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黄河秘墓》黄河秘墓下载 69 黄河秘墓傲娇受

黄河秘墓

《黄河秘墓》

阴山古槐 著

已完结 悬疑 唐波,胡八一 互联网

本回给朋友们展示阴山古槐所编写的悬疑网络创作《黄河秘墓》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唐波,胡八一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他说得那么严重,把我给吓到了:“会丧命?”“你来这里的时候,就该做好死的准备了。”他淡淡地说。我说:“我才不能死,有些事情我都没有调查清楚,我怎么就能这样随便的死去。”唐波说:“我也是,我还要找失踪的

777次点击 更新:2020-03-25 12:36:57

免费阅读
本回给朋友们展示阴山古槐所编写的悬疑网络创作《黄河秘墓》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唐波,胡八一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他说得那么严重,把我给吓到了:“会丧命?”“你来这里的时候,就该做好死的准备了。”他淡淡地说。我说:“我才不能死,有些事情我都没有调查清楚,我怎么就能这样随便的死去。”唐波说:“我也是,我还要找失踪的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他说得那么严重,把我给吓到了:“会丧命?”

“你来这里的时候,就该做好死的准备了。”他淡淡地说。

我说:“我才不能死,有些事情我都没有调查清楚,我怎么就能这样随便的死去。”

唐波说:“我也是,我还要找失踪的同事,即便是死了,也要找到尸体。”

我点了点头,和唐波回到办公室,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便准备踏上去找张中成老婆的事!

就在我拖着行李箱和唐波走出办公室没多远的时候,我发现我手机忘带了!

我看着唐波说:“我手机忘带了,我得回去拿手机。”

唐波好像有什么不祥的预感,说:“别回去了。”

我说,为什么?

他好像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就说,我让你别回去,就别回去了。

我说我手机上有重要的电话,唐波说,你妈早死了,而且你爸爸也早抛弃了你,把你给寄托在一个邻居家里,而且你也没有女朋友,你能有什么重要的电话。

这事情我想只有我知道吧!为何唐波那么清楚我的家事,我看着唐波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他咳嗽了几声,说:“你别多想,你的家庭背景我早了解。”

“你怎么那么了解我的家庭背景?”

“你还没有来的时候,上头就告诉了我你的一些具体情况啊!”

唐波这么一说,我才觉得有些道理,也便没有再多想。唐波说:“你在这里等我,去开车。”

我说好,然后就呆在原地等唐波。

我把行李箱放在了这里,就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可是,我走了好一会,怎么都走不到办公室门口,而且明明办公室离我就不到一百米的位置,怎么就老是走不到办公室那里呢?

于是,我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又走了好一会,我还是没有走到办公室门口,我就觉得他妈奇怪了,这办公室明明就在我眼前,我他妈还怎么都走不去了?这不是逗我玩吗?

我继续往前!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我吓得身子抖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唐波!

我拍了拍胸口说:“唐波,你想吓死我啊!”

唐波看着我说:“你是回去找手机吗?”

我点点头。

唐波把手机递给了我说:“我就知道你会回去找手机,给你。”然后他又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这里的地理环境,一到晚上就会转变,这你难道都不知道?”

我觉得他很奇怪,我才来这里,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里的地理情况,只是我觉得唐波说话的语气好像我二哥。

唐波见我久久不说话,看着我道:“你怎么了?”

我看着他很直接地说:“你好像我二哥。”

“你二哥,叫什么名字?或许我认识。”

我说我二哥就叫唐波,但你们只是名字相像而已。

唐波笑了笑:“或许我就是你二哥也说不定。”

我看着他道:“你别开玩笑了。”

“我可没有开玩笑。”说罢,我只见唐波居然将双手放去了脸上,然后居然从脸上撕出一层皮来。

我草,他这是干嘛?难不成要换皮,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此刻,我不敢去直视眼前的唐波,最终我还是鼓起勇气看了看,居然这人正是我二哥,浓密的眉,最主要的是我记得我二哥眉毛边上有一颗很大的黑痣。

我说:“二哥是你吗?”

“是我,老六,你怎么那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二哥道:“你为何要带上人皮面具。”

二哥说:“我是授胡八一的遗愿调查青铜树一事。”

我说胡八一,是那个军人,***,个体护,摸金校尉胡八一。

二哥说是。

我说好啊!二哥,你居然能授胡八一的遗愿,调查青铜树一案。

我又看着二哥问:“为什么胡八一要叫胡八一,好奇怪的名字。”

二哥说:“胡八一之所以叫胡八一,是因为他是建军节出生,他父亲觉得叫建军的人太多,所以就取名为胡八一。”

其实,我一直对这个胡八一很感兴趣,我便问二哥了解胡八一多少,跟我讲讲他的故事。

二哥说,胡八一,是福建人,祖上曾是显赫一方的大财祖。他祖父胡国华经一番世态炎凉之后膜拜阴阳师孙国埔门下成为一代近点先生,在家乡洞庭湖畔的县城坐馆算卦。

其父胡云轩在长沙念书时,接触了革命思想,后参加革命,渡江战役后随三野部队南下入闽。

1950年建军节胡八一出生,*****时期祖父去世,父母被迫害,十六七岁的老胡满怀一腔热血,全身只带着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与死党王凯旋上山下乡到岗岗营子,后父母被平反,也顺利当兵入伍,在昆仑大雪山经历了一场生死灾难后。

后又参加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因怒杀战俘被遣送回国,复原回家。在福州与王胖子相遇,北上首都练摊卖磁带,并在潘家园结识大金牙,因身怀绝技,精通摸金校尉所掌握的寻龙诀和分金定穴术,从此便开始了摸金校尉的生涯。

后与王司令参加精绝古城考古队的历险,与一生的革命恋人shirley杨相遇,九死一生逃出精绝古城之后却身中诅咒,由此引发了云南虫谷和昆仑雪山的半解密半倒斗的工作。解除诅咒后本想与shirley杨共赴美国,却又被观山太保后人孙学武引入归墟古卦的揭秘探险。

我看着二哥道:“看来你很了解他,那你跟他一起去探险过吗?”

二哥很骄傲地说:“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授胡八一的遗愿,来调查青铜树叶的出世这一案。”

我又问二哥那你在这个梅花镇呆了多久了?

二哥说他毕业之后,没有多久便来这个梅花镇了,而且这个梅花镇隐藏着很多秘密。

我说,你原来都知道。

二哥说:“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上次你和老三还有老五去了一个洞穴,发现很多尸体是吧!而且那个凶手还挖掉了死者的眼睛。”

二哥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起了,看着二哥道:“上次我和三哥还有五哥进入那个洞穴之后,我就老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人看着我们,难不成是你。”

二哥笑了笑说:“是我,只是那时候我不方便出现。”

我又继续问:“那那个黑影也是你。”

二哥沉思了一阵,看着我说:“老六,你说什么黑影?”

我说:“上次你不是跟着我们的吗?三哥和五哥去洞里探个究竟,让我在上面守着,我就是因为看到一道黑影便追了去,结果后来追到山洞的门口,那道黑影就不见了。”

二哥很严肃地说:“老六,什么黑影,我可不知道,只是你们进入洞穴的时候,去拿那金条的时候,却是我在暗中看着你们。”

二哥这么一说,我便沉思了起来,我说:“看来,这事情有些复杂。”

二哥说:“说不定那个黑影就是凶手,老五不是在研究金条上的契丹文吗?想必那契丹文上一定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说:“很有可能。”

二哥上了车,打开了车门,说:“上车,我们先去找到张中成的老婆再说。”

我说嗯。

二哥坐去了正驾驶的位置,系好了安全带,递给我一以前最喜欢抽的黑鬼香烟:“我记得你很喜欢抽这烟,再试试。”

我接过二哥手里的黑鬼,放在鼻尖闻了闻:“这黑鬼的味道还想是那么香。”

我点燃了烟,二哥往前开着车。

这会五哥跟我打来电话,问我到了梅花镇没有?找到唐波没有。

我说到了梅花镇了,也找到唐波了,唐波就是。

我正准备告诉五哥唐波就是二哥的时候,二哥突然捂住了我的嘴,他不让我说他就是二哥,想必是有他的原因。

五哥说:“怎么了?唐波就是什么?”

我顿了一阵,说:“你难道不觉得唐波这名字很熟悉吗?”

“熟悉啊!我知道你想说唐波就是二哥,但我看了他的照片,他并不是我们大学里所认识的唐波,所以他不是我们的二哥。”

我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问五哥研究金条上的契丹文研究得怎么样了。

五哥说,契丹文上面写着是契丹部落最后一个王的事迹,这个王得到了一株神树,传说拥有神树的叶子就会长生不老,你当初捡到那青铜叶子给了你母亲,但后来被你母亲给弄掉了。

后来你和你母亲到处都没有找到青铜叶子,但是却发现了你母亲第二本笔记,上面的内容想必是你从来没听说过的,上面写着你母亲得到那片青铜叶子后发生的怪事,而且你后来得,你是你母亲未婚先孕生出来的孩子,而且你母亲告诉你说你爸爸死了,我觉得你母亲是在撒谎,说不定你爸爸并没有死。

当然,三十年以前的事,我哪里会知道那么多,我问:“五哥,你为何怀疑我怕母亲是在撒谎。”

五哥回答我说:“你确定你一出生就没有见过你父亲,你好好想想。”

五哥这么一问,我突然想起我有时候总是头疼,而且还总会做一些恶梦。难不成我小时候真见过我爸爸,只是我对他的印象不深刻。

我说:“五哥,我一想起有些事,就头疼,至于我母亲到底是不是未婚先孕生下的我,想必找到青铜叶子的出生,或许就能顺着它找到我爸爸的下落。”

五哥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我爸爸在我心里是一个伤痛,因为我从小就没有得到过父爱。

“好了,不说了,你办好事情就赶紧的回来,你尽量赶上你舅舅的头七。”五哥说完就挂了电话。

精彩评论

五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黄河秘墓》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悬疑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阴山古槐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