嫁?”

见这口气苗头不对,马佳氏皱眉问:“怎么,你还不乐意,那可是皇家的阿哥,是贝勒爷,更别说以后……”

后面的话,她不敢再说下去了。

“说是格格,还不是妾!”

钮钴禄芯兰赌气的低头揉着手里的帕子。

妾是什么?不就是个玩意,随着主子们的心意摆弄。

她在钮钴禄府里是大小姐,可要是进了四贝勒府,她也就跟府里的那王氏刘氏一样,是个能让主子随便打发的东西。

这以后要过的日子,她现在只是想想就觉得难受。

见状,马佳氏心酸软成一团,怜惜的一把将女儿搂进怀里。

要是那羊皮上的预言是真的,那她的芯兰可是……“半条凤命”!

他们怎么能毁了女儿的未来,如今也只能按着预言上的安排一步步的往前走。

幸好那个关键人物“木嬷嬷”已经找到了,接着就是进贝勒府,以后这一步步的,可不能随着心意乱来。

“傻孩子,这怎么一样呢?”

马佳氏拍拍女儿的小脑袋,抬起她泪眼汪汪的小脸,问:“你以为这格格就跟咱们府里的那王氏刘氏一样?”

钮钴禄芯兰闻言,迟疑着咬唇点头。

这……难道不一样吗?

精彩评论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婚恋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清穿之木兰》,会想起禄芯兰,马佳氏,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