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心婚醉爱》心婚罪爱 穿越文 心婚醉爱无广告

心婚醉爱

《心婚醉爱》

酒酿圆子 著

已完结 婚恋 钱米,唐亦洲 互联网

主线角色是钱米,唐亦洲的佳作《心婚醉爱》此文是酒酿圆子最新力作的婚恋文,文笔行云流水剧情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一看的经典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还好现在已经过了夏天,日头也不是很毒烈,钱米蹲在地上,倒是忙的热火朝天。唐丰搬了一条椅子,优哉游哉的坐在门口,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她除草。“那个不是杂草,你连树苗和杂草都分不清楚吗?”一道冷哼蓦然砸了过来

748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19:39:04

免费阅读
主线角色是钱米,唐亦洲的佳作《心婚醉爱》此文是酒酿圆子最新力作的婚恋文,文笔行云流水剧情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一看的经典小说,精彩内容试看 还好现在已经过了夏天,日头也不是很毒烈,钱米蹲在地上,倒是忙的热火朝天。唐丰搬了一条椅子,优哉游哉的坐在门口,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她除草。“那个不是杂草,你连树苗和杂草都分不清楚吗?”一道冷哼蓦然砸了过来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还好现在已经过了夏天,日头也不是很毒烈,钱米蹲在地上,倒是忙的热火朝天。

唐丰搬了一条椅子,优哉游哉的坐在门口,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她除草。

“那个不是杂草,你连树苗和杂草都分不清楚吗?”一道冷哼蓦然砸了过来。

钱米握着草动作一顿,立即放下手来。

她又没见过这个树苗,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杂草。

“你不仅跑步这么慢吞吞的,连除草这么简单是事情也做不好,真是让人大失所望。”

忍,我忍,忍字头上一把刀。

钱米恶狠狠的磨了磨牙,把所有的不满都吞回肚子里头。

谁让她跟唐亦洲信誓旦旦的打包票过,唐老爷让她撞南墙,她绝对不会去撞北墙。

呜呜,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唐丰见自己埋汰了这小丫头半天,她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反驳,更没有气其败坏,心下起了疑惑。

这就早上这一会儿的功夫,这丫头怎么变了一个样子。

正暗地里翻着白眼除着草,突然头上盖下了一个大帽子,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在她旁边蹲了下来:“小园丁,除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好玩?”低沉揶揄的声音带着丝丝笑意。

钱米白了男人一眼,压低声音:“要你管,走远一点,才不要你假惺惺呢,我答应他的事情,就是跪着也要做完,我才不会让他看扁了。”

“爷爷,已经差不多了,我还要做午餐,需要一个帮手。”唐亦洲转身朝唐丰说到,目光十分诚恳。

唐丰也并不是想要为难这个小妮子,现在见自己的孙儿都这么说,他就顺势给了一个台阶下:“去吧,别让她帮倒忙就好。”

钱米:“……”狠狠的握了一把草。

唐亦洲牵着某个顾着嘴巴的小女人,调侃:“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不管爷爷让你做什么,你都照做,怎么这会儿又生上气了?”

“那也要看什么事情,如果是合情合理的就算了。”

她扁了扁嘴:“万一他待会又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主意,比如让我去海里抓海蛇鲨鱼之类的,那我是不是也要去做。”

愉悦的笑声在厨房响起,从来就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最近频频被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小妮子给逗笑。

“放心,以你的能力,还抓不到鲨鱼和海蛇这种高智商的生物。”

“你嘲笑我。”钱米磨着牙齿恶狠狠的盯着他。

“不是嘲笑,是实话实说。”男人黑眸闪着满满的笑意。

“你……”钱米词穷,遇到这种腹黑毒舌的人,她服了。

在做午餐的时候,钱米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又开始当好奇宝宝:“唐亦洲,你怎么说也是豪门出来的贵公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说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为什么你会做饭,上次看你煮面我已经很惊讶了。”

难道传说中的总裁和豪门贵公子不是酷炫无比,动动嘴皮子要什么就有什么。

何况,连驰锦昀怎么温润如玉的男人,也没见他又进过厨房啊。

“你以为豪门贵公子都是镶钻石出来的,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不同,如果我们这些有钱的公子也学那些纨绔子弟纸醉金迷,就算再多的财富也都消失殆尽。”

“啊?”钱米不解。

唐亦洲看她一脸呆萌的样子,微叹了一口气:“爷爷在生病之前,对我还是十分严厉的。”

男人点点头,语气平淡,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刚开始在国外前几个月我过的异常辛苦,每天都重复在打工和学习之中,简直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每天都睡不到五个小时。”

钱米听到这席话,大眼拼命的眨着,片刻之后她鼓了鼓嘴巴:“你是不是又在耍我。”

以这男人腹黑的个性,保不齐又是在跟她开玩笑。

“跟你开这种玩笑有意义吗?”男人难得的白了她一眼。

钱米脑袋转了转,想到唐夫人:“那,那你在国外过的那么艰辛,你妈妈都不会心疼吗?”

“她给我偷偷寄过一次钱,但后来被爷爷发现,加倍处罚了我。”

啧啧,钱米非常同情的连连摇头叹息,还以为唐亦洲这个贵公子生活多么幸福呢,原来也有这么悲惨的一段经历。

“你爷爷,以前非常严厉吗,那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这样?”

“好了,你再罗罗嗦嗦的,待会我爷爷又要进来找你茬了。”他似乎不太愿意聊这个话题。

“什么嘛。”钱米低头嘀嘀咕咕,她是真的很好奇。

吃午餐的时候,唐丰秉承食不言寝不语的态度,一个字都不说,钱米见状乐的耳根清净。

正吃着,突然唐丰身子轻晃了一下,接着手里的刀叉掉在了地上,唐亦洲紧张的拉开椅子去扶他:“爷爷。”

唐丰缓缓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似乎听不见周遭的任何声音。

钱米连嘴里的米饭都吓得没咽下去:“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她看着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的唐丰,小脸一片着急。

唐亦洲眉峰皱的紧紧的,但他依旧沉着的镇定心神:“你扶着爷爷,我马上打电话派人过来。”

“好。”

唐亦洲上楼之后钱米还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唤着他:“爷爷,你醒一醒,你不是还要让我跑步吗?”

“谁让你跑步了?”突然一道慈祥又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

钱米心中一喜:“爷爷,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

唐丰迷茫的眼睛眨了眨,眼前渐渐清明,他捂了捂脑袋,看了满桌子的饭菜一眼,咦了一声:“我怎么在这儿,丫头,你干嘛一脸紧张兮兮的,我的洲儿呢?”

洲,洲儿?

钱米瞪着眼睛,看着态度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唐丰。

他,他该不会是另一个性格跑出来了吧?

但是唐亦洲不是说过,另一个性格只会在晚上出来吗,现在还是中午啊。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小丫头,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哈哈,是不是爷爷帅到你了。”唐丰笑着说道。

钱米抽了抽嘴角。

“爷爷。”唐亦洲从楼上下来,看到这一幕,目光有一些惊疑:“您,还好吗?”

“我怎么不好啊,身体倍儿棒,你这坏小子,指着我不好呢,好了好了,吃饭吃饭。”唐丰看了一眼钱米:“这丫头刚刚十分担心我呢,不过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钱米看了一眼唐亦洲,目光不言而喻。

“先吃饭吧。”唐亦洲不动声色的坐下。

吃完午饭之后唐丰在花园溜了一圈就去午睡了。

等他进了房间,钱米就忙不迭的把唐亦洲拉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唐亦洲,你不是说你爷爷的另一个性格晚上才会出来吗,那现在是白天,他怎么跑出来了,而且,他们对互相的性格好像都没有记忆。”

唐亦洲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出现,我已经派人过来,等爷爷午睡醒来我们就回去。”

“恩。”钱米点了点头,心头也划过一丝同情。

唐爷爷年纪都这么大了,居然还要承受这种痛苦,关键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有没有吓到你?”唐亦洲揉了揉她的头发,这突然改变性格,谁都会吓一跳。

“没有。”她大风大浪见的太多了,不过这种事还真没遇到过。

原来豪门之中,也不是全部都是很奢侈华贵的生活。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唐亦洲这一副举手投足都沉稳的样子,原来背地里也承受了很多。

几个小时之后,唐亦洲派的人就过来了。

“总裁。”带头的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表情严肃。

“都准备妥当了?”

“是。”

“很好。”唐亦洲点了点头:“等老爷子醒来,我们就马上离开。”

他们到达绿园山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唐丰莫名其妙的被送回来,心中十分不爽,正呆在房间里头生闷气,连晚饭都不吃。

钱米看着一脸神色难看的唐亦洲和跟在他身边的林谭,自告奉勇的走了上去。

“要不这样,我去劝劝爷爷。”

唐亦洲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也好,你去试试看。”

钱米捧着饭盒,径直走了进去。

“爷爷,你就算生气也要吃饭是不是,饿着肚子哪有力气生气你说对吧?”钱米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边,乖巧的一笑。

唐丰见是她,更是赌气的把脸别到一旁:“饿着就饿着,我才刚刚到小岛上,你们就联合起来把我送回来,这不是故意跟我这个老头子作对。”

“没有没有。”钱米连连摆手:“您误会了爷爷,这不我们担心您的身体,小岛就在那儿又不会自己长腿跑了不是,等医生给你检查过后没有问题,你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唐丰定定的看了她一眼,随后长叹一声:“算了算了,回来都回来了,你这小丫头倒是挺会说话的。”

“那您可以吃饭了吗?”

“吃吧吃吧。”唐丰示意她把饭盒拿过来:“你这小丫头,倒还挺符合我的心意,亦洲性格这么沉稳,配活泼一点的倒也不错。”

呵呵……

“好,那爷爷您慢慢吃,我先出去了。”钱米说到。

“去吧去吧。”

等钱米前脚离开,唐丰却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原本慈祥的眸子,顿时变得犀利无比。

一道身影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唐丰敛下黑眸,将筷子往旁边一放:“今晚就动手吧。”

外头,一阵闷雷而过……

精彩评论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婚恋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钱米,唐亦洲)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钱米,唐亦洲)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心婚醉爱》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